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64章 人各有志  
   
第164章 人各有志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兒舅夫人也會來,你們好好兒跟著安安走動."姚氏扭頭不看小女兒,只看大女兒,"尤其是你!別給我偷懶,更別一味清高!你是姐姐,讓著安安是你懂孝悌知謙讓,誰會因為你跟妹妹低頭笑話你!"

念桂然牽動嘴角,扯出譏誚的弧度,"舅夫人?公主府的嫡親舅夫人,大房,三房還能跟著攀關系,輪到咱們四房,劉夫人算我們哪門子舅夫人?"

她如今倒是不排斥和念淺安修好關系,前提是對方的態度不會讓她覺得自己低人一等,但要她上趕著巴結方氏,卻是不肯的.

姚氏恨鐵不成鋼,"咱們四房怎麼了?四房再是庶出,那也姓念!舅夫人怎麼不算你舅母?你不想著公主府的干系,也想想表公子.夏章雖考中舉人,名次卻靠後.表公子高居榜單前五,劉家低調那是因為劉大家,換個主考官,秋闈的解元不定就是表公子了!"

科舉事大,哪里至于為了避嫌,就隨意調換名次?

念桂然越發譏誚,"母親這話好笑,也叫我聽不懂.表公子如何,和我有什麼相干?您是想叫我奉承舅夫人,還是想叫我討好表公子?"

說著劉青卓,腦中想著的卻是楚克現.

得知楚克現求娶念秋然的消息,她有羨慕有不甘有失落,唯獨沒有酸楚不覺傷心.

父親母親說得對,一時妄想,終究只是一時妄想,和她的心無關.

"之前不知是誰對我又打又罵,教我要自重自愛的!"念桂然越說越羞惱,"這會兒瞧四姐姐得了好,倒嫌我清高了?母親這樣自說自話,也不怕打得自己臉疼?舅夫人對六妹妹尚且不遠不近,我又算什麼?您想拿我攀附表公子,也要人家看得上!"

姚氏噎得倒仰,戳著大女兒的額頭氣道:"哪個要你攀附表公子!你只想想你弟弟!杏章將來要是能像夏章似的進劉家族學,還怕讀不出功名?再說了,自家人不討好,難道放著近水樓台不占便宜,上趕著犯蠢和自家人交惡?"

這大糙話兒倒把念桂然說笑了.

念桃然見二人一怒一笑,決定站在姐姐這邊,"母親唬弄人,您和三叔母也是自家人,您和三叔母就不對付."

"你姐姐瞎清高,你三叔母那是假清高!看不上公主的做派,倒求駙馬爺出面幫夏章走劉家的關系.瞧不起四房,偏要擺出副做嫂子的關切嘴臉."姚氏改戳小女兒的頭,沒好氣道:"假的要死,我就跟她不對付!大人的事兒,小孩子少抬杠!總之你們給我記著,今兒仔細陪著安安,別在舅夫人跟前失禮!"

念桃然一手捂著額頭笑,偷偷沖姐姐擠眼睛,一手去抓點心.

念桂然攔下妹妹又往嘴里塞吃的小胖手,側過臉不應聲.

姚氏見大女兒板著小臉嘔氣,反而心疼,心一軟嘴就再也硬不起來,自顧唉聲歎氣,等進了廟門立即一臉虔誠,攆著女兒們去找念淺安,自己見佛就拜祈求兒女姻緣,前程順利.

此處寺廟挺出名,風景好是一,神佛齊全是二,趁著重陽節,前來登高打醮的人家不少.

女眷打醮,沒家里老爺公子什麼事兒.

方氏有兒無女,今天會來主要是為念秋然,各自序過禮就拉著念秋然笑,"果然是個齊整的好孩子.等我大姐瞧見,指定歡喜能多個乖巧的義女."

她語氣慈愛,並無敷衍,只要不涉及兒子,確實是一副綿軟的好脾氣.

說著看向念春然,邊打量邊點頭,"許久不見,二姑娘出落得越發水靈了."

念春然斂衽行禮,輕聲道:"回來得匆忙,還沒恭喜舅母表哥高中."

方氏見她眼神清明進退有度,這才笑著抹下手鐲做表禮,難掩驕傲道:"秋闈罷了,後頭還有春闈呢.卓兒的心思都在文章上,他祖父父親又拘得緊,成天關在書房不肯出門.我代卓兒謝過二姑娘了."

說得好像誰盼著見劉青卓似的?

念家姑娘又不是嫁不出去,還當人人都盯著劉青卓不成!

周氏心里冷笑,面上溫言細語,"夏章和他表哥一個秉性,也是不肯放松絲毫,恨不得長在書本里.春然惦念弟弟,剛回來就緊著來替弟弟拜文曲星.春然不顧旅途勞累,是他們姐弟感情好,我哪有攔著不讓的."

"正是三夫人說的這個理兒."方氏贊同道,轉頭拉著念秋然不放,"你母親有你二姐陪著,今兒你就跟在我身邊,我們好好說說話."

她有意代大方氏多看看念秋然的品性,在場諸人心中了然.

周氏和念春然久別重逢,另指了去處,旁人自然不會打擾.

難得出門的吳氏含笑旁觀,兵分幾路後才和女兒低聲歎道:"你和安安,秋然的親事接連定下,春然這會兒回來,你三叔母哪有不心急的?我看拜文曲星是次要,帶著春然拜月老才是主要……"

念甘然嘴里虛應,心里覺得周氏面甜心苦,唯一的嫡女倒是教養得很好,短暫會面間,那股子標准的大家閨秀風范,真正是由內而發.

她邊隨吳氏往觀音殿走,邊從念春然想到念淺安.

真是沒想到,念淺安和楚延卿的親事會定得那樣波折,突然.

她會選徐月重,是因為靖國公府是她所能謀的最好選擇.

念淺安會選擇嫁給嫡皇子這樣的套路,是因為身為穿越女的自負嗎?

這個穿越老鄉,貌似不太安分.

不過,人各有志.

只要不牽扯她的利害,她不介意和念淺安和平共處.

無論靖國公府將來立場如何,她當好她的世子夫人就是了.

念甘然垂下眼無聲一笑,扶著吳氏跪到蒲團上,耳邊傳來吳氏清晰的祈願聲,"觀音菩薩在上,求菩薩成全信女心願,保佑甘然將來嫁進靖國公府後能一舉得男……"

念甘然不以為然.

她進門就是繼母,首要做的是和裴氏,尤其是和徐之珠搞好關系,否則怎麼在靖國公府立足?

比起這些來,連徐月重都是次要的.

何況出嫁時她才幾歲,她願意求同存異,可不願意過早生產,拿自己的生命冒險.

吳氏所求沒錯,但她要求的,是三年後她成年了,再來一舉得男才正好.

念甘然想到這里,從善如流地順著吳氏的示意,拈香深深拜了下去.

這邊母女倆虔誠求子,那邊安和公主轉頭一看:女兒呢?

劉嬤嬤捂嘴笑,少不得維護道:"您又不是不知道,六姑娘向來不耐煩聽經拜佛.這會兒已經往後山玩兒去了.您拘著六姑娘這麼些天,大過節的好歹讓六姑娘松散松散.左右有丫鬟,婆子跟著,又有五姑娘,八姑娘陪著呢."

安和公主哪里是真心罰女兒,聞言撇撇嘴,假意嗔怪道:"就她生來屬潑猴兒的,佛祖跟前也坐不住."

她隨陳太後信佛,嘴里雖嫌棄,少不得代女兒布施禮佛,自去聽住持講經.

自然不知道念淺安一鑽進後山,就狐假虎威地打發丫鬟,婆子,"我答應我爹了,今天出來要給他帶寺廟里有名的重陽糕.還有祖母愛吃的幾樣齋菜.另外你們再去廟會逛逛,尋些吉利討巧的小玩意兒,好帶回家送給三哥,七弟."

以前原身就沒少做支開下人自個瘋玩的事兒.

有遠山,近水在,向來只有六姑娘欺負人,沒有別人欺負六姑娘的.

更別說今兒寺廟貴人多,各家來往走動的下人,不比隨處可見的知客僧,巡視武僧少,想出事兒都難.

丫鬟婆子們非常上道地應是,雖不敢違逆小主子,但也不敢真的走遠,只分成兩撥,一撥去買吃的玩的,一撥留在後山附近候命.

念淺安徑自往深處走,走到一半轉頭對著念桂然姐妹嘿嘿嘿,"我要去見樹恩,你們是在這里等著,還是自己找地方玩兒?"

話外之意很明顯:求別做電燈泡!求打掩護別出賣她!

念桂然好半晌才反應過來"樹恩"是楚延卿,一時替言行不矜持的念淺安臉紅,一時心頭情緒又雜又亂,下意識撇清道:"六妹妹自在去逛,我和八妹妹就在這里歇歇腳."

早得交待的遠山,近水很自覺地留下來,並不打擾念桂然姐妹"歇腳",只在左近閑得摘花采草.

念桂然見狀就猜,楚延卿和念淺安大概早就約好了,暗中只怕安排了人護衛念淺安的安全,否則遠山近水哪敢甩手不管?

她出神片刻,忽然低聲喃喃道:"我不嫉妒四姐姐,也不眼紅六妹妹.別人的姻緣是別人的,我的姻緣是我自己的.別人好,我未必就會差."

她見過楚克現,也知道楚克現對待親事的種種章程,十分鄭而重之.

她也見過楚延卿,卻不知道以楚延卿的皇子之尊,私下竟肯陪著念淺安胡鬧,做賊似的跑來寺廟私會.

她邊想邊翕合嘴角,似是說給妹妹聽,又似說給自己聽,略顯恍惚的聲音低不可聞,"我不求大富大貴,只求將來也有那麼一個人,能鄭重對待我的事,能願意順著我的心意……"

念桃然聽得懵懵懂懂,看一眼姐姐,又看一眼念淺安離去的方向,認真點頭道:"五姐姐記得聽母親的話,多和六姐姐親近.你看六姐姐,明明早早被公主拘在綺芳館開始備嫁,連二門都不能出,還能偷偷地和六皇子約在外頭見面.公主恐怕還不知道呢!"

她滿臉寫著小激動,吃著念淺安留下的美味點心,崇拜道:"六姐姐好厲害!"

默默看著被點心收買的妹妹的念桂然:"……"

面對這麼個親妹妹,她實在傷感不下去了.

算了,人各有志.

按念淺安的話來說,妹妹就這樣做個不知憂愁的吃貨挺好的.

終歸有她這個親姐姐疼著護著.

念桂然抽了抽嘴角,不得不結束有感而發,一邊擦著妹妹嘴角的點心渣,一邊認命地拿起點心細心喂妹妹.

被她拿來做擇婿標准之一的楚延卿,此刻正出現在約定好的地點,停在念淺安的跟前.

他偏頭看著後山風景,嘴角微微翹起來,"聽說,你想我了?"

上篇:第163章 湊合過唄     下篇:第165章 可愛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