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76章 辭舊迎新  
   
第176章 辭舊迎新

g,更新快,無彈窗,!

念三老爺想到了魏相.

從小到大,他當然沒少聽說魏相的奸佞"威名",但他從不拿魏相當奸臣看.

多年外放的經曆,他比這些在京城養尊處優的人更明白一個道理:水至清則無魚.

誰都不願當奸臣,誰都願意做忠臣.

想做忠臣,就只能將政敵打成奸臣.

孰忠孰奸,其實只在上位者的喜惡之間.

當今皇上是上位者,未來儲君也是上位者.

"二哥飽讀史詩著作,應當明白我這話的意思."念三老爺失于保養的黑紅臉膛透出一層光來,"當年二哥選擇尚公主,我選擇棄文從武,二哥對我的支持,我一直感激在心.如今二哥選擇六皇子,我選擇四皇子,二哥急著撇清三房,我對二哥的感激之心照樣不改."

說著頓了頓,別有深意地歎道:"哪天二哥若是改變心意,我一樣願意和二哥兄弟齊心.即便沒有這一天,哪天二哥明白我的選擇是對的,我不需要二哥感激,只盼二哥別存著芥蒂,還能拿我當兄弟看."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你這話不對."念駙馬也偏頭笑了笑,"我選擇尚公主,是因為我愛慕公主.我選擇六皇子,是因為六皇子要娶安安.三弟,你想太多了."

當然不止因為這兩點,不過跟那些愛掉書袋子的清客,文人他得維持一下高深莫測的形象,跟自家親兄弟就不用講究什麼形象了,他很有老哥哥范兒地拍拍念三老爺的肩,笑意溫潤道:"聽哥哥一句勸,成年人要相信直覺,別老瞎靈機一動轉念一想,傷身體."

別有深意未遂的念三老爺:"……"

他果然,越來越,看不懂這位二哥了.

勸的都是什麼鬼!

他皺眉正想再開口,就見親隨喜得無可無不可地跑進來喊,"三老爺!聖旨到!聖旨到!皇上,皇上禦口欽點,擢拔您為東山大營右領衛將軍!"

面聖述職後即得實缺,不僅是頭一份,還是獨一份.

饒是早有心理准備,念三老爺依舊忍不住露出喜色.

念駙馬挑了挑眉,"恭喜三弟了."

"二哥."念三老爺只聽出念駙馬的真心實意,找不出一星半點的諷刺或敷衍,喊了聲二哥後不無複雜地沉默片刻,最終只道:"二哥,我始終都當你是我二哥."

念駙馬略俏皮地歪了歪頭,奇道不然呢,"你不當我是你二哥還能是什麼?我們兄弟三可都是母親親生的,別瞎說奇怪的話."

邊皮邊心想糟糕了,他好像被女兒帶壞了,這口吻這動作簡直和女兒一模一樣.

果然養女兒好有趣.

而再次感性未遂的念三老爺又:"……"

他還是領旨謝恩去好了,和這位二哥實在是聊不下去!

念三老爺甩袖離去,念駙馬則搖搖曳曳地飄回公主府,分家不分居的熱議還沒消停,下人們又開始八卦念三老爺直如空降的實權肥缺.

三房一時風光無限.

姚氏羨慕嫉妒恨,頓覺四房黯淡無光,忍不住埋怨丈夫,"瞧瞧人家,一回來就升官發財.八皇子為國為民,還能得皇上贊一句孝心可鑒.你呢?辛辛苦苦搗騰出水車,只得這些賣不得的死物,還是跟部里同僚平分的!"

分到手的家產簡直三秒能盤完,她眼前堆的是皇上給工部的賞賜之物.

"你留幾樣自己用,剩下的給女兒兒子嫁娶用.禦賜之物,總是咱們四房的體面."念四老爺半點沒有被妻子數落的難堪,挑出支鳳釵別到妻子頭上,"三哥志向遠大,我卻舍不得拿你們賭前程.你舍得?"

姚氏邊老臉一紅,邊唬了一跳,"不舍得!別說四皇子,六皇子咱們也沾不得!所幸八皇子還小,你在工部待著也安穩.其他皇子都……大了,宮中貴人如何,不是我們能沾的."

她只想時不時占點小便宜,可沒那狗膽舍出身家性命去冒險.

丈夫升官的指望落空,她看著一雙女兒直犯愁.

大女兒滿眼只有禦賜金銀,小女兒滿心只有吃的,真是愁死她了!

姚氏少不得又對著女兒們碎碎念,"讓你們好好巴結安安,到頭來好處全落在三房頭上了,我怎麼就生出你們這倆個沒出息的東西!"

念桃然過耳不過心,抓著點心塞進嘴里,鼓著腮幫子只是笑.

念桂然也笑,懟母親懟得有理有據,"進了臘月宮里事兒多,六妹妹有個公主母親事兒也多,三天兩頭地不在家,我倒是想多巴結六妹妹,也要我能跟著進宮啊?"

姚氏被女兒懟得心服口不服,"安安不在家,秋然也不在家嗎?秋然和安安要好,巴結不著安安,你們就不會去巴結秋然?曲線救國都不懂,白花銀子供你們讀書了!"

她亂用典故,倒把念四老爺父女三都逗笑了.

姚氏自己也忍不住笑,假意氣道:"曉得你們都不愛聽我念叨,趕緊都走!該巴結的上官的,該巴結姐妹的都趕緊走!"

念四老爺搖頭笑笑去外院,念桂然姐妹倆手牽手去了三房.

隔壁自有冷暖不同的熱鬧,即要准備兩府過年,又要准備除夕進宮的公主府,亦是熱鬧非凡.

念媽媽進綺芳館送各處關張的賬目,一臉喜氣道:"得虧姑娘手段巧,如今幾處鋪子的出息好的不得了.就是直接拿來做嫁妝,也不比公主給您的皇莊差."

邊說邊比了個數,聲音轉低道:"就連馳古閣暗中交過來的分紅,也把姑娘的本錢賺回來了."

念淺安笑彎了眼,關心的卻不是錢,"外頭傳言是真的嗎?三叔父能進東山大營,是魏相跟皇上提議的?"

京城三大營--京衛營,西山大營,東山大營,念三老爺這右領衛將軍的缺兒,真心又實惠又肥.

念媽媽肯定地點頭,念淺安默默吐槽好吧,奸臣果然和寵妃勾搭在一塊兒了,魏父居然已經開始替姜貴妃一系拉拔實權武官了.

現實雖虐,但還算意料之外的意料之中.

沒想到念家三房,會鐵了心靠向四皇子.

家里出了個豬隊友,至少她能多一條間接掌握魏父動向的路子.

這麼一想,貌似也不壞?

念淺安超樂觀地不覺得虐了,點出幾張銀票讓念媽媽去外院賬房兌成散銀,終于土豪了一把,大肆賞賜完綺芳館上下,跟著安和公主等長輩一塊兒進宮領除夕宴,討壓歲錢填補小金庫去了.

辭舊迎新,宮內外都喜慶洋洋.

辦大宴的依舊是內外呼應的太和殿,交泰殿.

念淺安坐在交泰殿里聽了一耳朵熱鬧,最終只得出一個結論:愛好雙喜臨門的皇上,又雙叒叕喜上加喜了.

趁著過大年,不僅提了之前姜貴妃新選的幾位小老婆的分位,還晉升王庶妃為嬪,封號為靜.

靜嬪王氏生下養大三皇子這麼多年,終于升級,不再只是個不尷不尬的庶妃.

在座貴婦們都說王氏母憑子貴,三皇子雖出身不好,到底是皇上的兒子,趕在這會兒突然晉升王氏,無非是為三皇子大婚時面上好看些.

貴婦們沒有宣之于口的是,王氏這"靜"字封號,實在耐人尋味.

皇上是喜歡王氏嫻靜可人呢,還是暗藏期許,敲打王氏晉升為嬪後勿忘本分,繼續安靜如雞呢?

看王氏依舊坐得賊靠邊,照舊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恐怕是後者.

貴婦們交換著心照不宣的小眼神,念淺安也看了眼新鮮出爐的靜嬪,轉頭問小豆青,"慧嬪沒得著喜氣?"

"慧嬪若是能順利給宮里添丁,就是最大的喜氣了."小豆青道慧嬪產期在即,依然只在壽康宮養胎不出門,又想德妃,淑妃宮里那兩位小產的事兒沒有刻意隱瞞,晚了幾天宮內外都聽著了風聲,就多添一句道:"另外兩位有孕在身的美人,才人也和慧嬪一樣,都在各自宮里養胎,沒有出席除夕宴."

念淺安打眼一看,交泰殿里妃嬪滿屋,果然沒有挺著大肚子的.

她純粹好奇,能叫假侍衛冒著大不違給皇上戴綠帽的假宮女,究竟會是個什麼模樣.

可惜不得見.

念淺安正扼腕,小豆花湊上來小聲道:"六姑娘,陳總管請您出去一趟."

陳寶等在交泰殿外,一瞧見念淺安出來就奉上大氅油紙傘,彎著腰恭敬道:"殿下在萬壽宮後花園等您,讓奴才來請您一道兒過去賞煙火."

還沒到放煙火的點兒吧?

假正經小男票難得這麼主動,居然不用她說,就曉得找借口和她約會了嗎?

一起賞煙火什麼的,應該挺浪漫的吧?

死光光的浪漫終于活過來了嗎!

有點小激動是怎麼回事!

念淺安深覺自己要求好低,腳步卻喜滋滋地邁得賊快,邊走邊系大氅道:"樹恩這樣偷跑去萬壽宮放煙火,不會太惹眼嗎?"

"哪兒能呢.殿下每年除夕都會親自往萬壽宮放煙火,這是宮里上下都知道的事兒."陳寶依舊彎著腰,領著路撇著眼角,悄悄留意著念淺安的神色,嘴里接著道:"自打殿下八歲起,這老例兒就沒變過.皇上,皇後知道,太後更是一清二楚."

八歲?

八歲的楚延卿是什麼樣子?

也和尋常小孩子一樣調皮愛熱鬧嗎?

念淺安腦補不出來,一臉稀奇的笑,"樹恩這麼喜歡放煙火?居然堅持了這麼多年?家里只有七弟還小,今天出門前我還聽說他正鬧著要自己放煙火,倒叫四叔母數落了一頓,不准他自己動手."

念七公子是誰,陳寶自然知道.

但念杏章算什麼東西,也配和他家殿下相提並論?

念六姑娘不愧是個能被殿下戲稱笨兔子的主兒,真是笨死了!

他要說的重點是這個嗎?

當然不是!

陳寶滿心都是楚延卿定下個笨正妃的憋屈,邊嘔得要死,邊繼續不動聲色道:"可不正是六姑娘這話兒?殿下從來心意堅定,一旦定下的事兒,是不肯改必要堅持到底的.就好比這往萬壽宮放煙火的老例兒吧,自八歲上到現在,真是一年不落.今年既然還放,只怕往後也得繼續放."

他特意在今年之後加了"既然"二字,可見今年有點特殊.

今年和往年有什麼不同嗎?

念淺安歪頭看陳寶,總覺得陳寶似乎不單是和她閑聊,話說得有點……怪怪的?

上篇:第175章 背道而馳     下篇:第177章 意興闌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