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63章 相親相愛  
   
第63章 相親相愛

g,更新快,無彈窗,!

念淺安一臉"少年我看你很順眼"的表情,雙眼發亮地和楚克現打招呼,"小三哥,好久不見."

她叫神經病念夏章一聲三哥,只差沒把自己膈應出內傷,如今無緣再喊魏明義三哥,認個和魏明義性情相似的楚克現當小三哥,也算聊以慰藉.

念淺安扒著車窗,笑吟吟地過嘴癮,現學現賣道:"小三哥,你今天差事不忙了?小三哥,城里怎麼個亂法?小三哥,你是怕我們也路遇’江洋大盜’,才特意來找我的?"

"小三哥"三字背後所隱含的情意和份量,楚克現自然不得而知,只被一連串又脆又亮的小三哥砸懵了,邊握著馬鞭撓頭,邊低聲嘟囔道:"以前讓你喊聲三表哥都不肯,如今倒肯喊小三哥了?算了,差個表字就差了吧,反正排行沒錯輩分也沒錯."

越嘟囔越得意,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臉紅道:"這次可是你主動喊的,我可沒逼你!以後我就認定這一聲’小三哥’了,你不准反悔,也不准再躲著我!"

念淺安頓時在心里哎喲咕:瞧這小聲逼逼的臉紅模樣喲,簡直和每次被她打趣,就色厲內荏的魏明義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

要不是不可能,她都要懷疑楚克現是不是魏明義流落在外的私生子了!

念淺安惡寒地甩開這個大逆不道的想法,毫無壓力地自來熟道:"我即不反悔也不躲你,小三哥可滿意了?別光顧著坐實稱呼,趕緊的,我問了三個問題你一個沒答呢還."

"現在四皇子一心忙著捉拿江洋大盜,哪里顧得上我?我今天去四皇子那兒點過卯,就溜出來找你了."楚克現哦了一聲,心情很好地一一答道:"如今城里城外,到處都是日夜巡邏,四處查抄的官兵,能不亂嗎?本來我是想去公主府找你,才知道你去了東郊今兒回來,這不還沒出城呢就半道遇上了."

遠山近水聞言也探出車窗,這才發現大街上果然冷清不少,來回穿梭的多是行色匆忙的軍爺.

念淺安卻是暗自納罕:楚克現和公主府交好,按理應該自動劃拉進皇後一系,怎麼聽他的意思,竟似在給姜貴妃長子四皇子做事?

正想到這里,就聽念夏章終于找到機會插話道:"漁陽郡公,六妹妹是姑娘家,可不好當街滯留太久.一來擋了別人的道兒,二來不益于女子閨譽,不如先回府,漁陽郡公再來和六妹妹好好說話不遲."

"你覺得不遲,我覺得遲."楚克現對念夏章依舊冷淡,堵完念夏章轉頭看念淺安,音量毫無收斂,"難怪你從小不愛和隔壁的玩,就憑念三公子這副嘮叨勁兒,我都受不了.你不愛讀書寫字是對的,沒得讀成念三公子這種酸腐樣兒,到時候不用你躲我,我還得躲著你呢!"

念淺安見念夏章臉色漲紅,頓覺這不好學的黑鍋背得值,不忘給自己和念秋然正名,"我改過自新了,現在非常愛讀書,雖然讀的是話本戲文.還有,我現在很愛和小透明玩."

猛然瞧見念秋然的楚克現:"……阿淺這綽號取得真好."

見怪不怪的念淺安:"……別裝了,我知道你剛才也眼瞎,沒發現小透明在車里."

楚克現一聽也字就哈哈笑,雖尷尬但依舊直爽,沖念秋然抱拳道:"我和阿淺玩笑慣了,四姑娘多包涵.我有話直說,你三哥我不耐煩應付,劉青卓那厮我也看不順眼,勞煩四姑娘換輛車和他們先走,有我送阿淺就夠了.左右你們進的不是一個門."

念秋然受過念淺安古靈精怪的各種洗禮,雖是頭一回和楚克現這般接觸,但已不驚不怪,握了握念淺安的手聊表不舍,作別後小聲笑道:"難怪祖母總說,漁陽郡公和六妹妹是自小處的情分,六妹妹看不上表公子,連帶著漁陽郡公也不喜歡表公子,真不愧是青梅竹馬."

念淺安揮了揮爪子:小透明又長進了,居然學會打趣她了,不錯不錯.

一直被無視的劉青卓卻沒有閑心感歎別人,他深深看了眼自顧自打馬開路的楚克現,不屑的目光掃過念淺安的馬車,看向臉色難看的念夏章,抖了抖缰繩輕笑道:"表弟,不必和粗俗之人計較.走吧."

念夏章這才神色好轉,見念秋然主仆已經換上永嘉候府的車,便也一抖缰繩笑道:"表哥說得對.我們走我們的陽光道就是."

不提二人領著各家車隊各回各府,只說公主府的馬車內只剩念淺安主仆三人,念淺安正虛心請教道:"剛才聽小三哥的意思,他現在是在四皇子手下做事?"

原身從來不關心這些事情,遠山聽她問就細細解釋道:"倒不是漁陽郡公自己願意的.是漁陽郡公的祖父老郡公自作主張,問也沒問漁陽郡公一聲,就把人往四皇子那里塞.老郡公明擺著想巴結姜貴妃,才給漁陽郡公求了這份差事.

偏漁陽郡公的母親懦弱無能,父親荒唐早逝,郡公爵位還是老郡公好容易保住的.漁陽郡公又是個頂孝順祖父的,為了讓老郡公安心才肯答應這份差事.不然以漁陽郡公和公主府的交情,哪里會投到四皇子名下."

念淺安表示理解:皇家宗室龐大而錯雜,混得好的鳳毛麟角,混得不好的連普通的小戶人家都比不過.

"老郡公說難聽些是勢利眼,說好聽點也算一心為漁陽郡公打算."近水接話道:"要不是漁陽郡公的母親出自孝靜長公主的母族,公主也不會對漁陽郡公頗有照拂.小時候不是接進府里,就是帶進宮中,眼瞧著漁陽郡公是個懂事孝順的,公主最放心姑娘和漁陽郡公來往.

姑娘如今肯和漁陽郡公好來好往的,奴婢瞧著也高興.您就別再惱他一味聽老郡公的話,忙得少來找您玩兒了.辦糊塗事的是老郡公,漁陽郡公也是兩頭為難.這不一得空就來找您了嗎?"

原來還有這一節,念淺安心下恍然,再次現學現賣道:"我沒惱他,只是嫌他老讓我喊他三表哥,覺著煩之前才躲著他.表哥什麼的我真心受夠了,這不是都喊他小三哥了嗎."

遠山,近水都捂嘴笑起來,"不怪漁陽郡公老逼著姑娘改口,誰叫姑娘小時候才學會叫人,就把漁陽郡公喊成漁陽公公,一喊喊了十年,換成哪位公子都受不了被人喊公公呀!"

念淺安忍不住噗嗤,先給被叫了十年公公的楚克現點蠟,然後替原身積口德,"我錯了,以後再也不叫了.罪過,罪過."

主仆三人說著話,不一時就到了公主府.

安和公主還沒來得及細看女兒,就瞧見跟屁蟲似的楚克現,當即冷哼道:"漁陽郡公可真是稀客.有閑工夫不往四皇子跟前討好,居然屈尊降貴來我這公主府了."

"我的親親表姑母誒!您可別一見面就拿話臊我."楚克現立馬大聲喊冤,戳到安和公主跟前只差沒長尾巴搖一搖,"我這是賤腳踏貴地,一心惦記著許久沒見表姑母和阿淺了,您只說您想不想見我吧,只要您說不想,我一准聽您的掉頭就走."

安和公主繃不住冷臉了,冷哼變笑哼,"行了,我知道你是個有分寸的.沒分寸的是你祖父,宮里正經的皇後不巴結,倒去巴結姜貴妃,真是老糊塗了."

楚克現一臉贊同道:"我就最歡喜您這份從不老糊塗的英氣.阿淺說她如今改過自新了,我剛還覺得奇怪,怎麼阿淺現在說話順耳不少?原來源頭在您這兒,是您生得好教得好,可不關阿淺改不改新不新的!"

別說安和公主,連劉嬤嬤都忍不住又嗔又喜.

念淺安則是越看楚克現越順眼:這副在長輩跟前賣乖的小樣兒,真心和魏明義在陳氏跟前一個做派一個風格.

她順手給眾人分茶,遞茶盞給楚克現時,直接遞出了相親相愛的氣勢,聲音如以前對魏明義般又甜又孺慕,"小三哥,喝口茶唄."

楚克現簡直受寵若驚,一手端茶一手撓頭,臉色又有點發紅,"阿淺,你別突然對我這麼好,我有點害怕."

念淺安嘿嘿挑眉,"改過自新嘛,當然從對待身邊人開始改起.你害怕啥,該高興才是."

楚克現立即滿臉寫著高興,馬上含了口熱茶,含糊著聲音道:"那你慢點改慢點新,太快太狠了,我一時高興得兜不穩."

原身和楚克現果然是歡喜冤家吧?

瞧瞧以前把楚克現欺壓的,喝口"原身"奉的茶跟喝神仙釀的仙露似的.

不過,她以前也沒少欺壓魏家三位哥哥,尤其是三哥魏明義.

念淺安不禁微微地笑,"行,我慢著點改慢著點新,保准讓你慢慢適應,以後都能高高興興的."

楚克現看稀罕物似的看念淺安,忘了繼續喝茶,只是撓著頭笑.

安和公主卻是目光一轉,和劉嬤嬤交換了個小眼神.

她二人也覺出念淺安對楚克現不同往日,竟似出門野了小半個月又長進了,一改以前不拿楚克現當表哥待的驕橫態度,當真有點相親相愛的意思,各自眼中都有驚奇,心下則各有思忖.

可惜不等屋里其樂融融地多說幾句話,屋外就有下人來報,"漁陽郡公,您的小厮急著見您."

楚克現出去見過小厮,回轉時臉色略沉重,告辭道:"北郊竟又出了樁劫持高門姑娘的事兒.劫匪剛押進城,四皇子得了消息已經往府衙去了.據說劫匪是三皇子親自捉拿的,這事兒透著古怪,我還是得回四皇子跟前杵著,也好探個究竟."

安和公主自然不會多留,忙讓劉嬤嬤送楚克現,"既然接了這份差事就好好干.得空再來玩兒,顧著些自己的身子就是."

楚克現應聲離去,安和公主眉頭一皺,語帶不解,"事情鬧得這麼大,按說四皇子已經代皇上出面處置這事兒,再有什麼宵小大盜也該知道避避風頭才是,怎麼又出現了新的劫匪?這天下還有蠢到頂風作案,自投羅網的盜匪?"

念淺安深深覺得安和公主說得很有道理.

她也有相同疑問.

如果不是那位假侍衛真皇子腦子被門夾了,還敢繼續撒網擄人,那就只能是新出現的劫匪腦子被門夾了,才會在這檔口犯案,自尋死路.

上篇:第62章 青梅竹馬     下篇:第64章 咸魚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