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39章 宴無好宴  
   
第139章 宴無好宴

g,更新快,無彈窗,!

中秋是大節,宮宴的規模更大,規矩更多,進宮領宴的官員隊伍也更長,前殿男眷那頭人數只增不減,後宮女眷這邊的面孔倒和端午節時差不離,內外命婦的隊伍依舊涇渭分明,一聲唱喏挪一步,行進速度真心虐.

深覺排隊是個體力活的念淺安活動不了手腳,只好滴溜溜活動眼珠,放眼數著熟臉玩兒.

先瞧見于老夫人杵在外命婦隊伍前頭,正偷偷捶老腰就笑了:很有自我的于老夫人這次沒犯牛氣裝病,和安和公主分車不分隊,親自將念甘然帶在身邊.

念淺安的目光落在念甘然的背影上,在心里豎大拇指:短短幾個月,大房的點心鋪子已經開了分號,中式糕點和西式點心分開賣,另外除了酒水生意,還接連蘇出香皂,香水等新營生.

聽說,中式糕點和新營生這兩項里有椒房殿的股份,說是于海棠居中牽線,七皇女出的資,但誰都看得明白,名義上是七皇女入股,背後卻是姜貴妃有意幫扶念甘然.

要不是念甘然年已十四又是姑娘家,不適合做八皇子的伴讀,擔不起八皇子一聲老師,姜貴妃也不會因為寵愛八皇子,又見八皇子極其推崇念甘然的木工手藝,拐著彎抬舉念甘然.

念甘然行事有分寸,于老夫人又憐惜她,一雙老眼自有閱曆,看明白機緣只著落在年幼的八皇子身上後,並不約束小兒女間的來往.

勢弱的大房漸有起色.

妥妥一出"穿越孤女認命不認輸,力爭上游搏前程"的逆襲記啊!

念淺安默默給念甘然點完贊,不由轉眼去看念甘然的閨蜜團--于海棠自然不在隊伍中,靖國公府地位斐然,裴氏站的位置離于老夫人不遠,也排在外命婦隊伍前頭,身邊不見徐之珠,只帶著單懷莎一個.

中秋不比端午,或許是舍不得徐之珠進宮吃苦,或許是因為市井流言,有意隔開單懷莎和徐之珠?

念媽媽進府送鋪子的中秋孝敬時,不忘補完之前帶來的八卦:原本傳得有模有樣的市井流言仿佛不曾存在過,七夕過後一夜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是徐月重的深情謀劃得償所願了?

還是裴氏不肯成全,悄沒聲息地抹掉了首尾?

隊伍前後倒是有不少小姑娘掌不住,也在眼神各異地偷偷打量單懷莎.

那些市井流言,怕是早傳進不少人耳中了吧?

靖國公府毫無動靜.

裴氏和單懷莎也跟沒事兒人似的.

念淺安默默替徐月重唏噓,視線掠過武官女眷的隊列,先看見念秋然好好兒地跟在周氏身側,然後就見徐氏只身一人,臉上似喜似憂,心心念念今天能見上李菲雪一面.

李十姑娘和李菲雪相繼做了皇子妾,余下庶女都被她關在家中半個都不帶,所幸李菲雪進皇子所後很得寵,別說宮里,連宮外都聽說了.

昨天本是三日回門的日子,按說李菲雪沒資格回門,但照舊能送出一份厚重的回門攢盒,可見受寵程度.

徐氏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握拳,才能勉強壓抑住心里的喜悅.

念淺安抿嘴微笑,錯眼就見文官女眷隊列里,同樣只身一人的便宜舅母方氏略顯眼,她膝下無女,劉家無妾無庶出,參加這樣的大型交際時一向最輕省,神色卻也透著半喜半憂.

過完中秋轉眼就是秋闈,難道是憂心劉青卓的科舉?

講真,劉青卓和念夏章雖然有點神經病,但讀起書來真心能吃苦,說閉門苦讀就真的再沒踏出過劉家,三房一步,念夏章自己忙著懸梁刺股,還肯分心教念七公子念杏章,不因念杏章才十歲又是庶出四房的隔房堂弟,而有半點敷衍.

就事論事,劉青卓和念夏章這點很值得佩服.

念淺安收回視線,看完外命婦隊伍再看內命婦隊伍,一眾女眷倒是不分左右內外,雖神態各有不同,但都不曾因剛剛落幕的飛魚衛大案,而影響過節的好心情.

至少表面上,個個都為宮中後來傳出的喜訊而高興.

繼慧嬪之後,前幾天又有幾位低等嬪妃診出喜脈,皇上于今天一早就大肆封賞後宮,連道三聲雙喜臨門,好得很!

好個球球.

端午節時雙喜臨門,中秋節也雙喜臨門.

念淺安偷偷撇嘴:雙喜臨門這四個字真廉價真好用,每次刮完腥風血雨就整一次雙喜臨門,套路,都是皇上的套路.

她這邊有滋有味地品味世間百態,那邊皇上吭哧吭哧爬上德勝門的城樓,說完老長一篇中秋祝詞,表示大家吃好喝好玩好朕與民同樂後,龍心大悅地輕快飄下城樓,龍爪剛霸氣地扶上龍輦把手,緊跟著就響起清脆而尖銳的淨鞭聲.

其後繁文縟節不必贅述,只說皇上領著朝中官員于太和殿入席,女眷隊伍的行進速度終于大幅度提升,嗖嗖嗖進了後宮舉辦大宴用的交泰殿.

正式開動前總算人性了一回,給心累身更累的女眷們留了一刻鍾松散筋骨,重振精神的更衣時間.

小豆花和小豆青早就奉了陳太後的命,立即緊緊跟在念淺安左右.

大概是切身經曆過端午節風波,挨過一頓板子死里逃生的小豆青仿佛曆練出來了,言行舉止越發沉穩,靜靜笑看小豆花嘰嘰喳喳地請安寒暄,覷著空才湊近念淺安低聲道:"奴婢已經在正殿,暖閣各處都暗中安排好了人手,絕不會再出紕漏,累您受牽連."

念淺安見她微笑中透露著黑眼圈,不像過節倒像過鬼門關,擔心她緊張過頭走向另一個極端,忙替她松松弦,"你別自己嚇唬自己,搞得我也很緊張.你仔細想想,我還能受誰牽連?"

念甘然如今也算是有姜貴妃罩著,念秋然說到底是三房庶女,即不得念家看重又是個徹底的小透明,一會兒就算要和周氏分開,也會跟念淺安在一起,誰會吃飽了撐的算計念秋然?

真有心牽扯念家,上次出事的就不會是李菲雪了.

且李菲雪已然是京城皆知的六皇子寵妾.

她的閨蜜團規模虐歸虐,但她真心在乎的也就李菲雪,念秋然兩個,這麼算下來,眼下還真沒剩下誰能再牽連她.

一葉障目的小豆青:"……六姑娘說得在理,是奴婢想太多了."

又心疼又好笑的念淺安:"……想太多比啥也不想好,請繼續保持不斷努力喲!"

小豆青展顏一笑,黑眼圈似乎都沒那麼重了.

一旁小豆花看似沒心沒肺,其實這些天眼看小豆青精神狀態不對,沒少暗自憂心,此時見狀不由也跟著松了口氣,拉著小豆青笑道:"還是六姑娘會疼人,一句話就讓姐姐茅塞頓開了.六姑娘,奴婢們服侍您進正殿."

後半句是對念淺安說的,二人扶著念淺安入席,站在安和公主和念淺安身後布菜,添茶酒.

她們不再憂心會出什麼幺蛾子,有人卻上趕著要鬧幺蛾子.

此時剛開宴,各家夫人,奶奶帶著家中姑娘坐在一起,皇子所新進門的幾位皇子妾,也站在各自的婆母身後伺候.

李十姑娘--現在該叫小李氏了,她恭敬地為王庶妃續滿果酒,借著轉身退開的動作擠開另一位三皇子妾,眼中既有對那位三皇子妾的挑釁,也有背對王庶妃後浮現的不屑.

比起她針鋒相對的小動作,那位三皇子妾卻是一副文靜柔弱的模樣,隱忍地側身避開,半垂的臉上卻飛快閃過一絲看好戲的笑意.

心道李家姐妹一嫡一庶,偏都做了皇子妾,外人難免分個高下,小李氏那樣上不得台面的德性,也一心想爭個高下呢.

果然就見小李氏借機停在李菲雪身旁,翕合嘴角輕聲道:"四姐姐今非昔比,如今皇子所里誰不知道四姐姐的大名?這才進門幾天,就成了人人盡知的寵妾.四姐姐真是好本事.一朝飛上枝頭就連妹妹都不認了,枉費妹妹惦記著四姐姐,幾次想找四姐姐親近親近,卻一再被四姐姐攔在門外不得而入……"

李菲雪抬眼,看的卻是周皇後的桌面,見周姑姑伺候得熟練細致,輪不到她插手,就重新垂下眼眸,仿佛沒聽見小李氏說的話,紋風不動的矜持靜立著.

小李氏最恨她這副高高在上的嫡女做派,越發語帶譏諷道:"別以為自己飛上枝頭就能成真鳳凰.你是母親肚子里爬出來的又如何?最後還不是和我一樣,只能給人做妾!三殿下好歹為我特特備了聘禮,你呢?再體面,也只得了六殿下一句空話."

什麼為了李菲雪不納二妾,男人一時鬼迷心竅的漂亮話,不過是面子上好看罷了!

她的納妾禮雖倉促,但三皇子可是為她破例求了姜貴妃允准,正經下了聘禮的,私下也常來她屋里,對她可比嫡母嫡姐好一百倍!

李家豈敢扣下她的聘禮,還不是得原原本本地陪給她做"嫁妝"?

她這樣得了實惠得了里子的,不知比李菲雪強出多少去!

李菲雪有什麼?

不過是兩個李家出來的貼身丫鬟,還有那些帶不進宮的所謂陪房.

有還不如沒有!

三皇子特意撥給她的宮女,現在還不是照樣對她俯首貼耳!

"只盼四姐姐能一直這麼受寵,別到時候沒了寵愛,面子丟了,里子也沒著落才好呢."小李氏越說越得意,斜睨著李菲雪恨恨刺道:"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寵妾能有多長久!別等鳳凰變野鳥,掉轉頭想認我這個妹妹就晚了.我沒四姐姐狠心,萬萬不敢不認母親的,哪天母親要是為你求到我跟前,我一定好好’招待’母親!"

說到最後幾乎咬牙切齒.

李菲雪終于正眼看向她,卻是不惱不怒,微微一笑突然揚起手,出手如電地狠狠甩出一巴掌.

啪的一聲脆響,小李氏精心描繪過的臉上瞬間腫起清晰無比的巴掌印.

下足死力的大耳刮子,扇得小李氏忘了身在何處,一時又驚又痛,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

只有碗碟輕碰聲的大殿,瞬間靜得只剩小李氏驚叫的余音.

姑娘們或驚或呆,齊刷刷看向皇家女眷所在的上首.

貴婦們則險些齊刷刷噎住,有志一同地在心里怒罵晦氣:還讓不讓人愉快地進宮領宴了!

果然是宴無好宴.

嘖,又怎麼了?

上篇:第138章 做人好難     下篇:第140章 神仙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