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03章 求錘得錘  
   
第103章 求錘得錘

g,更新快,無彈窗,!

"不敢."柳樹恩對上念淺安逼近的臉,搖頭笑了笑,"念六姑娘既然喊我柳公子,問這話豈不是自相矛盾?你的小表舅不是我,我怎麼敢應?"

"裝得還挺像回事兒."念淺安假惺惺地"贊賞"道,舉起爪子在柳樹恩眼前搖啊搖,"不肯承認沒關系,我們來好好兒擺事實講道理.最初在萬壽宮,太後引薦你時曾說過,你父母不疼家族無靠,還曾說過,宮里宮外知曉你根底的,一個巴掌數得過來.

現在再回頭看,太後其實沒說過半句假話.你確實不得皇上偏寵,自幼不得皇後疼愛教養,而周氏一族在江南祖籍牛歸牛,在京城朝中卻沒什麼舉重若輕的子弟,更別提同父異母的皇子皇女們,你也確實算得上家族無靠.

太後的算術也沒問題.當時在場的除卻我,我娘和劉嬤嬤,可不就只有太後,陳姑姑二人知曉你的根底?算上你身邊親信,也許宮外能再加一個徐世子,果然湊不滿一個巴掌.先認定你是暗衛的是我娘.太後和你都沒承認也沒否認過.

細想想,我拿你暗衛身份說事兒時,你似乎從沒正面回應過這重身份.你對宮中布局路徑熟門熟路,不是因為職責所需.你之前帶我換衣裙的地方,也不是侍衛值房.後罩房多是下人起居的地方,你帶我去時並非運氣好,沒撞上閑雜人等,而是你身邊的真暗衛察覺後,悄摸摸先清過場吧?"

說著爪子往柳樹恩肩頭一摁,拍了拍又道:"容貌可以改變,聲音也可以改變.體型卻很難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你又沒練就縮骨功之類的神奇功法,有本事現場變高變矮忽胖忽瘦給我看看?你辦得到算我全白說.何況你並沒有偽裝到頭發絲兒,你這手吧騙不了我."

雖然人皮面具什麼的聽起來很驚悚,改變聲音什麼的聽起來很不健康,但她沒見過沒用過,不代表不存在不可信,畢竟高手在人間是真理.

她心懷敬畏並且感謝自己是個手控.

即便做不到過目不忘那麼厲害,但暗戀兼單戀的人手長什麼樣兒,自認不會搞錯.

"果然是魔鬼在細節中."念淺安收回爪子摸下巴,又晃了晃另一只爪子,"尺寸和紋路都對得上,這要是能認錯算我瞎.別忘了,我既然看得出你的武功路數非同一般,自然也辨別得出你的腳步輕重.

太後說下在你酒菜里的藥傷人神志,皇上除了讓太醫給你好生調養外,還給你放了幾天假不用去六部觀政,你還沒休息好就喬裝出宮,剛才進來時的腳步又慢又重忒不穩,我想聽不出異樣都不行."

邊說邊不雅地掏了掏耳朵,就近盯著柳樹恩的刀疤臉看了好幾眼,隨即露出"我好蠢"的郁卒表情,"我早該發現你這刀疤有問題.哪有疤痕丑成這樣,周圍的皮膚卻完好無損,完美分界的?現在再看你這臉,除了微笑大笑外,不說話的時候近看真的好假."

柳樹恩抬手摸了摸刀疤,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一進門就被念淺安拉著比身高比手掌大小,並非無的放矢的莫名舉動.

他雖不甚了解魔鬼在細節中的出處,卻覺得念淺安很像亮著尖牙,准備和他清算的小小魔鬼.

這樣的念淺安,又是他所不知道,所沒見過的一面.

他微微一笑,攤開手掌默默看了片刻,抬眼對上念淺安的視線,反問道:"人有相似物有相類,念六姑娘僅憑身形和腳步兩點,不足以斷言我是否喬裝.且不說你所謂的事實,都是你的臆測,只說我的臉,你如果覺得假,大可以上手試一試?"

聽起來很有道理的樣子.

可惜古人沒有人的指紋和掌紋不可能雷同的常識.

念淺安一臉"少年你別垂死掙紮了"的無語表情,瞥著嘴角哼哼道:"我才不費這個勁兒.你一不在意被孔大人的手下撞見過,二不好奇,擔心我奶兄私下查過你的事兒,顯然早有准備不怕被人揭穿.你這刀疤臉要是上手就能試出來,那就不是我蠢而是你蠢.別以為撕不下你的假面具,就能糊弄過去."

柳樹恩聞言哭笑不得地又摸了摸臉,似乎覺得念淺安的論調很有趣,越發失笑道:"說到底全是念六姑娘一己臆測."

念淺安不急反笑,而且笑得很詭異,"你想求錘得錘?我成全你."

柳樹恩莫名覺得後脖頸一陣發寒,"……求錘得錘是什麼意思?"

"這不是重點."念淺安嘿嘿嘿地擺手,視線下移落在柳樹恩的胸腹處,"重點是那天你酒醉昏闕,衣衫不整的樣子,我可瞧得一清二楚."

柳樹恩頓覺脖頸更寒心口卻忍不住激跳,好險沒被念淺安帶進溝里,沒中她的言語陷阱,"念六姑娘說笑了,衣衫不整的是六皇子.就算不是六皇子,念六姑娘也該知道非禮勿視."

"是你主動衣衫不整,又不是我主動要看的."念淺安表示少年你戲太多了,果斷祭出實錘,"我看的一清二楚,小表舅左胸口有顆黑痣,右側肋骨最下方有一道舊傷.你要是還不肯承認你就是小表舅,小表舅就是’柳樹恩’,那就亮出胸腹,以證清白唄."

她每說一句,柳樹恩就覺得被她目光梭巡的部位莫名發燒,臉上也微有紅意,似羞窘似無奈道:"念六姑娘,六皇子身上有黑痣舊傷,不代表我也有.何況當著姑娘家的面寬衣解帶,我做不出來."

"你做不出來,我幫你做過了."念淺安一臉略帶回味的神情,默默彈了彈舌道:"我們被困于三懷山深澗那晚的事兒你還記得吧?夜里冷成那個鬼樣,你當沒有我幫忙,你里頭的衣裳能干得那麼快?是我看你昏睡不醒怕你著涼,幫你脫了中衣晾干,又重新幫你穿上的."

她表示絕無私心純粹出于好意,非常正義地不羞不燥道:"你什麼樣的果體我都看過了.還能不知道你身上有什麼沒什麼?講真,我記憶力還不錯.要不要我表演一下隔衣點黑痣點舊傷?"

要不是因為她一時色心啊呸,一時關心瞻仰過柳樹恩的半果模樣,又意外瞅見楚延卿胸腹半露的巨型實錘,她就算有所懷疑,也無法篤定這兩貨根本就是一個人.

念淺安話至此時,好容易消下去的邪火又有冒頭趨勢,一邊豎起手指做好隔衣戳人的准備,一邊勾起嘴角笑得很有威脅性,"柳公子,你再不承認,我就動手了."

早就呈現被雷劈狀的柳樹恩愕然張了張口,看著笑容堪稱邪惡的念淺安臉色瞬間漲紅,下意識抓住念淺安的手指,反應慢了好幾拍驚道:"……果果果果果體是什麼意思?你你你你你脫了我的中衣,那中中中中中褲呢?!"

念淺安的臉也紅了,純粹氣的,"你的中褲必須是自然風干,我可沒脫過.我再不要臉,也只有色心沒色膽."

嗯?

這話貌似哪里不太對?

越描越黑的念淺安頓時閉嘴自唾,無聲呸呸,用力抽了抽手指,一臉正色地強行挽尊道:"這也不是重點.果體是啥你自己體會.小表舅,你可算不裝了!"

受到巨大驚嚇的"柳樹恩"說話都結巴了,哪里還顧得上做戲裝象,假面具只差沒直接碎一地,念淺安一動他也跟著動,牢牢捉住念淺安試圖抽脫的手指,干脆張開手整個包進掌心,又驚又羞之下重點一錯再錯,"色色色色色心?所以你從那時候起,就喜,喜歡上我了?"

所以不是錯覺,也不是他多心.

水下令他驚慌失措的渡氣果然不是單純的渡氣.

那天突如其來的告白也不是故意捉弄他,而是念淺安的真心,他就是她喜歡的那位公子.

"柳樹恩"的表情瞬間精彩萬分.

念淺安的表情卻很冷漠,發覺掙脫不開拼不過力氣後,果斷祭出女人特有的絕活,暗搓搓揪著"柳樹恩"的掌心肉捏啊捏,傲嬌道:"確實是那個時候對你動心的.不過已經是過去式了,我喜歡的是’柳公子’,不是’六皇子’.現在,我不喜歡你了."

再次受到驚嚇的"柳樹恩"嘴角一抽,也不知是疼的還是氣的,"……柳公子是我,六皇子也是我,有什麼差別?"

他脫口辯白,腦子持續宕機中.

念淺安內心毫無波動,甚至被"柳樹恩"的呆樣逗笑了.

什麼純情小刀疤,根本是精分六皇子.

她以為自己已經夠分裂了,沒想到人外有人,輸了輸了.

念淺安表示甘拜下風,笑微微地搖頭道:"你覺得沒差別,我覺得有差別.如今倒也省事兒,你也不必為難了,我也不要你的回應.權當我沒說過喜歡’柳公子’的蠢話,就此揭過."

說著見"柳樹恩"仿佛石化,又見強行亂捏的爪子再次被鉗制,就假作要去咬"柳樹恩"的手,磨著牙道:"小表舅放心,情意不在買賣在.我們該合作還合作,該怎麼來往還怎麼來往."

"放心?放什麼心?""柳樹恩"愣愣重複著反問,皺眉盯著念淺安,"什麼叫你覺得有差別?有什麼差別?念淺安,你把話說清楚."

念淺安險些笑場:這畫風真的對嗎?為什麼有種男方逼問負心女方的既視感?她是不是應該羞憤地扭來扭去,也回應一句不說不說就不說?

不合時宜的念頭閃過,念淺安被惡寒到了.

她抿著嘴忍笑,不防"柳樹恩"見她不語心頭莫名一慌,突然發力攥著她的手往身前一帶,逼近她再次說道:"念淺安,你把話說清……"

楚字消失在唇間.

"柳樹恩"忘了二人只隔著一張不大的圓桌,而念淺安為了繃住氣勢,一直撐著桌面和他說話,二人本就離得極近,一時力道沒拿捏好,面對面的二人霎時撞到一處.

撞疼了鼻子,也撞得彼此唇瓣再次親密接觸.

話音消失,時間放慢,略顯陳舊的小小賬房安靜得能聽得見彼此的呼吸聲.

念淺安愣愣眨眼.

睫毛碰到"柳樹恩"的眼睫,錯落著擦過分開,癢得她忍不住又眨了眨眼.

腦中再次不合時宜地滾過瑪麗蘇電視劇的經典梗:男女逢假摔逢拉扯必接吻.

要不要這麼狗血?!

上篇:第102章 這麼巧啊     下篇:第104章 可甜可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