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47章 小可憐兒  
   
第147章 小可憐兒

g,更新快,無彈窗,!

周皇後最先反應過來,並不覺得陳太後這麼說是信口逗她們玩兒,她和周姑姑對視一眼,短暫愣怔很快被肅然代替,眉梢一挑,問的卻是,"皇上可知道?"

到底是親母子,關系再不親熱,首先關注的就是楚延卿假借身份在外行走,會不會惹皇上不喜.

陳太後最愛的就是周皇後看似憊懶,實則看事清醒,眼角立時堆滿笑紋,"眼下還不知道.哪天皇帝知道了,總有我給小六做保."

有她這個太後給楚延卿撐腰,皇上和言官都可以閉嘴了.

臉上雖在笑,語氣卻有些惱,明顯還在氣皇上罵了她愛孫兩頓的事.

周皇後低眉一笑,目光落在念淺安仍帶稚氣的裝扮上,笑容頗有些玩味.

她一派平靜,安和公主仍有些愣怔,難得問了句傻話,"外祖母,您這話我怎麼聽不懂.柳樹恩不是小六的暗衛嗎?"

陳太後一臉嚴肅,"我可從沒說過樹恩是暗衛.從始至終,都是你自己這麼說,這麼認為的."

她只是沒有否認,但也從沒承認過.

終于反應過來的安和公主:"……"

陳太後這不是耍賴嗎!

然而大曆朝最尊貴的女人明擺著要耍賴,她還能怎麼著?

安和公主轉頭繼續瞪女兒,"你早就知道?"

念淺安也一臉嚴肅,"七夕那晚才知道的."

要是承認她早就知道,非得被安和公主遷怒不可,她才不替陳太後和楚延卿挨揍呢!

"這麼說,單懷莎的話不全是誹謗?"安和公主若有所思,想到念秋然的性子,對七夕夜市的說辭不疑有他,只問別的,"小六微服出游倒也罷了.出入東郊,進出你名下鋪子卻是怎麼回事?"

念淺安偷瞄一眼,見陳太後也面露好奇,已然肯定陳太後所知有限,遂繼續睜眼說瞎話,"小表舅出入的是徐家別業,他找徐大哥是為三懷山農女遭劫的事.那天會從鋪子後門進出,只是臨時借我的地方躲一躲,具體是因為什麼事兒我就不知道了."

馳古閣還不能暴露,她摻和進飛魚衛的事更不能說.

安和公主聞言不瞪女兒了,心知皇子有什麼事兒不是她該過問的,想了想忽然笑起來,"哪天皇上知道了,大家也就都知道了.小李氏要是知道柳樹恩就是小六,少不得悔青腸子,偏不能露出來,可千萬別把自己嘔死!"

當初春宴落水對柳樹恩避之不及,後來費盡心機做成三皇子妾,到頭來救命恩人搖身一變成了嫡出皇子,小李氏估計真能嘔死.

安和公主笑得賊歡快,她和陳太後一脈相承相當護短,看徐氏順眼就看李菲雪也順眼,巴不得再打一次小李氏的臉,竟很有些迫不及待地瞅著周皇後,"你兒子惹出來的事兒,你得做主,趁早讓’柳樹恩’的身份大白天下,省得帶累我家安安的名聲."

周皇後奉上白眼,表示你家安安本來就沒什麼好名聲.

見安和公主果斷回以白眼的念淺安:"……"

怪不得遠山近水倆二貨能被撥去綺芳館做大丫鬟,安和公主此時也挺二的.

然後就聽周皇後滿不在乎地笑道:"要我給小烏龜做主還不容易?讓小六娶小烏龜就是了,名聲不名聲的一床錦被盡遮掩不是?"

安和公主仿佛聽見了天大的笑話,"小六好歹要叫我一聲表姐,娶我的女兒算什麼事兒?你這笑話一點都不好笑,你這話唬弄外人就算了,別拿來跟我淘氣."

滿臉不以為然的親昵,偏拿宗室最說不清的輩分說事兒,顯見沒想過,也不願意女兒嫁回皇室.

周皇後眼中玩味更甚.

陳太後卻是心下暗歎,正要說話,就見陳姑姑進屋稟道:"禦書房散了.先前太和殿宴席傳出來的只言片語落實了.皇上留皇子們和閣老們禦書房說話,定下節後設立軍機處,明旨已經下發內閣,工部尚書和禮部尚書前腳出宮,後腳就去了部里,商議軍機處衙門選址,選吏的章程."

打探得這樣明確詳細,顯然皇上主意已定,且有意讓宮內外知道.

陳姑姑想著念甘然落水首尾,又加了一句,"皇上點靖國公入軍機處,兼任大軍機一職."

周皇後先是意外,隨即輕笑,"姜氏好運氣."

陳太後也失笑道:"念大姑娘運氣也不錯."

不等深說,又有劉嬤嬤來催安和公主出宮,"駙馬爺遞了話進來,在宮門處等公主一道回府.說是大夫人一聽完大姑娘的事兒,禁不住刺激暈了過去.老夫人也病倒了."

于老夫人和安和公主斗了這麼多年都沒氣病過,如今為念甘然病倒,雖然一多半是做給靖國公府看的,但慈愛拳拳,倒是一心為念甘然打算.

安和公主雖愛好和于老夫人互坑,心里其實敬重于老夫人慈心無假,對寡居的吳氏也多有敬重,聞言並不推托,起身便告辭.

陳太後摸摸念淺安紅撲撲的臉,"安安留在我這里醒醒酒,歇過晌再走不遲.你回去少不得兩頭忙活,省得哪頭都要掛心."

周皇後跟著告辭,臨走前捏了捏念淺安的臉,"小烏龜好好歇著,萬事聽母後的總沒錯."

念淺安總覺得周皇後意有所指,眨著眼呵呵笑:小烏龜就小烏龜吧,反正她沒少給人取綽號,不虧.

不過周皇後是第一次見面時叫過一次,就認定她是小烏龜,楚延卿那里到底是怎麼想出笨兔子這個叫法的?

念淺安陷入沉思,不小心跑偏重點,周姑姑卻很會抓重點,扶著周皇後邊走邊咬耳朵,"您剛才說的那些話,是覺得太後有意,六殿下也有心,都想聘六姑娘?"

她幾次見識過念淺安行事粗中有細,聰敏機變,倒覺得念淺安擔得起六皇子妃之位.

周皇後嘴角飛揚,"不管是母後還是小六的意思,我這關都好過.安和那關,可就難過了."

周姑姑見她一臉坐等看好戲的表情,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哪有這樣為人母為人閨蜜的?

先是無可奈何,又想到安和公主的性子,確實不是容易討好的"岳母",同情楚延卿前路荊棘之余,也忍不住覺得好笑.

陳太後卻板著臉,問念淺安,"閑言碎語最難澄清.單懷莎說出去的那些話,是小六行事不謹的錯.你娘說得對,帶累你的名聲實在不該.你說,這事兒該怎麼辦?"

念淺安表示贊同,"我娘確實說得對,小表舅惹出來的事兒,不應該問我怎麼辦,應該問小表舅想怎麼辦.’柳樹恩’的身份能不能公諸于眾,總要問過小表舅的意思."

陳太後拿不准她是什麼心思,自顧出了會神,才笑著打發念淺安去午睡,轉頭和陳姑姑感歎,"安安怕是還沒開竅.要不是暖閣鬧那一場,我竟不知小六花了那樣多的心思.早前送幾箱首飾布料,還能說是想和安安修好關系,後來那些……

花鳥房鬧得雞飛狗跳,皇子所的禦膳房也鬧得不安生,可見小六對安安是真上心了.否則陳寶那精怪德行,哪里肯用心辦這些個瑣碎事兒?真是沒想到,小六那樣冷臉冷情的小人兒,也會做這樣體貼的事兒.

從來不耐煩過女兒節的人兒,竟特特跑去陪安安過七夕,我早該想到的.以前關系再僵,到底是一塊兒長大的青梅竹馬,如今瞧出安安的好兒了,生出別的心思倒是再正常不過.少年慕艾是好事兒,我就怕小六剃頭挑子一頭熱,白招惹安和為難……"

神色雖擔憂,口吻卻是樂見其成.

陳姑姑從小看楚延卿到大,慈愛心不比陳太後淺,猶豫道:"六姑娘人才是好,就是這家世……真做了六皇子妃,怕是幫不上六殿下."

陳太後不以為然,"論娘家家世,滿京城誰比得過皇後?皇後如今是什麼處境?皇帝放在心尖上的,是椒房殿那位.家世?家世頂什麼用?"

說著不無嘲諷地一哼,"小六不得皇帝喜歡,若是娶個妻族不顯的皇子妃,只怕皇帝不僅不反對,還樂得成全呢!"

陳姑姑哪敢接這話,歎息之余越發心疼楚延卿,不願陳太後氣上加氣,忙岔開話題,"晚上還有中秋家宴,六殿下定會早早過來給您請安,您看是不是讓六殿下先去陪陪六姑娘?"

陳太後留下念淺安正有此意,聞言立即轉嗔為喜,"你記得提點小豆青,小豆花幾句."

親事未明,這是怕萬壽宮再傳出閑話,反而不好.

陳姑姑心領神會,自去安排不提.

念淺安午睡醒來時,慣常小住的院子里外靜謐,得了交待的小豆青,小豆花約束著閑雜下人,早不知鑽去哪兒了,外松內緊的院落清靜得仿佛只剩念淺安一個人.

隔斷內室的屏風上,卻投映著一道側身而坐的淺淡身影.

念淺安迷迷糊糊地披上外衣,轉出屏風看見是楚延卿就笑了,"小可憐兒,你什麼時候來的?"

蓋世英雄和小可憐兒之間,落差實在太大.

楚延卿面露疑惑,循聲見念淺安懶懶倚著屏風看著他笑,嘴角不由自主牽出笑意,一張冷臉霎時柔和,語氣卻很不滿,"我哪里可憐?你說的是什麼夢話?"

笨兔子跟小豬似的能睡,他都快等得不耐煩了.

念淺安無視他裝凶,之前沒見著人還好,現在見著人頓時同情心泛濫,飄到桌邊坐好,空出手來摸摸楚延卿的頭,"皇上亂罵人,被亂罵的那個人就是小可憐兒."

楚延卿神色一僵,即為念淺安的話,也為念淺安的舉動,明明覺得被念淺安這樣安慰有點丟臉,身體卻自有意識地沒有躲開,微低下頭讓念淺安的魔爪得逞,嘴角不自覺又翹了翹,"念淺安,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非議父皇?"

念淺安一臉"少年你好假哦"的表情,露出個驚恐而不失促狹的微笑,"你倒是去告發我啊!"

楚延卿低笑出聲,捉住念淺安的爪子輕聲道:"父皇怎麼罵我,我並不在乎.你用不著這樣."

知道她是故意逗他開心就好,念淺安笑嘻嘻地不摸頭了,湊過去問,"我臉上有沒有眼屎?"

他捉著她不讓她揉眼睛,就伸出臉請他幫忙.

險些手滑的楚延卿:"……"

眼屎這種不雅詞彙,笨兔子到底怎麼說出口的!

等,等等,笨兔子難道是在跟他……撒嬌?

上篇:第146章 無關風月     下篇:第148章 大虐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