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34章 什麼心態  
   
第134章 什麼心態

g,更新快,無彈窗,!

院中老樹下,換成孔震陪蹲,半晌只見魏無邪眯著眼一心拆解自鳴鍾,說有話問他卻沒了下文,只得主動開口道:"您還有什麼話想問?"

"聽說你之前查過念六姑娘,現在又查起了念大姑娘?"魏無邪看了孔震一眼,"不是陳媽媽說的,你不用多想.你師母思女心切,對念大姑娘一時移情.你暗查念大姑娘,又是為什麼?"

孔震自然不會多想,以為是陳媽媽出賣他.

飛魚衛一出事,還在內衙門的急著找汪保求救,在外頭的則忙著尋求魏無邪庇護,魏無邪從他原來的下屬口中聽說此事,不算意外.

此刻聽魏無邪點破陳氏的思女之心,孔震面色不由幾變.

他會起心查念甘然,原是惱念甘然不識抬舉,視陳氏的示好于無物,後來查得越深,越覺得念甘然行事做派莫名的熟悉,像……她,像那個古靈精怪,總有奇思妙想的她.

即便停手暗查後,他仍無法自控地琢磨著念甘然其人其事.

七夕夜偶遇,他忍不住多看念甘然一眼.

少女燈下靜立,垂眸微笑,透著股既陌生又熟悉的難言觀感.

年齡相當,氣質相仿.

太像魏明安了.

孔震心中劃過這三字名諱,唇線倏忽緊緊抿起,微低下頭只是不答.

"你不說,我也猜得到幾分."魏無邪語帶歎息,搭上孔震的肩膀站起身,"大丈夫行于世,拿得起就要放得下.安安走了,你師母只有比你更痛心的.她如今只盼著你好,你莫辜負她."

說著摁了摁孔震的肩,"物有相似,人有相類.你若只是好奇,想做什麼我不管你.但你若是妄生心魔,牽連無辜之人,我勸你多想想你師母,別做出惹她傷心的糊塗事."

孔震只覺肩上力道重若千鈞,聽出魏無邪深藏的傷痛語氣,唇線越發緊抿,"您放心,我有分寸."

"倔驢!我怎麼就教出你這麼個倔驢!"魏無邪點到即止,轉瞬又氣得吹胡子,"你愛惦記誰惦記誰,我又不是陳媽媽,閑得操心你的私事!去去去,你師母知道你來了,指定等著見你."

誰又想得到,一句話能打十個機鋒的魏相私下和疼愛的晚輩說話,竟是副無賴樣兒.

孔震再次面露無奈,頗有些落荒而逃,"那我去給師母請安了."

魏無邪收回笑看孔震背影的目光,轉身進屋臉色一沉,打開書案抽屜,內里竟收著一副念淺安出品的限量牌九,已有歲月痕跡的指尖過而不停,取出的是一份尚未刊印的草稿.

片刻細讀後,似看到好笑處,胡須一顫一顫喃喃道:"螞蟻撼樹麼?這只螞蟻,有點意思……"

他身為內閣首輔,想不為人知地搶先入手這份草稿,並非難事.

不出兩天,草稿已落成鉛字,由進奏院刊印成冊發往各地.

徐月重翻看進奏院新出的小報,似也看到好笑處,握拳掩唇忍俊不禁:上頭單獨劈出版面戲說飛魚衛大案,竟細分章回,第一回的標題是"飛魚衛罔顧聖恩良弓變惡犬,六皇子怒持打狗棒嚴懲狗才".

實在不是他不尊重,而是進奏院乃各地駐京機構,所出小報和朝廷邸報不同,更重于淺顯易懂方便百姓傳閱.

甚至只要有門路,常人想刊登什麼也不是不可,何況他們有心,早有准備的內容果然順利刊登在冊.

也不是他笑點太低,而是即便早就看過念淺安寫的草稿,再看依舊覺得念淺安的……文采,實在令人捧腹,大白話刻畫得入木三分,可以想見這份小報傳閱民間時,輿論效果該有多好.

一旦激起民怨,饒是皇上想保飛魚衛,也保不得了.

何況……

徐月重視線下滑,正落在小報一角,就聽手下腳步匆促,沒進門就囔道:"徐指揮使!皇上有命!令五城兵馬司查抄汪保名下私宅,莊田!捉拿和汪保相關的一干人等!"

飛魚衛即稱內衙門,汪保能做督主自是因其乃頗得聖寵的大太監,名下早有私產無數,假婆娘假兒女亦早就置辦齊活了.

徐月重心道終于等來了皇命,身上冷冽大盛,點齊人馬按著腰間兵器,大步出了五城兵馬司.

人走風卷,攤在桌上的小報沙沙作響.

念淺安的桌上也攤著新出的小報,她注目的卻不是自己寫得賊樂呵的章回體,而是一角豆腐塊:江南三省的監察禦史接連奏報,汪保祖籍所在有一汪家鎮,竟明目張膽為汪保建生祠,打著汪保的名號欺男霸女,勾連當地縣衙,知府搜刮民脂民膏,逼死良民無數,致使哀嚎遍野.

甚至逼出一支受害百姓落草集結的叛軍.

念淺安讀得有滋有味,摸著下巴嘖嘖吐槽,"汪保簡直不作死不會死啊……"

汪保身世挺苦逼,還有親人的話哪會打小自賣做太監,什麼鬼祖籍,不過是心大勢大,自個兒選中富庶江南做了祖籍,所謂汪家鎮所謂親人,全是捧他臭腳上趕著倒貼的惡佞之人.

做盡壞事掙盡風頭享盡富貴,臨到了一鍋端,報應的時候到了.

不過,江南這樣的地方出了叛軍,任是誰都不敢隱瞞不報吧?

"時機這麼巧,難道是楚延卿授意安排的?"念淺安自認再活一世,也沒能耐查到汪保在江南的勢力,"江南……皇後娘家,楚延卿母族周氏就是江南大族.是周氏幫的忙?居然能悄無聲息地辦成這樣大的事,不愧是簪纓世族啊……"

她也不管是不是周氏的功勞,說過就罷,看著小報又不小心露出奸笑.

汪家鎮也是愛作死,打著汪保的名號喊的不是汪督主,而是汪千歲.

汪保是千歲,那陳太後是什麼?

皇上還要不要民心了?皇家還要不要臉面了?皇上還要不要孝道了?

必須要啊!

皇上捏著小報龍爪氣得發抖,抖出三道旨意急送江南,一招安叛軍,二安撫民心,三捉拿汪黨就地斬殺.

汪保當場被龍腳飛踢出禦書房,一口老血還沒噴完,半句辯解都沒能出口,當即下了天牢.

天牢不比刑部,三司大牢,活人只要進去,出來必須成死鬼.

念淺安半點不膩地回味著陳喜繪聲繪色的描述,嘿嘿直笑:還以為她的後手有得磨,沒想到楚延卿不聲不響地憋了個大招!

汪保死定了.

飛魚衛倒定了.

她正自己跟自己偷樂呢,外頭念秋然的大丫鬟揚聲報道:"六姑娘,李四姑娘來了!"

念淺安微愣,上一秒還在想正事,下一秒突然冒出私事,心情沒調節過來,險些顏面神經失調.

默默捧著小心肝嘴角抽抽:老實講,自從聽楚延卿把話說開後,她反而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李菲雪.

扶著大丫鬟進門的念秋然卻是一臉歡喜,"吉日定在八月十二,菲雪姐姐這會兒過來,定是趕在出閣前來見我們最後一面.聽通傳的婆子說,李夫人人逢喜事精神爽,一路往榮華院拜見公主都是笑模樣呢!"

徐氏如今是真高興.

概因三皇子又添一位皇子妾,四皇子也准備納兩位皇子妾,唯獨楚延卿不肯委屈李菲雪,說李菲雪尚未及笄不能圓房,另一個皇子妾位先空著,等李菲雪及笄再說.

李十姑娘和李菲雪年紀相當,處境相似,楚延卿一番說辭倒讓三皇子不無尷尬.

楚延卿哪管三皇子怎麼想,請出周皇後,直接拒了姜貴妃給他挑好的另一位皇子妾.

不說李家本就不敢抗旨,只說楚延卿明知內情,還這樣看重維護李菲雪,李長茂大松一口氣,徐氏則是實打實地高興,轉而覺得這門親事雖非所願,但也算得上稱心了.

念淺安心情複雜地戳了戳念秋然的笑臉,嘟囔道:"什麼最後一面,別瞎說……"

將來她要是和楚延卿那啥了,所謂最後一面什麼的,不存在的.

念秋然哪知她正在懷疑人生,掩口笑得越發歡喜,"是我說錯話了,我實在替菲雪姐姐高興.六皇子肯為菲雪姐姐拂姜貴妃的臉面,是……喜歡菲雪姐姐的吧?六皇子對菲雪姐姐這樣好,等菲雪姐姐及笄可都兩年後了,菲雪姐姐一人獨大,到時候再進新人也不怕了!"

這話說的是皇家祖制:皇室子弟要麼有本事當上太子,要麼有能耐坐上龍椅,否則都沒資格納側妃,夫人,正妻之下只能納兩位四品妾,往下愛收多少女人隨便,但全都是沒地位的婢妾,沒名分的通房,甭想上皇家玉碟.

定這祖制的開國皇帝莫不是穿越來的?

真心英明!

跨進門檻的李菲雪正聽見念秋然的話尾,竟搖頭直言道:"小透明又說錯話了,六皇子對我可沒有半點兒女情思."

這話風不對啊!

遠山近水再二也知道往下不是她們該聽的,一手一個拖著念秋然和李菲雪的丫鬟退了出去.

屋內閨蜜團圍坐一處,李菲雪已將念淺安,念秋然引為知己,想著今天的來意,先毫不避諱地說出和楚延卿之間的密談,末了抿著嘴莞爾道:"我和六皇子有此君子協議,他許我寵妾之名,我為他打理庶務,互不相干各取所需,和兒女情思真沒有關系.外人不知道,我卻不想瞞著你們."

念秋然早聽得目瞪口呆,半晌才找回舌頭,磕磕跘跘擠出一句,"菲雪姐姐放心,出你口入我耳,我們一定替你和六皇子保密,絕不亂說露在外頭……"

她都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鬼,求救似的看向念淺安.

念淺安也沒想到李菲雪不僅自爆猛料,還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心情更複雜之余,忍不住問,"菲雪姐姐不在乎六皇子將來娶誰為妃嗎?還是不在乎六皇子這個人,也和小透明一樣,心里另有所屬?"

李菲雪篤定搖頭,一張臉仿佛透出光來,"不是六皇子也會是別的男人,不過是搭伙過日子.只要李家好,情愛一道,我根本不在乎!"

念淺安見狀瞬間開錯腦洞:難道李菲雪被李十姑娘鬧得宅斗頻頻失利,決定另辟蹊徑擯棄情愛俗事,改走修仙路線?

這畫風果然不對啊!

李菲雪什麼心態,好強大!

念淺安一臉"少女你思想好超前哦"的古怪表情:"……別鬧,跟你說正經的呢."

"沒鬧,鬧誰也不會鬧你們!"李菲雪言笑晏晏,臉上光芒更甚,"我今天來,是有事求安妹妹……"

上篇:第133章 螞蟻撼樹     下篇:第135章 另一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