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10章 交友不慎  
   
第110章 交友不慎

g,更新快,無彈窗,!

徐月重轉念一想楚延卿今天見過念淺安,一起吃過酒並不稀奇,遂也不刻意點破,只做出洗耳恭聽狀,湊近細聞,倒是越發肯定楚延卿呼出的酒味和念淺安如出一撤.

楚延卿不知他心中所想,聽他問便也不隱瞞,將和李菲雪所談簡單說罷,似笑非笑道:"那些盼著我和三哥明爭暗斗的人只怕要失望了.三哥從來愛做好人,會因李十姑娘親近李家,卻不會因李家和我起齷蹉.李四姑娘敢代李家說出效忠的話,可見心里清楚李長茂是什麼態度."

李長茂是李菲雪父親的名諱.

徐月重聽著只覺匪夷所思,皺眉道:"你何必多此一舉?李家雖交游不廣,在京中根基不穩,好歹是武將新貴,何況李大人任的是都督僉事.就算你無意收攏李家,也不該這樣虧待李家嫡女.納便納了,何苦分什麼真寵假寵.要是叫李大人知道了,惹惱了李家豈不是適得其反?"

楚延卿明白他的意思,但不贊同,"比起庶女,李長茂也許更偏向嫡女.但比起嫡子,李長茂更看重的卻是庶長子.他任的是後軍都督僉事,倒任由李夫人將兩位嫡子送去外家所在的西北軍營曆練,只將庶長子帶在身邊.

正經嫡子竟要避讓庶子鋒芒.雖算不上寵妾滅妻,在你看來也許是武將世家的常態,但于我李長茂這就是嫡庶不分,行事欠章法.李家值不值得扶上牆,與其看性子中庸的李長茂,不如看李四姑娘能做到什麼地步."

有其母必有其女,他高看李菲雪,對徐氏及徐氏那對舍得下京城繁華的嫡子,同樣不吝嗇好感和期許.

徐月重一時無話可說:武將世家確實大多不分嫡庶,只講究各人能耐.一如他能穩坐世子之位,憑的不單是嫡長子的身份,而是得靖國公認可的真本事.拳頭才是硬道理,底下或嫡或庶的兄弟即便有些小心思,也只能老老實實做他的左臂右膀.

楚延卿見他沉默不由一笑,意不在說服徐月重,只交待道:"等兵部吏選時,你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位置,要是李家那兩位嫡子肯上進,就挑個時機將他們調回京城."

徐月重點頭應下,失笑道:"人還沒納進門,這就開始為未來舅兄打算了?"

楚延卿被打趣得神色略別扭,看了眼徐月重道:"李四姑娘眼下瞧著是個見事通透的,我既然和她達成協議,總要回報些誠意.想來我喜歡的人也樂見我對她’好’."

徐月重險些又噴茶.

暗暗苦笑今天是什麼黃道吉日,前有念淺安後有楚延卿,怎麼一個兩個都來找他表露小兒女情思?

一想自己比楚延卿大四歲,又確實算得上過來人,只得再次化身老大哥,從善如流地關切道:"你看上了哪家姑娘?我竟一點不知道?"

他這下是真心奇了:在他看來楚延卿受出身影響,從來心思只放在公事朝政上,別說屋里那位十然形同虛設,只說多少好人家的姑娘有意做六皇子妃,楚延卿卻連正眼都沒給過,不是楚延卿眼界高城府深,而是他深深知道,楚延卿根本就沒開這方面的竅.

徐月重頓覺不用等女兒長大,已然體會到什麼叫做"家有愣頭青初長成"的複雜心緒.

楚延卿見他先驚奇後發愣,神色不由越發別扭,"其實也說不上喜歡.就是……就是放不下她.是她先招惹我,招惹完就想撂開手,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的姑娘家?我原先就看不上她的為人做派,現在好容易有些可取之處,卻又不顧自家名聲,我總不能坐視她拿閨譽胡鬧而不理."

他這"放不下"的理由實在牽強.

徐月重本來還一臉"我家小友居然情竇初開了"的欣慰表情,聽完真愣了,心頭一動脫口道:"所以你打算把她追回來?"

楚延卿瞬間一臉"我家老友果然是情場前輩"的憋悶表情,念淺安不說他都不知道追是啥子意思,徐月重不用他解釋就深諳其道,張口卡了下殼,才點頭嗯了一聲,"我和她會深交確實意外,又摻雜著諸多巧合.不過她現在的性子……我不討厭.橫豎都要娶皇子妃,與其任由父皇母後另選他人,我甯願娶她."

他表示娶生不如娶熟,一副並沒被"她"氣著是他屈尊降貴的口吻又道:"她想借酒澆愁,我剛才就順道去酒肆訂了十壇酒送去她家.她好像很鍾意魏家酒肆的荔枝酒,我這也算投其所好了?"

魏家酒肆的荔枝酒本來就是念淺安以前蘇出來的閩南特產,不愛喝才怪了.

徐月重聽到這里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敢情楚延卿和念淺安碰面除了談生意,喝小酒,還互虐過?

虐念淺安的人是楚延卿,念淺安准備虐回去的人還是楚延卿.

回頭再想念淺安所說的字字句句,竟無一不別有深意.

念淺安跟他一頓背書,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她想讓他干什麼?

幫她盯著楚延卿,防著楚延卿走歪追她的路?

徐月重大感剛剛認下的小朋友貌似心眼略壞,頭頂默默飄過"交友不慎"四個大字,情不自禁地漏出略顯古怪的低笑聲,"原來剛才說了那麼多,是在這兒等著我呢……"

楚延卿聞言莫名其妙,不滿道:"桂儀?我跟你說話,你走什麼神?"

徐月重忙握拳擋住不自覺咧開的嘴角,干咳一聲描補道:"我是說,你和我說了這麼多,原來不是來談李家如何,而是想向我請教該如何追未來媳婦兒?"

楚延卿別扭變羞赧,也干咳了一聲道:"還,還不一定真能成我媳婦兒呢."

徐月重險些大笑出聲,茶是不敢喝了,只握著茶盞假作沉思狀.

心里本還猶豫要不要坦白他見過念淺安又說過什麼,現在瞧楚延卿這副被蒙在鼓里的受氣小模樣,居然很想倒戈幫念淺安,一起虐一虐這位自小就過分冷情的皇子殿下.

要不是曾做過幾年武學伴讀,又有靖國公府從來立身正,他只怕難以脫穎而出,和楚延卿做下這份旁人無法企及的交情,如果不是仗著年齡閱曆差距,只怕楚延卿也不會對他袒露這樣的心事.

換作任何人,都會和他一樣,樂見追隨的人能更有人情味.

他決定幫念淺安.

左右不管怎麼虐,對楚延卿都沒有實質性的壞處.

徐月重堅決不承認他被念淺安帶壞了,面上很君子地不追問"她"是誰,保持沉思狀問道:"那你想追回她,是認定她可以做六皇子妃,還是想求個兩情相悅?放不下和喜歡可是兩回事兒.你不討厭她,那喜不喜歡她?"

楚延卿深看徐月重一眼,嘴角翕合片刻還是那句話,"……我不知道."

徐月重微微一愣,回過味後低頭端起茶盞假裝喝茶,暗搓搓掩去眼底再次浮現的尷尬.

心里比誰都明白:楚延卿的所有含糊言辭其實都意有所指,不是不肯告訴他"她"是誰,而是無法對著他坦白"她"是誰.

畢竟"念淺安"前腳算計過他,後腳改口就說喜歡楚延卿,難怪楚延卿會有所顧忌,游移不定.

他也比誰都更明白:皇上不愛皇後不疼,從小在萬壽宮長大的楚延卿,對任何外來的示好,接近防心其實極重.

他心里半笑半歎,默默同情自家小友,抬頭不動聲色地引導道:"暫時不確定心意也罷.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家夫妻不是這麼來的?你既然有心追她,就順從自己的決定放手去做好了."

楚延卿覷著徐月重的神色,猶豫著問道:"你對先世子夫人,也是成親後才確定心意的?"

他並非故意戳徐月重痛腳,對徐月重時不時的沉默也沒覺得哪里不對.

要不是確定徐月重絕無他想,肯定念淺安確實已對徐月重無意,他也做不到放下臉面身段,來向唯一的知交好友虛心討教.

徐月重越發同情自家小友之余,被楚延卿這副難得冒傻氣的樣子逗笑了,努力將噴笑轉成苦笑道:"你這話可就問錯人了.我和珠兒她娘的事兒幫不到你."

先世子夫人只顧娘家不顧婆家,作死作得幾乎人盡皆知,他不至于引以為恥,但如今再想起早逝的原配,只剩對忠勤伯府的厭惡,新婚初始時即便有情也早被消磨乾淨了.

徐月重表示毫無參考價值.

楚延卿暗悔失言,忙轉開話題道:"除了投其所好,我再多送她些吃的喝的穿的戴的?送禮總不至于出錯?"

徐月重默默在心里接了一句:要是光送東西就能追到念淺安,念淺安何必特意把他拖下水?

他能領會到念淺安的意思,卻無法猜透小姑娘家的心思.

徐月重突然很懷念只和楚延卿或談公事或瞎嘮嗑的簡單日子,抬手按著又開始發疼的額角,斟酌著出了個主意道:"我這兒倒有個現成人兒能問一問."

楚延卿不信任徐月重就不會特意走這一遭,聞言毫不猶豫地點頭應好.

被招進屋里的清風停在門簾外,心里忍不住腹誹"柳公子"什麼玩意兒,架子端得倒比他家正經主子都大,招他來問話還不給進屋,嘁,他還懶得跪"柳公子"那張刀疤臉呢!

卻聽開口的不是"柳公子",而是徐月重,"跟你柳公子仔細說道說道,你是怎麼讓你連翹姐姐和你看對眼的?"

清風聞言立即給"柳公子"跪了,乍聽徐月重竟知道他偷偷勾搭內宅婢女,一時顧不上害怕徐月重怪罪,只怕"柳公子"跟他搶連翹,"求柳公子超生!小的擎等著夫人點頭,連翹到了年紀就娶回家做媳婦兒呢!"

楚延卿臉超黑,"……我看中的不是你媳婦兒."

徐月重終于能光明正大地放聲大笑,把憋了半晌的笑哈哈完,才頂著楚延卿的黑臉甩出一顆配茶的果子,"不用等母親點頭,我替你做主了.問你什麼就答什麼,別自作聰明胡亂攀扯不相干的人."

清風大喜,恨不得砸在身上的不是果子而是喜糖,忙原地彈起,對著門簾傻笑道:"小的得令!"

上篇:第109章 合作愉快     下篇:第111章 談情說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