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85章 有毛病吧  
   
第185章 有毛病吧

g,更新快,無彈窗,!

"吃人嘴軟,你可不得向著大姐姐嗎?"念桂然又撇撇嘴,對著念淺安,念秋然半點不見外,甩袖掃開念甘然留下的點心哼道:"我就看不慣大姐姐怎麼了?繼室在原配牌位前還得行妾禮呢!偏大姐姐一朝飛上枝頭,真當自己是鳳凰了,端著世子夫人的假模假樣給誰看?反正我不耐煩看!"

要她巴結念淺安可以,要她貼念甘然的冷臉沒門兒!

她本就愛暗中和念甘然,念春然較勁,如今念春然嫁給姜元聰,說起來只是川蜀大都督的侄兒媳婦,人人只叫一聲姜五少奶奶,三房還因此鬧到分家,當年可沒少引人背後議論,比起妒忌,她更多的是等著看笑話.

而念甘然雖也是嫡出的嫡出,卻是個喪父長女,比起她這個庶出的嫡出高不出多少,憑什麼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大房越過越好,念甘然也嫁得好,她就越發看不慣,這才特意錯開時辰過來.

念桂然說罷小臉拉得更長了.

念桃然卻小臉圓潤,揀起姐姐不要的點心吃得噴香,"大姐姐挺好的呀!至少每次回門都不忘帶好吃的點心給我們呀?"

她原來也愛明嘲暗諷念甘然,不過念甘然都是世子夫人了,身份地位和她不在一個層次上,真是想嫉恨都底氣不足,干脆將吃人嘴軟進行到底.

小臉拉不下去的念桂然:"……"

好吧,她可真是有個愛拆她台的親妹妹!

"我們林妹妹真是個明白人兒!"念淺安看得好笑,先捏捏念桃然的小胖臉,再指指念桂然的袖口,"五姐姐過過嘴癮得了,甩袖裝什麼瀟灑?袖子沾上點心屑還不是得自己動手清理."

三年交往,她算是看明白了,念桃然面憨心寬,念桂然面冷嘴硬,四房姐妹倆雖然愛擠兌人,但要說什麼惡毒壞心,卻是沒有的.

嘴硬不下去的念桂然又:"……"

很好,她還有個更會拆台的六妹妹!

她氣笑不得地瞪一眼念淺安,默默擼了把袖口彈走點心屑,送上她和念桃然的添妝.

念淺安也瞪了念桂然一眼,"五姐姐好意思拿我送你們的玩意兒做添妝?不帶這麼敷衍的!"

"送我們的就是我們的東西了.怎麼不能拿來做添妝?我和八妹妹,可不敢和六妹妹比財大氣粗."念桂然酸了一句,很好意思地笑道:"都是日常得用的輕巧首飾,四妹妹不會看不上吧?"

念秋然莞爾笑納.

念淺安吐槽完也笑了:真該叫楚延卿親眼瞧瞧,真正貪財又守財的才不是她!

念桂然不理念淺安略詭異的笑容,看向念秋然的神色也有些詭異,"我聽人說,明兒隨漁陽郡公來迎親的都是禁軍同僚?"

"五姐姐是聽母親說的."念桃然忙咽下滿嘴點心,幫腔道:"母親說李家公子也會來.李三公子尚未娶親,母親想讓五姐姐偷偷瞧一眼李三公子是什麼模樣呢!"

確定這是幫腔而不是拆台嗎?

念桂然臉色微紅,不是羞而是氣,抓起點心怒堵妹妹的嘴,再開口倒也沒了顧忌,"不過是母親私下提過一句,算不上什麼正經相看.何況李夫人還不知道母親的心思.我做女兒的,還能違背母命不成?"

三年巴結,倒巴結出真姐妹情來,她即不和念淺安,念秋然見外,也不介意自爆四房的私事.

念桂然自顧嘴硬,語氣微帶自嘲.

念淺安和念秋然不由交換了個小眼神.

念四老爺還在工部主事上打轉兒,四房的官階不得寸進,眼下只等念秋然出嫁,三房就要分府另過,四房仍吃用著公中的供奉,但再名正言順,也不能一直賴著分家不分居.

總不能真賴到七公子念杏章娶妻再搬走.

何況念桂然年已及笄.

姚氏這是開始著急了.

念四老爺是文官,姚氏從前是看不上武官的,這會兒竟把主意打到了李家頭上.

念淺安也不和念桂然見外,實話實說道:"四叔母的心思怕是要落空了."

她很清楚,李二公子和李三公子是徐氏親生嫡子,早年送去鎮守邊關的外祖家軍中,李二公子就地成親,娶的是外祖家的親表妹,孩子都生完倆了,李三公子剛十八,確實尚未娶親.

她更清楚,李家兩位嫡公子突然回京,是徐月重經楚延卿授意調動的,一個進兵部,一個進五城兵馬司,曆練了三年後,年初剛塞進宮中禁軍.

李二公子和楚克現平級,李三公子是楚克現的下屬.

要從念秋然這邊搭關系,還真搭得上.

不過……

念淺安邊感歎楚延卿宛如工作報告的信真實用,邊繼續實話實說道:"李夫人不急著給李三公子尋親事,多半是想再等等,好給李三公子挑門即實惠又好看的高門親事."

念家四房就算不分出去,也算不上高門.

李家最得李長茂看重的是庶長子李大公子,娶的可是國子監祭酒的嫡孫女.

徐氏不屑在庶長子的婚事上使壞,只想著仔細挑個面子里子都好的小兒媳,明門正路地壓庶長子一頭.

嫡長子的親事拖不得,嫡次子的年紀卻等得起.

徐氏眼里如果有念家四房,李三公子的親事豈會連點風聲都沒透出來?

"這些我都明白.其實,母親心里哪能不明白呢?"念桂然笑了笑,語氣里的自嘲越發明顯,"母親病急亂投醫,到底是為了我好,我總不能事不關己地干看著.瞧一眼李三公子長什麼模樣罷了,全當我是盡孝,也好了斷母親的心思."

說著斜睨念淺安,念秋然,傲嬌道:"你們幫我走個過場,橫豎不會真勞動漁陽郡公牽線搭橋."

念淺安和念秋然對視而笑:林妹妹是個明白人兒,五姐姐其實也是個明白人兒.

等到次日大喜,念秋然這頭正拜別長輩,並同坐交椅的義母大方氏,那頭念秋然的大丫鬟得了交待打點好路線,領著念淺安,念桂然和念桃然,頂著姚氏殷切期盼的老眼神,七彎八拐地摸去外院.

攔門的念夏章做派迂腐,念杏章性子跳脫,當真是好一陣熱鬧.

偏新姑爺是楚克現,迎親隊伍里全是愛動手不愛動口的禁軍爺兒們,好險沒把拽文吟詩的念夏章拎起來揍一頓,姐妹三看得哈哈大笑,六雙眼睛不忘左瞟右瞟,終于找准人,落在李三公子身上.

沒有三頭六臂,沒有多長一雙眼睛.

五官清秀不像行伍之人,長相氣質倒有五分像李菲雪.

念淺安鑒定完畢,拿手肘拐了拐念桂然.

念桂然到底有點臉紅,神色卻很平靜地挪開視線,不自覺看向楚克現.

楚克現滿臉寫著不耐煩,卻仍肯耐下性子應付念夏章,一手狂砸紅包,一手撈起搗亂的念杏章朗聲大笑,滿是新郎官的狂放喜氣.

念桂然不禁抿嘴笑,撿起砸到腳邊紅包,捏在手心眼神微微發直:楚克現是這樣,楚延卿迎親時是什麼樣?輪到她時,她的未來夫婿又會是什麼樣呢?

她正暢想未來,就被飛來紅包砸中了腦殼.

"抱歉!砸錯人了!"楚克現單手抱拳,單手夾麻袋似的夾住蹬手蹬腳的念杏章,笑聲交織在念杏章的驚聲尖笑中,"阿淺!接了紅包快叫聲三姐夫來聽聽!"

迎親隊伍一片哄笑.

楚克現促狹的笑臉滿是明亮耀眼的坦蕩.

真不愧是世上第二率性爽朗的小三哥!

念淺安邊感慨邊做鬼臉,"等你對上對子,娶走我的小三嫂再說吧小三哥!"

她撿起紅包就跑.

迎親隊伍又是一片哄笑,模樣秀氣的李三公子起哄得最響亮.

摸著腦殼的念桂然卻笑不出來:甭管她未來夫婿會是什麼樣,反正不會是楚克現,李三公子這些大老粗樣!

她表示看不上,牽上念桃然,撇著嘴回去找姚氏交差.

姐妹倆後腳飄進二門,念淺安前腳已經拐上通向三房的近路,錯眼就見張燈結彩的樹下開著一朵水仙花啊呸,杵著一朵劉青卓.

許久不見,劉青卓越發像一朵顧影自憐的巨型水仙花了.

雖然穿著一身應景的紅色書生袍.

念淺安頓覺辣眼睛,不過剛順了超多紅包心情正好,遂很有禮貌地假笑打招呼,"劉公子."

她兜著滿懷紅包准備飄過了事,結果往左錯身被擋了一下,往右抬腳又被擋了一下.

"劉公子,你有毛病吧?"念淺安停下來翻白眼,"請問你是眼瞎還是腿瘸?老擋著道兒干嘛?麻煩你圓潤地滾開."

"劉公子?六表妹怎麼還叫我劉公子?"劉青卓悠然背起手,攔在念淺安跟前不讓步,低下頭盯著念淺安,揚起嘴角面露戚戚然,"可見六表妹還在生我的氣,連聲大表哥也不肯叫.公主都將信物還給劉家了,六表妹還放不下?你究竟要氣我氣到什麼時候?"

這人果然有毛病吧?

"攔路狗汪汪兩聲還能聽個樂呵,劉公子滿嘴亂吠啥呢?"念淺安一臉無語,"看來你是即腿瘸又眼瞎.你哪只眼睛看出來我在生你的氣?信物兩清你我早就沒關系了,我吃飽撐的生你什麼氣?"

"六表妹不必故意說難聽話激我."劉青卓無奈而大度地笑著搖搖頭,跨近一步壓低聲音接著道:"以前,你不喜歡公主老愛將你我湊到一起,就會這樣故意鬧脾氣激我走.太後懿旨指婚,你不得不從,公主也不得不退還信物.你其實還氣我私下退婚,還氣我害你定了門不稱心的親事,對不對?"

這不是還生他的氣是什麼?

懿旨指婚,念淺安果然不是心甘情願.

若是真的甘願,又怎麼會巴巴地托念夏章轉送錦鯉給他?

劉青卓想到他養在書房里的那尾錦鯉,刻意壓低的聲線透出一分志得來,"六表妹,你其實並不滿意六皇子,對不對?"

對個大頭鬼!

劉青卓果然是個自戀的神經病!

念淺安受到了嚴重驚嚇,一時瞠目結舌,下意識懟了回去,"我滿不滿意關你屁事?"

"怎麼不關我的事兒?當初到底是我先提出的退婚."劉青卓微微皺眉,只當沒聽見念淺安的粗俗用詞,悵然地笑了笑,"你若過得不好,我怎麼能放得下心中愧疚?我……終究是你的大表哥."

所以呢?

念淺安真心驚奇了,"行吧,你是我親生大表哥,然後呢?"

她實在搞不懂,劉青卓化身攔路狗,究竟想干什麼?

上篇:第184章 了卻心結     下篇:第186章 不知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