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35章 各有盤算  
   
第35章 各有盤算

g,更新快,無彈窗,!

魏家名下田莊不少,適合靜養的莊子卻屈指可數.

念淺安臉色微亮,邊示意遠山近水跟上,邊沉吟道:"你們先回琦芳館,我去趟榮華院.最近事趕著事人趕著人,實在鬧得我頭大.左右念媽媽要盤賬,我們去東郊莊子上住幾天,即清靜又便宜做事.

遠山點幾個婆子丫鬟收拾行李,近水派個口角伶俐的去和念媽媽說一聲,讓她關好賬後,直接帶奶兄,王娘子去莊子上見我.莊子里不缺人手,只你們兩個跟著我去就是了.我們好好玩幾天."

遠山,近水不知她私下怎麼忽悠七皇女的,只當是僥幸懟走七皇女後,要躲去莊子上散心,忙歡呼著應下,斜後方突然響起蚊子叫,"六妹妹,我跟你一起去行嗎?"

念淺安:"……"

小透明實在是太透明了,居然墜在她身後還沒走都沒人發現.

念淺安轉身看向存在感為零的念秋然,遠山已經很有原身范兒地抬起下巴道:"我們去的是六姑娘自己的莊子,圖的就是清靜自在.四姑娘不好好待在隔壁做主子,跟著去還能做下人服侍六姑娘不成?"

"你也知道四姑娘是主子?六姑娘還沒說話,你要什麼強?"近水立即接話,又和遠山掐上了,"我看就是你這張刁嘴壞事,才連累得六姑娘在外沒個好名聲.四姑娘和六姑娘好歹是姐妹,要擠兌也是六姑娘親自擠兌,輪不到你."

念淺安一臉冷漠:這倆貨絕對和原身一樣腦子被驢踢過.

也不看人看場合,瞎別什麼苗頭,話趕話倒害得她里外不是人.

念淺安不想當聖母,但也不想當惡毒嫡妹,看著漲紅臉的念秋然,眼珠一轉道:"四姐別理這倆二貨,你想去就回去收拾東西.只要三叔母肯點頭,我沒有不願意的."

念秋然尷尬褪去,喜色上臉.

嫡母周氏知道是六妹妹"請"她去的,哪里會不肯放行?

她生怕念淺安反悔似的急急道謝,"我先謝過六妹妹了."

她的大丫鬟見念淺安主仆走遠,才猶豫著問,"六姑娘要去的東郊,魏家是不是也有莊子在那兒?"

念秋然面露羞澀地點頭.

大丫鬟暗道果然,心里又急又怕,聲音比蚊子還低,"魏家那一位,不是您能惦記的.您可不能犯糊塗!"

"吳老太醫只說魏夫人出城靜養,又沒說是哪一處莊子."念秋然辯解道,羞澀的紅暈漸漸轉白,"我不會做糊塗事.就算真遇見魏家人,我也只求能看他一眼.就看一眼……"

越說頭越往下垂,絞著手指似笑似哭道:"再說了,即便魏夫人真在東郊,他也未必會陪在魏夫人左右.我想賭一賭運氣,也許連這一分運氣都無從賭起……"

大丫鬟直直看著念秋然,一時恨自己笨拙無能,一時可憐自家姑娘命苦艱難,不禁跟著深深地垂下頭去.

念淺安也直直看著遠山,近水,哼道:"說你們二別不服.再這麼二下去,遲早摔跟頭.也就忠心聽話這一條,勉強能看."

遠山,近水立即老實了,乖巧止步榮華院外,轉過身又開掐,一路往琦芳館去,一路吵吵鬧鬧.

念淺安無語地堵住耳朵,本想假裝耳根清淨,結果一進榮華院,不見早就銷假離開的吳老太醫,只見女先兒帶著女徒弟,說書混搭唱曲兒,咿咿呀呀一個頂倆二貨.

念淺安繼續無語:公主府從上到下都是親生的,畫風一個賽一個奇葩.

安和公主偏頭看女兒,豎起耳朵高聲問,"你說啥?"

念淺安:"……我啥都還沒說呢."

"安安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和小時候一樣好逗."安和公主哈哈大笑,揮退一眾雜音,和劉嬤嬤擠眼睛,"額角那傷沒白受.早知道能把安安的性子磕小幾歲,又變得討喜有趣了,我該早早親自動手的,白頭疼這幾年."

念淺安聞言祭出假笑,劉嬤嬤則笑著解釋道:"剛才老夫人來得快去得也快,動靜倒是不小.公主不耐煩露臉,干脆叫了人來說書唱曲兒."

于老夫人小聲聒噪,安和公主就大聲聒噪.

婆媳倆隔空打擂台,能不能再幼稚點?

念淺安懶怠管,直奔主題道:"我可沒越活越回去,正努力往好處長呢.您給我的鋪面,田莊,這些年都是念媽媽管著.我想自己接過來,學學管家庶務.您以後不用愁我不務正業了,我會好好務的.東郊莊子近便,我想過去住幾天,把我名下的東西都理清楚."

孝靜長公主的封邑雖被朝廷收回了,但名下京內外的產業,全都轉手給安和公主做了嫁妝,安和公主二五對開,又給了女兒一大半.

劉嬤嬤贊同道:"皇上後來還給公主添了幾處皇莊,都在東郊.公主本就打算將來給六姑娘做嫁妝,早些熟悉也好."

嫁妝什麼的,現在暫時退出議程.

安和公主撇著嘴道:"等你舅父處理好那些閑話,劉家必定會來人’登門賠罪’.你爹在外頭還沒回來,來的不是你舅母,就是你大表哥.你避出去住幾天也好,省得兩廂再碰面,你的小臉掛不住."

說罷也不管女兒是真心學好,還是找借口出去野,沖劉嬤嬤努嘴道:"我讓劉嬤嬤陪你去,有什麼不明白的就問劉嬤嬤."

安和公主是甩手掌櫃,劉嬤嬤才是真干事兒的.

念淺安卻不想帶劉嬤嬤這尊大佛去,忙抬出念秋然道:"我聽四姐姐的意思,是想和我一起出去松散幾天.娘也知道四姐姐的性子,劉嬤嬤要是去了,四姐姐非得緊張得跟避貓鼠似的,還松散個啥.回頭念媽媽也會過去,我就不跟您借劉嬤嬤了."

小透明很適合當擋箭牌用,彼此各取所需,念淺安說這話良心一點都不痛.

果然安和公主並不堅持,輕笑道:"秋然是膽子小,但也比你出息,至少看起來像個大家閨秀.你呢?才吹完牛就漏氣.說什麼務正業學管家,原來只是借口編得好聽,哄我放你出去野."

念淺安直接耍賴,"您只說肯不肯讓我哄吧."

安和公主又嫌棄又無奈,"去去去,別在我跟前裝乖討巧."

這就是都答應了.

念淺安嘿嘿笑.

隔壁永嘉候府三房,主母周氏一聽是念淺安起的頭,果然點頭放行,神色卻有不滿,話里也滿是敲打,"既然和安安說好了,我也不會讓你出爾反爾,在妹妹跟前丟了做姐姐的臉.只是你也知道,我特意帶你三哥從任上回來,是為了什麼.

你父親在任上,有你二姐姐留下照顧,我是放心的.你三哥要准備秋闈,我要顧著他又要管家理事,難免疏忽你這頭.你陪安安出去幾天倒也無妨,只別再畏畏縮縮沒個姐姐樣兒,有什麼事丟的不是你的臉,而是三房的臉."

念秋然顛倒主次,稟報時耍了小心眼,心里正不安,聞言並無委屈不甘,忙乖順應下,見大丫鬟抱起周氏給的布料,又保證道:"母親分下的針線活計,女兒去了莊子上也不敢耽擱.女兒謹遵母親教導,會照看好六妹妹."

周氏的心腹媽媽瞥一眼念秋然主仆離去的背影,皺眉道:"柳姨娘早就無寵,四姑娘又是個上不得台面的性子.您倒指望她看顧六姑娘?"

"安安是好是歹,輪不到我操心."周氏躊躇滿志道:"三哥兒雖和青卓交好,到底剛回京沒多久,一直沒機會正經拜會劉大家.秋然和安安多走動也好,三哥兒要是能借安安的關系,請劉大家指點兩句文章,可比自己悶頭苦讀強多了."

心腹媽媽不由抱怨,"公主是個難伺候的,和老夫人不對付,竟連親侄兒的學業也不管不問."

周氏不屑,"公主那張冷臉我可貼不起.安安倒是個好糊弄的."

心腹媽媽捂嘴笑.

柳姨娘也捂嘴笑,和周氏一樣另有盤算,拉著女兒交待道:"去了莊子上,切記凡事都順著六姑娘來,別惹六姑娘不痛快.公主如果能因此多看你兩眼,將來你的親事就不用愁了.姨娘是個沒用的,夫人那里……只怕也指望不上.你自己要上心."

說罷大包大攬,攏起布料道:"三公子秋闈要用的針線馬虎不得.這些留在家里,姨娘來做.夫人不會在這上頭計較,只要姨娘盡心盡力做好就行.倒是這些……"

她包起平時攢的舊布頭碎布料,塞給女兒面露憂愁道:"你帶去莊子上,夜里得空就動兩針.也不用講究活計,做好了趁便就能送去柳家.今年這天氣乍暖還寒的,總不能讓你舅舅,表哥連件齊整衣裳也穿不上."

大丫鬟提著包裹回屋,忍不住嘀咕道:"夫人是嫡母,給您派活計無話可說.姨娘倒好,竟也指使起您來.姨娘就您一個女兒,怎麼就不知道心疼?一口一個舅家,您的舅家姓周不姓柳."

"都是做慣的事情,你何苦生這個閑氣."念秋然臉色恬淡,反而安撫道:"母親不認姨娘的親戚是正理.我也不認姨娘的親戚,卻是沒道理.你不願意,我自己動手就好了."

大丫鬟忙抱住包裹,"奴婢願意,您別管這些了."

念秋然知道大丫鬟是真心對她,"好,我不管.有你在我身邊,其他人怎麼想怎麼做,我有什麼好在意的呢?"

大丫鬟見她逆來順受,卻從來都樂觀知足,險些心疼得掉下淚來,暗暗想著不管去莊子上是為了什麼,能出府透口氣也是好的.

次日出門時,大丫鬟就厚著臉皮,跟進跟出地給遠山,近水打下手,替念秋然刷存在感.

念淺安趴在車窗上奇道:"咦?小透明身邊的小小透明,今天倒是活力滿滿."

念秋然主仆:"……"

六姑娘什麼時候添了個瘋言瘋語的毛病?

古代只有朦朧,沒有透明.

念淺安不解釋,沖念秋然招手,"小透明,快上車."

上篇:第34章 粉墨登場     下篇:第36章 笑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