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66章 無獨有偶  
   
第166章 無獨有偶

g,更新快,無彈窗,!

楚延卿偏過頭,對上念淺安近在咫尺的明麗笑顏,本能驅使他碰了碰念淺安若即若離的鼻尖,微紅的俊臉故作凶狠,"你再這樣不知羞,我就要以牙還牙了."

怎麼個以牙還牙法兒?

念淺安睜大雙眼,皺皺有點癢的鼻子,無聲閉上眼睛.

動作似慢還快,粉嫩臉頰打下兩排長睫陰影,雙眼輕闔,再看不見黑亮大眼中盈動的清澈笑意,也再看不見他投映其中的清晰縮影.

楚延卿眸色微凝,想扶額哀歎,又忍不住好笑:笨兔子總是聰明在不該聰明的地方,不僅聽懂了,還一副願意配合的模樣.

真是不知羞……

偏偏他後知後覺,無法再忽略她還是個小姑娘.

懿旨明言擇日完婚,最快的吉日也只能選在笨兔子及笄之後.

他忽然有些慶幸,他和三哥,四哥的親事都拖得晚,又有些苦惱,他和笨兔子相知深交的時機來得太早.

他得等她長大.

等她長成能做他妻的大姑娘.

楚延卿這下真歎氣了,天人交戰半晌,伸手蓋上念淺安的眉眼,隔著手背輕輕一吻,壓低的嗓音半好氣半好笑,"笨兔子,你閉上眼睛干什麼?困了?累了?"

喝紅牛?

念淺安邊在心里接梗,邊自顧樂呵,自然沒察覺楚延卿隔靴搔癢似的輕吻.

心里腹誹楚延卿又開始假正經了,她才不信他不知道她閉上眼睛是想干什麼.

再純情也是皇子.

一到那啥的年紀就有人專門教導人事.

那個名義上的所謂通房大宮女十然,不就是這麼來的嗎?

念淺安有點酸,扯開楚延卿的大手,壞笑著嘟起嘴,"等你以牙還牙啊?"

"啊什麼啊?你知道的倒得不少!"楚延卿瞪一眼她紅潤潤的小嘴,錯開視線曲指狠狠刮了下念淺安嘟嘟的唇,假凶狠變真凶狠,"誰教你的?你跟哪兒學的?你以前就這麼不知羞?"

以前原身愛慕徐月重的人才,倒是喜歡讀酸文腐詩傷春悲秋一下,最大膽不過春宴落水,再出格卻是沒有的.

念淺安趕緊替原身正名,"我娘我爹感情好,我從小耳濡目染,不想知道也知道了."

怎麼個耳濡目染法兒?

楚延卿又臉紅了,長輩諱不能言,他不好非議岳父岳母,正想再教訓念淺安兩句忽然福至心靈,斥責的話滾出舌尖,變作之前未遂的甜言蜜語,"不管是以前,現在還是將來,都只對我不知羞?"

這人果然是假正經!

呸呸呸好嗎!

念淺安一臉嫌棄地挺了挺小胸脯,"那必須的!"

她口嫌體正直,楚延卿先是忍俊不禁,隨即視線在她胸口一停,很快又錯開來,真情實感地扶額哀歎了,"石凳涼,不宜久坐.起來再走走?"

再坐下去,他真要被笨兔子毫無自覺的言行磨死了.

他重新牽起念淺安的力道透著懊惱,語氣也帶出懊惱來,"公主罰你的禁足,是我連累你.不如趁著今天過節,我待會兒登門拜會公主,和公主求求情?"

念淺安一臉"求別火上澆油"的無語表情,搖頭道:"橫豎天氣越來越冷,窩在家里貓冬正合適.倒是遠山,近水叫劉嬤嬤打了一頓,你得補償她們."

"怎麼補償?將來代你給她們出一副厚厚的嫁妝可好?"楚延卿隨口道,果然見念淺安立即笑眼彎彎,嘴里笑念淺安小財迷,臉上表情卻別有深意,"說起嫁妝,聽說你四姐姐和楚三定親了?"

他和楚克現是出了三服的堂兄弟,來往並不親密,一向以排行稱呼.

安和公主求了皇上口諭,將楚克現調去宮中禁軍,算不算是對楚克現求而不得的補償?

楚延卿心思轉到這里,對這結果十分滿意,挑起眉梢接著道:"你最喜歡的四姐姐,和你最關心的小三哥定了親,你高不高興?"

小三哥三個字咬得略重.

念淺安自然不知念駙馬另作推手,拿楚克現私下求娶的事試探過楚延卿,只覺得楚延卿酸得莫名其妙,遂實話實說道:"當然高興,你瞎吃什麼飛醋?我可是個從一而終的好姑娘,竹馬什麼的都是浮云."

楚延卿顧不上計較飛醋,浮云,聞言神色越發滿意,眉梢又挑了挑,"所以你才那麼討厭妾室,通房之流?所以你也要求我從一而終?"

念淺安哼道不然呢,"你要是不願意的話,我可以向太後,太妃們看齊,哪天養養面首玩兒?"

楚延卿滿意變惱意,"你敢!"

念淺安繼續哼哼,"我敢不敢,全看你敢不敢不從一而終!"

楚延卿神色黑紅變幻,緊緊握住念淺安的爪子,"……不敢."

假正經怎麼這麼可愛!

念淺安一臉萌地見好就收,挨著楚延卿蹭啊蹭,送上甜棗道:"樹恩最好了!"

楚延卿卻覺得整個人又不好了,緊挨著念淺安半邊身子的手臂再次僵直,皺眉輕咳道:"好好兒走路,老掛在我手上像什麼樣兒!"

念淺安白眼一翻,"這叫小鳥依人樣兒!"

楚延卿失笑出聲,神色自在了些,"小鳥依人?明明是笨兔子依人.還是只手短腳短的笨兔子."

念淺安默默看了眼高出她一大截的楚延卿,一臉冷漠地無情彈開:這什麼嘴毒小男票!光長個子不長心的混蛋!

說好的偷偷約會呢?

小兒女的浪漫都死光了嗎!

念淺安很氣,小手一背自顧往前溜達,不想再理會楚延卿的氣場全開.

楚延卿摸摸鼻子抬腿跟上,三兩步就攔在他眼中嬌嬌小小,腿短步子小的念淺安跟前,低頭彎身,遷就著念淺安的身高,忍著笑哄道:"笨兔子還小呢?總會長高長大的.是我說錯話了,不生氣好不好?"

念淺安抿著嘴偷笑,正想大方地表示原諒,就見楚延卿忽然豎起手指噓了一聲,做口型道:"有人."

他耳尖微動,見念淺安眼睛亮閃閃的滿是好奇,心里默算距離無礙,又有心哄念淺安開心,便頷首示意,牽著念淺安靠近人聲來源.

後山林間深處,僻靜的涼亭內赫然坐著一男一女,少年男女隔桌對坐,一個捧著茶盞低頭淺笑,一個敲著折扇對景吟詩,妥妥一副小兒女幽會的景象.

楚延卿了無興趣,只輕笑道:"無獨有偶.看來選擇來此處私會的不單我們兩個."

念淺安卻錯愕的呃了一聲,"二姐姐?"

涼亭中端坐微笑的少女,不是念春然是誰?

她和念甘然同樣感受,深覺念春然十足大家閨秀范兒,怎麼會跑來這里和外男私會?

念淺安不由定睛細看,很快恍然大悟道:"看來不是私會.小路邊還有人守著.估計是二姐姐的貼身丫鬟,那位媽媽是我三叔母身邊的周媽媽."

既然有周氏的心腹媽媽在,念春然這就不是私會外男,而是奉命相看吧?

沒聽說三房今天約了人相親啊?

小兒女相看搞得這麼偷偷摸摸的,有貓膩?

念淺安眨了眨眼,"那位公子是誰?你認不認識?"

楚延卿這才仔細打量少年公子,片刻後挑眉笑道:"我還真認識.姜元聰姜五公子,今科秋闈的解元."

姜?

哪個姜?

念淺安瞬間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是姜貴妃的什麼人嗎?"

念家今非昔比,剛和皇室,郡公府,靖國公府結下三門顯貴姻親,姑娘們或直接或間接的外祖劉家還新出了位閣老,能叫三房看得上眼的姜姓,不可能是普通的姜姓.

果然就聽楚延卿沉吟道:"姜元聰是姜貴妃娘家侄兒.雖不是姜貴妃所出的那一房,卻是姜家如今最有出息的子弟.很得姜貴妃疼愛,平日里常派人往姜家噓寒問暖.姜元聰和四哥走得不近,倒是和八弟很說得來,時常談書論道,私交不錯."

今科秋闈的解元,能不出息嗎?

怪不得能叫三房看上眼.

瞧念春然的樣子,貌似對姜元聰挺滿意?

不過和姜貴妃的娘家侄兒議親,別說安和公主了,只怕于老夫人第一個不同意.

周氏是想先斬後奏?

于老夫人可不是個好擺布的婆母.

念淺安對周氏此舉表示佩服,忍不住又看了眼低眉淺笑的念春然,輕輕歎口氣,"隔壁有的熱鬧了."

楚延卿並不在乎念家三房和誰結親,只偏頭深看念淺安一眼,歎氣的意味和念淺安大不同,"笨兔子,你快些長大好不好?"

徐月重和楚克現都會先于他成親,甚至是突然冒出來的姜元聰,如果念家三房能心願得償,只怕也會在他前頭娶走念二姑娘.

唯獨他,只能落後于人,等他家笨兔子長大.

念淺安聞言有點遲鈍地歪了歪頭.

難道楚延卿不是假正經?

而是顧忌著她的年齡,發自內心地維持著正經的距離和言行?

果然好刻板哦!

天可憐見,偏偏她生理年齡和心理年齡不匹配,真是造孽!

念淺安先同情了下自己,然後同情楚延卿,很有大姐姐范兒地摸了摸楚延卿的頭,"好,我一定努力快些長大."

這對話簡直傻的沒邊兒了!

念淺安嚴肅不過三秒,立即倒在楚延卿肩頭,埋著臉努力不笑出聲.

楚延卿既無奈又好笑,也覺得自己說了句傻話,認命地伸手輕輕按住念淺安一顫一顫的小腦袋,一回生二回熟地隔著手掌落下輕吻,壓著笑意低聲道:"笑夠了沒有?人都走了,你也該回去了."

依然沒察覺隔空親親的念淺安抬起頭來,放眼見涼亭內人去樓空,這才揉揉臉正色道:"你說,我該不該把這事兒告訴我娘?"

楚延卿點點頭,"依我看,也許不等你告訴公主,公主她們已經知道了.你剛才沒發現?那位周媽媽的神色似喜似憂,不太自然.念二姑娘和姜元聰這場相看,多半另有隱情."

念淺安仔細回想周媽媽的神色:時不時地看向涼亭,似乎不得不守著,又似乎巴不得盡快結束相看.

怪不得散場散得這樣快?

念淺安兜著疑問,望了眼天色道:"那我先回去了.我娘不許我見你,我以後給你寫信好不好?"

楚延卿笑著應好,不放心地交待一句,"直接送去宮里,別再過別人的手了."

念淺安表示收到,留戀地握了握楚延卿好看的大手,才拎起裙擺飄走.

蹦蹦跳跳的小背影,真跟只笨兔子似的.

楚延卿低頭看著空落落的手笑,翹著嘴角喊,"林松."

上篇:第165章 可愛死了     下篇:第167章 先斬後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