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3章 用心良苦  
   
第23章 用心良苦

g,更新快,無彈窗,!

如果真的在意聖寵,求而不得,周皇後又怎麼能這樣快活從容?

外頭關于皇後無寵的流言,年年有年年新,如今看來,坊間怕是對無寵二字有什麼誤解.

念淺安看著周皇後保養上佳的側臉,被那自在笑顏感染似的翹起嘴角,耳畔是安和公主的贊歎聲,"這東西抹著確實挺舒服柔和的.見者有份,你既然敢獻寶就別吝嗇,這些我都收了."

周皇後無所謂地擺了擺手,念淺安聞言心情更複雜,不由嘟囔道:"奈香閣是魏家的鋪子.您不是討厭魏家嗎,用起魏家的東西倒是不手軟."

安和公主忙著照鏡子,哼道:"那你可知,奈香閣是魏家誰名下的鋪子?"

念淺安當然知道,因為奈香閣的東家正是她.

在魏家時常年臥病,能倒騰的無非吃食和玩物,奈香閣的方子,是她借鑒現代弄的藥妝,從會寫字起開始試方子,一年放幾樣新品,即便她病死了,奈香閣的掌櫃手握配方存貨,依舊能推陳出新.

魏家富裕,名下產業她不止涉足這一樣.

念淺安摩挲著奈香閣的印記暗暗咂舌:她只想著無蘇不穿越,沒想到魏父竟是奸臣.

而有錢的奸臣,實在不是什麼好事.

安和公主見她默然點頭,就輕笑道:"魏老狗不是好臣子,卻是疼愛女兒的好父親.奈香閣是魏四姑娘的嫁妝,就算現在……用不到了,魏老狗也不會動用奈香閣,牽扯上銀錢的醃髒來往.既然如此,我犯得著跟自己過不去?要較真兒,也不在這上頭."

念淺安表示服氣.

安和公主嫉惡如仇,卻也恩怨分明.

外頭卻說安和公主仗著聖寵囂張跋扈.

有魏家的事在先,皇後的事在後,安和公主"表里不一",真心沒什麼好奇怪的.

果然傳言不可盡信.

念淺安默默上了一課,外頭有小宮女脆聲通傳:"六殿下來給娘娘請安了."

周皇後命周姑姑打水洗臉,神色透出一絲煩躁,"一個兩個的盡挑午歇的時辰來搗亂.他不是忙得連萬壽宮都沒空去嗎,這個時候過來做什麼?"

念淺安正奇怪周皇後對楚延卿的態度,就見周皇後揮手趕人,"安和趕緊拿上東西帶你家小烏龜走.我心里明白著呢,小烏龜不愛來我這兒,其實是怕小六那張又冷又臭的臉.趁早避開,省得我再費神."

安和公主哭笑不得地拖走女兒,邊走邊交待,"不想撞見小六,就老實待在萬壽宮,皇後不會怪你.好好陪你曾外祖母,過幾天再接你出宮."

念淺安嗯嗯應著,聽周皇後和安和公主的意思,原身和楚延卿貌似不和?

再看帶路的小宮女熟門熟路,果真完美避開楚延卿,可見原身和楚延卿不僅不和,關系還挺糟糕.

正想到這里,忽覺身後有些冷,猶如芒刺在背.

她回頭去看,卻找不見那道散發著審視和冷意的視線.

目光一轉,隱約瞧見一角四爪蟒紋消失在坤甯宮門內.

是六皇子楚延卿?

連原身遁走的背影都要瞪一眼,二人的關系是有多差?

念淺安無語地收回視線,揮手送走安和公主和劉嬤嬤,回到萬壽宮自有撥給她的小宮女,服侍著洗漱更衣.

見陳太後還在睡,就挽起袖子鑽進後殿次間,一刀一刀親自裁抄經的紙,陳姑姑端著茶點進來,摸了摸她低垂的腦袋,半心疼半解釋道:"六姑娘別怪公主留您一個人在宮里.公主疼您,娘娘也疼您,都是為您好."

"我知道."念淺安抬起頭,彎起眉眼道:"之前娘支開我,定是和曾外祖母說了靖國公府的事.吳老太醫早已告老,醫術再好也比不過一整個太醫院.留我住在萬壽宮,是想我便宜養傷,曾外祖母和娘也放心,我都知道的."

陳姑姑即稀奇又欣慰,歎道:"六姑娘是真懂事了."

念淺安聽她話里有話,歪頭問,"娘還和曾外祖母說了什麼?"

陳姑姑假作打嘴,笑呵呵道:"奴婢可不敢逾矩亂說,回頭您自己問娘娘去."

念淺安不為難陳姑姑,悉心准備好各式筆墨紙硯,正好小宮女來請,"娘娘起身了,請六姑娘去佛堂."

萬壽宮的佛堂獨成一院,好聞的檀香味越發濃郁,念淺安將紙筆交給陳姑姑安置,拐進正堂跪到陳太後身邊.

陳太後停止念經,睜眼撚香,輕聲道:"給你明安姐姐上柱香."

念淺安不分裂了,認認真真地叩拜上香.

陳太後含笑看著,和念淺安一起跪坐在蒲團上,摩挲著笑道:"這身家常服,還是我選的布料花樣,做給你的生辰禮.你嫌太素淡,一直閑置在萬壽宮,今兒怎麼想起來穿了?還有這小揪揪,你原來最不耐煩梳花苞頭.

今兒這麼一梳,不抱怨太孩子氣,顯不出你是個漂亮的大姑娘來了?你娘說你叫橋柱磕破了腦袋,說話行事都像變了個人似的,我本來還不覺得,現在倒是信了."

正感動于陳太後慈藹的念淺安聽到這里,險些驚得一抖.

"好孩子,別怕."陳太後摟住念淺安,慢慢順著她的背,"和曾外祖母說私房話,不用怕,也不用擔心.這人啊,遭逢巨變或是幡然悔悟,或是性情大變,都不奇怪.何況你是被吳老太醫從鬼門關救回來的,又撞上你明安姐姐的喪報.

物傷其類,我尚且惋惜明安乍然病死,更別說你一個小姑娘家了.偏你娘疑神疑鬼,劉嬤嬤也怕你是叫什麼沖撞了,才記不清人事失了以往的活潑.這才想起我這佛堂來,想讓你在佛祖跟前清靜幾天,保佑你平安順遂.

非要說我這佛堂靈驗,拿當年明安進宮種痘時住過的老黃曆說事兒,說她五歲種痘不僅挺過來還大好了,定是佛祖顯靈.可是啊,真要是靈驗,明安又怎麼會好過那一陣又……

我私心想多留你幾天,應承你娘是讓她安心,也是想讓你安心.你娘是關心則亂,但她不會責怪你,做母親的哪里舍得和孩子計較對錯,所以好孩子,別擔心,別怕啊?"

從前和現在,交錯著翻湧.

念淺安眼角酸疼,陳太後一直是對她很好的長輩,而安和公主的慈母心腸,更是用心良苦.

她仰起頭不讓眼淚掉下來,故意嘟起嘴撒嬌,"那您呢,我那樣臭不要臉,不顧他人的算計徐世子,您不怪我嗎?"

陳太後噗嗤笑,虛點著念淺安道:"這小嘴連自己都舍得編排?你啊,還小呢.不知道選兒媳才選柔順的,這養女兒,太柔順了反而操心.你娘說得對,想要就爭,爭不到就撂開手,你敢想敢做,骨子里沒白流皇家的血."

說罷瞟一眼念淺安蓋在劉海下的傷口,哼笑道:"左右你這點道行,也惹不出大禍,算計不了聰明人."

念淺安忍俊不禁,眨了眨包淚的眼.

陳太後愛憐地撫上她的眼角,語帶追憶地道:"在我看來,你現在這樣子,倒像足了你外祖母.孝靜在時和你娘一樣,沒少被禦史,宗室罵囂張跋扈.我和皇帝卻知道,孝靜其實又乖巧又懂事,還不失伶俐機敏,就像你現在這樣.

可惜遇人不淑,選錯駙馬,才自己和自己過不去,擰著鬧著,最後沒個好下場,只留下你娘一根獨苗.那些愛編排你娘的,都說你娘女承母業,活脫脫第二個孝靜,一樣持寵而嬌,一樣猖狂驕橫.

叫我說,你娘可不像孝靜,不過是披著張驕狂面皮捉弄外人罷了.要不怎麼說隔代親,你雖沒見過你外祖母,如今這性情倒是最像孝靜.我這麼說給你娘聽,你娘還不服,往後等她習慣適應了,不服也得服."

孝靜長公主,是陳太後抱養的正經皇家公主,本朝唯一的長公主.

少時沒少教養,幫襯皇上,得皇上敬重,陳太後寵愛,雖不是陳太後親生,但死後還能讓皇上破例,由女兒承襲公主尊號,可見其地位之高,份量之重.

無論是魏明安還是原身,出生前孝靜長公主已經仙逝,出生後孝靜長公主已然成為傳說.

念淺安心潮起伏,重新跪好道:"我給外祖母也上一柱香."

沒見過孝靜長公主,卻得了孝靜長公主的緣法,成為她性情轉變的完美藉口.

念淺安心懷感恩地磕了頭.

陳太後笑容快慰,親自扶起念淺安走向佛堂抄經房,說變臉就變臉,"好了,私房話說完了,該安心做正經事了.在我這兒可別想偷懶,我只管做甩手掌櫃,你不抄完四十九遍往生經,你娘來接我也不放你走."

念淺安咬著嘴笑,故意嘟囔道:"您好凶!回頭我偷偷跟我娘告狀,叫她來磋磨您."

陳太後哈哈大笑,佯怒瞪眼,"背後告狀還有當著人面說破的?我看你呀,也是個愛裝怪,性子犟的."

念淺安聽著也字再無心虛,傲嬌地甩開八字步,當先飄進抄經房,擼起袖子說干就干.

陳太後老懷大尉,私下和陳姑姑感歎,"自家孩子自家疼,以前多少也愁安安的性子,現在看她懂事了,反而更覺得心疼了."

陳姑姑合掌道:"這是孝靜長公主在天有靈,送了個好孫女孝順您呢."

陳太後笑眯了眼.

等用過晚膳,念淺安纏著陳太後道:"下午抄經坐了大半晌,我陪您去後花園消食吧?多走動對您的身體好."

"自己想玩,倒拿我當借口."陳太後假意抱怨,一邊牽好念淺安,一邊和陳姑姑嘀咕,"現在會說好聽話哄人了,可惜內里還是那個坐不住的潑猴兒."

念淺安怒做鬼臉,引得陳太後,陳姑姑一陣大笑.

夜風舒爽,後花園里草木蔥蘢,念淺安聽著沙沙樹葉響,提議道:"那棵和靖國公府齊名的梧桐樹在哪兒?您帶我去看看?"

她仍惦記著舊夢,忙借機慫恿陳太後,一路往花園深處而去.

上篇:第22章 皇後無寵     下篇:第24章 小狗亂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