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36章 笑不出來  
   
第36章 笑不出來

g,更新快,無彈窗,!

城外東郊有座三懷山,山下莊田環繞,一大半是皇莊,一小半是權貴人家的別業,公主府的車架直奔東郊,念淺安只帶了遠山近水兩個,跟車的婆子,侍衛卻不少,陣仗不可謂不大.

車內寬敞舒適,端茶遞水的活計被念秋然的大丫鬟包了,遠山正靠窗看熱鬧,忽然咦道:"姑娘快看!是李家的車.李大人好歹是二品都督僉事,家里用的車怎麼這樣寒磣?"

近水先湊上來,眼珠亂轉道:"李家跟車的不是婆子就是小丫頭,車里坐的肯定是女眷,還是不得臉的女眷.你也不瞧仔細些,瞎囔囔什麼?"

"而且車夫和婆子看起來都好凶.八成是送李十姑娘母女去青蓮庵的."念淺安冒出個小腦袋,笑道:"看來我的話沒白說.不僅菲雪姐姐聽進去了,李夫人也雷厲風行了一回."

遠山近水這才反應過來,齊齊罵晦氣,念淺安爪子一揮,"超車!"

她哄丫鬟玩,遠山近水頓時不罵了,搶著擠出車廂,指使車夫攆開李家的車.

主仆三人瞎樂呵,念秋然和大丫鬟卻是膽顫心驚.

她們不知內情,只聽說李家母女頻頻登門,貌似得罪了安和公主,此刻聽見青蓮庵三個字,嚇得臉色發白,幾乎真成透明的了.

念淺安頓覺頭大,她最怕空氣突然安靜,沒話找話地翻篇道:"說起來,我還欠著小透明人情呢."

將拿念秋然當擋箭牌的事說了,又直言道:"我去莊子上是有私事要辦,暫時不想驚動我娘.你主動要跟來,我就順手利用了一下.

我不會過河拆橋,也不管你是為什麼想出府.只要別影響我辦事,你就是想在莊子里橫著走都行.這話我會交待下去,你只管放寬心住下,就當是還我利用你的人情了."

念秋然對新綽號理解不能,對念淺安的態度同樣適應無能.

萬沒想到念淺安會這樣坦誠直白.

她卻說不出口,她也利用了念淺安,故意說是念淺安"邀請"她,周氏才會答應得那樣痛快.

"這種小事,不值得六妹妹這樣.你沒欠我人情,我也不需要你還."念秋然即羞愧又無措,下意識勸道:"六妹妹不想驚動公主和劉嬤嬤,卻要先問過念媽媽才好.你年紀小,念媽媽在外頭見識多,凡事也有個商量.你放心,我不會亂說六妹妹的私事的."

念淺安虛應一聲,摸了摸念秋然的頭,"我娘說得對,小透明妥妥的大家閨秀.將來一定是個賢妻良母."

念秋然臉色紅紅,念淺安忍不住又摸了一把:手感不錯,性子也不錯,雖然懦弱了點,不過比其他姐妹好相處,重點是處起來舒心,不用搞彎彎繞繞那一套.

目前她外頭宮里都有人可用,家里再收攏個小姐姐,齊活了.

念淺安摸完念秋然摸下巴:七皇女是小野貓,念秋然是小透明,柳樹恩是……小刀疤?

她貌似收了一堆小字輩的跟班,幫手.

念淺安彎起眉眼,嘿嘿道:"小透明,我既然利用了你,就要對你負責.以後我罩著你,你跟著我.只要你對我好,我就對你好,怎麼樣?"

念淺安一副威逼良家少女的惡霸樣兒.

念秋然莫名地臉色更紅,心下即驚且喜.

她膽小畏縮,卻並非不知利害的傻子,雖被念淺安唬得略懵,還是飛快而肯定的點了頭.

念淺安表示很滿意,而折騰完車夫的遠山近水早看呆了,不懂念淺安哪來的神來一筆,但身為第一丫鬟,頭等忠仆,態度轉變得非常果斷干脆,雙雙叉手福禮道:"以前多有得罪,還請四姑娘別和奴婢計較."

念秋然漲紅著臉避開,大丫鬟卻險些喜極而泣.

等抵達莊子入住廂房後,就一邊輕快地收拾行李,一邊難掩興奮道:"沒想到六姑娘私底下這樣精靈古怪!六姑娘肯示好,您可不能再跟大姑娘她們學,對六姑娘敬而遠之了!如果能和公主府多走動,您也就苦盡甘來了!這可真是意外收獲!"

念秋然解開被念淺安摸亂的頭發,搖頭笑道:"我不圖能借公主府的東風,只求能多個說得來的姐妹就滿足了."

"正是這話.如此您在家在外都能松快些."大丫鬟不貪心,點到即止地轉開話題,"看來今天真是個黃道吉日.剛才下車時奴婢仔細看過了,魏家的莊子上有大夫出入,魏夫人竟真選在東郊這里靜養."

且離此處不遠,抬抬腳就能到的距離.

大丫鬟心情正好,不再說勸慰的喪氣話,反而期盼道:"如果真能碰見那一位,您就不枉此行了.您若是賭對了運氣,可見老天還是憐惜您的."

念秋然看著鏡中的自己,露出個淺淺的笑容.

念淺安卻笑不出來,她大張旗鼓地來,就是想驚動魏家.

魏母果然如她所料,選在魏家位于東郊的別業靜養,那是以前她偶爾病勢好轉時,曾小住過的地方,她幾乎是直覺地知道,魏母一定會在這里.

然而料中了地方,卻沒料中魏家的反應.

看來安和公主對內對外,都沒掩飾過對魏家的不喜,枉費她打著公主府的名號擺出陣仗來,魏家只當沒看見沒聽說,半點動靜也無.

念淺安苦惱地抓了抓頭發,頂著雞窩頭決定曲線救國,飄進廂房拉著念秋然問,"小透明,你帶永嘉候府的名帖了沒?聽說魏夫人就在魏家別業靜養,我們做晚輩的知道了,很應該去拜訪一下."

念秋然聞言心口亂跳,又被念淺安的模樣嚇了一跳,忙幫念淺安重新梳頭,對著念淺安的後腦勺苦笑道:"母親倒是給了我幾張名帖,以防萬一.只是……祖母不喜魏家,兩家從無來往.冒然投了拜帖,多半也見不著魏夫人."

她倒是想光明正大的登門,可惜兩家關系不允許,否則怎麼會只打著來碰運氣的主意.

念秋然梳頭的動作略顯心不在焉.

念淺安則在心里瘋狂吐槽:說好的婆媳不和呢?安和公主和于老夫人在不喜魏家這點上,倒是很和諧!

連于老夫人都如此正義,可見魏父這奸臣奸得有多深入人心.

念淺安表示很氣,不死心地慫恿念秋然,以永嘉候府的名義投了拜帖,結果石沉大海.

等了兩天終于等來魏家別業派來的下人,疏離而冷淡地表示多謝公主府之前送的祭品後,再無二話,留下回禮走了.

念淺安看向擺滿桌面的回禮,認出是魏家別業自產的水果,全都是她以前最愛吃的.

好親切!

好懷念!

念淺安吃得嘴里咔嘣脆響,內心怒而掀桌:等一下!她不是來重溫舊夢做吃貨的啊喂!

繼第一次失眠後,念淺安重生後第一次躁郁了.

她抓來玩瘋的遠山和近水,惡狠狠道:"我准備做香膏香粉生意,在念媽媽送來賬本之前,你們領著莊子里的人,把能用的花兒草兒都給我捯飭清楚,莊子里的,水里地里山里的都要."

她表情很凶,遠山近水嚇得立馬收起玩心,擼起袖子紮好頭巾,吆五喝六地帶領全莊干苦活.

這一波摧殘花草的操作動靜很大,念秋然和大丫鬟無法安心置身事外,兩臉懵地放下布頭針線,默默加入了大部隊.

念淺安堵在心口的氣順了些,仿佛瞧著眾人的裝扮很新鮮,扯了扯身上礙事的衣裙道:"叫你們一塊兒干活,你們倒是入鄉隨俗,干什麼像什麼.這短袖子短褲腿的有點意思,給我也弄一套來."

遠山和近水忙做狗腿狀,一個給念淺安捏肩捶腿,一個指著念秋然解釋道:"是四姑娘的主意.衣樣子是找莊子上的人家問的,粗布是四姑娘買來裁好的,奴婢們身上的沒敢勞煩四姑娘,是奴婢自己做的."

念秋然忙里抽空,笑看念淺安,"六妹妹不怕割皮膚的話,我也給你做一套吧?很簡單的,並不費事."

念淺安心口的氣更順了,又摸了摸念秋然的頭,"可惜小賢惠雖好聽,但不能對著未出閣的小姑娘亂叫.小透明,你可真是我的賢內助."

干活的眾人:"……"

賢內助什麼的,用在兄妹之間得出事兒,貌似用在姐妹之間也能出事兒?

朱門貴女什麼的,果然不是他們能懂的,不敢懂不敢懂.

眾人集體裝聾,念秋然卻忍俊不禁地歪了歪頭,她已經漸漸適應念淺安的古靈精怪,竟覺得十分難得可愛,當晚就挑燈做好粗布衣裳,次日一早就送到了念淺安跟前.

裝備到手,能攔她勸她的閑雜人等,全都被她指使得團團轉,累死累活地無暇他顧.

一切就緒只欠東風.

于是念淺安選了個並不月黑風高的午後,挎上偷偷准備好的籃子,避人耳目地獨自溜出了莊子後門.

她知道,她喬妝打扮成農女求見魏母的舉動,不僅傻乎乎的,而且算得上愚蠢冒險.

但她實在忍不住了,她太想念魏家人,更掛念魏母的身體.

不親眼看一看,她遲早會躁郁到原地爆炸.

念淺安一路深呼吸,越靠近魏家別業越覺得近鄉情怯,即盼著能見到魏母,又莫名怕見到魏母,她松開捏出冷汗的手,胡亂往褲腿上蹭了蹭,緊抿著嘴敲響了門.

別業側門應聲打開,看門的老蒼頭探出腦袋,瞧了眼念淺安手臂上挎著的籃子,伸手道:"來給主子孝敬東西的?交給我就行了,回頭我會報上去,留下家里爺娘在哪兒做活的就可以走了."

近個鬼鄉喲!

人都不放她進門!

念淺安忙一腳卡住門板,端起笑臉飛速道:"魏夫人往山上寺里布施了許多經書,家里也得了一本供奉,感激得不得了.我是來給魏夫人磕頭道謝的."

上篇:第35章 各有盤算     下篇:第37章 一波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