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19章 等我接她  
   
第119章 等我接她

g,更新快,無彈窗,!

楚延卿身邊,大概除了皇上和陳太後,周皇後之外,沒什麼人敢明里暗里給他氣受.

這一聲沒頭沒尾的輕哼,頗有些坐等秋後算賬的隱忍意味.

被他又看又哼的念淺安默默一抖,非常有危機意識地決定見好就收,本來想假裝十分不明白,現在收斂成了五分,"不就是為了馳古閣的後續打算嗎?你說了那麼多,我又不是聽不懂人話,當然明白."

明白個屁!

教養良好的楚延卿生平第一次在心里爆了句粗俗字眼,他的出身注定他從小就受人追捧長大,皇子的倨傲渾然天成,能讓他啞忍脾氣的人當真鳳毛麟角,此刻運氣運了半晌,運出對念淺安的濃濃嘲諷,"笨死了!"

嫌棄完不給念淺安再氣他的機會,睨著念淺安似笑非笑道:"是誰逮著機會就說自己不喜歡妾室之流的?你不喜歡妾室,我就讓李四姑娘做空頭妾室.我既然說過要追你,自然會說到做到.我費這些事,無非是因為你."

話都說成這樣了,他不信念淺安還能聽不明白.

念淺安確實不能,但她能假裝無動于衷,于是恍然大悟地點頭哦了一聲.

哦?

然後呢?

靜等片刻沒等來回應的楚延卿又被氣著了,斜著身子逼近念淺安,盯著念淺安磨牙道:"哦完就沒別的了?所以這就是你之前所說的態度?我追我的,是我的意願和自由,你哦你的,是你給予我的尊重,隨我自便?"

倒是把念淺安那天堵他的話記得一字不差.

念淺安一臉"少年你記性真好"的佩服表情,盯著楚延卿近在咫尺的高挺鼻梁,一邊默默品評楚延卿鼻形生得不錯,一邊將無動于衷進行到底,不接話只嘟囔道:"光天化日孤男寡女,能不能別靠這麼近?"

楚延卿先被她的斗雞眼逗笑了,然後被她的直白話臊著了,耳根發燒身子後退的同時,鬼使神差伸出手去推念淺安,"覺得太近自己不會退開?"

嘴里故作鎮定的嫌棄,作勢推開的手卻落在念淺安的眉眼上,才觸及她軟絨的眉毛睫毛,就覺得掌心微癢.

是一種他從沒體會過,並不令人難受的癢.

原來笨兔子的睫毛看著又長又黑,摸起來竟這樣軟?

楚延卿如願以償地摸到笨兔子的眉眼,忽然福至心靈,語帶遲疑地輕聲問,"念淺安,我沒有找到機會主動坦白身份的事,你不生氣了……吧?"

被一巴掌擋住眼睛的念淺安正莫名其妙,聞言一爪子拍開楚延卿的手,依舊笑眯眯地答道:"誰說我不生氣了?我還在生氣呢."

楚延卿只差沒傻乎乎地"啊?"出聲.

還在生氣?

哪有人生氣生得這樣言笑晏晏的?

還笑得這麼好看.

楚延卿懵圈完忽然覺得氣無可氣:清風說得對,姑娘家的心思太難猜.

所以他不該急于求成,總要先哄得念淺安消氣了,再談其他.

自我開解完畢的楚延卿走完神,錯眼見念淺安已經沒事人似的又趴上欄杆喂魚,不由無奈一笑,放棄和念淺安這只笨兔子理論,只提醒道:"魚兒不知道飽,你別一口氣喂太多魚飼料."

傳說中的六皇子果然陰晴不定啊!

這會兒又恢複好聲好氣了?

念淺安暗搓搓撇嘴,調戲錦鯉倒是調戲得很歡樂,嗯嗯道:"放心,我一次只撒一點兒,撐不著它們."

說著隨手邀請楚延卿同樂,"你喂不?投點兒食就能把全部都招來,呼啦啦一起眨巴嘴,五顏六色地看著忒豪!"

楚延卿不忍直視念淺安的俗氣嘴臉,目光落在念淺安遞著匣子的手上,一時又想起清風的指點:姑娘家甭管矜持不矜持,骨子里都是害羞的,適當的時候不能守著死規矩,瞅准時機就得豁出去拉拉小手摸摸小臉.

眼下算不算時機恰當?

楚延卿猶豫著撚了撚修長手指,正要伸向裝魚飼料的匣子,就聽離水榭雖遠,但嗓音極具穿透力的陳寶盡職出聲道:"殿下,時辰差不多了."

念淺安聞言抬頭望天,這才恍然楚延卿是趁著午休溜出來的,果斷啪一聲蓋上匣子,揮揮爪子催楚延卿務正業,"還沒正經進刑部觀政呢,可別給皇上留下消極怠工的印象.小表舅快回吧,好走不送啊."

楚延卿默默看一眼念淺安的爪子,然後明晃晃地怒瞪陳寶一眼,忽然側身隔斷水榭外的視線,彎下離座直立的高大身形,貼著念淺安的耳邊低聲道:"我算是知道你有多笨了.我送你的古琴不是擺設,那匣子艾草也不是讓你分給別人泡腳的.琴艾要連起來看……"

他喊了聲念淺安,"我送你古琴和艾草,是想告訴你,我不止會依言追你,還會試著和你談情說愛."

從沒說過的羞羞話語一旦出口,反而不覺得有多羞臊艱難了.

楚延卿不去看念淺安是何反應,忍著耳根滾燙引發的些許不自在,穩住聲線又緩緩道:"你給我點時間,耐心等一等我.等我能回應你對’柳樹恩’的告白,我絕不會再瞞你."

那天他說他可以因她介意就不納李菲雪,她只問他是不是喜歡她.

他無法回答,等哪天他再無猶疑後,或許就能正面給她回應.

楚延卿看著念淺安的側臉無聲笑,抬手撫了撫念淺安尚且覆著絨毛的鬢邊,直起身柔聲道:"笨兔子,我走了."

他心滿意足地大步轉身,只覺雖然沒拉到小手,但順勢摸到了小臉,又成功表達了態度,此行三個目的盡數完成,嗯,很圓滿.

楚延卿腳步輕快地飄走,徒留仿佛被他一番言行定身的念淺安哀嚎一聲,歪靠上欄杆捂臉嚶嚶嚶:楚延卿好煩人!干嘛每次臨走之前都突然放大招,她好歹是個世面見很多的穿越兼重生人士好不好,一而再被古代原裝男蘇到,好……丟臉哦!

而且笨兔子是什麼鬼!

楚延卿單方面給她取的綽號?

哪兒來的奇葩綽號,不甜就算了,連肉麻都算不上.

和楚延卿送禮一個風格,都很難懂!

念淺安邊吐槽邊松開爪子,口嫌體正直地對水自照,咬著唇哼哼,"哪里長得像兔子了……"

哼到一半驚覺重點錯:她才不笨!

可惜已經來不及和蘇完就跑的楚延卿理論,聽見腳步聲才壓下嘴角轉過頭,看著遠山奇道:"怎麼就你一個?"

遠山和近水之前被陳寶一道招呼出水榭候命,這會兒才進來伺候,聞言便答,"近水追六皇子去了.您可以坐著不動,奴婢們要是敢失了禮數不恭送六皇子,鐵定得吃劉嬤嬤一頓教訓."

一提楚延卿,念淺安好容易壓住的嘴角又翹起來.

她自己也鬧不明白有什麼好笑的.

反正就是忍不住想笑.

遠山見狀一抖,默默扭頭看風景:她家姑娘怎麼又開始傻樂了?貌似這幾次不管六皇子送了啥,她家姑娘都能好一陣樂呵.

主子們的心思果然不是下人能懂的.

遠山表示沒眼看,近水表示楚延卿的大長腿走得好快,追得她一身熱汗,忍著氣喘不敢在貴人跟前露丑,奉上洗得乾淨疊得整齊的汗巾道:"六殿下留步.這是前兒六姑娘落在鋪子賬房的東西,奴婢瞧上頭繡著六殿下的徽記,又沾了灰塵汙漬,就做主漿洗了.奴婢代六姑娘原物奉還."

她深覺身為主子身邊的一等大丫鬟,必須能干又伶俐,不能事事都等主子張口吩咐.

是以這些天見念淺安似乎混忘了這塊汗巾,就體貼地洗好收著,今兒湊巧楚延卿登門,這才折回綺芳館取來送上.

楚延卿腳步一頓,有些意外地挑眉看向汗巾,一聽就知近水並不知這汗巾是怎麼落下的,剛才閃過心間的盤算再次浮上腦海,眼底神色微微一閃,邊示意陳寶不必接,邊沉聲頷首道:"用不著還回來,既然到了你手上,你就代你主子仔細收著."

沒有解釋,只是吩咐.

近水再二也不敢跟楚延卿犯二,只有應是的份兒,十分識趣地重新袖起汗巾.

楚延卿面露滿意地點點頭,暗笑笨兔子教出來的丫鬟也夠笨的,面上一本正經地再次吩咐道:"等忙完這陣子正好趕上七夕.你記得回稟公主一聲,到時候我會帶你主子逛七夕夜市.你不錯,屆時你跟著服侍你主子,我會過公主府接你主子,只管等我來接她."

近水只當這是念淺安和楚延卿約好的,想著方才水榭里二人"相談甚歡",倒是半點沒懷疑楚延卿這話的真實性,又聽楚延卿誇她不錯,頓時把腰板挺直了幾分:她這個一等大丫鬟沒給她家姑娘丟臉呢!

楚延卿親口點名要她伺候念淺安,可沒遠山什麼事兒.

近水滿心得意地琢磨開來:先不叫遠山知道,等七夕當天她再顯擺這事兒,到時候就能欣賞遠山羨慕嫉妒恨的精彩表情了!

近水樂顛顛地往回走.

陳寶也樂了,暗道公主府好歹有個劉嬤嬤,怎麼念六姑娘身邊的大丫鬟連劉嬤嬤一分本事都沒學到?

入了他家殿下的套還跟那兒傻樂!

他家殿下正追念六姑娘呢,能不知道念六姑娘身邊的大丫鬟是什麼德性?

倆大丫鬟愛別苗頭,愛小打小鬧.

這是算准了能瞞念六姑娘瞞到七夕當天吶.

陳寶想到這里樂不起來了,自從硬著頭皮幫楚延卿出了個"談情說愛"的主意後,他就一直處于"我家殿下怎麼可能突然看上念六姑娘"的震驚中,心里很凌亂面上一點不顯,這會兒出了公主府,就邊服侍楚延卿上馬,邊不忘盡心盡責地奉承道:"殿下料事如神,此行送錦鯉,果然得了念六姑娘的歡喜?"

楚延卿如願揍了陳寶一拳,"還算有收獲."

別說他只是虛晃一拳,就是真揍實在了陳寶也只有歡喜挨揍的,當即假惺惺呼痛,"奴才是無根之人,到底不比清風小哥內行,殿下這一遭果然沒白走."

楚延卿調轉馬頭嗯了一聲,"是得記他一功.你找個由頭賞他."

陳寶得逞地高聲應"嗻",屁顛顛跟在馬後跑,心里總算不凌亂了:安和公主可不是好惹的.他還是少摻和殿下和念六姑娘的事為妙,不能做殿下的主兒,拉個人擋槍還不容易?

他得好好"賞"清風.

再有什麼事兒,就讓殿下只找清風那孫子去!

上篇:第118章 瞪我干嘛     下篇:第120章 出乎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