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81章手腳靈活  
   
第181章手腳靈活

g,更新快,無彈窗,!

楚延卿只問皇上,陳寶卻不能有一只答一,忙將首尾盡數說來,"禮部尚書職責所在,又有宗人府的宗人令出言附議,皇上並未斥責兩位老大人妄議儲君,只問了一句--眾卿可有話說?眾卿之首可不就是魏相嗎?別人再有話說,也得等魏相首先出列發聲.

魏相歌功頌德老大一段,奴才學不來,聽著倒是個主張立嫡的意思.奴才都聽得懂,那些個老大人們偏跟耳朵聾了似的,不等魏相退回坐席,就吵囔起立長立賢.奴才光聽人轉述,都覺得噪耳朵,皇上倒是聽得樂呵呵的.

德妃是潛邸出來的老人,大皇子又是長子,不少老臣都推舉大皇子,皇上就將大皇子招到跟前,讓大皇子斟酒,還問起大皇子府的小公子,小姑娘.康親王是淑妃的親舅舅,少不得提了幾句二皇子有賢名有才名.

皇上就又讓二皇子上前,問二皇子最近讀了什麼書,順道連八皇子的功課一塊兒考較了.皇上跟前作詩論文的勁頭正熱乎呢,又有老大人坐不住了.曾跟四皇子一道破案的三司官員,如今在四皇子手下辦差的戶部官員,都爭著給四皇子表功勞."

說著歇了口氣,略雞賊地添了一句點評,"所幸沒有立寵的說法,不然那些爭相稱贊四皇子的老大人,不定能扯出什麼花樣來呢?"

念淺安想著魏家二哥魏明誠,任的是戶部右侍郎,戶部官員力挺四皇子,魏父美其名曰立嫡,真正想支持的是誰簡直此地無銀.

她捧著百虐成鋼的小心肝問陳寶,"沒人舉薦三皇子嗎?"

陳寶聽此一問倒笑了笑,"無嫡立長,無長立賢,三皇子兩樣都不沾,和二皇子賢名齊肩頂什麼用?三皇子的准親家衍聖公倒是開了口,不過,衍聖公那是什麼人物?孔子後人儒家表率!開口全是祖制規矩,點也沒點三皇子的名兒."

衍聖公比魏相還能扯淡,長篇大論險些把太和殿的熱鬧說沒了,在座的老大人們只差沒集體打瞌睡,偏偏不能打斷駁斥.

海納百川的皇上當然不會昏昏欲睡,聽得賊精神,龍眼瞪得賊圓,不停讓茶酒太監給衍聖公遞茶送酒,衍聖公不時停下來謝恩潤喉,幾番打岔總算不提祖宗不講禮制了.

老大人們精神一振,紛紛拍皇上愛護臣子的龍屁,衍聖公笑得傲嬌,皇上也笑得很舒心.

皇上這小手段,俏皮而不失圓滑.

念淺安莞爾,默默同情一把沒人撐腰的三皇子,小眼神瞟向楚延卿,"沒人舉薦樹恩嗎?"

陳寶這下笑得真情實感,"哪能沒有呢?劉大家什麼脾性,六姑娘該比奴才更清楚.今兒難得沒和魏相對著干,只揪著魏相起先的話頭力主立嫡.劉大家表了態,駙馬爺自然要提殿下.再有個睿親王,宗室里單和公主走動得近,也跟著附和駙馬爺呢."

舉薦楚延卿的,不是自家親戚,就是閑散親王.

比起孤零零的三皇子,楚延卿的境地也沒好到哪里去.

而皇上不僅沒黑臉,還開放眾議,可見繼定下楚延卿兄弟三的正妃後,也有意開始考慮儲君人選了.

偏對殿上議儲的反應仿佛一視同仁,對皇子們哪個都不特別偏向,哪個都很親切關愛.

找楚延卿回去,估計還得再上演一回父慈子孝.

念淺安的小眼神略複雜,戳在楚延卿身上小聲哼哼,"皇上好狡猾."

"父皇即是君又是父,哪能輕易表露聖心呢?"楚延卿已然放棄糾正念淺安的口無遮攔,輕輕拍去念淺安頭上身上的雪花,替她戴上大氅兜帽,平靜無波地笑道:"我和三哥,四哥的婚事拖了這麼多年,如今立儲之事才剛提上議程,一時半會兒同樣不會有結果."

念淺安表示明白,接過陳寶手里的傘幫楚延卿撐開,繼續小聲哼哼,"那你快回太和殿吧.不就是陪演嗎?皇上愛演慈父,你就當盡孝好了."

沒說完倒把自己逗樂了:楚延卿兄弟幾個,簡直是貨真價實的跑龍套!

"又傻樂什麼?"楚延卿無奈失笑,握著傘柄順勢捏了念淺安的爪子一下,"當著我的面亂說話就算了,回交泰殿可別胡言亂語.我先走了,你要是還想放煙火玩兒,就讓小豆青小豆花進來伺候著."

小男票雖然體貼,但有點啰嗦.

念淺安一臉略煩的嫌棄表情,揮著爪子趕人,"知道了,你趕緊回去跑龍套吧!"

楚延卿突然很想咬念淺安的爪子一口:敢情他家笨兔子傻樂的是這個?

居然笑他是個跑龍套的?

楚延卿頓覺受到了侮辱,可惜不能真的咬念淺安一口,只能睜著好看的桃花眼怒瞪念淺安.

念淺安一臉無辜地噗嗤了.

冷眼旁觀的陳寶先在心里"嗯?"了一聲,然後恨恨"嘖!"了一聲.

殿下和念六姑娘這樣,哪像是剛紅過臉吵過架?

難道他判斷失誤了?

陳寶顧不上規矩忌諱,忍不住連看念淺安兩眼:外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殿下記掛魏四姑娘多年,又為魏四姑娘放了十年煙火,念六姑娘竟然一點都不介意不吃味?

不僅沒跟殿下鬧,還跟殿下更親密了似的!

念六姑娘這是缺心眼啊,還是沒開竅啊?

心里正驚訝疑惑,就見念淺安看向他一臉感動的笑,托住他的手臂深情道:"陳內監,多謝你剛才好心提醒我.魏四姑娘的事兒,我已經聽樹恩說了.以後我會和樹恩一起,將除夕放煙火的好習慣堅持到底."

險些沒繃住完美假笑的陳寶:"……"

念六姑娘純粹是缺心眼吧?

到底哪里看出來他是好心提醒?

謝個鳥!

完全不知陳寶內心郁悶的念淺安也:"……"

微笑沉默的時間夠了吧?

她多麼有深情領導范兒啊!

念淺安蘇夠了,滿足地放開陳寶的手臂.

楚延卿見狀亦是一臉欣慰:念淺安是他的正妃,陳寶是他最信任的總管,這對准主仆倆相處得如此融洽,倒是可喜可賀.

思維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的三人各走各路,然後就聽一聲突兀悶響,沒走多遠的楚延卿和陳寶雙雙回頭,循聲就見念淺安不小心踩著拖地的大氅,摔成狗啃屎啊呸,摔成美少女吃雪狀.

從沒目睹過如此慘烈畫面的楚延卿:"……"

腦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居然是清風的小冊子上沒寫,遇見姑娘家當眾出糗,他是該視而不見呢,還是該假裝沒事走開呢?

再次見識念淺安有多不著調的陳寶也:"……"

好想上去補踩一腳,可惜不能,更可惜的是他沒能成功挑撥離間.

老天爺喲,他家英明神武的殿下,注定要娶這麼個慘不忍睹的正妃嗎?

陳寶強忍著悲痛挪動腳步,盡職盡責地去扶念淺安.

念淺安一臉"什麼事也沒發生你們什麼也沒看見"的冷漠表情,撥開糊著雪的碎發的動作很優雅,"樹恩,有什麼後續記得寫信告訴我."

她追上來只是想說這個,結果……不提也罷.

念淺安面上尬笑,內心淚流:嚶嚶嚶好丟臉!

傻眼完畢的楚延卿看出她冷漠之下的羞惱,一邊氣念淺安笨手笨腳,一邊笑念淺安強撐笑臉的傻模樣,不再猶豫立即決定假裝沒事快速走開,一轉身走遠就忍不住握拳抵唇,憋笑憋得很辛苦,話說得斷斷續續,"打發人去交泰殿,取笨兔子自己的大氅來換上.再讓人送手爐和化瘀的藥來,笨兔子自己把自己摔了的事兒,不准告訴第四個人."

陳寶暗道告訴個鳥,念六姑娘不要面子,他家殿下還要面子呢!

于是邊脆聲應嘖,邊擠出一臉悔恨,"都是奴才的錯,不該圖省事兒就挪用殿下的大氅.念六姑娘嬌小玲瓏,哪兒撐得起殿下的衣裳."

嬌小玲瓏是真,手短腳短也是真.

楚延卿越發憋不住笑,眉角眼梢都是輕盈的笑意,偏要冷下臉假裝很凶,"當然都是你的錯!"

陳寶假意打臉領罰,目送楚延卿抖著肩膀離去,立即打發小豆青,小豆花跑腿取東西,轉頭就見一道黑影飄下來,頓時嚇得跳腳,"林松!裝什麼鬼孫子嚇你爺爺!"

一直守在暗處的林松確實跟鬼似的突然現身,不急著跟上楚延卿,也不跟陳寶耍花槍,只盯著陳寶冷笑道:"怎麼就沒把你真嚇死!念六姑娘還當你是好心,你倒黑得下心給念六姑娘挖坑!"

陳寶臉色變幻,"殿下本就處境艱難,我盼著殿下能娶個即靠譜又能成助力的正妃,難道有錯?"

"你對殿下的忠心,我不懷疑.否則不會只是干看著."林松收起冷笑,沉聲提點道:"你既然知道殿下處境艱難,就少給殿下添亂.念六姑娘是殿下自己選的,你倒做起殿下的主兒了?念六姑娘是有些不靠譜,但真換個手段厲害心計深沉的主母,殿下的後宅就真能好了?你我做下人的,就真能得好了?"

陳寶的臉色越發變幻得厲害.

"你是聰明人,我言盡于此."林松深知陳寶不是個蠢的,"你一時想岔了不要緊,要緊的是換成別人摔跤失儀,殿下可會那樣促狹那樣開懷?殿下覺得歡喜,你我,就該更加替殿下歡喜."

他和徐月重一個想法,從前的楚延卿太冷心冷情,現在的楚延卿卻越來越鮮活,在他們面前,也會流露出鮮明的喜怒哀樂.

這樣的主子,多好.

林松心下感慨,嘴里撂著狠話,"再有下次,別怪我告你黑狀!"

陳寶聞言再次跳腳,"告個鳥黑狀!你爺爺這大總管的位置,誰也別想動搖半分!"

林松一聽就曉得陳寶轉過彎了,懶得斗嘴,直接飄走.

陳寶呆站片刻,抓了抓醍醐灌頂的腦袋:嘿,這下真一語成讖了,都是他這個做奴才的錯!

想錯了,做錯了.

他心態擺正得超快,轉天夜里服侍楚延卿先出宮後爬牆時,那叫一個又真心又殷勤,"殿下放心去,好好兒和念六姑娘說話,有奴才在這兒,林松也在暗處守著吶."

楚延卿不覺他態度有異,翻進綺芳館直奔念淺安閨房,推開窗子就笑了,"笨兔子,你耳朵倒靈."

正准備入睡就被嚇醒的念淺安杵在窗前:"……沒你手腳靈活."

寫信給她會死啊!

翻牆爬窗難道不比寫信費勁?

服了!

上篇:第180章 哪有如果     下篇:第182章 離情依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