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的前世大有問題 第九十五章 坐懷不亂真君子  
   
第九十五章 坐懷不亂真君子

g,更新快,無彈窗,!

"等等!"

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甯夜自然不想就此輕易放棄離開.

他直接推開古色古香的木質房門,走了進去,准備當面和龍流昔交談,這樣顯得更加有誠意一些.

入內,便見到龍流昔一身如雪白衣,如同一朵清冷高潔的冰峰雪蓮,盈盈獨立在屋內.

盡管這已是第三次會面,但面對這不似人間的傾城之色,甯夜思緒還是不禁有些恍惚,刹那間有些失神.

"看什麼看?出去!"

感受到甯夜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龍流昔面色很冷.

每次這男人出現時,就像是在提醒著她,千年前所遭受的那場屈辱粗暴對待.

"前輩你先別著急,我這次來真的有要事!"

害怕被掃地出門的甯夜急忙開口,至于對方每次見到自己時的冷漠態度,在他想來估計是因為和她搶了女兒,比起她這個親生母親,自己這個假爸爸反而更受到小憐的喜歡和依賴.

畢竟在甯夜的認知中,眼前的龍流昔就是個小肚雞腸愛記仇的小女兒,因此也沒有對方態度有什麼奇怪的.

他繼續開口道:"我的戀人江靜怡,就是昨夜龍流昔前輩你曾見過的那名少女,因為體內妖血覺醒,才會變成現在這樣.我昨夜在東方青月房中時,曾聽她說若是能夠求得前輩你出手,便可逆轉妖血……"

"你昨夜,與那東方青月待在一起?"

話語被突兀打斷,聽到這個莫名其妙問題的甯夜,一時間有些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這個話題完全跑偏了啊喂.

難道是因為東方青月告知了自己這個消息,所以惹得這位龍流昔前輩不喜了?

一時間,他心中閃過了各種念頭,不過還是老實答道:"是的.不過這件事,是我硬求求東方青月告訴我的,完全不關她的事,東方姑娘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

生怕東方青月受到牽連的甯夜,連忙將所有的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攬.

聽到回答的龍流昔,面色更冷了.

"聽說,你與那東方青月的關系很親密,曾有過肌膚之親?"

又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甯夜整個人都要被搞懵逼了,總是問這種奇怪的問題是個什麼鬼?

此刻他深深體會到了一句話,什麼叫做女人心海底針,完全讓人摸不著摸不透.

不對……這個問題……難道說這位龍流昔前輩,和那什麼南宮世家的關系很好,畢竟先前曾聽東方青月說過,她與那位素未蒙面的南宮少主有婚約在身.

古語有云,甯拆十座廟,不毀一樁親!

要是因為自己的過錯,毀了東方青月的清白之名,讓這樁婚事告吹,那麼可就罪過了.

"這件事不是前輩你所想的那樣!當初東方姑娘身受重傷,修為全失足不能動,我是本著慈悲為懷的精神,去為她清理身上傷口的,至于肢體接觸這種事……額,雖然中間有一些,但是這都是在救人啊,我也未曾去故意占便宜!"

甯夜情真意切地解釋著,生怕眼前的龍流昔誤會,然後和那南宮世家打小報告.

"哦?那你還真是個坐懷不亂的真君子啊!"

這句話,是昨夜甯夜自己用來標榜自己的話語,現在從龍流昔口中說出,卻是別有著一番意味.

尤其是"坐懷不亂"這四個字,特地加了重音,一字一頓,咬牙切齒.

然而甯夜卻並沒有察覺到其中的不對勁,相反還以為這是對自己優良品德的誇贊,點了點頭道:"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況且我甯夜平生,最討厭對女性不尊重的人了,也絕不會做出那種霸王硬上弓的禽獸之舉!"

這番話,說得可謂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而場中的龍流昔,聽得整張臉都黑了,面色陰郁得像是暴風雨前烏云蔽日的天空.

抬起頭來的甯夜,見到她的反應,頓時內心暗呼不妙.

他這才想起來,小憐的母親,當初就是被那啥才生下的小憐,自己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這不是故意去戳她的傷口麼.

此時的甯夜,無比痛恨當年的那只禽獸,要不是他的禽獸之舉,情況哪會變成現在這樣,真的應該被彈丁丁彈到死!

"抱歉,我真不是故意說這個的!"

戳了對方傷口的甯夜,連忙誠懇道歉,他現在唯一的希望,都放在龍流昔身上了.

而龍流昔一言不發,只是冷冷望著他.

甯夜繼續道:"我這次前來,是想要請求龍流昔前輩出手相救,幫我戀人逆轉身上的妖血!我也知道這個請求很是無理,會讓前輩你修為受損,需要幾年的時間才能恢複,但現在……"

"你什麼都不明白,也什麼都不懂!"

龍流昔終于開口,打斷道.

關于江靜怡身上的狀況,她自然很是清楚,根本就不是尋常的血覺妖化,根本就沒有這麼簡單.

"現在能夠救她的也只有前輩你了,我願意用我的全部,來換取前輩你出手一次,拜托了!以後我的命便是前輩你的,做牛做馬毫無怨言!"甯夜懇求道.

"你的命很難道珍貴麼,我要來又有何用?"

有句話龍流昔沒有說出口,"況且你的命,本就是我的".

當日若不是她出手,眼前的甯夜早就死了,既然是她出手救下的,那就是屬于她的東西.

但是因為某種原因,她並不想說曾以精血想救的這件事,免得這個男人以為自己很在意他.

"我現在修為可能很弱小,在龍流昔前輩你的面前就像是螻蟻一般,但是我以後一定會變得很強的!"甯夜充滿自信地道,就像是兜售商品一般,努力展示著自身的優點,希望能夠引起龍流昔的注意.

"你究竟是從何而來的自信?"

龍流昔一開始以為他知道了些什麼,可是看他的表情也不像知曉了那個秘密的模樣.

"實不相瞞,我自從前些日子起,身體就發生了各種變化,就連血液都變成了金色,變得越來越強大了!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先前從未修行過,但是這短短數天的時間,實力突飛猛進,就連築基期的修士都打不過我!"

"我想,這可能是天道都眷顧我吧,給我送了這麼一份大禮,就像是一些網絡小說中的命運之子般,以後一定會成長起來成為強者的!"甯夜自賣自誇道.

而對面龍流昔萬年不變的冰山表情,此刻終于有了些許變化,唇角微微向上抬起了一個極其微小的幅度,似是在笑.

她自然知曉,甯夜身體的變化是從何而來,都是緣故當初自己的那滴精血.

這種感覺,就像是公司下面的職員,在給他發薪水的大老總面前,吹噓自己的收入豐厚.

上篇:閑聊五毛錢的天,祝新年大吉!     下篇:第九十六章 最後的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