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07章 小虐怡情  
   
第107章 小虐怡情

g,更新快,無彈窗,!

念淺安哼哼著點頭.

徐月重突然覺得連翹主動避到門外正好,雅間夠深夠大不用擔心被人聽見他們的談話,遂不再刻意遮掩道:"六姑娘說得其實不錯.宮里確實沒幾個人知道,宮外知道樹恩的卻不在少數.比如當日赴春宴的男賓,就有不少人知道我有個知交小友’柳樹恩’.

再比如我身邊的親信,也都知道我私下替’六皇子’辦的事兒,多由’柳樹恩’代為接頭轉達.樹恩需要一個明面上的身份在外行走,倒造就了宮外不知他真身份,宮里鮮少人知他假身份的怪像……"

說著見念淺安表情略冷漠,不由越發赧然,語帶歉意道:"我見你和樹恩常私下約見,他又為了你特意進宮取藥,還當你早知樹恩就是六皇子.上次去莊子探病,才發現你並不知情.樹恩不說,我不好越俎代庖擅自說破."

然後發現念淺安表情更冷漠了,只得放棄干巴巴的解釋,哂笑道:"聽六姑娘的語氣,應該不是樹恩先坦白,而是你先發現的?你是怎麼發現的?"

他覺得楚延卿的喬裝可謂很成功,真心好奇念淺安是怎麼察覺的.

念淺安皺著鼻子哼道:"身形,武功,言談舉止."

真實錘不是和假侍衛的奸情有關,就是和她看過半果的"柳樹恩"有關,自然不能說.

于是只說外在的種種細節破綻.

徐月重聽罷即訝然又放心:如果不熟悉楚延卿,又和柳樹恩無深交,對這"二人"都沒有一定了解的話,倒是無法輕易窺破馬腳.

他感歎之余有些意外,目露審視地細看念淺安一眼,"六姑娘當真心細如發."

念淺安毫不謙虛地點頭,"一般一般."

徐月重失笑,隨即想起經他手鋪排下去的那份計劃書,不由越發覺得好笑,新奇道:"六姑娘以馳古閣為引子的計劃書,我看過了.你可知道我得了樹恩的首肯後,安排手下親信照著做時,他們是什麼反應?"

那些或勇武或耿正的手下們曉得要辦什麼事兒時,當場臉就綠了.

念淺安的計劃書竟一味劍走偏鋒,單豎一個馳古閣做明面上的靶子,暗地里要他們干的不是勾搭飛魚衛家中女眷,就是蠱惑飛魚衛家中子弟的陰險勾當.

這種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做法,不能說不可為,但實在太娘兒們氣太上不得台面,對他們那些自持正義的武夫來說,簡直是邪道,不屑做吧還不得不做,各個都覺得差事比人生還艱難.

念淺安有些不好意思地干笑道:"委屈徐世子的手下大材小用了.不過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飛魚衛哪是好啃的骨頭,硬碰硬得碰到猴年馬月去?倒不如試試從內部著手.真能讓飛魚衛內宅著火倒省事兒了.俗話說千里之堤潰于蟻穴,飛魚衛能在外頭吆五喝六,能保證家里女眷子侄都一條心?"

以前是沒人敢動飛魚衛,現在楚延卿鐵了心要動飛魚衛,有啥手段盡管使,管它正當與否陰不陰險.

徐月重好笑的是念淺安一小姑娘,是怎麼做到毫不臉紅地寫出那一篇大白話計劃書的,他忍著笑道:"正如六姑娘所言,我們只看結果如何.等馳古閣開張,那些鋪排下去的事兒也該有所成效了.何況樹恩那里已經收到確鑿消息,飛魚衛橫行霸道,可不單是在京城里."

京城以外的惡行,應該和孔震無關.

念淺安默默在心里接了一句,滋味難言地表示鼓勵,"我動嘴你們動手,具體能做成什麼樣兒我也沒十足把握,徐世子加油."

徐月重沒忍住笑,頷首道:"六姑娘過謙了."

念淺安也跟著頷首,"好說好說."

徐月重見狀微微挑眉,邊替彼此續茶,邊試探問,"六姑娘似乎興致不高?"

念淺安想到魏父和"柳樹恩",捧著熱茶呼呼道:"今天接連被虐,興致高得了才怪."

徐月重也吹了吹熱茶,暗道念淺安並無明顯外傷,應該不是他以為的那種虐,不禁越發疑問,"六姑娘被誰虐了?"

念淺安實話實說,"喜歡的人."

徐月重險些噴茶.

念淺安見他臉色瞬間尷尬,才反應過來是原身的鍋,"……我說的不是你."

徐月重更尷尬了,"……我知道."

他只是被念淺安的直言不諱嚇到,除了尷尬並無其他想法.

因他早前對原身的印象只停留在"公主府的嬌生獨女"上,直到春宴一事時都不曾記清念淺安是何模樣,後來做了中間聯絡人才算略有神交,再有探病時一番深談,才對念淺安生出全新認識,且印象即深刻又鮮明.

甚至懷疑春宴一事另有誤會,至少他幾次和念淺安接觸下來,並不覺得念淺安對他有意.

何況事情已了,他本就不甚在意更無心計較,如今因"公事"和念淺安相交,再看眼前頗有些男兒豪爽的小姑娘,只覺和同僚,屬下相處般自在,短暫尷尬過後,反而委婉告誡道:"六姑娘若是不忿被喜歡的人虐,大可以虐回去.只不過要用對方法,別以身犯險,最後反而傷了自己."

念淺安默默給徐月重的人品點贊.

果然能成為知交好友,為人處事總有契合之處.

于某些方面上,徐月重的思維方式其實和"柳樹恩"一樣簡單純粹.

她沒找錯人.

以徐月重和"柳樹恩"的老鐵交情,很適合用來上保險.

她只說不再喜歡"柳樹恩"了,可沒說不會喜歡上楚延卿.

蓋章什麼的不算數兒,她要是相信楚延卿能立馬能被她氣得開竅,一味坐等楚延卿追她,八成最後坑的還是自己.

好容易初戀,雖然出了點小意外,但她才不會坐視"初戀注定沒好結果"的鐵律砸到頭上,既然還會因"柳樹恩"的一言一行臉紅心跳,還是順應本心繼續苦逼……吧.

誰先喜歡誰誰就輸了,她已經輸過一次,下次論也該論到"柳樹恩"了.

假裝翻臉無情是一回事,小小報複一下出出邪火是另一回事.

念淺安頓覺如此理智的自己略可悲,然而心里壞水冒得賊歡快,半點不虧心地嘿嘿笑道:"不用徐世子提醒,我也想好用什麼方法虐回去了.早先我說我喜歡他時,他還想跟我繼續裝傻.現在我說不喜歡他了,他倒信誓旦旦要追我.我不理他,吊著他虐夠了再說."

徐月重先是被她笑得莫名發寒,然後就被成功帶歪了,"……追你干什麼?"

念淺安很有耐心地解釋了下追的意思,繼續嘿嘿嘿道:"古有三顧茅廬,我倒要看看他有幾分耐性和真心,光嘴上跑火車有什麼用,形式上的負責鬼才稀罕.以我和他身份立場,一旦兩個人那啥了,牽扯的可不單是兒女私情.他做不到以心換心,我也不用犯愁了,省得再摻和進他家里那攤子破事兒里."

徐月重聞言頓覺自慚形穢:枉費他自認沒少讀書,還在兵部,五城兵馬司兼任司職,居然沒聽過火車是什麼鬼,也領會不到"那啥了"究竟是哪啥了.

實在不好意思聽一句問一句,又見念淺安總算露出些神采來,不忍再次告誡她小姑娘家別太豪放,只得順著話茬艱難地聊下去,"聽六姑娘的意思,似乎有些介意對方的家世?既然家世不匹配,六姑娘又說不喜歡對方了,倒不如干脆些撂開手."

硬著頭皮說出這兩句,忍不住按了按額角苦笑道:"這種事,我恐怕幫不上忙.六姑娘若是不介意,可以等家慈回轉,再向她老人家討教一二."

和裴氏說不頂用.

何況念淺安也不可能和其他人說,反過來提醒道:"徐世子就當拿我練手好了.小孩子長得很快的,說不定過幾年你就能幫小公主病拿主意了."

在徐月重眼里,念淺安確實和徐之珠沒什麼差別,聞言先是愣後是驚,心思歪到將來可能也要面對女兒如此情思,頓覺額角更疼了,忙心驚肉跳地把話題接回去,"先不說其他,只說六姑娘已經拒絕對方,又說要吊著對方,我倒糊塗了,六姑娘到底是只想虐回去,還是真的不喜歡對方了?"

"小虐怡情."念淺安臉皮超厚地先點頭後搖頭,"嘴上說不喜歡,心里還是喜歡的."

徐月重一個頭兩個大,半晌才繞明白,"所以六姑娘其實是很願意吃回頭草的?"

"好馬不吃回頭草."念淺安一臉正經地答道:"除非很好吃."

徐月重又是一愣,隨即哈哈大笑,"六姑娘果然爽快!"

邊笑邊端起茶盞和念淺安碰杯,"以茶代酒,六姑娘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他深覺和念淺安相處不僅自在還很有趣,定下私交後,還能順便看念淺安和她喜歡之人的好戲.

念淺安樂見徐月重入坑,又見徐月重很君子地不追問對方是誰,反覺正中下懷,遂重重碰杯道:"那我就拿大和徐世子以朋友論交情了."

徐月重朗聲笑,想了想念淺安的年紀道:"再喊世子就見外了,六姑娘不介意的話可以喊我徐大哥."

念淺安表示不介意,暗歎傳說中的冰山世子爺真的不冰山,熱絡起來真的很有老大哥范兒.

二人相談甚歡地把茶干了,守在門外的連翹卻被徐月重的大笑聲驚到了,她從沒聽徐月重笑得這麼大聲過,一邊覺得驚奇一邊好奇二人怎麼了,正准備偷偷瞄一眼,就聽身後一陣不大不小的腳步聲停在門外廊下,她忙轉過頭,臉上驚奇沒來得及收回.

越過她看向雅間內的徐之珠亦是一臉驚奇,隨即鼓起小臉高聲喊人,"爹爹!珠兒回來了!"

邊喊邊撲進徐月重懷里,偏過頭暗暗瞪念淺安,"念六姐姐,你怎麼也在?"

"貴府鋪子開門做生意,我怎麼不能也在?"念淺安笑眯眯瞪回去,瞧見單懷莎主仆和徐媽媽跟著進來,就沖徐媽媽頷首打招呼,"趕巧遇見靖國公夫人和徐大哥,就多說了幾句話."

她稱呼換得順溜,徐媽媽和連翹暗搓搓交換了個眼神.

單懷莎仿佛未曾察覺稱呼上的變化,上前抱下徐之珠,笑看徐月重道:"大姑娘給世子爺帶了小吃,世子爺可要嘗一嘗?"

說罷才正眼看向念淺安,微微笑道:"念六姑娘也嘗嘗?"

上篇:第106章 這也能行     下篇:第108章 我們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