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寵妃打臉日常 第三百一十五章 舒醒  
   
第三百一十五章 舒醒

g,更新快,無彈窗,!

康熙看了福全一眼,瞧見他臉上的表情就知道他是同意自己的安排,心中一暖,康熙對于眼前的這個兄長也就更加地親近了.

再說起向導的事,最了解草原的人自然是草原上的住客,別看這大的小的眾多部落口口聲聲都說效忠于他,可是康熙心里清楚他不敢用這些部落里的人.

現下准噶爾叛亂,這些部落表面上忠心,誰知道私下里如何?康熙的確很想用勝利來證明大清和他這個一國之君的尊嚴神聖不可侵犯,但是他心里也清楚,有些事情並非著急就能解決.作為一國之君,他懂得耐心妙用,所以這向導什麼的要找,還得多找,至少不能因為他到時候出了事,整個戰役不能因為沒了向導不打了.

不過向導一事的確需要慎重,且人選不能少,萬事都要有個准備,康熙可不想讓人看自己的笑話.雖然戰場上風云突變,有很多的意外,但是他既然答應了要幫云汐討回公道,就不可能半道讓人給打回來.

"皇上,奴才已經派人去打聽合適的人選了,雖說這蒙古各部落都打著自己的小算盤,但是各部之間都並不如表面看到的那般平和,且雙方之間還隱藏著矛盾,只要咱們抓住這個點,想要找幾個幫忙的人還是可以的."福全可不信這世上真有什麼都不在乎的人.

草原上各部落大大小小的那麼多,可總有游離在外的,正好這些那邊都不站的就是他們要找的.他們只要許以重金,再扣對方的家人,他就不信這些人敢不盡心,再說了他們行事也不可能完全只的一個人的,每次挑兩人一起行動,分開行事,一旦他們的意見相左,他們便可先派人去探路,若有人敢敷衍,他可不介意用鮮血來警告這些人.

"二哥既然已經有了應對的法子,那此事便交予二哥處理,至于這京里,朕覺得還得再安排一番."不等福全再開口,康熙突然又被充了一句,"宗室那邊也麻煩二哥跑上一趟,有些事咱們得預先通個氣,畢竟朕對某些人手下留情,某些人卻未必領朕的這份情."

福全聞言猛地一個激靈,康熙之前不提,他也沒問,現在瞧著同噶爾丹的互通消息的人皇上大概已經查出來了,而且正好就是宗室之人,只是皇上想要預先消滅噶爾丹,這才一直沒有動手!但不動手並不表示他就忘了之前的一切.

想到康熙以往的手段,福全也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小心地道:"皇上可要宣簡親王過來?"倘若想要將宗室皇親震住,只他一人不行,最起碼還得加上宗正簡親王.

康熙沒有回答,只是淡淡地看了梁九功一眼,那陰沉冷厲的眼神讓梁九功兩腿發軟,再不敢耽擱,飛快地跑去傳召簡親王了.只是這一路上,他不斷地暗罵自己年紀越大腦子越不好使,裕親王都提醒了他卻還沒反應過來,要等皇上示意,這不是叫罵嗎?

梁九功從小伺候康熙,不說最了解康熙的性子,卻知道這次木蘭之行讓康熙積了一肚子的火,像現在這樣露骨的眼神一般只要出現必定是心中怒極,而他居然還一臉遲鈍地等著皇上開口,真是欠揍!希望這事不會牽連到他,至于誰倒黴,那就跟他沒關系了.

得到口諭傳召的簡親王不一會兒就匆匆趕進宮來,此時的康熙已經平複好心情,福全候在一旁,兩兄弟什麼都沒說,但簡親王還是看出不對,但沒有冒然開口,而是先沖著康熙行禮,康熙淡淡地叫了聲起,然後才慢悠悠地說起了在木蘭遇刺的事.簡親王表情微怔,隨後便明白了康熙這個時候讓他進宮的用意.

作為宗正,簡親王自然是希望愛新覺羅這一脈都過得好,穩穩當當,團結友愛,可惜他的一片心意有些人總是感覺不到,還一門心思地想著越過皇上去,這樣的人也難怪要倒黴.想到這里,簡親王不禁伸手撚了撚他修整整齊的美須沉吟了半晌,隨後又抬眼看了看康熙的面對,頓時心里有了決斷,安靜地等著康熙吩咐.

當然要是沒事最好,宗親之間能不對上就不對上,可惜他心里明白有人讓皇上吃了那麼大的虧,皇上怎麼可能輕易放過.與其再放任這些人鬧出大亂子來,還不如在可以控制的范圍內盡早將事情解決.所謂種什麼因得什麼果,既然敢行刺,那就要做好圈禁,甚至是被刺死的准備.

果然他的話音剛落,就聽坐在上首的康熙語氣淡漠地道:"朕這次召簡皇叔是為了宗室的事情,有些事情朕自己處理的確方便,但簡皇叔是宗正,有些事情還得您親自出馬,不然朕怕有些人不服氣吶!"

簡親王聞言微微一愣,心中暗罵那些給自己找事的,有本事鬧事有本事收尾啊!現在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便如同覆水難收,不過到底是同族人,做得太絕肯定是不行的,"皇上既然已經有了決定,那奴才聽令就是,只是那些婦孺……"

康熙聽著簡親王這尚未說完的話,心中一陣好笑,他雖然睚眦必報,可也沒有想過斬草除根,畢竟是愛新覺羅一族的人,他若是做得太過,那些宗室怕是都要多想了,且又是在他准備禦駕親征的敏感時刻,他自然不會沒事找事,"簡皇叔放心,朕沒想同女眷孩子計較,可但凡是成年的,朕都不會再留,通通貶為庶民,而參與此事的,論輕重刺死或圈禁."

"皇上聖明!"簡親王自然看出康熙眼里的冷意,不過康熙既然留了余地,他也不好再得寸進尺,畢竟犯事的不是他,沒道理讓他為了別人的錯買單,再說了之前皇上已經很仁慈地放了他一馬,他不珍惜,有這樣的下場也就怪不得別人了.

康熙見簡親王沒再多說,點了點頭,對他識實務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畢竟宗正的存在也是很有必要的,他總不能為了某些人同整個宗族為敵.再說了,這滿洲八大旗,能成為世家的,那一支不是枝繁葉茂,他愛新覺羅作為皇族更應該如此.

福全見康熙已然手下留情,也不好再多說,畢竟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真要發生在其他人身上,那可是要誅連九族的,他該慶幸自己是愛新覺羅一族.

簡親王領了旨後很是淡定地行禮出了宮,當天夜里,京城里有幾座府邸直接被圍,一時哭聲震天,但再大的哭聲也擋不住刀劍,所以不管這些人是願意還是不願意,康熙的旨意一下,他們說再多也無用,至于反抗?誰給他們時間和機會了嗎?

這一夜,不僅是那些被圍的府邸的人夜不能眠,之前跟這些人有來往的一樣心驚肉跳,一副深怕康熙會秋後算帳的模樣,以至于在之後的朝堂上,很長一段時間都找不到第二個聲音.

當然,康熙心里也有盤算的,他之所以會這麼做,手頭上肯定是有足夠的證據的,否則單單一個簡親王就難以應付,何況還有宗族里的其他族老.說來,很早以前,康熙就想對岳樂下手了,可惜對方太過狡猾,一直沒讓他尋著機會,就算他借機奪了他的權,也沒能徹底將他打壓下去,這才有了木蘭行刺這一幕.

每每思及此,康熙都會覺得無比的懊惱,甚至有種想要將岳樂生吞活剝的沖動,可惜他不能,他不僅不能這樣做,還得給他一個體面,誰讓他們同屬愛新覺羅一族,不管是嫡枝還是旁枝,不說給對方留面子情,可做給外人看還是很有必要的.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康熙的注意都在攻打准噶爾這件事上時,他突地出手懲治了以岳樂為首的一批人,不說將岳樂這一支的勢力連根拔起,卻也差不多了,畢竟連岳樂本人都死了,還有多少人敢因為他跟康熙對著干,又不是嫌命長.

不過因著此事,康熙這才算是真真正正地將京城宗室朝臣給震住了,幾天之後,等到向導的人選選定,康熙也不再拖延,帶著大軍就直接開拔了.但是福全卻並未同康熙一起同行,而是被康熙留在京里主事,由此可以看出康熙對福全這個兄長的信任.

行宮里,云汐醒來的很突然,但卻是讓行宮上上下下都松了一口氣,畢竟康熙臨走之前的模樣以及太子的態度都讓他們清楚地明白他們的性命是寄托在云汐身上的,只有她好他們才能好,不然他們這些人的小命難保.

"額娘--"

"娘娘--"

"昭母妃--"

云汐睜開雙眼的那一刻,還沒有看到人便聽到一連串的呼喚,從這些稱呼中她能分辨出他們的身份,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靈魂游離在外的時間太長,她整個思緒都還處于一片混亂之中,就算她的目光變得清明,她似乎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平靜的室內因著自己的舒醒變得一片混亂起來.

上篇:第三百一十四章 啟發     下篇:第三百一十六章 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