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的前世大有問題 第二百八十五章 氣炸了的傲嬌龍  
   
第二百八十五章 氣炸了的傲嬌龍

g,更新快,無彈窗,!

"怎麼突然打雷了,難道又要下雨了麼?"

坐在五星級酒店頂層總統套房內的甯夜,透過高大的落地窗見到外面電閃雷鳴,心中不禁感慨著最近天氣變化反複無常.

他絲毫不知曉,自己那兩名坑貨基友,此刻正在距離酒店不遠處的樓下發出陣陣殺豬般的淒厲哀嚎,被化身雷電法王的龍流昔用雷電"盛情"招待著.

當然,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沖下去救人的,畢竟他現在可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若是知曉這兩個坑貨得罪龍流昔的原因,相反估計甯夜還會在旁邊拍手大叫"電得好!這兩丫的就是身上皮癢,不電不舒服!也替我多電幾下!"

身處客廳內的甯夜,聽到房間內傳來淋浴器噴水的聲音,相比現在的許初煙應該已經開始淋浴了.

作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盡管以甯夜現在的修為,想要無聲無息地偷窺別人洗澡是易如反掌,但是身為正人君子的他自然不會做這種事情,他百無聊賴地打開了電視,准備看看電視打發打發時間.

"啊!"

電視剛一打開,坐在沙發上的甯夜便聽到房間內傳來一聲重物墜地的悶響,並且還伴隨著許初煙驚慌失措的短促尖叫.

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的甯夜霍然起身,立馬朝著屋內沖去.

從客廳到房間內的浴房,腳力全開的甯夜沒過幾秒便以抵達,站在浴室門外的甯夜聽到里面傳來的淋浴器噴水聲,還有許初煙痛苦的喘息聲,剛欲准備開門,但動作突然頓了下來.

他想起了一件頗為尷尬之事,洗澡之時總不可能穿著衣服洗澡吧,也就是說現在里面的許初煙,不著寸縷,自己若是這樣貿然進去,豈不是會看到很多不該看到的東西,這樣實在很是不好.

對于正常人來講,現在這種情況簡直堪稱無解,但是甯夜畢竟是修行有成的道尊強者,很快便找到了解決辦法.

他伸出手去,以法力將一旁床鋪上的被單托起,然後轉過身去,將身後的浴室房門打開一條縫隙,以法力操縱著床單進入浴室,將倒在地面上不著寸縷的許初煙給包裹蓋住,防止春光外泄.

做完這一切之後,他才轉過身來,望著狼狽跌倒在地面上的許初煙,她的腳裸處紅腫了一大塊,應該是剛剛洗澡時地面太滑沒注意摔傷了.

甯夜望了望摔倒在地面上的許初煙,又回頭望了望浴室的房門,面部的表情有些奇怪.

之所以覺得奇怪,是因為剛剛開門時,他發現房門並沒有上保險落鎖.

自己就在一牆之隔的客廳外,許初煙洗澡不鎖門,這又是什麼操作?難道真的如此相信自己乃是正人君子,不會亂來?還是說……

當然現在也不是考慮這些事情的原因了,他來到許初煙的身旁,望著她受傷的腳裸,檢查起傷勢來.

還好這只是摔腫了而已,並沒有傷到骨頭,並沒有什麼大礙,

其實就算傷到的骨頭,以甯夜現在的修為還有儲物戒指內的一堆靈丹妙藥,都可以短時間治愈.

不過畢竟浴室這種地方不太適合療傷,他操縱著包裹在許初煙身上的床單,將她給移到了外面的床鋪上.

"你這只是小傷,我幫你治療下立馬就能下床走路了,以後千萬要注意些,別再這麼馬虎了."

甯夜站在床邊,對著因為沖澡而不慎成為傷員的許初煙叮囑道.

"知……知道了."

許初煙低著頭,紅著臉小聲應著,不知為何的神情看上去有些緊張忐忑.

坐在床上身上蓋著床單,頭發濕漉漉,皮膚上還殘留著水珠的她,此頗像是一顆鮮嫩欲滴的小蘋果,等待著被人采擷.

甯夜轉過頭去,目光斜視天花板,像是要在上面看出一朵花出來,因為此時房間內的氣氛確實有些不正常,總有種小情侶到校外開房准備初嘗禁果之感.

"我先幫許初煙你療傷,把腳伸出來給我吧."他如是開口道.

"好."

許初煙應了一聲,然後把受傷的左腳伸了出來.

保持著目光斜視天花板的甯夜,用手掌握住了許初煙的小腳,徐徐往里面渡著靈力,調理著受傷之處,紅腫也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著.

只是握著人家姑娘的小腳,身為血氣方剛少年的甯夜,總覺得有些怪怪吧.

此時的他只能一直在內心寬慰著自己,正所謂醫者父母心,千萬不能用有色的目光來看待這件事,嗯,就像是當初給東方青月療傷一般.

房間內的兩人都沒有說話,氣氛顯得沉默而尷尬,有一種名為曖昧的氣氛緩緩生出.

而就在甯夜正在為許初煙療傷之際,樓下的楚然和南宮日天這兩名不作死就會死的難兄難弟,在經受了龍流昔的雷電洗禮後,此刻就像是兩具焦炭般癱軟在地,身體還是不是抽搐個一兩下,真是聞者傷心見者落淚.

"終于挺過去了."

感知到龍流昔發泄完了怒火,楚然和南宮日天兩人不禁流下了感動的淚水,不約而同地在內心如此慶幸著.

而在教訓完這兩個口無遮攔,撞在自己槍口上的坑貨之後,龍流昔終于也想起了自己來此地的正事,抬頭朝天空望去,想看看那個男人與那名為許初煙的女子正在做什麼.

不看不要緊,這一看簡直讓龍流昔氣炸了.

那個男人,竟然如此流氓無恥,抓著人家姑娘的小腳把玩,並且看場中的情況,那姑娘身上不著寸縷只蓋了一層床單,這是准備干嘛?

龍流昔很是生氣,而很是悲劇的,原本以為自己兩人已經平安無事的楚然和南宮日天,再次成為了她怒火之下的犧牲品.

又是一大片雷海被龍流昔召喚而出,比之先前的還要龐大數倍.

望著頭頂徐徐降下的雷海,原以為自己兩人已經堅持下來的楚然和南宮日天,此刻就像是從天堂墜入了地獄,整顆心都是哇涼哇涼的.

魂淡禽獸啊!

大哥你到底在樓上和妹子做了啥,惹得這頭傲嬌龍如此生氣?害得我們兄弟兩人都受到了牽連,嚶嚶嚶!

這兩名坑貨,此時欲哭無淚.

上篇:第二百八十四章 此乃真兄弟也!     下篇: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們一起睡吧,不需要你負責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