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6章 前世今生  
   
第26章 前世今生

g,更新快,無彈窗,!

見識過安和公主不為人知的一面,不得不感歎:安和公主和周皇後不愧親如閨蜜,都有著與眾不同的惡趣味.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于老夫人即能打又略搞笑,莫非這才是安和公主不以勢壓人,"忍心吞聲"地和于老夫人斗來斗去的真實原因?

再聯系念駙馬夾在婆媳中間所扮演的角色,念駙馬對安和公主絕對是真愛.

比起相夫教女博賢名,隔三差五地和于老夫人婆媳亂斗,確實即自在又樂呵.

念淺安捧著日漸強壯的小心肝,一路呵呵的回了公主府.

安和公主立即不嬌弱了,踢掉鞋子往榻上一歪,哼哼道:"我甯願進宮磕頭,出門交際,也比跟老太婆打擂台輕松.快給我來杯參茶補補神."

劉嬤嬤邊奉茶,邊假模假樣地勸道:"老侯爺去得早,駙馬爺又是當家侯爺,老夫人眼紅駙馬爺只聽您的,怨他娶了媳婦忘了娘,才老找您不痛快.您也沒少還回去,私下里可別一口一個老太婆,要是傳到駙馬爺耳里,和您離了心,老夫人可該高興了."

"他敢!"安和公主假意瞪眼,聲音柔得能擰出水,"駙馬才不會怪我."

念淺安繼續呵呵,外頭有小丫鬟報道:"李家十姑娘來送大悲咒了."

"她怎麼來了?"念淺安掰著指頭數,"這都多少天了?大悲咒字數不多,娘雖罰得狠了點,但也不至于抄到這會兒啊?"

"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我能容你犯蠢,容不得人踩著你算計."安和公主白女兒一眼,冷笑道:"不叫她吃足苦頭記住教訓,還當我這公主說的話也能打折扣了."

"李十姑娘是個奸的.竟瞞著李夫人偷懶耍滑,拿下人抄的狗爬敷衍了事."劉嬤嬤解釋給念淺安聽,"奴婢讓人原封不動送回李家,李夫人這才知道怎麼回事.她沒管好庶女,公主讓李十姑娘重抄,有多少算多少,每天送一次在二門上磕頭賠罪,李夫人也無話可說."

"今天也差不多了."安和公主興致缺缺地擺手,"嬤嬤隨便打發個小丫鬟,點清余數看著人磕過頭,趕緊讓人滾."

領命而去的小丫鬟高揚下巴,一邊抖得罰抄經文颯颯作響,一邊不屑地沖李十姑娘離去的背影哼了一聲.

李十姑娘脊背一僵,低垂的臉上滿是陰沉,跨出公主府猛地回頭看向那華貴朱門,低不可聞道:"你找人放出話去,就說念六姑娘愛慕徐世子,設計落水算計不成,大病了一場.在宮里養好了身子,心里卻還惦記著.這會兒正閉門謝客,苦戀徐世子呢."

她的奶娘看著到手的碎銀眼冒綠光,一咬牙應了下來.

李夫人徐氏見回來的人少了一個,驚疑道:"你奶娘呢?公主為難你了?"

"姨娘病著,這些天吃著藥嘴里都是苦味."李十姑娘低著頭,諾諾道:"我打發奶娘去買蜜餞,好給姨娘送藥."

"家里哪個虧待你們娘兒倆了?你真有孝心,就該有自知之明,齷齪心思被人當場捉現行,還不知悔改偷奸耍滑,裝什麼委屈樣兒!"徐氏放下心來,將門婦的暴脾氣冒頭,"你姨娘病倒,怪不著別人只怪你!這會兒倒做出副孝順嘴臉!"

李十姑娘越發低垂的臉上看不清神色,徐氏厭惡地揮手,瞪著庶女退出的背影散去怒氣,折身進次間,緩下語氣心疼道:"怎麼醒了?可是吵著你了?"

她正午歇的嫡女李菲雪坐起身來,搖頭道:"再睡下去晚上該走困了.十妹從公主府回來了?"

"上不得台面的下作東西.提起她我就來氣."徐氏對著女兒大吐苦水,"也不知是哪個長舌婦瞎猜亂說,外頭竟傳我不知怎麼在春宴上冒犯了安和公主,這才早早離席,拉不下臉就作賤庶女,讓庶女去巴結公主府.都是十丫頭那蠢貨惹出的事,偏不能說出實情,倒要我替她擔汙名."

李菲雪不見喜怒,反而勸道:"父親是都督僉事,外祖家也是行伍出身,家里常走動的都是武將,和那些愛嚼舌的文臣女眷不親近.母親何必為此氣著自己?傳聞總會過去.公主府到底沒有實權,面子上過得去就罷了.倒是靖國公府,彼此同為武將,可不能因此起了嫌隙."

徐氏滿臉疼愛道:"倒要你開解我,可見是長大了.頭先你病那一場,我只不信大夫咒你不好了,這不就好全了還懂事了?你父親沒少和我贊你,直說女大十八變這話不假."

不是懂事了,而是不得不懂事.

李菲雪垂眸苦笑,聽徐氏又道:"靖國公府那邊,你不用擔心.我親自登門賠過罪,靖國公夫人玲瓏心肝,一向又喜歡你,不至于和家里疏遠.也幸好是十丫頭去的春宴,否則念六姑娘鬧出事兒來,還不知會怎麼樣,沒得白白連累你."

不是幸好,而是故意.

本該給她的請帖,是她早知庶妹心思,故意成全庶妹代她赴宴.

李菲雪心中越發苦澀,抬眼問,"念六姑娘在宮中如何了?"

"還能如何?好好兒的回公主府了."徐氏神色複雜,到底念了聲佛,"好在念六姑娘全須全尾的沒事,不然就算錯不全在我們,這事兒也不能這樣輕易了結.換成我,也會送念六姑娘進宮養傷.有太後撐腰,別說我們,靖國公府也不敢再有二話."

李菲雪心頭大震,卡在喉嚨的話無法出口:念淺安沒有死在宮里?!

再想到死後仍鬧出大動靜的魏明安,李菲雪心下大亂,對上徐氏的目光忙啞聲道:"我,我口渴."

她接過徐氏倒的茶握在手中,溫熱傳遞進掌心,身上卻止不住的發冷.

為什麼本該傷重不治,死在宮中的念淺安沒事,而本該病重痊愈,長命風光的魏明安卻死了?

公主府大辦喪事,魏家大肆慶祝,這兩件可謂京中熱議的大事.

為什麼她重生回到十三歲,此時前世和今生發生的事,竟截然相反?

李菲雪臉色煞白,徐氏看著女兒又驚訝又擔心,"怎麼了?早叫你多在屋里休養,可別是身子沒好全?"

"沒事兒.我沒事兒."李菲雪強笑道:"只是想到母親讓我管的那些賬目,有些頭疼.以前是我不懂事,老不耐煩學管家,現在真上手了,才明白母親的難處.不趕緊算清楚,我心里老惦記著,也愧對母親教導不是?"

徐氏欣慰而笑,領著女兒攤開賬本,細細指點幾句,將算盤交給女兒.

指尖撥動的算珠噼噼啪啪敲打心田,李菲雪只覺映入眼簾的賬目亂舞如飛絮.

母親沒說錯,前世是她窺破念淺安的盤算,後來居上踩著念淺安算計徐月重,她被下人所救,念淺安卻傷重而亡,事情無法輕易了結.

太後的怒火,皇上的遷怒,公主府不管不顧的打壓,令父親一退再退終于被貶出京,而同樣被皇上冷待的靖國公府,最後以徐月重自請鎮守邊關,才得以重得聖眷.

如果不是她自薦枕席,僥幸攀上那一位得以重回京城,李家只怕早就徹底敗落.

而靖國公夫人裴氏,每每看向她的冰冷視線,都讓她後知後覺地悔悟到:裴氏曾對她的喜歡,和對任一小姑娘是一樣的,並非她自以為是的不同.

今生,她不會再重蹈覆轍,覬覦靖國公府的世子夫人之位.

所以她先知先覺地窺破庶妹的心思後,就順水推舟地讓出春宴名額.

一切本該和前世一樣.

她想確定她的重生是否只是一場惡夢,也想好了後手,如何借機鏟除庶妹姨娘,保李家不受牽連,牢牢拉攏住靖國公府,不再讓李家如前世那般,遇事就不堪一擊.

卻沒想到,她算到了前因,卻沒料中後果.

難道因為她的重生,念淺安的命運也被改變了?

李菲雪心煩意亂,努力理清腦中的亂麻.

念淺安沒死也罷,倒是魏明安,她本該嫁給那一位,成就無限風光,但也只保住了自己的富貴榮華,魏家滿門奸佞曆經兩朝,就算靠著魏明安,照樣不得善果.

如今魏明安已死,魏家將來如何難說,但不是現在能得罪的.

至于念淺安,既然已無法借公主府的刀行事,倒不如順勢和公主府走動起來.

前世因念淺安傷亡,安和公主膝下又無子,等到皇位更迭時,公主府才漸漸淡出京中上流.

今生只怕不同,如果能入安和公主的青眼,至少能讓李家多一分助力.

她受過家族落敗的苦,從前恩怨,和並未重演舊事的現在比起來,即渺小脆弱又惘然可笑.

她終于明白,家族才是她的立身根本.

李菲雪決定退而求其次,心頭微定地抬頭看向徐氏,"我的病已經好了,明天魏家出殯,我想親自去上柱香.家里不答應辦路祭是應該的.卻也不能太落魏相的臉.我和魏四姑娘同輩,由我代李家出面,魏相也挑不出父親的錯兒."

徐氏聽著女兒有理有據的話,不由慈愛地點頭.

李菲雪見她不反對,就知父母心里自有分寸,暗暗松口氣又道:"十妹是庶出,雖受了重罰磕破了頭,但不足以代表李家.我還是帶上禮品藥材選個日子,去看看念六姑娘的好.我是長姐又是嫡女,本和十妹的事無關,公主再有遷怒也該消了."

徐氏將門虎女,是個直腸子脾氣,一旦認定自家理虧絕不會東攀西扯,氣恨庶女也有心里吊著不上不下的原因在,只拉不下臉來,又舍不得委屈女兒,聞言又喜又憂道:"你出面自然最合適.只公主那脾氣,我不想你去受人冷臉."

比起母親的笑臉,旁人的冷臉又算什麼?

李菲雪的面色恬靜而滿足,"姑娘家之間的閨閣走動罷了.您別多想."

頓了頓又道:"倒是十妹那里……您要多上心."

上篇:第25章 佳人雙面     下篇:第27章 滋味酸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