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的前世大有問題 第二百一十三章 流放之地的奸細  
   
第二百一十三章 流放之地的奸細

g,更新快,無彈窗,!

在樹林中守株待兔,等來了幾名來方便的騎兵的甯夜等人,拔下了他們身著的黑色鐵甲穿在了自己身上,然後大搖大擺自樹林中走了出來.

"你們四個怎麼磨蹭了這麼久才出來?"

剛一出樹林,就遇到了騎兵中小隊長般的存在,出言詢問著四人怎麼進去這麼久才出來.

早在換上了這身黑色騎甲之後,南宮日天便使用了術法改變了大家的形貌,變成了那幾名估計得睡個十天半個月的倒黴蛋模樣,除非是修為境界比他還要高的存在刻意去觀察,否則定然發現不了任何端倪.

"黑石隊長,我們兄弟四人剛剛在樹林中,正談論昨晚點香閣新來的那批姑娘呢.等這趟任務回去,哥幾個請隊長你一同去瀟灑瀟灑."粗略查看過這四人記憶的南宮日天,立馬認出了對方的身份,湊上前去露出男人都懂的曖昧笑容.

"好了好了,先別說這些了,隊伍快要出發了,你們還是快點歸隊吧.若是被那位軍師大人你們如此懈怠,免不了又是幾頓鞭子."

這位黑石隊長,才說起那位軍師大人時,盡管言語沒有什麼出格之處,但是語氣和臉上神情,都很是不忿與不滿.

"說得也是,那我們兄弟幾個就先歸隊了,要是真挨了幾頓軍鞭,估計沒個十天半個月都沒法下床走動的."

南宮日天面龐上露出後怕的神情,假裝出對于那所謂的軍師大人的軍鞭很懼怕的模樣.

在先前探查那四個倒黴蛋記憶之時,他也大概了解現在西方主城內的情況,其中也自然包括對方口中提及的這位軍師大人.

這名軍師大人神秘莫測,平日里總是黑袍加身不露真容,而且仗著乃是現任城主心腹的身份,對待任何人都冷冰冰的.並且,此人極度的殘暴,軍中的弟兄若是稍有違意,就是一頓不近人情的嚴罰.

就在不久之前,幾名軍隊內的士兵喝酒喝高了,在酒桌上狠狠痛罵了這位軍師大人,後來不知為何傳到了對方的耳中,這位軍師直接讓手下將那幾名士兵活活鞭打而死,場面血腥無比,整個軍營噤若寒蟬.

這也是軍中眾人都對這位黑袍軍師厭惡反感懼怕的原因,不過礙于對方乃是城主大人的得力心腹,只能默默忍受著.

關于這位黑袍軍師的來曆,軍中眾說紛紜,但都沒有一個正解,唯一知曉的,便是在老城主還尚在人世時,對方某一日突然出現在當時還是五公子的府中,成為了他手下的門客幕僚.

後來老城主因意外去世,五公子成功登上城主寶座,這位黑袍軍師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可謂是功不可沒,也難怪現在會成為左膀右臂般的存在.

若是往常,對于這名身份神秘的黑袍軍師,一向對新鮮事物很是好奇的南宮日天,早就找機會去一探究竟了.不過現在,盡管感覺此人身上應該藏有什麼秘密,不過他卻興致缺缺,沒有去刨根究底的打算,沒有過多的去在意.

畢竟,現在可是有著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找機會與那位日天帝君見上一面.

而就在甯夜等人蒙混入隊,往王城進發之時,此時在受到軍隊重重保護的隊伍中央,那奢華無比寬敞車廂內.

身為西方主城現任城主的岳西飛,端坐于車廂內,望著面前這位黑袍軍師,目光中帶著畏懼和討好.

這明顯很是不正常,按照身份來講,身為城主的他與這位黑袍軍師的關系屬于主從關系,根本沒必要流露出這樣的神情.若是旁人在此,見到這樣的情景,肯定吃驚得合不攏嘴.

"仙君大人,不知尊上何時能夠駕臨此界?"

岳西飛面色恭敬地向這位黑袍人詢問道,並且尊稱眼前的黑袍軍師為仙君大人.

能夠冠以仙君稱謂的,都已是渡過天劫得證天地大道的強者,就像是之前被劍主一劍斬殺的寂滅仙君,已經超凡入聖的存在.

這樣的超然存在,都是一方世界絕頂的存在,就算是一朝帝王都比之不如,可現在卻隱姓埋名做一名軍師,其中必然有著天大的秘密.

事實上,這位黑袍人和已經身死道消的寂滅仙君一樣,都是天外天中那位尊上的手下.數十年錢,他便因為那位尊上的命令,經曆過千難萬險來到了這流放之地,進行著尊上的大計.

"尊上的心意,又豈是我們這些下屬可以揣測的.不過,按照前幾日尊上傳來的訊息來看,等再過幾日血祭之力收集足夠,尊上便會親臨了."

在說起這些的時候,這位在外面被稱為東玄仙君的黑袍人,內心也很是疑惑.

按照當日離開天外天時,尊上所交代的計劃,至少還要再經過百年的時間,才會發動入侵的大計才對,可現在一切都直接提前了,並且就連尊上都要以分身降臨此界.

經曆過九死一生,才成功穿越過空間亂流來到這里的東玄仙君,很是明顯越是強大的存在,越難以突破兩界的壁壘,因為這樣會遭受強大的反噬.就像是當初,一同有另外六名仙君級別的強者,和他一同接受了尊上的計劃來到這流放之地,結果其余六名仙君都徹底消亡在了空間亂流之中,身死道消就連一點真靈都未曾留下.

如今,尊上直接開啟了血祭之法,不惜以身犯險以分身親臨,這實在是太過不尋常了.

盡管只是一具分身,但其實和本體休戚相關,若是分身消亡對于尊上的本源而言,會是極其慘重的損傷,就算修養數萬年都不見得能夠恢複.

"前幾日,我們借口封城,並用大陣煉化了外面十多座城池的生靈,不知道那位沉寂已久的帝君,有沒有發覺."

盡管已經徹底投靠了天外天,歸于了那名恐怖的尊上麾下,但在提及起流放之地的主宰,那位曾立下萬世英名的帝君之時,岳西飛還是有一些忐忑.

身為自幼生長在此界之人,他已經聽了太多太多關于那名帝君的傳說,完全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強大無匹的存在.

東玄仙君淡淡瞟了這位城主一眼,眼眸中滿是鄙夷和不屑,因為此人不僅性格懦弱,而且整日貪圖享樂做事也是瞻前顧後猶豫不決,完全是爛泥扶不上牆.

不過這也算是一件好事,當時剛剛穿過空間裂縫中的時空亂流,到來此界的他,便身負著尊上親自交付而下的大計,而當時性格軟弱郁郁不得志的此子,無疑是最好的合作目標,只要稍稍給予對方一些不能拒絕的好處,他自然便會乖乖合作,哪怕要對付的人是他的親人或者族人.

若不是此人的身份還有大用,身為仙君的他根本不會與這種人接觸,早就一把火將對方焚滅了.

東玄仙君淡淡地道:"尊上的修為以入神境,又豈是你能夠了解的,那位帝君根本不足為慮.不過你這些年來,協助尊上的大計有功,到時候定然會得到難以想象的賞賜."

"那就好那就好!"

聽到賞賜什麼的,岳南飛的臉上露出激動之色,之前對于那位帝君的憂慮也一掃而空.

憑他的資質和性格,若是正常修行長生定然無望,可是讓他卻貪圖著人世間的錦衣玉食嬌妻美婢,自然不願化為黃土.

而那位尊上,則許諾了他難以拒絕的永生.

上篇:第二百一十二章 無聲制定的計劃     下篇:第二百一十四章 皇城內的囚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