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42章 心動感覺  
   
第42章 心動感覺

g,更新快,無彈窗,!

桃林深處,落英繽紛.

纏斗其間的二人一經交手就打得難分難解,如果忽略二人身上過重的煞氣,眼前卷著桃花綠葉你來我往的武斗畫面,其實挺賞心悅目.

念淺安的目光緊緊追著柳樹恩的身影.

短暫的幾次相處,她知道他輕功很好,現在才知道,柳樹恩當真年少有為,和農夫過起招來竟隱隱占據上風.

在她看來,魏明義的功夫大開大合,孔震則擅用奇招,魏家請的武師傅世面見很多,她也跟著漲了不少見識,卻看不出柳樹恩的路數.

可見柳樹恩武學清奇.

她邊圍觀邊思忖,農夫卻是且戰且驚,同樣摸不清柳樹恩的路數,滿是殺氣的眼中閃過濃重的驚疑,當下不再戀戰,借著旋身的空隙一把抓起暈死的獵戶,幾個跳躍竄向寺廟的方向.

柳樹恩戰意正酣,見農夫竟往寺廟那頭闖,腳下一點就要去追,腰間突然一緊,被一雙纖細的手臂死死抱住.

"別追!被你辟暈的那貨是個大嘴巴,被我套出了不少話,放他們走!"念淺安攔腰箍住柳樹恩,生怕被他甩飛,雙腳扒地嘴里飛快道:"你先聽我說,永嘉候府沒有在朝中說得上話的人,我娘雖然好惡分明,但從來不朋不黨,那倆貨不是針對永嘉候念家或公主府.

如果是針對我外祖家,大可直接擄走我大表哥.所以是單純沖著我來的.我就算名聲不好,頂多屬于閨閣姑娘間的口角小事,交惡的人撐死了七皇女身份最高,但無論哪種,都不至于使這種下九流的黑招!

最大的可能,就是之前我們在宮中撞破的那樁奸情.不是那個假侍衛,就是那個宮女察覺了什麼,才買通外頭的三教九流來劫持我,你冷靜下來仔細想想,是不是這麼一回事!"

柳樹恩身形猛地頓住,略顯僵硬地緩緩轉身,他本以為他湊巧現身,不過是尋常的路見不平,沒想到事情起因竟和他有關,周身殺氣瞬間收斂,眉頭深鎖道:"你的意思是,那假侍衛在我們離開後可能回去過,也可能另外派人去查看過,發現了地上的水漬,或是草叢里的痕跡?"

"只有這一個可能了."念淺安仰頭看著柳樹恩,沉吟道:"我想不通的是,他怎麼知道偷窺的人是我?"

沉吟到一半,突然發現畫風不太對.

此時柳樹恩半轉過身,她攔腰從後抱住他的姿勢,無形間變成了面對面"相擁",此時此刻的站位,即別扭又……微妙.

她看著柳樹恩漂亮的下顎線條,突然發現原來他這麼高,原來她曾趴過的腰背,攬在手里這麼勁瘦有力,連帶拂過彼此面對面圈出的小小空間的春風,都有些微妙起來.

念淺安眨了眨眼,仍止不住一跳又一跳的眼角.

柳樹恩的心思卻不在什麼姿勢站位上,想了想也沉吟道:"真要細究起來,那段時間進宮小住過的外人,確實只有你一個.如果那假侍衛真的發現了我們留下的痕跡,只要比照過繡鞋鞋印,會想到你倒不奇怪."

念淺安有些心猿意馬地搖頭,"果然不太對……"

柳樹恩不知她正走神,問道:"哪里不對?"

念淺安持續走神中,"我腦子不太對.一直嗡嗡響."

柳樹恩一愣,盯著念淺安受過傷的額角,聲線微緊道:"怎麼了?他們對你動手了?是不是碰到舊傷了?"

念淺安又搖了搖頭,心里想的卻是:原來柳樹恩的聲音也這麼好聽.

腦子嗡嗡直響,心跳的節奏貌似也不太對.

她想摸摸自己的心口,攬著柳樹恩的手臂卻如有神受,暗搓搓又圈緊了一丁點.

猿背蜂腰什麼的,手感居然這麼好?

等一下!

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

念淺安汗顏著松開咸豬手,強行接上話茬,默默挽尊道:"我是說你推斷的不太對.我試探過那倆貨,和他們接頭的是個武功高強的人.既然不是普遍操著公鴨嗓的太監,那就可能是宮中侍衛,或者和你一樣,是貴人身邊的暗衛.

據我所知,京中數得上號的高手,不是在宮中當差,就是在權貴人家謀生.上次你雖然沒有明說,又叮囑我不要多管閑事,但有了今天的經曆,我要是再猜不出來就白遭罪了.那假侍衛,是皇子喬裝的?"

柳樹恩聞言不再避諱,無聲一點頭,目光卻後知後覺地落在念淺安垂落身側的手上,腦中晃過剛才二人詭異的姿勢,微垂的臉上閃過遲鈍的紅暈,抬手想摸臉,臨到了卻比了幾個數字,偏開視線干咳一聲道:"不是我不肯明說,而是那假侍衛很謹慎,說話時一直刻意壓著嗓音,聽不真切.

不過,除去早早夭折的五皇子,以及六皇子,剩下的只有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還有姜貴妃所出的四皇子.能干出那種事的適齡皇子,無非是這其中的一個."

"那就對了.如果只是和宮女偷情,沒必要鬧這麼大.只怕那宮女也是假的,身份肯定有鬼."念淺暫時按下假宮女的疑惑,斂神道:"所以我才說你的推斷不太對.如果對方確定偷窺的是我,那倆貨大可以直接揍暈我帶走了事,很不必對我那樣’客氣’.

對方是某位皇子,我也不是無名小輩,大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這類高門陰私且又是皇家齷齪,另有千百種方法可以’和平’解決.何苦下這種粗陋的黑手?

若不確定是我,偏又直接沖我一個人來,這是我唯一想不通的地方.不過那倆貨不是心黑手辣之輩,這種做事不做絕的三教九流,既然不能一拳打死,不如高拿低放.畢竟窮寇莫追."

柳樹恩顯然不贊同最後一句,嗤笑道:"如果真是哪位皇子派的人手,那就更不能留活口."

他轉身想追,念淺安忙爪子一伸,再次抱住柳樹恩,急道:"真不能追!你們暗衛的拳腳路數是不是和常人不同?如果是的話,難保不會因為你而暴露六皇子!大家都是皇子,要是對方從針對我變成針對六皇子,你擔得起嗎?我可擔不起!"

柳樹恩不自在地伸手,邊扯攬著他腰的爪子,邊冷哼道:"我不怕."

"你不怕有屁用!我怕!"念淺安仰頭怒瞪,無視柳樹恩的手用力抱得更緊,用生命阻止道:"你不怕六皇子責怪你,我怕他遷怒我!如果把六皇子也拖下水,我娘在皇後面前如何自處?我本來就和六皇子不和,以後更得躲著他了!

我娘和皇後的友誼小船翻了不要緊,要是知道我惹禍上身還敢隱瞞不報,且牽連進六皇子,我娘就算做做樣子,也得恨恨削我一頓!你不怕,我怕行不行!你剛才救了我的命,求救到底!"

柳樹恩聽著她的古怪用詞,臉色也有些難以言喻的古怪,一時竟掙不開念淺安的懷抱,臉色微紅道:"你,你先放手."

又掩飾般故作正色道:"念六姑娘真是出人意表.每次見你都能見到和傳聞不同的一面.我已經是第二次聽你說不雅字眼了.也不知其他人曉不曉得,念六姑娘一急就愛說粗話,舉止也異于尋常姑娘家."

"你知道,七皇女知道就行了.我這叫不拘小節,大俗即大雅."念淺安耍著嘴皮子,略覺可惜地松開手,睨著柳樹恩哼哼,"你也挺出人意表的.難道暗衛只動手不動腦嗎?費我這麼大勁跟你分析游說,簡直智商捉急."

柳樹恩無師自通地意會了她的新鮮詞彙,張了張口似乎想辯解,又似乎想到了什麼,居然乖乖地承認錯誤,摸著鼻子虛心道:"是我一時情急,沒考慮到這些.也是因為我才連累你遭受無妄之災,多謝你不怪我,還肯費心攔住我."

這人認錯態度真端正,脾氣性情真的挺好的.

念淺安默默在心里給柳樹恩點贊,揮了揮爪子道:"當初是我自願跟你一起偷窺的,是受你連累,也是我自找的.咱倆大哥別說二哥,現在心里有底就行,先離開這里要緊."

柳樹恩聽她滿嘴俗話,雖幾次接觸下來漸漸適應,仍忍不住失笑.

念淺安只覺腦子又開始嗡嗡響了.

她居然覺得,柳樹恩笑起來的樣子比他的聲音更動人.

即便有一道丑陋的刀疤,他的笑容依舊很好看.

之前怎麼沒發現?

念淺安默默抬手摸了摸心口,暗道糟糕,貌似是心動的感覺!

難道是劫後余生的刺激太大,她情急之下怒抱柳樹恩後的種種奇異感受,都是病態後遺症?

或許是桃林太粉,春景太美,她被種種外在因素迷惑了心神?

兩世母胎單身的短板堅定地豎立在她的身和心之間,鬧不明白是她的身體反應有問題,還是她的心出了問題.

念淺安很想打自己的嘴巴:她為柳樹恩的智商瞎捉什麼急,現在只想為自己的智商捉急.

她捧著急跳的小心肝,亦步亦趨地跟在柳樹恩身後,偷看一眼暗自琢磨一回,越看越琢磨心里卻越來越亂,不知不覺間,偷看變成光明正大的直視,釘在柳樹恩背上的目光漸漸發直.

柳樹恩忽然覺得脊背發冷,正想轉過頭一探究竟,就聽不遠處乍然響起尖銳的呼哨聲.

他猛地轉過身,下意識先去看念淺安,正對上念淺安又驚又怒的目光.

"去他大爺的!"念淺安脫口罵道,原地一蹦雙手張開,直接往柳樹恩身上掛,咬牙繼續罵,"那倆貨不趕緊滾,居然還留著後手!"

她和柳樹恩雖然沒少交流,但逗留的時間其實並不長,萬沒想到農夫拖著暈死的獵戶遁走,並不是知難而退,而是搬救兵去了!

那位假侍衛真皇子,竟還給打頭陣的農夫,獵戶安排了伏兵,陣仗搞這麼大,到底打的什麼盤算?

念淺安疑惑大過于驚怒,此時卻顧不上細想,調整好姿勢讓柳樹恩方便帶她飛,怒指後山道:"魏家人和靖國公夫人都在三懷寺,不能牽連六皇子,更不能讓他們也摻和進來!往寺外跑!快!"

柳樹恩並非真的只會動手不會動腦之人.

他當然知道,陳氏,裴氏和徐月重都在三懷寺里.

也知道念淺安說得對.

偏那句"去他大爺的"在耳邊揮之不去,一忍再忍無法重新再忍,終于噗嗤一聲,朗聲長笑起來.

上篇:第41章 蓋世英雄     下篇:第43章 驗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