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67章 造化弄人  
   
第67章 造化弄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屋內彌漫著淡淡的苦藥味.

伺候的下人見徐氏打了個手勢,忙輕手輕腳地退到屋外待命,徐氏推開隔扇轉進內室,打眼見床上被褥齊整,轉眼才發現李菲雪正坐在窗下捧著書本,立時面露嗔怪地上前,語氣滿是心疼和擔憂,"喝過藥怎麼不好好歇著?我都說了不用等我回來,怎麼還看起書來,沒得又費神身上更難受!"

"不妨事,母親別擔心."李菲雪仿佛才驚過神來,不動聲色地放下根本沒翻過頁的書,揚起笑臉道:"不過是乍聽十妹妹的事,一時驚怒攻心罷了.大夫都說喝上兩副解表的藥就沒事兒了,哪里至于連書都看不得?"

說著起身給徐氏奉茶,打量著徐氏臉色道:"母親為十妹妹的事出門奔波,我哪里能安心睡下."

"你不安心,她可安心得很!以後犯不著為她多費心,你還當她是十妹妹,她可沒拿我當嫡母拿你當嫡姐."徐氏少不得罵幾句庶女,心思又盡數回到女兒身上,"瞧著臉色還有點白.你也是,何苦為個賤婢生養的小貨動心動氣?我都沒被她氣死,你可別為她那麼個下作東西氣病自己!"

李菲雪摸了摸冰冷的臉頰,強作的笑臉透著不為人知的苦意,"我是替母親不值,也是惱自己沒能看好十妹妹.現在說這些也沒什麼意思,母親只說十妹妹眼下如何,可有辦法接回家來?"

"三皇子就在府衙里,我見不著三皇子,你父親難道見不著嗎?如果三皇子肯松口,你父親早讓人把她接出皇子所了."徐氏搖頭,將見過安和公主和裴氏的經過說了,拍拍女兒的手安撫道:"事已至此,我和你父親只當沒有過這個庶女,隨她攀上高枝能不能搖身變鳳凰,是好是歹左右和我們李家再無關系."

哪里是一句再無關系就能撇得干乾淨淨的?

李菲雪只覺喉嚨堵得發澀,無法吐露心聲,只得一邊勸徐氏吃茶歇口氣,一邊捧起茶盞假作口干.

心中早就亂如一團麻.

乍然得知庶妹是如何做局如何攀上三皇子時,她是真的驚怒攻心昏闕了過去.

清醒後什麼都顧不上細想,也顧不上徐氏放不下她,說盡好話讓徐氏放心出門奔走,一心只盼能把庶妹從皇子所搶出來.

最終還是事與願違.

是啊,庶妹既然進了皇子所,哪里還能由著家里拿捏?

三皇子妾的身份也再無轉圜余地.

她仿佛看見了前世的自己.

前世李家被打壓出京最落魄時,她遇見了南下辦差的三皇子,為了自己也為了李家她自薦枕席攀上三皇子,借此得以舉家重回京城,三皇子沒有讓她失望,對她和李家很好,也曾帶擎著李家風光過.

但一時風光,又怎麼比得過那一位?

三皇子最後的下場如何,她雖沒親見,但也能預見幾分.

直到她身死,三皇子還是三皇子,她也還是那個逃不出悲慘命運的皇子妾.

今生做局攀上三皇子的,卻成了庶妹.

時間不同,地點不同,手段不同,結果卻相同.

難道真是血濃于水,她和庶妹都愛慕算計過徐月重,還都在身處絕境後認定了三皇子這根高枝.

也許庶妹和她一樣,也以為三皇子賢名在外,為人又寬和風雅,是最容易攀附也是最合適的依靠.

可惜,她們都錯了.

帶李家重回風光的是三皇子,令李家再次萬劫不複的也是三皇子.

今生,她不能再讓李家和三皇子扯上干系.

"無論是為了母親還是李家的名聲,都不能讓三皇子納十妹妹為妾."李菲雪不再掩飾笑容中的苦恨,緊緊握著茶盞切齒道:"既然不能把十妹妹接回家,那就將十妹妹除名逐出族.一句再無干系哪里頂用?要斷,就徹底斷乾淨!"

徐氏一愣,無奈又好笑道:"你這孩子可是嚇糊塗了?她們娘兒倆就沒上過族譜,她一個未出閣的庶女,連個正經閨名都沒取,除哪門子名?"

李菲雪的狠勁漏光了:"……"

"那賤婢的棺材可以丟去亂葬崗,李家也可以不認那賤婢,家里外頭都不會在乎個死了的姨娘.但你十妹妹不同."徐氏愛憐地拍拍女兒的手,細細給女兒分說:"你還肯喊她十妹妹,外頭豈會不當她是你父親的女兒?就算能除名真的逐出族,被指指點點的是李家,在三皇子跟前難做的是你父親.你這想法,也就是自家人解解氣,沒什麼實在用處."

李菲雪聞言越發苦笑,心思飛速轉動的同時又捏出一計來,猶豫半晌和徐氏提議道:"既然十妹妹做皇子妾的事情改變不了,母親不如想辦法讓我見上十妹妹一面,親口和她說聲’恭喜’."

徐氏自然聽得出是真恭喜還是假恭喜,皺眉不解道:"你巴巴地見她做什麼?沒得晦氣!"

李菲雪咬牙將所想計策說出了口,"如果以後任由十妹妹兩頭牽扯著李家和三皇子,才是真晦氣!家中姨娘庶出是什麼德性,我如今算是看透了.姨娘們靠的是庶子庶女,十妹妹將來也一樣.她得不得寵我們管不著,但不能任由她母憑子貴.不如借著見她的時候暗中下藥,讓她沒有為三皇子生兒育女的機會."

不管庶妹見到她是揚眉吐氣地炫耀,還是有所戒備地冷待她,也萬萬想不到她會下這個黑手,一次兩次三次,她總能找到機會下藥.

徐氏猜到她的未盡之言,瞪大雙眼震驚道:"你說什麼?!"

徐氏永遠都不會明白她說的是什麼,也不會明白她為什麼這麼說.

李菲雪張了張口,不知該怎麼安撫,回答徐氏.

前世就是因為她生下了三皇子的庶長子,三皇子才越發看重她看重李家,李家也是因為她和孩子,才真正重拾舊日風光.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個孩子是怎麼來的.

再後來,李家依舊不知道,三皇子和三皇子妃卻知道了.

也正是因為那個孩子,她才會身死後重生.

她死在三皇子妃手中,李家也因為她被三皇子厭棄,不用親見,她也能預想得到,李家的下場只怕比重回京城前更糟.

而三皇子,也沒有落著好.

他讓三皇子妃殺了她,自己也遭了報應.

她死前有恨,也有解脫.

如今,只覺得膩煩和厭惡.

徐氏不會知道,賢名在外的三皇子,也不過是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惡心玩意兒.

李菲雪握著茶盞的手又緊了幾分,低頭猛灌了幾口熱茶,才勉強驅散了泛到喉嚨口的惡心.

"你這孩子,亂出什麼主意!沒把我嚇著,倒把自己嚇著了吧?"徐氏不震驚了,又好氣又好笑地奪下茶盞,一邊重新給女兒續茶,一邊搖頭失笑道:"可見你真是我親生的閨女!我頭先被那下作東西氣得魔障了,沒想到你比我還魔障!要不怎麼說女兒是娘的貼心棉襖呢?瞧你這急赤白臉的樣兒,和我頭先那會兒,可真是母女連心一般惱恨了."

李菲雪見徐氏不以為然,這才驚覺徐氏從頭到尾都笑言笑語的,被徐氏這一打岔才警醒過來,壓下焦躁疑惑道:"母親難道不擔心十妹妹帶累家里?"

"原來擔心,見過安和公主後就不擔心了."徐氏將安和公主和劉嬤嬤的話說了,正色對女兒道:"可不就是這個理兒?就算三皇子是皇子,也沒有把李家當牛馬使喚,不喝水還強按頭的道理.只要你父親立身正,李家的立場就不會偏.

你這唬人的主意,用來對付姨娘小妾倒也算可行.但你可見我這麼做過?我以前不屑這麼做,現在也沒那閑心為個下作東西髒了自己的手.她算什麼?只要你父親不理會,李家不管她,任她給三皇子生上一打半打的,也和李家沒關系!"

李菲雪猛地一震,一直亂糟糟的腦子終于撥云見霧.

徐氏說得對,她不是庶妹,庶妹不是她.

今生已經和前世不同.

她不會再主動跳進火坑,李家也不會再因為她而跌進火坑.

"還真像母親說的,確實是我一葉障目,魔障了……"李菲雪喃喃開口,冰冷的臉頰終于恢複幾分血色,一時竟帶出癡像來,"對,對,母親說得對!我不該庸人自擾,我……我們是我們,三皇子是三皇子,沒有關系,不會有關系.母親,您說得對.多虧母親肯聽我說這些胡話,我能茅塞頓開,都要多謝母親."

"真是個癡兒!"徐氏又笑又歎地將女兒摟進懷里,見女兒仿佛解開心結,忙拍哄著女兒道:"別再掛心那下作東西的事兒了,啊?別說你,我今兒也茅塞頓開了一回.念六姑娘說得對,誰得的造化就由誰自個兒受著去,我們只管冷眼看著,隨她是好是歹,不該我們這些不相干的人為她買賬."

李菲雪心頭微震,隨即露出了今天第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母親見著安妹妹了?她已經從東郊回來了嗎?她好不好?我早說安妹妹私下里極好相處,說話做事都通透得很.她是怎麼和母親說的?"

"好,念六姑娘好的很.瞧著安靜乖巧,一張口就總能說到點子上."徐氏回想起來就唏噓,將念淺安的話複述一遍,如今曉得女兒是真和念淺安交好,便順勢借著話茬寬解女兒道:"我們四丫頭是個好的,可不能因為個下作東西,就興起不好的念頭來.何必因為別人的造化,就髒了自己的心思?"

說罷長長籲出一口氣,平心靜氣地歎道:"說到底,還真就是造化弄人罷了."

徐氏表示不必在意.

李菲雪想著前世的自己和三皇子,眸色微冷地點了點頭,"是啊……可真是造化弄人……"

今生,三皇子和庶妹的造化如何,她一定會好好兒地,仔細地看著.

李菲雪不再和徐氏說李十姑娘,永嘉候府的三房上房里,周氏卻正在和兒子問起李十姑娘,末了也感歎道:"這可真是造化弄人.李夫人一貫看不上的庶女,竟成了三皇子的妾."

念夏章對此事即不屑又不耐煩,起身拱手道:"兒子從外頭聽來的都說給母親聽了,母親如果沒有別的吩咐,兒子就先回房讀書了."

周氏自然不會攔著,一邊讓心腹媽媽親自送念夏章,一邊抬了抬手,攔下念秋然主仆.

上篇:第66章 問題來了     下篇:第68章 反應各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