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02章 物是人非  
   
第02章 物是人非

g,更新快,無彈窗,!

劉嬤嬤邊說邊收好藥膏擦過手,取出新紗布裹上,嗤道:"吳老太醫可是說了,吳家還有好藥祛疤,保准您這傷愈合後輕易看不出痕跡.到時要是落了疤,看他老吳家的臉面往哪里擺."

劉嬤嬤有意寬慰,魏明安就配合地抿嘴笑,頓了頓才問,"外頭……怎麼回事?"

劉嬤嬤眼皮又是一跳,原本專心盯紗布的目光飛快掠過魏明安的臉,眉頭一皺道:"有公主在,那些人還能怎麼樣?只能乖乖等您醒來,再看怎麼處置李十姑娘,靖國公夫人也別想和稀泥.好好的春宴乘興而來,倒叫您受了傷,公主豈肯輕輕放過."

京城三月春宴盛行,能請得動安和公主的,確實只有靖國公府了.

所以,她現在待的是靖國公府的客院?

魏明安恍然.

可惜錯過了裝失憶的時機,能問劉嬤嬤的有限.

而比起自身如何,魏明安更掛心的是魏家如今是什麼境況.

她舒展開現今一絲病態也無的軟嫩小手,搭上劉嬤嬤的手臂起身,一邊估算原身的年紀,一邊略作猶豫,終歸有些突兀地問道:"今天靖國公府辦春宴,魏相家可來人了?"

她雖無原身記憶,卻不怕這樣問會引人懷疑.

概因大權在握的魏父身為當朝首輔,私下交際卻十分寡淡,這在人脈關系盤根錯雜的京中實屬另類.

不單原來常年臥病的她,就連魏母,魏家嫂嫂們也鮮少出門,每每有高門設宴,總有人愛拿魏家女眷說嘴,猜測議論一番.

果然劉嬤嬤並未多想,脫口嗤笑道:"靖國公府從來不偏不倚,不仰仗誰人拉攏,魏相幾番示好沒得著回應,兩家雖不曾冷臉相對,但以魏相那狷介的作派,豈會再上趕著任人打臉?靖國公府一視同仁地派請帖,魏相也只循著禮數回些花啊草啊的湊趣,哪里會來人赴宴."

話外的不屑和嘲諷毫不掩飾.

魏明安訝異于劉嬤嬤的態度,顧不上魏家人果然難見的那點失落,偏頭問:"嬤嬤似乎不喜魏相一家?"

劉嬤嬤撩著眼皮看一眼魏明安,皺眉笑道:"這京中能得魏相屈尊相交的,除了魏相門生,就是那些個和魏相亢瀣一氣的貪官汙吏.公主看不上魏相,奴婢自然喜歡不起來.六姑娘怎麼突然關心起魏相家?是在春宴上聽說了什麼?"

魏明安耳內嗡鳴一聲,面上坦然搖頭,"沒有聽說什麼.只是剛才昏睡中,夢見了小時候的事.才想起我曾在萬壽宮見過魏四姑娘一面.魏四姑娘還曾牽著我去看煙火,後來還是嬤嬤來找,接我回去的."

那年除夕夜,五歲的她熬過種痘後身體意外見好,便隨魏母進宮領宴,太後宮中的一眾小輩里,就數她和原身最得太後喜歡,又因小名相同更多一份親近,後來她病情反複才斷了和原身本就不深的交情,也斷了所有閨閣交際.

舊時記憶再次閃現,她牽著小她兩歲的原身跑到萬壽宮花園的梧桐樹下看新年煙火,火樹銀花下她指著高高的枝椏,和原身又是耳語又是笑鬧.

隱約記得,原身聽了她的話,試圖爬樹未遂就抱著樹干搖晃,她去拉原身,就聽樹上傳來一聲稚嫩的喝斥.

樹上喝斥的是誰?

她和原身又笑又鬧地做了什麼?

缺失的記憶令魏明安神色恍惚.

劉嬤嬤的臉色亦有些恍惚,似是想起這一節陳年舊事,歎道:"難為您還記得這事兒.說來那魏四姑娘也是可憐.受娘胎里帶來的弱症拖累不說,眼看著再熬一年就能及笄嫁人,偏在這節骨眼上病勢加重.看今天來送花草的魏家管事臉色,魏四姑娘這一次,怕是真的不好了."

上篇:第01章 重生之後     下篇:第03章 大耳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