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86章 滿目錦繡  
   
第86章 滿目錦繡

g,更新快,無彈窗,!

念甘然並不急著接話,而是先看向安和公主和周氏,見周氏微微頷首,才出列福身道:"不敢當娘娘誇贊.是家祖母和公主,家慈並二位叔母吃著都覺得好,家祖母又想著娘娘們節氣操勞,換換新巧口味即能解膩,又能瞧個新鮮解解悶,小女才斗膽奉長輩之命獻丑."

于老夫人是怎麼回事明眼人都知道,她特意抬出于老夫人來,意在替于老夫人描補,表明于老夫人對陳太後等宮中貴人的孝敬"心意".

即沒否認是自己的手藝,也沒假惺惺地謙虛推讓,該捧的長輩一個沒落,雖沒帶擎哪位念家姑娘,但也沒拉踩哪位姐妹.

陳太後確實不會和于老夫人計較,只無奈而好笑地看了眼安和公主,掖著嘴角笑贊念甘然,"是個懂事的好孩子."

不卑不亢,進退有度.

姜貴妃聞言暗暗點頭,自然知道于海棠和念甘然私交不錯,便也不吝嗇誇贊,"可惜皇上和小四,小八都在前頭,不如我們有口福能先嘗為快.回頭知道念大姑娘這樣心靈手巧,皇上必定也要誇上兩句."

念甘然飛快瞥了眼專心"欣賞"水晶粽的周皇後,一邊嘀咕皇家妻妾果真奇葩,中宮沒有中宮樣兒貴妃倒一副正妻口吻,一邊微笑答道:"娘娘抬舉,小女萬不敢藏私.家慈名下的點心鋪子,節後除了今兒敬獻的各式粽子,還會上些尋常就茶就酒的新點心,諸位娘娘夫人,奶奶若是看得上,還請賞臉多光顧."

她順勢把生意做到宮里來,偏不遮遮掩掩,很有些初生牛犢的大氣坦蕩,且擺明自己已經在幫吳氏打理嫁妝鋪子,越發顯得能干孝順.

或眼紅或新奇或贊賞的貴婦們卻紛紛低下頭,暗歎小姑娘終究是小姑娘,沒聽懂姜貴妃的話外音.

皇上常吃常住在椒房殿,漸漸隨了姜貴妃的偏甜口味,四皇子八皇子和皇上一樣,都愛吃甜口的粽子,那話是顯擺自家得皇上的寵,和皇上親近呢.

姜貴妃看著念甘然笑了,偏頭對上首道:"念大姑娘不僅是個懂事的,還是個干練的."

陳太後心里不喜姜貴妃面上不會擺出來,也笑了笑吩咐道:"撿幾樣精巧漂亮的甜粽子,給皇帝送過去."

自有太監領命而去,仿佛沒聽出姜貴妃話里機鋒的周皇後這才又開了口,"母後好歹給兒臣留一盤水晶粽."

她只看不吃,比陳太後還講究養生,除了正餐絕不吃零食,甜食更是碰也不碰.

陳太後無可奈何地點了點周皇後,"你啊你!還想把吃食當擺設看不成?"

周皇後笑微微點頭,"等兒臣養完眼,再賞給下人祭五髒廟就是了,不會浪費食物的."

皇家婆媳斗嘴,貴婦們自然要捧場,有說陳太後疼人的,有說周皇後雅致的,也有嘗過念甘然的手藝,真心贊美的.

魏大少奶奶,二少奶奶少不得也服侍陳氏用上兩口意思意思.

陳氏的神色有些發怔.

一直暗搓搓留意她的念淺安心里酸澀:念甘然獻上的咸粽雖和魏家酒樓賣的不同,但萬變不離其宗,魏母定是睹物思人,想起以前她折騰魏家廚子的事了……

才想到這里,就見陳氏意興闌珊地擺擺手,示意魏大少奶奶,二少奶奶自便,獨自起身整了整衣裳,抬腳去了官房.

陳太後一眼瞥見,低聲吩咐陳姑姑道:"讓陳媽媽跟去服侍."

到底是同族出來的內侄女,血脈再遠關系再疏淡,仍唏噓陳氏愛女新喪,擔心她病體初愈再出閃失.

而諸如劉嬤嬤,陳媽媽這種或內務府出身,或宮中貴人母族家仆的,是有資格跟進宮,等在殿外伺候的.

陳姑姑轉頭交待下去,念淺安只得收回注目,卻無心再看場中各家姑娘們爭奇斗豔.

李菲雪亦是冷眼旁觀,拔得頭籌的果然是先得陳太後,周皇後,姜貴妃稱贊,後得皇上賞賜的念甘然,其次是琴技動人心弦的于海棠,屈居第三的竟是名不見經傳的單懷莎.

念淺安頓時八卦心起:單懷莎雖然沒別著小白花,但還沒正式除服,打扮得雖鄭重卻很素淡,怎麼跟著裴氏進宮了?而且依照之前探病時的情形來看,單懷莎不是裴氏看重的兒媳人選麼?

貴婦們也有相同疑惑,視線在裴氏和單懷莎之間打轉兒.

單懷莎即淡然又鎮定,等宮女撤下筆墨後,就將俆之珠牽在身邊,帶著俆之珠矮身福著禮解釋道:"太後娘娘福澤深厚,小女才敢生受姨母好意,厚顏進宮拜見貴人.得娘娘誇獎的這副筆墨,其實是我們大姑娘做的端午詩詞.大姑娘年幼力弱,小女身為人師少不得代為執筆,不敢隱瞞娘娘,讓諸位見笑了."

話說得一箭三雕,即顯出俆之珠,又彰顯了裴氏的慈愛善心,還順便露了一手好書法.

其實重孝重在頭二十七月,過了月份後只要主人家不在乎,誰會揪著客人尚未除服的小節?

在座貴婦們表示不見笑,心下越發疑惑:裴氏這是來推銷單懷莎的,還是有意讓單懷莎露臉的?

再看念家除了念甘然外,念淺安和念秋然都沒出列,而徐氏更是安心看熱鬧,並沒有讓李菲雪出面獻藝的意思.

一時倒看不明白處于流言中心的三家是真云淡風輕,還是故作低調.

有人多看一眼單懷莎,有人則心思活動,有意拉著裴氏套近乎.

而只要無關徐月重續娶的人和事時,俆之珠確實很討長輩喜歡,不等單懷莎話音落下,就被得了示意的宮女牽去上首,挨著陳太後軟糯糯地說著童言童語,逗笑了一眾宮妃,貴婦.

單懷莎也微微一笑,知情識趣地退回裴氏身後,偏頭對上念甘然,于海棠的視線,抿了抿嘴角.

念淺安略意外,和李菲雪,念秋然頭碰頭開小會,"我沒看錯吧?單姑娘干嘛和大姐姐,于姑娘眉目傳情?她們很熟?"

"什麼眉目傳情,六妹妹別當著人多眼雜混說."念秋然忙小聲提醒,隨即搖頭失笑,"我只知道大姐姐和于姑娘交好,倒沒聽說大姐姐和單姑娘也認識."

李菲雪心道何止是認識,這三位這會兒看著好,以後還不定怎麼暗中較勁呢.

如果真的重蹈前世覆轍,將來有的是熱鬧可看了.

嘴里點到即止道:"安妹妹和小透明怕是不知道,有些嘴巴不饒人的暗地里稱念大姑娘,于姑娘,單姑娘為京城三孤.大概是家世相似,這三位私下關系不錯,頗能玩到一塊兒去."

于海棠和單懷莎父母雙亡家族無靠,念甘然年少喪父大房勢弱,還真是三位命運多舛的孤女.

京城三孤的戲稱雖促狹,倒也貼切.

念秋然不由面露戚然.

念淺安則暗暗咂舌:念甘然的閨蜜團居然是兩朵小白花?她呢?一小透明一正統古代閨秀,貌似輸很慘?

她正自黑自樂,就聽上首傳來姜貴妃溫柔的招呼聲,"念六姑娘?"

念淺安下意識舉手喊到:"我在!啥事兒?"

姜貴妃見狀一愣,隨即噗嗤,她一笑貴婦們也跟著笑,有那即想巴結姜貴妃又想討好公主府的就揚聲打趣道:"貴妃娘娘真是慧眼如炬,怪道要點念六姑娘的名,真正是個古靈精怪,招人喜歡的小姑娘!"

古靈精怪這詞兒吧,其實可褒可貶.

念淺安汗顏地摸了摸鼻子,頂著安和公主恨鐵不成鋼的眼神飄向上首,叉手福禮道:"娘娘有何吩咐?"

"可不敢提什麼吩咐."姜貴妃起身虛托起念淺安,回座後露出一臉慈和關愛的笑容,"我可得好好感謝念六姑娘一聲.小七慣是個鬧騰性子,頭先去萬壽宮叨嘮你,還要多謝你肯陪她玩兒."

一個玩字飽含深意.

念淺安面上謙虛,心里罵七皇女:這熊孩子不會蠢到把她扯的淡都告訴姜貴妃了吧!幸好她沒當七皇女是閨蜜,不然她的閨蜜團真心太虐!

一旁七皇女不知她所想,還挺得意地抬了抬下巴,想起下頭坐著一堆貴婦姑娘,忙又收斂神色裝出副乖巧文靜樣兒.

念淺安頓覺眼睛疼,飛過去一個眼刀紮得七皇女本能縮了縮下巴,才忍著肝疼一邊應付姜貴妃的寒暄,一邊分神打量傳說中的得寵貴妃.

怪只怪宮殿太大距離太遠,她此刻才瞧清姜貴妃長什麼樣兒.

摸著良心說姜貴妃是個大美人,半點不像受寵奸妃,確實和傳聞名副其實,很有賢良淑德范兒.

不過大概是太賢德了,操心的人和事太多,比之精于保養的周皇後,多少有點顯老態.

單看姿容,周皇後反而更像妖豔賤……咳,妖豔寵妃,姜貴妃的氣質比較像尋常後宅的賢良主母.

念淺安暗道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她要是皇上,絕對選身嬌體軟美姿容的周皇後,至少看著心情好養眼啊!

難道皇上喜歡禦姐?

她吐槽完畢,姜貴妃也親近完畢,笑著放她回座.

因姜貴妃向來對宗室多有禮遇,此時單拎出念淺安說話,莫說陳太後,周皇後,安和公主都無動于衷,只說底下貴婦們也習以為常,權當看不出姜貴妃是在向公主府示好,只笑看七皇女單獨獻藝.

七皇女是宮中唯一的皇女,又是小主人,自然讓著進宮做客的各家姑娘們.

等她走完過場,才輪到一眾無子無女的大小宮妃向陳太後表孝心.

除去皇後和四妃,包括三皇子生母王氏在內,哪個宮妃如今得臉,哪個宮妃將來有可能上位,基本能靠她們敬獻的物件看出端倪.

貴婦們又開始行注目禮.

念淺安的目光則流連在低等嬪妃和無名庶妃身上.

可惜出面的都是各宮主位,寄人籬下的低等宮妃們連嘴都沒張開過.

聽聲辨人失敗,念淺安正打算另找機會執行秘密任務,就被角落的一道碎光晃了下眼睛.

滿目錦繡之中,那道來自不起眼宮妃頭上的幽藍光芒十分打眼.

念淺安定睛盯著閃爍碎光的簪子,視線左右梭巡一小圈後,抬手摸了摸耳垂墜著的琺琅點翠耳珰,心口不可自抑地重重跳了一下.

她不露聲色地退出正殿,招來小豆花和小豆青,"小豆花陪我去更衣,小豆青去請陳姑姑,快!"

上篇:第85章 花團錦簇     下篇:第87章 用心惡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