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4章 小狗亂吠  
   
第24章 小狗亂吠

g,更新快,無彈窗,!

比起靖國公府內書房,萬壽宮這棵梧桐樹更加蒼翠挺拔,獨占後花園東南角,遮天蔽月自成一片天地,令人矗立其下,情不自禁生出萬物皆渺小的感慨.

念淺安這才知道她之前完全找反了方向,仰頭看著茂密枝葉,仿佛能看見當年火樹銀花的美景,口中若無其事道:"我小時候和明安姐姐來過這里.就是明安姐姐五歲那年.還在這里遇見個小男孩,我忘了是誰了,曾外祖母可記得?"

陳太後意外之余略傷感,詢問地看向陳姑姑.

"這梧桐是建佛堂時種下的.要說靖國公府那棵是鎮宅寶樹,那這棵就是沐浴佛光的神樹.外頭多少人想慕名瞧上一眼."陳姑姑邊說邊想,搖頭道:"年年都有除夕宴,快十年前的事了,奴婢也記不清了.

但能往娘娘後花園走動的,家世和身份都有限.除了魏四姑娘,六姑娘這樣關系親近的,左不過是內命婦帶進宮,或宗室里哪家的小公子罷了.再有,就是宮里的小殿下了."

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都是正經皇親.

皇親可不好隨便攀,念淺安果斷放棄,不再深究.

她放下心事陪陳太後轉圈消食,轉到一半有小宮女來找,"皇上來了.說是晚膳時沒能過來陪娘娘,特意帶了新敬上的貢品來給娘娘請罪呢."

陳太後不見喜色,哼道:"定是猜到我要說魏相那封折子的事,才拖拖拉拉的這會兒才來."

整天聽人罵魏父什麼的太虐了,念淺安決定遁走,默默尬笑道:"我代曾外祖母往佛堂做晚課去."

她沉下心撿佛豆,沒撿幾顆就聽腳步聲響,陳姑姑大包小包的追著陳太後進佛堂,將鮮亮貢品塞給念淺安,"皇上賞的好東西.娘娘說都給六姑娘."

這些東西,怕都是皇上拿來"收買"陳太後,幫魏父說好話用的吧?

現在轉送給她,簡直殊途同歸.

念淺安神色複雜地接過,覷著陳太後的臉色小聲問,"您……教子未遂?"

陳姑姑一愣,隨即噗嗤笑.

陳太後陰轉晴,忍不住也笑起來,嗔怪地佯打念淺安一下,"那是你皇帝舅公,沒大沒小!連你都知道我是為皇帝好,他倒好,竟還拿對付朝臣那一套和我打太極."

陳姑姑捂嘴笑,"六姑娘說得是,堂前教子,皇上還是孝順您的.雖叫您訓得坐不住,賭氣走了,但心里其實明白您的苦心,到底答應您發還魏相折子了不是?"

"發還和駁斥是兩回事.皇帝一心偏袒魏相,不願做惡人,我替他做."陳太後氣過就罷,沉吟道:"你回頭放出風聲,就說我不滿陳氏為妻不賢,要下旨申斥陳氏.看在明安新喪的份兒上,且先記著.

明兒你再去一趟內務府和宗人府,追封明安為鄉君.賞些祭品給個空名頭,封號和封邑都省了.不用坤甯宮下懿旨,用我的太後寶印,以萬壽宮的名義去辦."

陳姑姑斂笑應下,"皇上定能體會您的苦心."

陳太後動不了魏相,卻動得了魏家女眷.

打一棒子,叫魏相顧忌妻子,兒媳投鼠忌器;再給顆甜棗,追封魏明安個空名頭,沒踩死魏相的臉.

皇上無話可說,魏相也該懂得偃旗息鼓.

至于申斥陳氏,只是放出風聲先記著,相當于緩期執行,終歸會不了了之,純粹嚇唬人間接敲打罷了.

道理念淺安都懂,連她都不得不承認,陳太後的做法是最周全,最圓滿的,心里卻止不住難過,接連失落了好幾天.

只得痛定思痛地怒抄經文,眼看頭七將過,就捧著抄完的經文去找陳太後,"明天我娘就來接我了.這些天坤甯宮常有賞賜,我想去請個安,順道告個別."

"皇後是個不愛走動的懶性子,心里卻也疼你.趁著空閑去一趟也好."陳太後又歎又笑,撩起念淺安的劉海道:"沒白養著太醫院,這傷可見是大好了.再塗幾天膏藥,這粉粉淺淺的痕跡也能祛了."

念淺安默默吐槽:太醫院也白得了好名聲.她偷偷用著柳樹恩給的好藥,能不好得快麼?

柳樹恩能弄來比太醫院還好的藥,貌似暗衛的差事還挺忙的,倒是沒再在宮中見著他.

念淺安暗自琢磨,陳姑姑捧過經文供進佛堂,她則由小宮女領著,往坤甯宮而去.

正穿過禦花園,就聽花草輕響,隨即傳來一道居高臨下的稚嫩女聲,"我當是誰在禦花園亂竄呢.原來是冒牌公主生的野蠻女兒.這里是宮中禦花園,可不是冒牌公主府的菜園子,跟個過街老鼠似的亂竄什麼."

念淺安腳步一頓,暗想難道進宮必出事,遇人必找茬也是鐵律?

這些天窩在佛堂抄經倒是風平浪靜.

她有些小激動地轉身去看,竟是幼時見過,耳熟能詳的熟臉.

說起刁蠻,這位姜貴妃所出的七皇女,可和原身不相上下.

身邊除了圍著一大坨太監宮女,還跟著一位衣飾清麗,年約十四五的少女.

念淺安不認識那少女,只興致盎然地打量七皇女,嘖嘖道:"哪兒來的小狗亂吠?瞧瞧這黑亮水潤的大眼睛,朝天戳的圓潤下巴,要是能拖一根毛尾巴,可不就是只亂吠的小獅子狗?"

七皇女不是第一次找原身麻煩,她要是退讓還重生個球.

七皇女卻是即錯愕又惱怒,沒防備口舌不如她的念淺安突然爆發,一時有些無措,"你!你說誰是小狗!"

"誰說我是老鼠,我就說誰是小狗."念淺安虛心求教,看向領路小宮女,"狗拿耗子多管閑事,叫住我的不是小狗又是什麼?姐姐說對不對?"

混萬壽宮的小宮女哪里會怕椒房殿,果斷站念淺安,十分捧場地又笑又點頭.

"賤婢!你們還不給我打她的臉,打到她笑不出來為止!"七皇女喝斥宮人,又指著念淺安跳腳,"念淺安!你是個什麼東西,也配頂撞我!"

"我當然不是東西.至于你,瞧瞧你這上躥下跳的樣兒,才真正是野蠻的活范本."念淺安彈舌,目光瞥向七皇女的狗腿們,"這位姐姐是陳姑姑的愛徒,在太後跟前也是排得上號兒的.諸位想對她用私刑,先摸摸自家脖子夠不夠硬."

她眸色乍冷,竟鎮得本就猶豫的狗腿們越發束手束腳.

小宮女也冷下臉來,示威似的伸了伸臉:有種來打呀!

狗腿們表示沒種,七皇女越發羞惱,揚手揮向小宮女,"祖母跟前的紅人又怎樣!在我跟前就是個賤婢!我還打不得了?"

"你還真打不得.在萬壽宮跟前,你又是個什麼東西?尊卑且論不到你個光頭皇女身上!"念淺安護在小宮女身前,抓住七皇女的手用力一摜,冷笑道:"罵別人野蠻,我看你才是沒教養.長輩身邊的人也敢喊打喊罵.

我娘是皇上親封的公主,內務府經手操辦,宗人府記入玉牒的皇家公主.我娘姓劉不姓楚又如何?你說我娘是冒牌公主,是罵皇上蔑視禮制,是對孝靜長公主不敬,還是恨太後人老偏心,才抬舉得我娘比你還尊貴?"

她這三連問可謂誅心.

七皇女哪里見過念淺安這樣凶悍,一時方寸大亂,舉著被甩疼的手紅了眼眶,"我沒有!你汙蔑我!你才沒教養!"

"我是我娘教的,我娘是孝靜長公主教的,孝靜長公主是太後膝下教養大的.你罵誰沒教養呢?"念淺安逼近一步,幾乎貼到七皇女鼻尖上,"原來你真的對孝靜長公主心存不敬,對太後心懷怨恨啊."

七皇女又急又氣又怕,竟忘了避開念淺安,"你胡說!是你對我母妃不敬!你罵我沒教養,就是辱罵我母妃."

念淺安嫌棄地摸摸臉,退出七皇女唾沫亂飛的范圍,撇嘴道:"皇後才擔得起教養之名.姜貴妃有什麼資格教養你?不過是個好聽些的妾罷了."

七皇女被戳中痛處,臉色由白轉紅再變紫漲,終于哇一聲哭出來.

果然是和原身齊名的刁蠻小姑娘,手段稚嫩,戰斗力太渣.

念淺安突然有點同情自己,大發善心地抽出帕子丟向七皇女,十分貼心道:"都哭成花貓了,成何體統啊皇女殿下?既然你不喜歡我叫你小狗,那就叫你小花貓好了.等你親口為罵我過街老鼠的話道過歉,我再收回這綽號."

說著想起周皇後喊她小烏龜,她喊七皇女小花貓,皇三代干脆組團在動物園出道算了.

念淺安正自娛自樂,斜刺里伸出一只手接住帕子,看著她似勸似斥道:"念六姑娘何必咄咄逼人.真要論起尊卑,七皇女雖尚未封號,但六姑娘也只是尋常姑娘家.彼此又是親戚,七皇女童言無忌,六姑娘很不該計較."

"十二歲的姑娘家算什麼孩童?頂多算熊孩子."念淺安關上腦洞,看向七皇女耐心道:"我們同歲不同月,我還比你大幾個月.就算是論親戚,也是我教訓你,不是你不悌我,聽明白沒?"

七皇女頓時狂打哭嗝.

念淺安虐完七皇女,這才看向說話的少女,"剛才小花貓亂叫的時候,你不是忙著裝鵪鶉嗎?現在倒想當出頭鳥了?馬後炮放得太晚了姑娘."

少女噎住,念淺安看一眼她腰間,認出是宮中女學的牌子,猜出她是七皇女的陪讀,好心提點道:"小花貓無理取鬧,太後不會怪我,姜貴妃難保不會罰你.說起皇女的教養,女學先生擔一半責,你這陪讀也脫不開關系."

讓你站干岸,活該殃及池魚!

念淺安在心里呸了一句,看著少女臉色漲紅,頓覺興致缺缺,大度地沖七皇女隨便叉了叉手,"說不不過我,就回去好好練練再來炸毛.就此別過啦小花貓."

直到她和小宮女走沒了影兒,狗腿們都沒回過神來.

七皇女打掉少女為她擦淚的手,怒踩念淺安丟下的帕子,狠道:"念淺安!我定要你好看!"

上篇:第23章 用心良苦     下篇:第25章 佳人雙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