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69章 分道揚鑣  
   
第169章 分道揚鑣

g,更新快,無彈窗,!

于媽媽叫了個體面媳婦去請念駙馬,完了見于老夫人倒在炕上直喘粗氣,忙挨上前揉心口捏額角,繼續勸道:"三老爺都多大年紀了,又在外為官多年,您何苦拿他當小孩子置氣?兒孫自有兒孫福,您自做您的老封君,總不差清福享受."

"這些年來,我難道不是這麼想的,不是這麼做的?"于老夫人眼中泛起另一層紅意,"當年老大暴病不治,走得那樣突然.偏趕上老二得中探花,多少風光的喜事,卻成了白事.後來老二尚公主,婚禮雖盛大,到底匆促了些.

老二一心為念家,我總心疼他委屈了自己.公主肚皮又不爭氣,我這惡婆婆可不就和善不起來了?我看不得他們小兩口好,宮里貴人才會越發偏著他們.人情都是走動出來的.不說皇上,光說太後,皇後,哪是能隨意走動的?

我長長久久地鬧,貴人們就能長長久久地聽著公主的名兒,記著公主的人兒.公主府榮寵不衰,他們小兩口的日子才能真過得好.至于這候府……老三當初想棄文從武,我是不肯的.還是老二勸的我.

他說老三從小文武皆修,原就是兄弟中最有才干的,既然有心為家里掙另一條出路,何必反對?文官靠熬,武官靠打.我自然明白這道理.只是如今天下太平,軍功豈是那麼容易撈著的?老三那副鐵了心的樣子,倒叫我又心酸又驕傲.

老二支持老三,他是侯爺,是念家的家主,我也就點了頭.老三能外放川蜀重地,還是老二活動來的.結果呢?老三是有才干,只這才干沒能讓他在任上風生水起,倒把他的心養大了養野了.姜家,老三可真是挑了門好親家!"

于媽媽沉默無語.

她很清楚,老夫人最疼的不是駙馬爺,而是三老爺.

老人疼幺兒,本是世間常態.

倒是駙馬爺身為嫡次子,很有些不上不下,從小醉心書海山水,做養得性情不羈行事灑脫,才貌一等一,卻不愛理會庶務俗事.

上頭,還有個打小做候府世子精心培養的大老爺.

駙馬爺不是最得寵的那一個,卻是過得最恣意的那一個.

偏偏老侯爺去得早,大老爺也跟著走了,說句不好聽的,駙馬爺當初承爵尚公主,真可謂趕鴨子上架.

現如今,駙馬爺擔著念家兩府,竟是最有擔當最可依仗的一個.

于媽媽心里歎氣,面上笑道:"您既然召了駙馬爺來,只管聽駙馬爺怎麼想怎麼做就是了."

于老夫人半晌才接道:"老二……是個外柔內剛的."

她沒讀過多少書,大字不識一籮筐,卻是個明白人.

于媽媽伺候她一輩子,自然聽得懂這話的意思,並不跟著點評家里爺們,只一味寬解道:"便是三房真和姜家做親又如何?魏相和余次輔出了名的不和,魏家不照樣娶了余家女.小孩子或娶或嫁,說到底也影響不了什麼."

再說得露骨殘酷一點,真有什麼事兒,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說舍棄也就舍棄了.

于老夫人想著念春然含羞帶笑的神態,用力閉了閉眼,"你說得對,孩子們長大了,有自己的心思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可不正是這話兒?老三想折騰,我哪里管得著呢?隨他折騰去吧."

似是想通了,其實還惱著念三老爺.

于媽媽笑笑不再多嘴,外頭有管事媳婦來報,"老夫人,駙馬爺來了."

于老夫人立即彈起來,張嘴干嚎,"我的兒啊,我快被你那混賬兄弟氣死了啊!"

念駙馬腳步微頓,哂笑著搖搖頭,掀起門簾進了屋.

他這邊陪著于老夫人說話,那邊念三老爺回了三房,也正和周氏細說利害,"徐世子做過六皇子的武學伴讀,情分至今仍在.漁陽郡公得公主喜愛,和親子無異.再有個嫡親外祖劉家,姻親連著姻親,全都上了六皇子的船.

差就差在,郡公府是個邊緣爵位,劉大家從不偏向哪位皇子,徐世子還代表不了靖國公府.靖國公,那可是只由著皇上指哪打哪的老狐狸.六皇子這艘船,瞧著壯大,不過是面子光鮮,里子卻未必.

單因為公主和皇後的交情,就算沒有安安的親事,隔壁也只能靠向六皇子.勉強湊上船的人,哪天想拉下船能有多難?姜貴妃總想拉攏公主府而不能,如今姜大老爺得姜貴妃授意,想和我們聯姻,倒是我們沾了隔壁的光.

朝中為官,講究出身不講究先後.姜大老爺雖是在我之後才去了川蜀,但我在他手下為官多年,已然甩脫不掉這層關系.倒不如順水推舟,趁著姜家起勢,一心一意上四皇子的船.比起母妃得寵的四皇子,六皇子有什麼?

不過是個中宮嫡出的身份.皇上若是有意立嫡,豈會連三皇子,四皇子的親事一起壓著,直到太後鬧了那麼一場,才默許六皇子定下安安?六皇子都十七了.大皇子,二皇子在六皇子這個年紀,可是早早就大婚了.

可見皇上也無意立長.若說立賢,二皇子,三皇子哪個沒有賢名在外?可惜二皇子身後還有個康親王.康親王是淑妃的親舅舅,即是二皇子的皇叔祖也是舅公.難怪二皇子仍是個光頭皇子.而三皇子,生母至今只是個庶妃."

他思量來盤算去,深覺得寵得勢的四皇子最有希望.

儲君之位,說是國事,其實還不是憑皇上的喜好?

念三老爺籲出一口長氣,微微笑道:"不看其他,只看姜貴妃膝下二子一女,哪是旁人能比肩的?"

妃嬪能不能生,生多生少,全在皇上一念之間.

這一念之間,牽連的可不單是皇室家事.

周氏聽得一腦門官司,憤懣沒了,生出恍然來:是她一葉障目,竟沒想到二皇子和康親王那一層關系.

真是白惦記康親王府的親事了.

皇位誘人,從龍之功同樣誘人.

她曾想過讓庶女給三皇子做妾,卻從沒動過其他出身可圈可點的皇子的念頭.

賭,還是不賭?

周氏臉色微白,猶豫道:"四皇子妃的人選半點風聲都沒有,聖心如何,老爺不妨多等等?"

"姜五公子已是解元,春闈的名次且差不了."念三老爺胸有成竹,"單靠姜大老爺,姜家哪里站得穩腳跟?總要下一輩有人立得起來才行.聖心如何,只等姜大老爺這大都督一職什麼時候落到實處.一方封疆大吏,那可是連皇後娘家都沒有的殊榮."

他曉得周氏最在意什麼,越發笑道:"春然能做川蜀大都督的侄媳婦兒,再沒有比這更實惠風光的好親事了."

若是等姜貴妃一系壯大後再貼上去,三房還有什麼功勞可爭?

錦上添花,永遠不如雪中送炭.

周氏臉色又變,外頭的事,她不如丈夫看得遠想得深,內宅的眉眼高低卻是她的強項.

她從來看不上公主的囂張做派,如果哪一天能親眼看到公主府勢弱低頭,簡直笑也能笑醒.

何況庶女已是准郡公妃,她的嫡女自然不能低人一等.

周氏心里已經肯了,嘴里仍踟躕道:"老爺這次回京述職,是打算留京還是接著外放?"

"姜大老爺人雖遠在川蜀,倒比旁人還清楚京中有什麼實權空缺."念三老爺笑意更深更濃,"姜貴妃的聖寵,可不是假的.姜大老爺似十分有把握,能保我留京任實職."

這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實在好處.

周氏臉色大亮,急忙確認道:"真的?"

"若不是真的,我豈會輕易答應姜家的親事?"念三老爺目光深沉,"皇子們或有賢名或有差事,其實算得了什麼?手中沒有兵權,能頂什麼用?"

姜大老爺若是做了大都督,管的可是川蜀重點的軍政大權.

四皇子身上的籌碼,又重了一層.

周氏雙眼放光,矜持地點頭道:"老爺既然拿定了主意,我哪有拆老爺台的道理.只是母親那里……"

念三老爺微微皺眉,仍舊笑著道:"母親一向疼我.事已至此,無非是使幾天性子罷了."

他信心十足,守在屋外的周媽媽揚聲報道:"三老爺,駙馬爺請您過前頭花廳一見."

念駙馬離開正院後直奔三房,沒在三房花廳坐等,只站在花廳院中的老樹下,耳聽念三老爺很有武官范兒的沉重腳步聲由遠及近,才微側了臉,沖念三老爺頷首,"三弟這是不顧母親反對,也要和姜家做親了?"

念三老爺對此問並不意外,停在念駙馬跟前喊了聲二哥,"家里這些年多虧二哥操持,二哥既為家主,該清楚家里是個什麼光景.我雖無能,外放兩任不得寸進,但時刻不敢忘卻家族.當初二哥贊同我棄文從武,如今還請二哥支持我的選擇.念家能多一條出路,終歸有益無害."

念駙馬輕輕笑了笑,"在朝為官,最忌諱左右搖擺,立場不明.你選了姜家,怎麼不想想公主府的女婿是六皇子?"

念三老爺直直盯著念駙馬,"富貴險中求.我只知道,雞蛋不能都放在一個籃子里."

他確實打小資質好,嫡長兄合該承爵,他沒想過兄弟阋牆,但爵位得以保住,落在眼前這個只有才貌的二哥身上,他有感激有傾佩,唯獨沒有從此就安穩度日的松快,更無法事事服從這位二哥.

他不為念家謀算,難道指望連公主的主兒都做不了的駙馬?

天地宗親,他即想為國效力也想慰籍祖宗,早就有心爭一爭,為家族重振門楣另謀風光了.

現在有了機會,他當然要牢牢抓住.

到底沒說出口的是,公主府和永嘉候府隔著一道高牆,終究是兩路人.

念駙馬眉眼微動,仿佛能看進念三老爺的心底,他笑意轉深,緩聲道:"你心意已定,我不勉強你.分家吧."

念三老爺想分開算,那就徹徹底底地分道揚鑣.

蔥蘢的樹影罩在念駙馬的頭臉上,細碎的暗影間,俊美不減的神色忽明忽暗,一張笑顏依舊灑脫不羈.

仿佛只是在閑話家常.

念三老爺眸色恍惚,一瞬間看見的不是他自小敬重的嫡長兄,而是他一直心懷敬畏的老侯爺.

老侯爺老辣精干,和二哥哪有半點相似?

念三老爺甩甩頭,回過神道不:"我不同意分家."

上篇:第168章 心之所願     下篇:第170章 第一場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