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32章 先懟為敬  
   
第32章 先懟為敬

g,更新快,無彈窗,!

徐氏一口回絕,安和公主反而另眼相看,第一次正眼打量徐氏,興致盎然道:"看來傳聞不假,李夫人是個耿直人.李夫人以直報怨,可惜李十姑娘是個不念養恩,以怨報直的貨色."

說著示意劉嬤嬤,"把劉家的事,仔細說給李夫人聽聽."

一旁端坐的李菲雪是晚輩,且是頭一回正式登門,本打定主意只陪坐不出嘴,此時乍聽劉家二字,不禁猛地一怔.

徐氏則大惑不解,直到劉嬤嬤面無表情地說完來龍去脈,還有些回不過神.

"李十姑娘當真有本事,公主府和劉家的私下約定本不為人知,竟讓她歪打正著攪和了."劉嬤嬤板著臉,奉茶的動靜卻透著冷意,不輕不重磕到徐氏手邊,"李十姑娘好算計,即害了六姑娘又報複了公主,還能借機逼您一回."

徐氏驚醒,臉色微白.

她做好上門賠罪的准備,萬沒想到情況急轉直下,再次被興師問罪.

本不為人知的婚約,現在告訴了她.

這不是擺事實講證據,而是施壓.

有些事情即便恰逢時機,不知道依舊比知道好.

徐氏本以為自家好歹占著五分理,現在被庶女作得半分理也站不住,臉色由白轉黑,即驚且疑地盯著劉嬤嬤.

劉嬤嬤袖手又道:"春宴的事不提也罷.李十姑娘這一手,倒把劉家也拖下了水.萬幸劉大家是個通透人物,一早已派人來知會過,劉大人會親自收拾首尾."

連帝師父子都驚動了,徐氏僅存的一絲僥幸蕩然無存,臉色由黑轉紅,下意識抓起茶盞猛灌了幾口.

這位竟是個表里如一,真正直來直去不愛耍花腔的.

安和公主發自內心地笑起來,劉嬤嬤見狀也緩和臉色道:"還好事情沒鬧大,也還好是沖著公主府來的.這要是換成旁人家,難說最後被送去青蓮庵孤苦度日的,會是誰呢?"

徐氏又羞又氣又恨,半句辯解也無,咬牙道:"公主大人大量,還肯和我費口舌掰扯.您想讓我怎麼做,只管吩咐.十丫頭的事,如今不必商量夫君,我就能做主."

李菲雪忙遞帕子給徐氏擦去嘴邊茶漬,慢半拍的動作依舊有些愣怔.

前世念淺安死後,劉家"娶"了念淺安的牌位,得以受外祖家香火供奉,安和公主因此越發感念劉家,沒少為劉青卓的仕途保駕護航,甚至在一年"妻孝"過後,親自為劉青卓保了門難得的好親事.

現在她才知道,原來公主府和劉家,私下早有結親默契.

沒想到今生陰差陽錯,竟被庶妹間接攪和了.

也許,無論是今生還是前世,念淺安和劉青卓都有緣無分……

李菲雪複雜的目光掠過念淺安,看向安和公主道:"早聽說公主府奇花異草,外頭難得一見.還請公主允許,讓六姑娘領我去開開眼界."

她有意避開,一是身份受限,二是不想母親難堪.

安和公主見她識趣會說話,倒是越看徐氏母女越順眼,擺手道:"安安去吧,好好招待你的小朋友."

徐氏聞言僵硬的臉色一松,又恢複了些光彩.

"小朋友,快跟我來."念淺安有意打趣李菲雪,領人往花園鑽,邊走邊介紹,"這幾株珍稀牡丹,還是靖國公府春宴那天,我娘從靖國公夫人手里敲來的呢."

她不避諱,李菲雪卻不能不表態,"十妹糊塗,實在對不住六姑娘."

"她可不糊塗,我看她精明著呢."念淺安提醒道:"這事如果真鬧大了,公主府和靖國公府少不得出面澄清.流言豈是說得清的?到時候李十姑娘’挺身而出’,一人擔下落水的事,好處就全叫她得了.

我娘為了我,自然樂見其成.靖國公夫人為了兒子,也只能將名聲損害減到最低.而你娘,就不得不被李十姑娘逼得出面做主,成全她和徐世子的’好事’.

你別怨我娘說話強硬,李夫人雖光風霽月,但沒能管好庶女也是事實.不一杆子把李十姑娘打死,還不定又惹出什麼禍事來.就算真送去青蓮庵,你們家最好派人盯仔細了,別輕易放松."

李菲雪聽她點破才想通此節,又後怕又悔恨道:"定是她算著母親好性兒,借機指使她那個見錢眼開的奶娘辦下的事!我早該勸母親狠下心,分什麼去沒去春宴,一並將她的人都打殺了才是!等回去,我就先替母親做這個惡人!"

她不掩飾對庶妹的厭惡,一心維護母親,念淺安好感加一,不無感歎道:"所以說小三小四什麼的,要不得."

李菲雪聽不懂,卻感激她肯和自己說這些,握住念淺安的手屈膝福禮道:"果真是傳聞誤人.六姑娘坦蕩大度,是我小人之心,從前聽信傳聞對六姑娘多有疏遠,還請六姑娘受我一禮,別和我計較."

念淺安扶住李菲雪,彎著眉眼笑.

她和原身一樣,閨蜜數量為零.

機緣巧合下能和李菲雪交好,還能甩掉原身刁蠻的鍋,簡直喜大普奔.

"一起跟個二傻子似的哭過,才是好閨蜜."念淺安晃了晃李菲雪的手,"我娘都說你是我的小朋友了,我們之間還計較個啥?"

李菲雪忍俊不禁,兜著滿腹前世舊事,真心實意地改口道:"能和安妹妹相識相交,我們確實有緣."

前世二人是孽緣,今生只盼彼此都能善始善終.

老天讓她重生,也許不僅是為了李家,還是因為念淺安.

前世念淺安的死,她同樣脫不開干系,如果老天是讓她來贖罪的,她心甘情願.

李菲雪緊緊握住念淺安的手,心里雖惦記劉家的親事想出力彌補,這檔口卻不好再戳人痛處,只笑言笑語地和念淺安游園.

那邊大人們說完話,徐氏派人來找,李菲雪此時心境已變,又知要想和公主府長久走動,就要對安和公主的脾氣,不能太做小伏低,遂徹底摒棄"巴結"之態,干脆利落地和徐氏告辭離去.

徐氏坐上車還有點懵,"公主沒再為難我.說定十丫頭的事後,竟還和我問起武將家那些悍婦軼事,後來倒是聊得挺好,就是公主笑得跟沒事人似的,我這心里總不踏實."

李菲雪抿嘴笑,"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公主和安妹妹一樣,其實很好相處."

安撫完徐氏,臉色轉陰,"十妹身邊的人,再不能留了!"

母女倆有商有量地家去,這邊公主府的門房來報,"六姑娘,七皇女來了!"

念淺安意外地喲了一聲,"走了個小朋友,來了只小野貓."

"誰是小野貓!念淺安!你再敢亂叫試試!"七皇女豈會乖乖等門房通傳,不請自入地踩著話音闖進花園,一臉志得意滿地哼哼道:"念淺安!上次你滿口狡辯蒙騙我,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知道,究竟誰該給誰道歉!"

念淺安也一臉傲嬌地哼哼,"小野貓這是磨完牙,准備來找回場子了?你如果是想拿輩分說事,我勸你趁早閉嘴.就算從皇家輩分論,我應該叫你一聲’表姑’又如何?你還得先稱孝靜長公主一聲親姑母,喊我娘一聲表姐呢?

你對親姑母不敬,對親表姐不悌,倒想拿輩分壓我,讓我對你這喵喵亂叫的小野貓逆來順受?嘖!沒想到你人小心大,居然還想陷我于不義不孝,難道要我礙著輩分當聾子啞巴,任由你信口汙蔑尊長?

那叫愚孝,不叫規矩!皇上最重孝道,本朝以孝治國.皇上英名,是孝順著太後聽著太後教誨長大功成的,你想讓我按照你的’孝順’意思來,先問過太後,皇上!只要太後皇上答應了,我立刻給你道歉!"

能答應才有鬼!

念淺安先懟為敬,語重心長地又道:"七皇女,我勸你善良."

在場的雙方下人:"……"

到底誰不善良,為什麼比起找茬的七皇女,念六姑娘更像專門欺負小孩的惡人?

大帽子扣得又狠又准!

七皇女再次被懟傻了,有備而來的底子被對方輕易掀翻,抖著嘴再次驚慌失措,"你,你,你血口噴人!"

瞧這小結巴樣兒喲!

戰斗力太渣的熊孩子,有時候還挺可愛的.

念淺安在魏家時,扮演的就是熊孩子的角色,她越讓魏家人操心,魏家人對她的病勢才越寬心.

她緬懷過去,由己及人地給了熊孩子一個好臉,善解人意地搖頭道:"我曉得你根子不壞.雖然被寵得不知天高地厚了吧,但對我所指摘的種種還是存著敬畏的.這人吧,知道怕就壞不到哪里去.別氣餒,啊?"

看七皇女身邊的狗腿們就知道,姜貴妃沒教好女兒,倒是很懂得怎麼教奴才認識眉高眼低.

之前在宮里狗腿們就沒敢出頭,何況今天是在公主府的主場.

難為他們還得陪七皇女作.

念淺安好笑地瞥一眼狗腿們,熟門熟路地摸出帕子往七皇女眼角摁,"一回生二回熟,今兒可不興再哭了.每次見面都被我弄得哭著跑走,我要是個男的,得娶你幾次才算完啊?"

七皇女泛紅的眼角險些瞪裂了,怒拍念淺安的手,"你,你不要臉!"

念淺安舉著手呼呼,"我不要臉你要臉?你要臉,就別三番兩次的閑出屁來,巴巴地送上門來給我打臉."

下人們趕緊捂耳朵:念六姑娘好粗魯!

七皇女總算找到念淺安的馬腳,喜不自禁地怒指念淺安,"母妃說姑娘家可以嬌氣,不能粗俗!你把屁啊尿啊的掛在嘴邊,沒教養!你才是真的沒教養!"

她忍不住得意地笑,偏偏還要裝凶,小表情實在分裂.

念淺安都懶得拿老話懟她,嫌棄地扇了扇鼻子,"我只說了屁,可沒說另一個字.要不請我娘出面主持公道,看她是站你還是站我,會不會教訓得你真個屁滾那啥流?"

她比真熊孩子還皮,七皇女哪里受得住,哇一聲,又哭了.

上篇:第31章 做不了主     下篇:第33章 湊合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