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31章 以小見大  
   
第131章 以小見大

g,更新快,無彈窗,!

糖畫這種粗糙玩意兒能到殿下手里,指定和念六姑娘脫不開關系.

陳寶隱秘地翻了個白眼,嘴里不打頓地響亮應聲嗻,錯眼見楚延卿換了身短打往後頭演武場去,忙提腳跟上,覷著楚延卿看不出喜怒的側臉,決定多問一句,"這糖畫奴才一定處理好咯.殿下可還有其他吩咐?"

楚延卿胃里正頂得難受,不想勞師動眾地半夜請太醫,只打算出身汗打套拳權作消食,腦里又轉著明天見徐月重要說的事,根本沒聽清陳寶說了什麼,循聲見陳寶點頭哈腰的模樣就笑了,"去吧,這里不用你伺候."

殿下肯定走神了!

不過殿下就算走神,也走得英明神武.

陳寶一臉崇拜溢于言表,應完聲不急著走,盯著演武場的太監伺候得經心,才放心離開演武場,心里又開始犯嘀咕:這鳥差事不能全算在他頭上,得找個墊背的一起犯愁.

他直起腰板,撅開圍過來奉承的小太監,屁顛顛直奔禦膳房,臨到地頭緩下腳步咳嗽一聲,就有值夜的小太監迎出來,一口一個陳爺爺地殷勤道:"什麼大事兒要您老親自出馬?這月黑風高的,該點兩位哥哥伺候您走夜路呢!陳爺爺快請坐!"

月黑風高後面能跟什麼好詞?

陳寶暗罵混到禦膳房當小太監的能有什麼好口角,懶怠和小太監計較,接過小太監奉上的羊肉湯仰頭灌了兩口.

夏末晚風已有冷意,熱辣辣的湯水落肚,陳寶立即出了一層暢快的汗,丟開湯碗擺手,"趕緊的,叫你們能話事兒的大太監來."

小太監撒腿往里頭跑,很快就請出位白白胖胖的中年太監.

卻是皇子所禦膳房的總管大太監康德書,他打眼見陳寶跟捧聖旨似的捧著串糖畫,頓時樂了,上前往陳寶跟前一坐,一臉白肉笑得好似彌勒佛,"老哥哥這是接了哪門子新鮮差事?"

陳寶也樂了,本想坑個小蝦米,沒想到撞上條大魚,當即回敬一聲老哥哥,愁眉苦臉道:"我這手里心里兜著多少事兒要操心,偏殿下親口吩咐了,這糖畫不僅要存好咯,還得原樣原味地不能有半點閃失.老哥哥是內行,我這外行頭一個想到的,自然是您咧."

康德書也覺得頭疼,一邊讓小太監仔細接下,一邊琢磨著是單獨隔個冰窖,還是想辦法加工糖畫,嘴里不忘拍楚延卿馬屁,直把被吃光爪子的龍形糖畫誇成了真龍下凡.

心里罵陳寶個龜孫子,跟你爺爺這兒裝什麼日理萬機,你爺爺操刀日宰萬雞填皇子們肚子的時候,個龜孫子還不知在哪個犄角疙瘩刨食呢.

陳寶也在罵康德書龜孫子,跟你爺爺這兒整什麼皮笑肉不笑,你爺爺短短幾年就爬到皇子身邊的頭一份兒,個龜孫子還挪不了地兒只能窩在禦膳房煙熏火燎呢.

二人正隔著肚皮對罵,就有陳寶的徒弟急步跑來,遠遠就喊,"師傅,師傅!殿下有話交待!"

陳寶蹦離矮凳,聽他徒弟喘著氣道:"殿下說,讓禦膳房做兩杆糖葫蘆,您給掌掌眼,回頭交給您,您知道該往哪兒送."

鐵定得往念六姑娘那里送啊!

陳寶又樂了,這下不是他坑康德書,而是殿下要坑康德書,他笑眯眯地打發走徒弟,轉過頭煞有介事地又複述一遍,憂心道:"殿下要送人的東西可不能丟份兒.老哥哥可得多費心."

越簡單的東西越難做,康德書可別愁白了頭才好!

康德書卻跟剛才沒親耳聽見似的,一臉肅容的仔細聽陳寶說完,沖六皇子院落行禮道:"六殿下有命,奴才定當全力以赴."

陳寶忙側身避開這一禮,心道康德書這即能裝瞎又肯裝聾,還能見鬼說人話的本事真是不服不行,見好就收地收起作態正色交待幾句,見康德書鑽進廚房忙活,不無悻悻地甩袖離去.

那小太監正幫著稱糖,見康德書竟准備親自動手,忙奉承道:"糖葫蘆有什麼難做的,哪兒用康爺爺費力氣,您只管歇著……"

"你爺爺教你一句乖,這做菜和做人做事一樣道理,懂得以小見大才不容易出錯."康德書腦里轉著用料份量花樣,嘴里還能分心閑話,"越是簡單的東西越不能輕忽.我問你,這麼些年你可見六皇子叫過什麼甜點?這糖葫蘆,都是什麼人愛吃?"

小太監搖頭,隨即恍然,"女人和孩子愛吃."

若是孝敬陳太後周皇後,自有大嬤嬤經手,宮里算得上孩子的八皇子,還輪不到陳寶親自去送.

小太監自以為懂了,"六皇子是想討好那位即將進門的李家嫡女?"

換成三皇子和四皇子,還有可能憐香惜玉,為個皇子妾花心思.

但是六皇子嘛……

康德書笑而不語,能叫六皇子大半夜的還這般上心的,只能是未來六皇子妃了.

可恨陳寶那狗殺才滑不溜手,打嘴炮逗個樂子還行,想套出正經話是沒指望了.

到底是哪位貴女悄沒聲地入了六皇子的眼?

竟然一點風聲都沒聽著.

康德書苦想無果,恨恨寒磣了陳寶一句,"個龜孫子還當苦差事往外推,看不清形勢的蠢貨."

小太監見慣大太監們面和心不和,只依舊興奮道:"您千萬帶擎小的,這糖葫蘆做出來得了六皇子賞錢,小的一定都孝敬您!"

賞錢不過是死物,重要的是露臉的機會.

要是能在未來六皇子妃那兒掛上號……

康德書嘿嘿笑,越發像個大肚白面皮的慈善彌勒佛.

手下動作不停心思也活,親自盯著灶頭,沒兩天就叫陳寶挑不出半點刺兒,做出兩大杆糖葫蘆送出了宮.

禦膳房出品,還是總管大太監親自動手,乞丐碗里食都能做成宮廷滿漢席.

遠山,近水一人扶一杆,和綺芳館的下人們齊齊圍觀名為"錦繡寶樹"的糖葫蘆,紛紛駭笑道:"這那兒還是糖葫蘆呀?又是花兒又是鳥兒,天上地上水里的都齊活了,包的糖漿還五顏六色的,看著又熱鬧又漂亮,誰還舍得下嘴?"

全不知康德書惦記著討好未來六皇子妃,並蒂蓮比翼鳥石榴花生齊齊上陣,錦繡寶樹全是好意頭,暗搓搓盼著未來六皇子妃能記他的好.

可惜媚眼拋給瞎子看,念淺安嫌石榴樣兒的糖葫蘆難啃,咔嚓掉比翼鳥的翅膀啃得賊干脆,又把各式各樣的糖葫蘆分給隔壁,榮華院,剩下的全散給了下人,嘴里毫無不舍,"這東西又放不住,看兩眼過過眼癮就行了,別稀奇了,趕緊吃."

語氣甜甜的,心里也有點甜.

楚延卿送禮越送越上道兒了.

七夕那晚沒吃著糖葫蘆,這是特意讓人做了補給她的?

好細心好體貼哦!

念淺安吃得一嘴甜味兒,一旁正趕著最後一抹暑熱給阿貓阿狗洗澡的陳喜見狀,嘴里也跟抹了蜜似的,"六皇子對六姑娘真正上心.奴才一嘗就嘗出來了,這妥妥是康師傅的手藝!"

立即聯想到某個食品大牌的念淺安:"……康師傅?"

陳喜一瞧提對了話茬,忙知無不言地道出康德書來曆,"給先帝做過禦膳的人物,奴才們見著都得畢恭畢敬地喊一聲康師傅呢."

念淺安自顧自樂了會兒,頓覺好親切,"哪天宮里再來人,你代我打賞那位康師傅吧?"

陳喜哪有不應的,接過荷包揣好,邊盡心照顧小動物邊盼星星盼月亮,盼著楚延卿再派人送點什麼來.

禦膳房里康德書狠狠打了個超大的噴嚏,要是知道心願得償,念淺安真記住了他,卻不是因為用心和手藝,而是因為名字,指定哭笑不得.

陳喜這邊卻是喜笑顏開,真盼著了宮中來人,當即搶了差事轉達打賞,又顛顛兒捧著一雕花金漆匣子送進綺芳館,高聲唱喏道:"六皇子又派人給六姑娘送禮了!"

打開一看,赫然印著泥人張的紅印,兩排泥人形態各異,湊到一起或背或飛,或並肩閑游牽著小手,全都指向念淺安和"柳樹恩"之間種種形跡.

楚克現送她花燈張.

楚延卿就送她泥人張.

還是定制的.

楚延卿這是打算一樣樣找補回來,暗搓搓和楚克現較勁?

好……酸哦!

念淺安決定中午吃小籠包蘸醋,暗笑楚延卿有時候真的挺幼稚,跟她喊小三哥的楚克現較什麼勁,瞧見陳喜杵在原地一臉期盼地看她,跟小貓小狗似的只差沒搖尾巴,就硬擠話題道:"花燈張,泥人張,好像還有個張小泉剪刀也很有名.張姓真神奇,天下頂尖手藝人難道都是一個祖宗?"

她一句玩笑,直跟捅翻了陳喜的話簍子似的.

他想方設法恨不能抱緊念淺安大腿,曉得念淺安愛看戲文話本後,很是下了翻市井功夫,當即打起拍子,真的就著張姓說出了個一二三四來.

念淺安不由聽住了,綺芳館自從陳喜開啟能說會道的模式後,真心比養了各式小動物還要熱鬧.

外頭卻並非一片清平.

陳喜的消息竟比公主府的下人們還快一步:大盜擄人案正式定論,皇上大力嘉賞四皇子辦差得力,轉頭龍顏大怒,不等秋後就問斬,命三司押送一應涉事犯官,儈子手手起刀落,菜市口的血腥味幾天不散,嵌入磚縫的血漬濃得發黑發臭,洗也洗不乾淨.

朱門坊查封的幾戶罪官家還貼著封條,沒幾天就被朝廷收回,重新分派給得皇上欽點的官員,新人入住,舊人似已被所有人遺忘.

因四皇子立下頭功,椒房殿越發風光無兩,很快又傳出皇上旨意,擢四皇子進戶部觀政,命內務府,禮部,宗人府協理姜貴妃,選定吉日辦三皇子,四皇子,六皇子納妾之禮.

喜事連連,仿佛一下就驅散了菜市口的血腥味.

朝中官員卻各有思量.

四皇子進了戶部,嫡出的六皇子卻進了刑部.

看似只是皇子們照例輪著六部觀政,但朝中無小事,以小見大,管中窺豹,才是立足根本.

椒房殿不好明著湊上前,日漸和四皇子走動親密的魏相可就在朱門坊.

魏家一時門庭若市.

換下夏日布置的綺芳館則滿是秋風乍起的清冷.

念淺安納罕地伸長脖子看了看,轉向兩手空空的陳寶奇道:"陳內監,好久不見.你怎麼親自來了?"

上篇:第130章 鷸蚌相爭     下篇:第132章 多事之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