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83章 時過境遷  
   
第183章 時過境遷

g,更新快,無彈窗,!

陳寶深感欣慰,滿是風塵的笑容依舊很完美,"六姑娘?奴才請六姑娘大安!"

念淺安點完金銀財寶,繼續點錢匣子,盤算著及笄收的禮充實了多少小金庫,語氣和表情一樣冷淡,"原來是陳內監啊?三年不見,我還以為是陳喜變老長胖了杵在那兒呢."

陳喜那孫子跟他哪里像?

像個錘子!

陳寶瞬間欣慰減半,邊暗道念六姑娘說話還是這麼損,邊偷偷掐了下略顯圓潤的腰身.

這三年在保定的日子,不知比在宮里逍遙多少,身邊不缺人奉承巴結,好像是吃得太好了點?

不過他堅決不承認有長胖變老.

念六姑娘故意晾著他,是在埋怨殿下一心為公不常回京,耍小性子呢吧?

他覺得活該,啊不對,他覺得可以理解.

于是越發堆起笑,恭敬地送上一封信,"不怪六姑娘一時沒認出奴才,都怪奴才忙著伴隨殿下左右,沒能常來給六姑娘請安.今兒代殿下回京求見六姑娘,為的是殿下有交待,要奴才務必親自送信."

三年書信來往,保定到京城的驛站都快成她和楚延卿的專屬快遞了.

陳寶親自送信倒是頭一回.

念淺安終于抬頭,接過輕飄飄的信嘴角一抽:小男票三觀正文采也很正,信寫得相當古風,濃縮的文言文全是精華,言情抒意從來都是不存在的,回信回的跟工作報告似的令人頭禿.

她半點不期待地拆信看,然後冷淡不下去了,"樹恩要回來了?!"

終于啊!

楚延卿再不回來,她都要等成望夫石了好嗎!

念淺安險些熱淚盈眶:談戀愛真難,談遠距離戀愛更難!

向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只以主子的喜怒哀樂為己任的陳寶立即哽咽一聲,抬袖抹著眼角沉痛道:"可不是?眼瞧著六姑娘成年了該定婚期了,皇上可算傳了口諭調殿下回京了!修繕行宮免不了風吹日曬,哪是殿下該干的活兒呢!殿下,終于要回來了!"

到底誰是楚延卿的未婚妻?

陳寶哭得比她還情真意切是怎麼回事?

念淺安驚恐地看一眼干嚎不掉淚的陳寶,示意遠山補上茶水,又讓近水去找陳喜,"樹恩下個月就回來了,這麼十來天還不夠你折返一回的.你要是不用再回保定,就在公主府歇幾天,陳喜的院子大把空房."

誰要淪落到跟陳喜擠一塊兒同吃同住!

陳寶內心很嫌棄,面上很恭謹,"不敢勞六姑娘費心.奴才還是回皇子所,內務府修了大半年婚房,奴才得替殿下掌掌眼.還有這些……"

他命隨侍的徒弟送上小匣子小箱籠,指點道:"行宮修繕的差事正收尾,殿下實在不得空回京,這小匣子是賀六姑娘及笄的生辰禮,本是給六姑娘及笄禮插戴用的,偏趕上大雨阻路,奴才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天,還請六姑娘勿怪.

這小箱籠,是些保定特產,還有些下頭人孝敬的珠寶字畫,都是殿下過過眼親自選的,命奴才交給六姑娘,算是殿下給念四姑娘的添妝.奴才少不得代殿下喝杯喜酒,奴才這點東西不敢和殿下比,也算是奴才一片心意."

他自掏腰包,也給念秋然准備了賀禮.

遠山接過念秋然那份,念淺安打開小匣子,頓時被珠光寶氣閃成一雙笑眼,哪里還會怪楚延卿沒趕上她的及笄禮.

以前她是在乎及笄的,盼著能拖著病嬌身軀熬到成年,換魏父魏母短暫開懷再死都行.

現在她沒什麼好在乎的了,及笄不過是個普通生日.

念淺安傷感三秒,自以為很有領導范兒地關心陳寶道:"喜酒少不了你,不過菜肉還是少吃點,小心胖成康師傅那樣兒.病從胖中來,回頭你也勸勸康師傅."

聞言瞬間欣慰全無的陳寶:"……"

心里瘋狂嘔血:放屁!康德書都快胖成球了怎麼不見生什麼病?康德書真病從胖中來他指定得樂!

像陳喜還能忍,像康德書那老龜孫不能忍!

女大十八變也是放屁!

念六姑娘半點沒變,還是那麼叫他看不上!

不過看不上歸看不上,殿下選中的正妃他就是吐著血也得敬著.

陳寶糾正過的心態沒崩,端著完美假笑躬身告退,扭著圓潤腰身半道遇上陳喜,變臉那叫一個快,吊著眼角哎喲道:"可不敢勞動陳公公,雜家這就回皇子所,陳公公別忙乎了."

陳喜見慣大太監們的陰陽怪氣,笑臉半點不改,"哪敢當陳爺爺一聲公公呢!小的伺候您出去?您這是代殿下回京請期來了?"

陳寶見他識趣,滿意地換了腔調,"你小子運氣不錯,跟對了主子.別急著奉承你爺爺,過幾天你做了六姑娘的陪嫁,且有孝敬你爺爺的機會."

陳喜點頭哈腰,心里不禁琢磨:過幾天?難不成六皇子一回京就立馬成親?這婚期不會太趕嗎?

他聽話聽音,送走陳寶忙飄去綺芳館,可惜沒能見著念淺安.

此時念淺安正帶著遠山近水,抬著小箱籠去隔壁三房,錯眼瞧見路上來人,邊行禮邊喊人,"孔夫人,舅母."

方氏笑著頷首致意,孔夫人大方氏亦是滿臉慈愛,托起念淺安笑道:"六姑娘這是給秋然送添妝來了?倒是巧,咱們娘兒幾個趕到一塊兒去了."

她和方氏感情好,又是念秋然的義母,昨天參加完念淺安的及笄禮後,干脆由方氏陪著一起借住候府客院,今天添妝明天吃喜酒.

念淺安對大方氏頗有好感,順勢挽著大方氏,嘴里虛應閑話,心里不無感歎.

大方氏不愧能嫁進孔家嫡房做主母,待人接物真心沒得說,講規矩但不講死規矩.

自三年前進京認義女後,每逢年節生辰,絕不少念秋然單獨一份禮,對念秋然不比親生女兒差多少.

連不怎麼喜歡方氏的安和公主,都對大方氏禮遇有加,可見大方氏人品如何.

心腸也剔透,自嫡女嫁回山東,嫡子考中進士在翰林院任官後,就舉家定居京城,卻只和親戚打交道,並不奉承高官權貴,也鮮少和衍聖公那一房走動.

念駙馬說,大方氏這樣的做派,才是真正的清貴人家.

念淺安也喜歡大方氏,一路說說笑笑跨進三房,正見柳姨娘紮手紮腳地走出念秋然的閨房,瞧見她們忙畏縮行禮,急忙避了出去.

劉家無妾無庶出,孔家也有個四十無子方可納妾的家規在,方氏和大方氏自然看不上柳姨娘,只對視一眼暗暗搖頭,揚起笑臉進了屋.

周氏謝過二人添妝,少不得另外張羅茶點招待.

內室里只剩姐妹倆,念淺安想著柳姨娘出去時抱著的包裹,又想到周氏一閃而過的不屑表情,不由挑眉道:"柳姨娘又哄走你什麼好東西了?"

她沒少來三房找念秋然玩,發現柳姨娘很能坑女兒,用的花的穿的坑起來賊順手.

"不過是幾件舊衣裳舊首飾,姨娘想送出去貼補柳家罷了."念秋然微露苦笑,更多的是茫然,"六妹妹,我……我明天就要成親,就要嫁給郡公了?"

這是傳說中的婚前恐懼症吧?

念淺安立馬將柳姨娘丟到腦後,輕聲哄念秋然,"小透明別怕,啊?小三哥就是個直爽的大男孩,你拿他當七弟看就是了,他也就比七弟長得高點壯點年紀大點,本質上沒差.他要是對你不好,你就揍他!當七弟揍!"

"可是我沒揍過七弟啊?"念秋然和四房念杏章完全不熟,聞言更茫然了,差點沒被念淺安哄哭,"郡公很高很壯很老嗎?我,我怎麼不覺得?那我怎麼揍得過他?"

發現自己不會安慰人的念淺安:"……重點全錯了小透明."

發現自己很語無倫次的念秋然也:"……那重點是什麼?"

重點是楚克現雖然不懂憐香惜玉,但很有未婚夫的自覺,這三年但凡上門,總會找機會見見念秋然,和念秋然聊他昨天辦了什麼差今天見過哪位老大人.

念淺安說到這里說不下去了:見面只聊工作是什麼鬼?楚克現這是把念秋然當兄弟處了?

姓楚的情商一定是祖傳的,面對未婚妻時都毫無浪漫可言!

她默默為自己和念秋然點蠟.

一陣詭異的沉默後,姐妹倆心有戚戚地對眼相看三秒,然後笑成一團.

念秋然靠在念淺安肩頭笑,"郡公身在禁軍,身邊都是年齡相當的公子,難免不習慣和姑娘家相處.六皇子皇差在身,難免顧不上六妹妹,你別因此生出嫌隙才是.瞧瞧你頭上的珠花,可見六皇子還是用了心的."

她看向念淺安的發間,一眼就識破那枚新添的珠花顆顆圓滾透亮,不是常人能輕易入手的.

念淺安一臉"少女你好會安慰人哦"的表情,忍不住露出小甜蜜,將小箱籠推給念秋然,"這是樹恩給你的添妝.都是樹恩親自挑的,你瞧瞧喜不喜歡?"

說著送上自己的添妝,一臉老母親般的微笑,"小透明,祝願你和小三哥能先婚後愛,夫妻同心."

一整套鑲紅寶石的頭面,打造成比翼雙飛的樣式,寓意很好,金子用得很足,相當土豪.

險些閃瞎雙眼的念秋然又想笑又想哭,蹭了蹭念淺安輕聲道:"六妹妹,謝謝你."

時過境遷,宮里喜事不斷,念家同樣喜事不斷.

先是三皇子,四皇子大婚,後是念甘然,念春然出閣.

現在,念秋然也要出嫁了.

然後,就輪到她了.

念淺安突然感性叢生,摟著念秋然搖啊搖,"跟我客氣啥?明天過後你就是我的小三嫂了.還叫小三哥郡公?應該改口叫夫君才是."

她看著念秋然壞笑,"來,先跟我練練口.叫聲夫君來聽聽?"

念秋然瞬間紅透了臉.

少女獨有的嬌羞落在念淺安眼中,嘴里鬼使神差地問了句,"小透明,你心里,已經沒有那個曾喜歡過的人了吧?"

楚克現很好,念秋然也很好,她真心希望他們能愛的死去活來.

念秋然聞言坐正身形,看著念淺安篤定搖頭,"六妹妹放心,那個人早已成為過去了."

她已無茫然,更無害怕,語氣輕柔而堅定,"我會做好郡公的妻子.我曾喜歡過魏相的事兒,如今就只是你我之間的秘密了."

念淺安咔咔抬手,掏了掏耳朵:"……你說啥?"

她肯定絕對以及一定,是聽錯了……吧?

上篇:第182章 離情依依     下篇:第184章 了卻心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