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80章 長見識了  
   
第80章 長見識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才離開半年,就不認識了?"念駙馬終于舍得松開一只手,揉了揉女兒的小腦袋,故意耷拉下眉尾道:"安安叫爹叫得這樣生疏,我聽著好傷心."

他的口吻不似長輩倒似平輩,念淺安不禁心生好感,補喊一聲很甜的爹,"您和娘這是在干什麼?"

念駙馬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道:"我暈船.又趕了大半個月的陸路,這會兒下地又頭暈眼花又合不攏腿,坐著難受,蹲著還舒服些."

念淺安紅唇半張,"……噗."

她絕對不是在嘲笑念駙馬弱雞,而是想起和念駙馬一樣走溫文書生范兒的魏家大哥,頭一回游曆歸來時也因為騎馬騎到生無可戀,走路活像八腳螃蟹,睡覺活像包著尿布,坐姿活像懸空蹲馬步,被她和二哥,魏明義,孔震笑了好幾天才緩過來.

果然人有相似,能成為親人都是緣分吶.

于是非常自來熟地伸出爪子,像以前欺負魏家大哥一樣,毫不留情地戳了下念駙馬蹲得很難看的大腿.

她哈哈哈,念駙馬則欸欸叫,酸痛得險些原地彈起,然後念淺安就被安和公主揍了.

"沒良心的東西!不曉得心疼你爹,倒欺負起你爹來!"安和公主見色忘女兒,戳著女兒的後腦勺佯怒完眼神一轉,看向念駙馬時瞬間柔情似水,"你和安安說說話,我去幫你弄化膿祛瘡疤的藥膏和跌打藥酒來,洗漱用飯前先幫你上一次藥."

念駙馬立即當女兒不存在,視線追著站起身的安和公主,仰望著愛妻訴衷腸,"你慢慢弄,不著急.我身邊帶的都是粗手粗腳的小厮,書童,放著傷口不管就是想家來讓你幫我處理.等接風洗塵之後,點了燈你再仔細幫我看一看,按一按?"

他說得一點都不隱晦,即表明外出半年絕沒拈花惹草,也表明傷在大腿根,除了愛妻連親近下人也別想亂看亂碰.

安和公主面帶嬌羞地斜睨駙馬一眼,撩起門簾親自領劉嬤嬤搗鼓藥膏,藥酒去了.

念淺安一臉冷漠地蹲地畫圈圈:當著女兒的面暗搓搓開車真的對嗎?原身敢舍命算計外男,絕對是原生家庭的鍋!

念駙馬自然不知她又吐槽上了,只覺肯陪他一起排排蹲的女兒好乖巧好貼心,暗歎一聲小姑娘長大了,嘴里問道:"徐世子的事,真的放下了?"

念淺安憋了眼二人並肩蹲著的姿勢,頓時有種和閨蜜一起邊蹲坑邊八卦的親切感,抿著嘴笑道:"真的放下了.是娘去信告訴您的?"

念駙馬點頭,捏了捏女兒的包包頭又問,"和青卓解除婚約的事,真的不是賭氣?"

念淺安很喜歡念駙馬這種平輩之交的態度,遂不客氣地上下打量著念駙馬肯定道:"真的不是賭氣.我以前就不喜歡他,瞧清他是個假君子真酸腐後就更看不上了.他要是和您一樣,是個謫仙似的真文人,我可能還可以勉強接受這門婚事.既然他不是,我何苦勉強自己?"

念駙馬即不置評也不訓斥,只抖開袍擺蓋住不雅的雙腿,贊同道:"像我這樣一心鑽研學問,只愛好古玩筆墨又清心寡欲的真君子好男人,確實難得."

他王婆賣瓜自賣自誇,確實很符合傳聞中即目下無塵,又清高狷介的做派.

連皇上都曾盛贊過念駙馬頗有魏晉之風.

念淺安不迷魏晉之風,卻看臭表臉的念駙馬很順眼,沒大沒小地誇道:"您長得好看,說什麼都對."

"還真欺負起我來了?"念駙馬捏完包包頭,又捏了下女兒的小鼻頭,"我們安安是大姑娘了,你娘說暫時緩一緩你的親事,你心里是什麼成算?武將不喜歡了,書生又看不上,倒叫我和你娘給你挑什麼樣的人家好?"

他比安和公主還開明,念淺安頓時好感爆棚,趁機表明志向道:"好男不吃分家飯,好女不穿嫁時衣.家世容貌什麼的都不重要,我只想找個我喜歡,又對我好的人.如果不能像娘似的嫁給愛情,至少要找個心甘情願只守著我一個,不納小不好女色的人."

她無力對抗早早嫁人的古代主流,以前沒機會談婚論嫁,現在遲早要面臨婚姻大事,便也不矯情.

"我們安安果然懂事了.你說得很好,你娘嫁給我,正是嫁給了愛情."念駙馬再次臭表臉地對號入座,隨即面露甜蜜地苦惱道:"你娘是公主,你只是公主之女.你這兩點要求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

撇開他駙馬身份不能納妾不說,只說他同為古代土著男之一,哪里不知心甘情願四個字,就是家規最嚴謹,教養最上佳的男人也未必能做得到.

他為女兒犯愁,念淺安卻又被塞了把狗糧,默默為自己的單相思點蠟,自然不會急于求成地說破柳樹恩的事,只拽著念駙馬的袖口撒嬌道:"我不用您和娘幫我選人家,將來由著我自己選,好不好?"

念駙馬滿臉苦惱瞬間被女兒融化了,立馬點頭道:"好."

感謝老天,念駙馬貌似和魏父一樣也是個女兒奴?

念淺安又噗嗤了,"爹,您好可愛."

念駙馬抻著袖子正色道:"雖然是事實,但別當著你娘的面說,小心她又惱你沒大沒小."

念淺安忍俊不禁,門外傳來劉嬤嬤的通傳聲,"駙馬爺,老夫人派人來催了.公主弄完藥膏藥酒正淨手更衣呢,讓您和六姑娘先走一步."

接風宴擺在隔壁永嘉候府的正院,念淺安和念駙馬先去側門等安和公主,一家三口彙合後就穿過銜接兩府的游廊,往隔壁而去.

念淺安非常自覺地落後兩步,一看念駙馬走路羅圈腿的滑稽背影就想笑.

于老夫人卻笑不出來,一瞧見念駙馬就嚎上了,"我苦命的兒啊!好好的仕途憑白被自家婆娘斷送了不說,還得給皇家白干活勞身勞心!好容易回來了卻連親娘也不能先見一面,倒叫人拖在府里不知搗鼓些什麼汙糟玩意兒!不心疼女兒就罷了,連自己男人也不曉得心疼!我哪里是娶兒媳婦,這是娶回來個活祖宗啊!"

念淺安見于老夫人換湯不換藥地干嚎,深深懷疑于老夫人其實門兒清,怕辣眼睛才沒去公主府搶兒子,于是忍笑加入裝聾裝瞎大隊,默默坐進姐妹堆里.

念駙馬卻也不勸不辯,跪拜完于老夫人順勢一蹲,苦笑道:"我這頭還暈著腿也磨爛了,安和緊著幫我弄藥才晚來一步,母親別錯怪安和,是我不中用."

他直接賣慘,于老夫人成功被四兩撥千斤,唬得慌忙下座也蹲下了,"哪兒是我兒不中用,就是鐵人也受不住日夜騎行.傷得可嚴重?這頭暈可不能馬虎,快去請吳老太醫來看看."

念駙馬表示不用,結果于老夫人一蹲,往下的媳婦孫子孫女都得跟著離座蹲成一圈,念淺安排行靠後,藏在後頭險些捶地:念家三巨頭畫風都這麼清奇,快憋不住笑了怎麼破!

然後就見打扮得很柔弱的安和公主上前一步,一手挽住念駙馬,一手拖起于老夫人,聲音前所未有的溫婉小意,"母親別擔心,我問過吳老太醫了,駙馬的傷仔細上幾天藥少走動也就慢慢好了,我會照顧好駙馬的."

于老夫人再如何也做不出強留兒子的事兒,心知又被安和公主占盡了情理,就甩開安和公主的手哼道:"那可真是委屈公主親自伺候我兒了."

她干過個嘴癮,安和公主心里不痛不癢,面上一副被甩疼手的委屈模樣,無聲瞥了念駙馬一眼.

念駙馬頓時心疼,借著袖子遮掩偷偷揉了揉安和公主的手,附耳低聲哄愛妻,"俗話說老小孩老小孩,母親其實並無壞心,你多擔待著點?"

說是悄悄話,其實聲音大得有意讓于老夫人聽見.

安和公主愛好捉弄于老夫人,卻不舍得當眾為難自家駙馬,非常賢惠地笑嗯了一聲,松開念駙馬抬了抬手,示意蹲地大部隊可以起身坐好了.

背著人就狠狠瞪了女兒一眼:敢笑出聲拆台試試?

念淺安表示不敢,忙咬著嘴唇使勁憋笑,默默跟著眾人重新落座,挨著念秋然交頭接耳,"我今天可算長見識了.就我爹我娘和祖母這鬧騰勁兒,你們是怎麼撐得住不笑場的?"

其實是她立場和視角不同,于大房三房和四房的人來說,于老夫人不能忤逆,安和公主和念駙馬不能得罪,隔三差五就得被迫圍觀這類場景,無異于兩頭為難的修羅場,哪個敢勸哪個敢笑.

念秋然原本只一味尷尬緊張,聞言不由寬心一笑,嗔著念淺安小聲道:"六妹妹別說風涼話,小心叫祖母捉住話茬,又為難公主了."

放在以前,她可不敢這樣說于老夫人,更不敢明言維護安和公主.

念淺安彎起眉眼:小透明果然上道兒.才跟她好上就果斷站隊了.

姐妹倆小聲說著話,對坐三夫人周氏瞧得眼睛微眯,心下即滿意又得意,錯眼見安和公主看著念駙馬和于老夫人說話一臉裝象的笑,不屑地撇了撇嘴角.

忽然起身的大姑娘念甘然卻翹了翹嘴角,站到中間揚聲道:"祖母,端午將至,我應景做了些粽子.趁著這會兒還沒擺飯,不如先端上來嘗嘗鮮?也好給二叔父墊墊肚子,一會兒陪祖母喝洗塵酒,也不怕上頭."

于老夫人最愛念淺安,最心疼的卻是念甘然,自然無有不應.

念甘然聲音清脆,拍出的巴掌聲同樣清脆,早有准備的大房下人應聲而動,很快就魚貫著端上大碗小碟,擺上各人手邊高案的粽子竟險些放不下.

于老夫人除了四房的人,最盼著大房二房三房的子孫有出息,見狀先就誇道:"我們甘然如今竟這樣能干了?這些都是你命人准備的?快拆一個,我來嘗嘗甘然的手藝."

于老夫人的人一動,在座眾人的下人也跟著動起來.

不一時就滿室飄香,咸香甜糯充斥視野和鼻端,勾得人食指大動.

叫人驚歎的除了粽子的種類繁多以外,還有花樣不同的賣相.

念淺安看著剝開的粽子,默默拿筷子戳了戳,愣了.

上篇:第79章 一起蹲好     下篇:第81章 受驚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