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打臉日常 第一百七十章 隱瞞  
   
第一百七十章 隱瞞

g,更新快,無彈窗,!

乾清宮里,康熙得知云汐有孕的消息時,臉上露出一絲欣喜的笑容,總算到了這一步了,他這段時間明里如過去一樣,不是翻衛氏的牌子,就是去永和宮,偶爾就算翻其他人的牌子,那也有足夠的借口將人置于偏殿不管不問,反正沒誰會傻的將事情鬧出來.

康熙自打去慈甯宮請安時,聽太皇太後說了一句宮中有段時間沒有孩子降生後,就將主意打到了云汐身上.

自打七阿哥出生之後,即便有安親王背鍋,康熙心里還是留有一絲陰影,再加上種種原因,他對後宮的嬪妃都心有排斥,唯一能讓他放下心來的便只有云汐,所以理所當然地他就將主意打到了云汐身上,只是礙于太皇太後容不得專寵的性子,他才化明為暗,可是讓康熙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他反而喜歡上了這種偷偷摸摸的感覺,以至于這些日子除去政務,他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怎麼去永和宮的這件事上.

這不,一來二去的,不是專寵而勝似專寵的云汐想不懷上都不成了.

"梁九功,多准備些上好的補品,派人送到永和宮去."康熙將手中的折子放下,目光掃向一旁的梁九功,低聲吩咐道.

"嗻."梁九功聞言,一臉笑容地應聲,目光掃過滿臉笑意的康熙,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消息,不過從皇上近來的表現和剛才的吩咐中,他大概可以猜到一些.這可真是一個好消息啊!依著皇上對昭嬪的重視,昭嬪以後一定會青云直上的,而他既然已經表達出了自己的誠意,那麼昭嬪越是受寵,對他自然也就越有好處.

康熙嘴角含笑,眼中帶著愉悅和期待,這是他和云汐的第二個孩子,不管是男還是女,他都會好好護著,再不像福寶過滿月宴那般,讓人算計.都說今時不如往日,他這個皇帝可不會一直任人拿捏的傀儡,那些想要打她和孩子主意的人,不管是太皇太後也好,後宮嬪妃以及她們的家族也罷,在康熙眼里統統都是敵人,只要他們敢動云汐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動手,他絕不會再像上次那般,簡簡單單地就算了.

之前的種種妥協都源自于他還不夠強大,現在三藩大局已定,依著他得到消息,大軍很快就會開拔回京,而安親王在他的布局之下,不僅軍中勢力被消減不少,就連威望也大不如前了,只是要想將他一舉除去,卻還差些火候.

好在康熙並不急于這一時,通過除鼇拜,平三藩,他的威望越來越深,勢力亦越來越大,大部分的兵權因著各自的原因開始慢慢地集中在他手上,別說以後,就是現在,朝堂之上再無人像過去那樣事事都掣肘于他.

不說志得意滿,但最起碼做起事來,康熙不會再像從前那般束手束腳,凡事還得考慮別人是否會干擾.

永和宮里,云汐看著屋里這擺的滿滿當當的補品,原本有些浮躁的心情慢慢變得平靜下來,目光看向一旁的梁九功,輕聲問道:"皇上可有什麼吩咐?"

"回娘娘,皇上只囑咐奴才轉告娘娘好好休養."梁九功一臉笑意滿滿地回道.

康熙雖然沒說這話,不過梁九功卻明白康熙對昭嬪肚子里的孩子有多緊張,端看這些補品就知道康熙是什麼意思,至于康熙隱下這個消息的用意,梁九功只要稍稍想想便能明白這其中的用意,所以回起話來雖然謹慎,卻也能恰到好處地表明康熙的態度和用意.

"如此便好."云汐心情頗好地點了點頭,她被診出身孕之時,雖然有那麼一瞬間的詫異和苦惱,但更多還是欣喜.

可是如今的後宮看似平靜,實際上暗潮湧動,嬪妃之間的爭斗比起之前更為猛烈,再有烏雅貴人的事在前,她輕易不敢打破眼前的局面,特別是打破局面後受益的人居然是烏雅氏,那她就更不願意了.

好在康熙的想法跟她差不多,不管是何原因,只要結果一樣,她都不會追究,更何況她的懷胎時日尚淺,不過一個多月,依著太醫的意思,胎象略有不穩,需好好調養.想到這里,云汐開始感謝康熙的那些准備,若為她診脈的不是康熙特意安排的太醫,這消息怕是瞞不住吧!

交談幾句,得知康熙晚上會來,云汐也不再多說,客氣幾句,便讓許嬤嬤將梁九功送了出去.她一直對太皇太後時不時打壓自己的事情耿耿于懷,畢竟這人的心思曆來都不准,她不可能一直遷就太皇太後的心意,任由她說打就打,說殺就殺.只是太皇太後積威已深,雖然同皇上的關系不比從前,可真要鏟除,怕是還要費上一番功夫,

"娘娘現下有了身孕,要不這手頭上的事情暫且先放放……"許嬤嬤送走梁九功後,回來便見云汐坐在書桌後,手里拿著筆正寫著什麼?她沒有直接開口,而是等她寫完,這才開口勸道.

畢竟這宮里的嬪妃都不是善茬,自家主子又有孕在身,若是一個不小心出了什麼意外,那才真是後悔莫及啊!

云汐聽了許嬤嬤的話,抿唇輕笑,雙手卻慢慢地將寫好的信折好放進一旁的信封,然後遞到許嬤嬤面前道:"放是不可能的,別看咱們這位太皇太後暫時安靜下來了,可其實她比這後宮的其他人看著都危險.現在我有孕在身,且不說這個孩子是男是女,就說太皇太後喜歡針對'寵妃’這一喜好,我們之間就沒有和平相處的可能."

太皇太後一心想抬舉的是科爾沁的秀女,像她們這些滿八旗的秀女,即便家世出身都不錯,卻也很難讓她放心,畢竟再好的出身卻沒有科爾沁的血脈,太皇太後怕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放心吧!再瞧她們這些所謂的寵妃,哪一個沒有受過太皇太後的打壓,說穿了,只要康熙一旦偏寵于某人,太皇太後那敏感的神經就會促使她對其動手,云汐吃過虧,所以在沒有完全的准備之前,她並不打算同太皇太後硬碰硬.

"如今皇上同太皇太後之間的關系不比從前,再加上這一段時間的安排,祖孫二人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即便現在回歸平靜,可芥蒂已生,豈是說沒有就能沒有."云汐從書桌後走了出來,端起一旁的茶盞,輕呷了一口.

她既然知道太皇太後容不得'寵妃’,而她又想成為寵妃,那她自然就不會明知道太皇太後是阻力,還任由她對自己出手.現在這樣正好,再等一些日子,等她坐穩了胎再放出有孕的消息,到時她要讓皇上好好看看他這位'慈愛’的皇祖母到底有著什麼樣的真面目.

云汐限于家世和身份的劣勢,就算明知太皇太後是敵人也拿她沒辦法,但是康熙不一樣,他雖然不至于將她當成眼珠子一樣看,但以他對子嗣的看重,太皇太後若是再對有孕的她出手,他豈有再次放任的道理.

"娘娘的意思是找個機會引太皇太後出手?"許嬤嬤回想之前皇上同太皇太後鬧矛盾的原因,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

云汐眼中精光乍現,很明顯她就是這個意思,之前太皇太後的種種刁難和打壓她都忍下來了,現如今她在這後宮雖然算不上一枝獨秀,卻也相差不離,這要是讓太皇太後知曉,別說她肚子里的孩子,怕是連她自己都很難保自己周全.

這次烏雅氏的事情來得突然,且對太皇太後沒什麼損失,她這才放任,但是下一次呢,一旦太皇太後對事情的認知變得不一樣,誰知道她會干出什麼事來?若她直截了當地向她下手,她怕是難以抵擋,所以與其坐等太皇太後出招,還不如上康熙同她對上,到時誰是誰非,誰輸誰贏,看得是各自手段.不過云汐相信迅速成長起來的康熙一定能比得過日漸年老,已然失了睿智的太皇太後.

慈甯宮里,太皇太後一如平常地詢問後宮發生的事情,若說在此之前,她僅僅只是讓人盯著後宮嬪妃的一舉一動也就罷了,而現在因著與康熙之間的矛盾,她花在後宮的精力明顯多了不少.

"蘇麻,你說皇帝到底是什麼意思?之前這烏雅氏不說百般得寵,也頗得聖心,如今僅僅只是忤逆了一次,皇帝便直接將她推了出來,你說這後面是不是還有什麼哀家不知道的事?"太皇太後坐在炕邊,戴著護甲的手指閃閃發光,她稍稍用力,用紫檀做的炕桌上便慢慢地浮現出兩道深深的劃痕.

"格格,皇上到底是一國之君,曆來注重血統,平日里沒有矛盾還好,可一旦烏雅氏等人越了線,不用別人提醒,頭一個不滿意的就是皇上自己,哪里還需要隱瞞什麼?"蘇麻喇姑雙手交疊置于小腹,上身微彎,語氣帶著些許安撫.

太皇太後閉了閉雙眼,思及從前,不由深深地歎了一口氣,"沒有隱瞞是最好的,可若是有隱瞞,那必定是哀家容不下的事."

上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岔子     下篇:第一百七十一章 請安風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