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只能穿越一半 136 沒帶露過怯的國人  
   
136 沒帶露過怯的國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我跟你說啊,我前一陣受邀去參加巴塞爾的珠寶展覽會."

"對,就是那個鍾表和珠寶設計的展覽會."

"我跟你說啊,我瞧著幾款特別好看的手表."

"可不是嗎?跟時尚設計有很大的關系呢."

"我想想印象最深刻的,當然是為了討好東方顧客而專門制作的百花盛開表盤了."

"那個牌子在瑞士十大里邊暫時還沒排上號."

"但是他們家的珠寶以及鍾表加在一起,可算的上是奢侈品中的大牌了."

"在中國的受眾相對少一些,不過今年通過他們的設計可以看出來相當的有野心."

"對,叫做蕭邦,是啊,那以牡丹盛開作為主旋律,中國人最喜歡的暗紅色作為地盤承重,竟然將兩個最不容討好的內容與顏色完美的結合到了一起."

"你不知道我拿到了那塊手表了之後,又誕生了多少的靈感."

"這款表男女皆可以購買,對,機械表,石英的買來就沒意思了."

"等著我有機會了,去他們瑞士的總店,給你捎帶上一塊."

"咱們來個哥倆好,一男一女,嘿嘿,我帶小狗的那一款,你就帶牡丹花."

"我覺得那個顏色特別的配你……"

這話好像是醉人的紅酒,又像是最美麗的情話,聽得阮柔心中一動,整個人的頭就低了下來.

這是要表白了嗎?

果然,沈度哥哥還是喜歡我的啊.

但是沈度會按照自己所期望的說出她想要聽的話嗎?

回想到這里的阮柔不自覺的就笑了起來.

怎麼可能,毒舌沈度那時候哪曾開竅啊.

阮柔記得清清楚楚,那時候的沈度是這麼說的:"你想啊,它那顏色就像是血跡干涸了之後的自然留存,你干那個工作多不容易啊,若是帶塊顏色稍微淺淡一點的表,豈不是隨便濺射一下就被人看出來了嗎?"

"這表絕對不會,再加上你風吹日常的,膚色又黑,這要是盤道或者是埋伏的時候,也不會因為這手表過于閃亮,與你的膚色過于反差,而將你的人給暴露了啊."

嘿我這暴脾氣.

這時候的阮柔哪里還有女人的嬌羞啊,那是掄起王八拳,就照著沈度的身上錘去.

兩個人打打鬧鬧的揚長而去,只給阮柔留下了這斷斷續續的回憶罷了.

但是自從那次聊天以後,一談到手表或是瑞士,阮柔永遠會在第一時間想到蕭邦的那塊手表.

所以現在既然有機會,那麼自己就去瞧一瞧吧.

不是說不是最頂尖的手表,只是一類的嗎?

應該不算太貴吧?

想到這里的阮柔就開始在這一條街上,找尋那個CHOPARD的標志.

毫無意外的,在一家裝修的相當精致,珠寶與鍾表兩分天下的鋪子中,找到了阮柔想要購買的那款手表.

'叮當當……’

蕭邦品牌專賣店那有些年頭的門被一個看起來十分健康的亞洲女人從外邊推了開來.

就掛在門邊上機械作用的門鈴,響起了十分好聽的叮當當的門鈴聲.

在這個並不算大的鋪子中,兩位穿著極其熨帖的西裝三件套的店員,十分有禮貌的對著這位穿著十分普通且有些過分年輕的女郎行著注目禮.

這是一位……游客?

亞洲面孔,眼神之中帶著些許的堅定與狂野,這種自信的氣質,也只有錢包豐厚的中國人才能夠擁有啊.

在這一刻,見識過許多遠在他國轉成來瑞士淘表的店員們,一下子就踏實了下來.

他們可不想接待那些一批又一批咋咋呼呼,仿佛特別有購買力實際上卻是一毛不拔的思密達,他們就喜歡中國客人這般的,人狠話不多,但凡是說出:把這塊表(這條項鏈)拿出來看看的這種話的人,到了最後一定會在他們店鋪之中購買上一兩樣價格不菲的產品的.

而現在,這個風塵仆仆的女人,徑直的來到了他們的鍾表櫃台.

這個年紀已經快要半百,為這家老店工作了多年的店員的臉上就掛上了最為有禮的笑容,慢慢悠悠的走到了阮柔的面前,用他相當流利的英文試探性的說了一句:"請坐?"

阮柔一愣,笑了.

然後她的學霸屬性展露無遺.

能夠通過維和警察的最終考驗的人,英語怎麼可能說的不夠流利.

而當這位老者聽到了這個姑娘口中冒出的想當標准的英語之後,他臉上的笑容就更加真誠了幾分.

"有什麼是我能夠幫到您的嗎?"

阮柔也不客氣,就將沈度曾經給她描述過的那款表的模樣跟老者說了起來.

"哦,原來是這一款啊."

"L.U.C.XP URUSHI"

這位極富有待客經驗的老店員准確無誤的說出了這一款手表的型號,順帶手的還十分精准的將櫃台後擺放的樣品給尋了出來.

抽拉式的水晶櫃台,在一處暗扣被解開之後,這一款鋪墊在黑色的天鵝絨緞面上的手表,就被帶著白手套的店員給取在了櫃台之上.

然後,這位老者卻沒有急著將手表遞給阮柔,而是從一旁的工具盒中,取出一雙嶄新,雪白,舒服的手套,遞到了阮柔的手中.

"好的手表值得被珍之又重的對待."

"為了避免汗漬侵蝕到這款手表的表盤與表鏈,我替客人您准備了全新的超薄型純棉手套."

"絕對不會影響您對手表的觸感,同時也會給這塊表以最大程度的保護."

"好了,這位美麗的女士,現在您可以專心的欣賞這一款美麗的手表了."

然後,這位店員就將盛著這款手表的托盤推在了阮柔的雙手底下,讓她的眼睛正好與這款手表的表盤對了一個正著.

真漂亮啊.

絢爛細致的花紋,打磨的一絲不苟的表盤,與整體色澤搭配的十分和諧的表帶.

這竟然不是阮柔想象中的金屬表鏈風格,而是更加低調與舒適的表帶.

簡單的到只有兩道橫向的花紋,除此之外,一絲多余的裝飾也無了.

只這一眼,阮柔就覺得這款表怕是不能便宜了.

于是她試探性的問了一句價格.

"請問,這款表多少錢?"

上篇:135 沒事吃飽了再看     下篇:137 靈感噴湧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