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只能穿越一半 135 沒事吃飽了再看  
   
135 沒事吃飽了再看

g,更新快,無彈窗,!

"去最里邊!那里清淨!"

瞧著沈度熟門熟路的模樣,一看就是來過許多次的常客.

那半夜里充當了服務員的老板,還特意掛了一條圍裙,親自為沈度服務呢.

"呦!來了?今晚吃點什麼?帶人過來了?女朋友?"

沈度卻是連頭都沒抬:"啥啊,哥們,兄弟,特別純潔的那種."

而與老板對視著的阮柔,眼神之中略顯興奮的光芒卻在這句話結束之後,嗖的一下就熄滅了.

待到沈度抬起頭來,准備跟老板點餐的時候,這位略顯可憐的姑娘臉上卻是恢複成了常態.

拿著菜單的老板眨眨眼,對于這姑娘萬分的同情.

但是這卻不耽誤他賺錢的熱情,在沈度接下來的報菜名當中,就快速的將今晚的菜品給記了下來.

"免費的酸梅湯就算了,以我這條敏銳的舌頭一嘗就知道你們這兒的大紮的酸梅湯就是用酸梅粉自己勾兌出來的."

"你這樣,讓店員去對面的24小時便利店給我拎一紮信遠齋的玻璃圓肚子瓶的酸梅湯去,一來一去的都是老顧客了可就別給我加價了."

這話說的老板特別的不好意思,不但如此他還特別心虛的往身後的左右瞧了瞧,發現旁的客人光顧著吃蝦聊天並不曾聽到沈度的這番言論後明顯就松了一口氣,趕忙點著頭,就將這不算大的要求給應了下來.

開玩笑呢,若是被人知曉了他家的酸梅粉其實也是信遠齋的酸梅精沖兌的話,那麼那種占了大便宜的感覺豈不就沒了.

這大多數的人哪會像是面前這位先生這般的挑剔啊.

若不是這人總是能一針見血的提出相當關鍵的意見以及對自家的生意特別的照顧的話,他都恨不得這位爺能少來他們家幾回.

不過沒關系,這位小爺又接著點了下去.

"蔬菜沙拉,時令蔬菜對吧,和風芝麻醬多放一些,其他的依照原本的口味配比."

"你們家的沙拉做的著實不錯,其實可以考慮中午推出一個簡餐速食,以賣低脂肪0卡路里的健身餐為賣點,說不得就能帶動一大截的銷售量."

這沈度也就隨口提了一句,接下來就專心致志的看菜單了,但是這店老板那手底下卻不自覺的將這些話都給記了下來,他怎麼聽都覺得特別的有道理,待到沈度說出第二道菜的時候,他自己琢磨的都快入迷了.

"來一個辣度適中的冒菜江湖吧."

這也是犟蝦家的特色菜.

穿自四川的冒菜,在這里被混合到了一處,香菇,寬粉,午餐肉,豆皮魷魚加黃喉,外帶毛肚配豆腐,再撒上一把炒香了的芝麻,舀一勺焦焦的辣椒碎,帶著紅油的湯,就是為接下來的一道菜所准備的.

"爆炒方便面."

是不是特別的大排檔?

可若這方便面除了面是方便的,內里的蔬菜到肉丸,海鮮到雞蛋,全都是真材實料所構成的呢?

那可真的是太好吃了.

若是覺得口輕了一些,將那冒菜掛著紅油從黑色的大缽子中夾出來,在這盤炒方便面上一抹,嘿,香,辣,鮮,咸,這些最刺激的味道,就會在舌尖起舞,如同這躁動不安的黑夜,總是那些不甘寂寞尋求刺激的人才會出沒……是一個道理.

它們就是夜宵界最為重口的存在.

它們本就為這道在晚上吃的菜而生.

而在這些菜逐一上桌了之後,跟在它們身後,最有分量,也是憑其一出無人左右的菜肴才姍姍來遲.

它與一個碩大的,快要占據了半張長條桌案的鐵盤一起被端了上來.

這是一個起手五斤,論個計算的蝦之戰隊.

它們用色彩鮮豔的盔甲武裝著自己最後的操守,卻用各色的調味料,來掩蓋即將被吞咽的緊張.

這些蝦光從外表來看,跟其他鋪子里的蝦並無任何的不同.

但是當你跟著沈度白皙的手指,將它們碩大的蝦頭與肢體分離了之後,就會發現,哦,原來是白腮小龍蝦啊.

這種生活在極其乾淨的水域當中,連自己過濾雜質的腮都不曾染上任何的汙穢的白腮小龍蝦,自然要比那種其他品種的貴上一些.

但是作為見過這家店的老板的進貨渠道的沈度,在這個時候,卻不在意每一斤會多出來的那點小錢了.

因為這種小龍蝦的蝦肉,尤其的通透甜美.

就如同初春可以放進嘴中細細品嘗的花瓣,又像是夏天豐美多汁的楊梅,無論是哪一種,都是最恰大好處的那一種.

讓吃的就是那口味道的沈度,那可是滿意極了.

五斤的蝦,其實真的沒有多少.

一男一女不已談戀愛為目的的話,這不,不過在他們叭叭叭的咀嚼之下,桌面上原本還氣勢镚兒足的龍蝦盤,現如今就只剩下一盤子的狼藉了.

這時候,吃完了蝦了,總不能立馬就抹嘴走人吧.

然後沈度就開始跟阮柔吹牛.

是的,這是打從他開始創業起,就最喜歡的活動了.

大概這人骨子里有一些自卑,待到真的能夠將生活牢牢的操控在手中的時候,就喜歡跟最熟悉以及最不設防的人來炫耀現如今的成功.

說來也是奇怪,早熟的沈度在任何人的面前都是特別內斂的人,不了解的他的人會認為他是一個溫柔和善富有才華的成功人士,了解他的哥們會當著面的叫他一聲:老陰險了.

但是獨獨在阮柔這里,沈度幼稚的像是一個孩子.

仿佛不跟阮柔面前吹噓一下的話,就無法讓對方了解到他現如今的成功了.

其實這種現象特別好理解.

只需要這兩個經常聊的驢唇不對馬嘴的人,將那扇他們從不曾打開的門朝著對方盡情的開放,也就能結束這一場幼稚的喧囂了.

只可惜,一個人吹的歡快,另外一個傻姑娘聽得開心.

阮柔簡直要佩服死沈度了好吧.

自打這位一見鍾情了之後,這姑娘但凡是碰到了與沈度有關的事情,那都自帶降智光環的.

于是在這個即將亮天的深夜里,一男一女就在這個已經開始變得冷冷清清的飯館中聊得是熱火朝天.

上篇:134 突然變成了富婆     下篇:136 沒帶露過怯的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