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37章 爬樹不啦  
   
第137章 爬樹不啦

g,更新快,無彈窗,!

長隨服侍念駙馬多年,深知六姑娘這位小祖宗是什麼脾氣,短暫愕然過後熟門熟路地抬手,比了個自戳雙眼的手勢,表示他瞎著呢,小祖宗想干什麼請自便.

念淺安見狀先是詫異,然後樂了:真不愧是親爹,教出來的下人忒上道兒.

她確實沒打算亂闖,就算念駙馬不會趕她,文人清客不敢趕她,但她一小姑娘在場,那些人肯定不會再毫無顧忌地說這說那,多半聽不著她想聽的.

所以她打算偷聽壁腳.

念淺安打眼一看,就見琉璃閣牆外有一棵高壯大樹略顯眼,目測承重很在線,果斷撈起裙擺別到腰間,看著念秋然的眼神略熊,"我要上樹偷聽,小透明要是害怕,就去花廳等我?"

念秋然雖嚇白了臉,但自有一股義氣,都到這里了哪里肯自己躲開,抖著手紅了臉也別起裙擺,用力點頭,"我陪六妹妹一起."

念淺安沒忍住,狠狠啵了念秋然一口:她家小透明可愛死了!

親得念秋然臉紅得能滴血,暈頭暈腦地張開手腳,現跟念淺安學爬樹.

她的大丫鬟卻是嚇軟了腿,剛想冒死勸阻,就被遠山,近水一手挽一邊攔下了.

倆二貨氣場全開,竟是副炫耀口吻,"你瞎擔心什麼呀?沒看駙馬爺的人都沒管嗎?姑娘和漁陽郡公小時候就沒少來外院做耍,也沒少一塊兒爬樹.你當這棵樹為什麼位置這樣好?那是後頭新栽的,駙馬爺專門為姑娘精挑細選,防著姑娘爬錯樹磕著碰著呢!"

大丫鬟聞言哭笑不得,念淺安聞言又樂了:怪不得爬起來這麼順手順腳,樹干上還有人為鑿出的小坑做階梯.

她默默感謝念駙馬感謝原身,耳邊傳來倆二貨已經有些遠的聲音,"姑娘左右找找,上頭時時備著茶點呢!"

念淺安一聽更樂了,合抱粗的樹干上還真釘著一座雙門木匣,打開來不僅有保著溫的茶吊子,還有兩碟點心,非常與時俱進地裝著念甘然蘇出來的新式西點.

念秋然接過點心默默咬一口:"……真好吃."

念淺安捧著香茶默默呡一口:"……真舒服."

不對,她不是來享受的!

念淺安一時跑偏,自然沒能發現牆內琉璃瓦下,念駙馬側臉微動,面上似無所覺,嘴角卻翹起玩味的笑意.

下首圍坐的文人清客正一人一句議論道:"飛魚衛一倒,真正大快人心!可歎聖心難測,六皇子本該即得首功又得重賞,最後竟沒落著半點好兒!"

人聲隨風送入耳,念淺安忙拉著念淺安排排蹲好,探出四只大眼睛偷看.

琉璃閣不負其名,門窗皆以玻璃鑲嵌,內外一覽無遺,相當適合被偷窺,且皇上曾贊念駙馬有魏晉之風,過節酒席擺成曲水流觴,圍了一堆文人清客,必須整成高大上的清談啊!

讀書人果然很愛議論朝事.

何況楚延卿和飛魚衛都是剛出爐的新鮮事兒.

念淺安支起耳朵瞪大眼睛,就見念駙馬略風騷地抬抬手,壓下議論聲,點了位半百清客的名,朗聲問,"六皇子新得的考語,您老怎麼看?"

那老者捋著胡須沉吟道:"皇上這是不高興了.飛魚衛罪證確鑿,汪賊十惡不赦,其實不需要六皇子如何窮追猛打.飛魚衛能橫行多年,那是皇上以前肯縱著他們,如今皇上既然已經表明態度,起了動飛魚衛的心思,汪賊一黨本就注定逃不脫根連株拔的下場.

老夫雖身在事外,但也猜得出其中另有蹊蹺.六皇子明面上怎麼做不重要,要緊的是暗地里是否動過手腳.那些受害百姓早不落草晚不落草,偏掐著點兒集結成叛軍,倒叫汪家鎮十足真的罪行也黯淡了幾分.

那可是江南重地,是皇後娘家,六皇子母族所在.周氏眼下雖無子弟在京為官,到底是盤踞江南幾朝的煊赫大族.若真是六皇子和周氏暗中聯手……今天能扳倒飛魚衛,明天呢?會不會沖著其他皇子去?

老夫尚且如是想,何況是心懷天下的皇上.急功近利,沽名釣譽這兩道考語不說也罷,剩下的收攬民心,心狠手辣……皇上這是對六皇子的行事極其不滿.換成尋常人家,也沒有做兒子的逼著做老子的低頭,不得不打殺經年老仆的道理不是?"

他身邊的文人見他邊說邊搖頭,不由覷著念駙馬的神色描補一句,"倒是六皇子寵辱不驚,回刑部當差不見半點異樣,對刑部尚書亦是恭敬有加."

念駙馬沒作聲.

不寵辱不驚還能咋地,難道還能先忤個逆再造個反?

楚延卿又沒蠢到嫌命長.

念淺安偷聽至此,眼睛瞪得更大了.

所以皇上罵得那麼嚴重,是因為不小心被觸發了為君為父的傲嬌屬性,看不得楚延卿太能干,步步緊逼地弄死飛魚衛?

敢情是她面對皇權的奴性思想沒修煉到位,根本沒往他們這麼做,是在逼迫皇上不得不做選擇,決定這方向上想.

聖心難測.

……個屁!

念淺安果斷跳過陳太後,在心里問候了一下皇上他爹.

她沉默著抿了抿唇,琉璃閣內亦是一時沉默.

閣外樹下,卻突然響起兩道刻意壓低的驚呼,"六妹妹!四姐姐!你,你們在做什麼?"

卻是念桂然和念桃然奉母命往綺芳館走動,得知念淺安和念秋然來了外院,一時好奇找過來,沒想到瞧見這一幕.

念秋然臉色微變,她對長姐是敬佩,對二姐是敬畏,對念淺安是喜愛,對五妹,八妹這對四房姐妹花卻是甯肯躲著走的敬而遠之.

念淺安亦是臉色微變,此刻卻無心和念桂然姐妹糾纏,眼下偷聽才是重點,遂表情很凶地噓了一聲,面露威脅地無聲做口型:爬樹不啦?一起唄!不然就圓潤地滾.

念桂然見狀,不禁用力咬了咬嘴唇.

姚氏那晚苦心孤詣的話語猶在耳畔,藏也藏不住的酸澀神態猶在眼前.

念桂然想起母親,又想到自己.

這些天她翻來覆去都在琢磨姚氏的話,只覺姚氏打得她不疼,卻說得她心疼.

此刻仰望著念淺安全無憂愁的眉眼,略一猶豫就咬咬牙扯上驚呆的妹妹,學足念淺安的模樣,忍著羞恥胡亂別起裙擺,動作僵硬地扶上樹干.

巴結奉承就巴結奉承!

她不信自己連個念淺安都哄不住!

至少,回去能給母親個交代.

念桂然化悲憤為力量,帶著念桃然居然真蹭蹭蹭爬上了樹,並且十分識趣地沒有再開口,只護著妹妹默默蹲到念淺安身邊,也跟著往牆內探眼睛.

別說念秋然大感意外,就連念淺安也呃了一聲:這什麼神展開?

算了,念家兩府大小主子,基本有一個算一個都是不一樣的煙火.

深有體會的念淺安心超大,重新豎起耳朵,加入莫名壯大的偷聽壁腳小隊伍.

琉璃閣內已經響起新話題.

大概是缺啥愛啥,一幫落魄窮書生心里羨慕嫉妒恨,面上義憤填膺,大肆數落汪保為惡首的飛魚衛被查抄出多少橫財,其中私吞多少朝廷錢糧,又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指責聲那是相當痛心疾首.

有個面嫩的書生小聲譏笑道:"飛魚衛作惡多端,姓孔的原是左指揮僉事,能乾淨多少?分明就是魏相和汪賊的手下走狗,最後倒落個查實無罪的好下場……"

一樣是白身,他連個秀才都沒掙上呢,孔震倒好,沒了飛魚衛,照樣有魏家做庇護,哪里缺富貴榮華?

念駙馬仿佛沒聽出他的言外之意,暗自決定吃飽了送幾兩銀子好打發此人出府了,心里嫌棄此人嘴臉難看,面上依舊一派溫潤笑容,"孔震能全身而退,你覺得皇上是何考量?"

面嫩書生不防能被念駙馬注意到,驚喜得臉都激動紅了,偏搜刮肚腸答不出干貨,吭哧半晌一臉大義凜然道:"小民不敢妄自揣測聖心."

不敢個鬼.

當在座眾人高談闊論半天都嫌脖子太硬不成?

大曆朝並不限制言論,只要不涉及謀逆造反之類的,市井里的酒樓,茶館談起朝政比當官的還熱鬧敢說.

否則朱門大戶怎麼會視門客清談為雅事,屢屢傳入士林多有精絕妙論?

念駙馬在心里翻了個很優雅的白眼,暗道打發此人的幾兩銀子也可以省了,簡直浪費錢.

最終還是剛才那位老者接了話,"依老夫猜測,皇上一舉一動皆有深意.不管是看在魏相的干系上,還是孔震此人確實有什麼過人之處,皇上既然定了他是清白的,又留著人不做任何處置,必定是另有用處.或是……朝中人事將有變動,皇上心里已經有所安排."

這話全說在了點子上,議論紛紛的聲音消了下去,一多半的人都在暗自思忖.

念駙馬笑看眾人或附和或沉思,從始至終只開口問了兩個問題,不曾發表過任何意見.

不愧是常常主持清談的男主人,引導得一手好話題.

任由他人出盡風頭,念駙馬自顧矜持而悶騷.

戳在樹上的念淺安看得莞爾,再次在心里默默感謝念駙馬,感謝原身:果然是親生的,簡直心有靈犀,她想聽的,念駙馬都幫她問出來了.

念淺安心滿意足地縮回腦袋,沖偷聽壁腳小隊伍努了努嘴:小的們,不對,姐妹們,可以撤了.

成功意會的姐妹們表情各自精彩.

念淺安則一臉輕快地挪啊挪,抱穩樹干直接往下滑.

她滿分落地,念秋然白著臉不敢學她,只得踩著樹干另一面的小坑一步步往下蹭.

念桂然看一眼四腳扒樹慢慢蹭的念秋然,又看一眼仰著頭替念秋然打氣的念淺安,狠下心決定直接滑下去.

不跟念淺安學,難道跟念秋然那個沒用的東西學嗎?

念桂然拼著一口氣,強忍著肝顫閉眼往下滑,腳著地才發現其實沒有想象的那樣可怕,心里竟莫名生出一股喜悅和豪氣,轉身抬頭正想招呼妹妹,就見頭頂迅速壓下一片黑影--念桃然緊隨其後,然而手短腳短下滑失敗,摔了.

念桂然嚇得叫都叫不出來.

一旁念淺安忙飛撲過去,張手去接念桃然,邊接邊抽空內心淚流.

身體快過大腦什麼的好煩人!

求好人有好報,別讓她救人未遂,摔成真手殘啊老天爺!

上篇:第136章 塵埃落定     下篇:第138章 做人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