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的前世大有問題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們一起睡吧,不需要你負責的那種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們一起睡吧,不需要你負責的那種

g,更新快,無彈窗,!

"甯夜,今早給你打電話之時,接電話的是一只很可愛的小蘿莉,她的親生父親是誰啊?"

不知是否時因為兩人現在的相處境況很是尷尬,裹著床單的許初煙打破沉默,突然出聲詢問起了這件事.

雖然嘴中詢問著小憐的身世,但是對于這兩人之間的父女關系,她自然是不去相信的,畢竟眼前的甯夜年齡並不大,看上去也不是那種饑色之人,總不可能早熟到十三四歲就造人生孩子了吧.

在她看來,那小憐應該是那位前輩朋友的女兒,要麼就是因故失去了父母,甯夜則暫代著奶爸一職.

不過說真的,帶著這樣一只可愛的小蘿莉,真是顯得超級有愛心啊,一些女孩子可是最喜歡這樣的男孩子了.

"小憐她,是我的女兒,親生的那種."

正在低頭專心給許初煙療傷的甯夜,聽到這個問題之後,也沒有什麼避諱和隱瞞,直接開口回答道.

之所以如此說,也是他在暗示許初煙,自己已經是當爸爸有家庭的了,變相提醒著她.

"親生的……女兒?"

聽到這個回答的許初煙,似乎也未曾想到這樣的答案,足足怔了數秒才緩過神來.

先前早上通電話時,盡管她也曾聽甯夜提過剛剛那可愛小蘿莉是他的女兒,但一直以為只是名義上的,兩人之間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

而現在,在這種環境下再次當面聽到甯夜的回答,她也明白這不是一句玩笑話.

"嗯."甯夜點了點頭:"現在我也沒有什麼多大的願望,只希望能夠好好陪在小憐身邊,看著她慢慢長大,將那些虧欠多年的父愛補償給她."

"那小憐的母親,又是怎樣的一個人?"

對于這個,許初煙實在很是好奇,她腦中已經腦補出了一出大劇,年齡青澀的兩名學生偷嘗禁果,結果一不小心弄出了孩子,結果遭到了周圍所有人的異樣眼光.

話又說回來,之前甯夜不是說過自己還是處男麼?

男人啊,果然都是大豬蹄子!

果然那句話說得好,男人的話如果能夠相信,那母豬都能上樹了!

"她啊,是一個看似很高貴冷豔不近人情,但實質刀子嘴豆腐心,莫名得有些反差萌很可愛的女子."反正這里又沒有旁人在,甯夜說出了內心對于龍流昔的真實評價.

這些都是大實話了,一開始剛接觸到龍流昔的時候,他曾被她那極具有欺騙性的高冷氣質和冷若冰山的外表欺騙,覺得這個人應該是非常高冷不近人情難以接近的,但是隨著往後日子慢慢接觸下來,卻感知到了龍流昔內心的真實模樣.

總結而言,就是一只嘴上說著要一巴掌拍死自己,但是身體卻很是誠實地做著為自己好的事情,典型口嫌體正直的一只龍傲嬌.

"那她現在……也在江城呢,和甯夜你還有你們的女兒,一同生活?"

"額……原本是生活在一起的,但前些日子,因為一些意外緣故,她生氣跑回老家了."

說起這件事情,甯夜就比較尷尬,心中很有逼數的她自然很清楚,為什麼龍流昔會氣得給自己一巴掌然後跑回昆吾聖山去,這個鍋他是一份不漏全部背定了.

而這個回答落在許初煙耳中,意味則不一樣了.

在身為不了解實情身為普通人的她聽來,這不就是一出正常的夫妻鬧矛盾吵架,然後妻子一氣之下跑回娘家的戲碼麼?

屋內氣氛再次恢複了沉默,望著正坐在床邊給自己療傷的甯夜,許初煙咬了咬嘴唇,像是做出了某種重大決定一般,把心一橫,對著面前的他說出了一句猶若晴天霹靂的話:

"甯夜,我們睡一次吧,不需要你負責的那種!"

這句話聲音不是很大,但是卻有一種擲地有聲,連整個屋子都震了三抖那種感覺.

而此時站在樓下正在觀察著屋內情況的龍流昔,聽到這句突兀露骨的話語,瞪大的眼睛,既驚詫又憤怒.

甚至整個大地,都在她不加保留的憤怒之下,輕微顫抖了幾下,嚇得附近的居民還以為是地震要來了.

嗯,之前那許初煙這句話說出口後,連屋子都震了三抖的感覺,並不是誇張的形容,那是真實存在著的,因為樓下身為神州真龍大人的龍流昔很生氣,竟然有野女人膽敢當著自己的面,勾引自己的女兒的父親,實在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不過她壓抑著自身的怒火,准備看那個男人會如何應對,坐觀事態發展.

她已經打定了主意,如若樓上房間中的那個男人真的敢答應,那麼她絕對毫不猶豫出手,直接一巴掌把他給拍成肉醬……恩算了,還是閹了吧,留他一命先.

原本做好要把甯夜弄死打算的龍流昔想了想,最終還是未曾忍心了,改成了把他給閹了.

因為她實在沒有信心,畢竟這個男人本身品質就大有問題,喜歡用下半身思考問題,當年自己就曾無情遭受過他的毒手.更何況,現在那許初煙的身上,還沉睡著那江靜怡的殘魂,會自然而然給他親近熟悉的感覺.

而就在龍流昔這邊內心在天人交戰之際,樓上房間內,鼓起勇氣紅著臉說出那一句話的許初煙,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將手掌放在蓋在身體的床單上,一把掀開.

這就是赤裸裸的勾引誘惑了!

這世間,能夠到達柳下惠那種坐懷不亂的聖人層次者,又有多少?

可是令許初煙意外的是,由始至終面前甯夜的神情都保持著鎮靜,沒有太大的慌亂,似乎早就猜到了自己會這樣.

並且,那蓋在她身上的床單,此刻重若千鈞,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都無法掀開一絲一毫,讓其下沒有任何衣服覆蓋的雪肌露在空氣中,暴露在面前這個男人的眼前.

"我不會去問你是誰派你來的,但若是許初煙你想說了,或者是遇到了什麼無法解決的困難,隨時可以告訴我,我一定會盡全力去幫助你的.因為我們,是朋友啊."

甯夜如是說道,望向面前的許初煙,目光清澈毫無任何雜念.

從一開始,昨夜那條小巷英雄救美之時,他就已經看出來了,許初煙是受人指使,故意接近自己.

上篇:第二百八十五章 氣炸了的傲嬌龍     下篇:第二百八十七章 甯夜我們做pao友吧,我要給你生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