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89章 初見成效  
   
第189章 初見成效

g,更新快,無彈窗,!

念家上下緊鑼密鼓地好一頓忙亂,最熱鬧的要數榮華院.

于老夫人不請自來,挑剔這個指使那個,樁樁件件都不滿意,一天來一回,回回都要駁安和公主原本敲定的主意.

她老人家慣愛和公主兒媳對著干,安和公主駕輕就熟地四兩撥千斤,一個出招一個接招,唯獨苦了下頭辦差的人.

彼此正風刀霜劍嚴相逼,就見于媽媽和劉嬤嬤前後腳進屋,異口同聲道:"漁陽郡公陪四姑奶奶回門了."

婆媳倆對看一眼雙雙假笑,非常有默契地暫時停戰,各自整理儀容往隔壁去.

念秋然已是郡公妃,誥命品級僅次于老夫人,安和公主,別說世子夫人念甘然,就連嫡母周氏貴為將軍夫人,如今也得跟念秋然行禮,隔壁迎接郡公妃回門的排場和規制,隆重而盛大.

念秋然搭著楚克現的手下車,打眼瞧見等在二門的眾人臉色就是一紅,自然不會和長輩同輩講國禮,序過家禮後入席,臉上的紅暈就沒下去過.

菜過五味換上茶點,念淺安拉著念秋然說悄悄話,"小三哥對你好不好?老郡公態度如何?你婆婆有沒讓你立規矩?小三哥那些庶弟庶妹好不好相處?"

"婆母說新婚三天無大小,還說以後也不用我立規矩,只叫我得空多去陪她禮佛抄經,說起仙逝的公爹就忍不住掉淚.老郡公也好言好語,倒是打聽了幾句義母家的事兒."念秋然被一連串問題砸得臉色更紅,不想含糊其辭地敷衍念淺安,強忍羞澀道:"那些庶弟庶妹們……

一時看不出好壞.認親那天瞧著,收了禮還算和氣好說話,平日里也犯不著常來常往,我只管伺候婆母,照顧郡……夫君就是了.六妹妹別擔心這些,我守好規矩不錯禮數,別人也挑不出刺兒來.至于夫君……"

她答不上好或不好,再次語無倫次了,"夫,夫君果然像六妹妹說的又高又壯,年紀大懂得多……"

話外之意,老郡公勢利,楚克現他娘軟弱,楚克現弟妹們眼皮淺.

有缺點就好對付.

相處起來應該不難.

念淺安先總結出好結論,再聽念秋然聲若蚊吶的最後一句,頓時震驚了.

幾個意思?

念秋然是說楚克現不僅有經驗還有體力?

果然日久生情的前提是那啥和諧麼?

念淺安趕緊揮去腦中不可描述的聯想,一臉"少女你居然會開車了"的欣慰表情,"那就好那就好.不過,年輕人要懂得節制."

念秋然笑著點頭,反應過來後瘋狂搖頭擺手,"不,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六妹妹!"

她生平第一次惱羞成怒.

念淺安看著臉紅賽關公的念秋然更欣慰了,邊表示不用解釋她懂的,邊果斷結束悄悄話,把時間留給念秋然和柳姨娘這對親母女.

念秋然難得郁卒,卻聽柳姨娘張口就問,"郡公府可有好的空缺給你表哥?那天他來喝喜酒就和姨娘說了,若是能進郡公府當差,即能幫襯你,又能拉拔柳家,再沒有不合適的!"

一旁奉茶的大丫鬟忍不住皺眉:柳家自然求之不得,卻不想想念秋然做郡公妃才幾天!

柳勇才算哪門子表哥,竟有臉求郡公府的差事!

柳姨娘這個生母還不如念淺安這個隔房的妹妹,連句關心的話語都沒有!

大丫鬟重重擱下茶盞.

念秋然無奈看一眼大丫鬟,臉上的紅暈倏忽消散,低下頭道:"內院有婆母操持,外院有老郡公管著,我哪里說得上話……"

"你是郡公妃,管家權遲早要交到你手里."柳姨娘自顧自道:"勇才做了管事,自然向著你,再沒有壞處的.你去和郡公說,郡公不看你的面子,也要看公主和六姑娘的面子不是?"

她拉著念秋然只管耳提面命,被她念叨的楚克現正在園子里吹風醒酒,錯眼瞧見念淺安的身影,立時就笑了,"阿淺."

剛和念秋然開完車的念淺安簡直不忍直視楚克現,默默抬袖掩面,"小三哥."

"還叫小三哥?該叫四姐夫了!"楚克現朗聲笑,莫名其妙地拉下念淺安掩面的袖子,微微彎身道:"你寬慰小透明,關心我們的話,我都知道了.我會對她好,不會給她揍我的機會.阿淺,如果六皇子對你不好,你記得告訴我,不用你動手,我幫你揍六皇子."

他自然也聽說了請期鬧劇,語帶調侃地接著道:"六皇子那樣情急,希望他能表里如一,沒有用得著我幫你教訓他的那一天."

楚克現不愧深得安和公主喜愛,狠話撂得一模一樣.

連她和念秋然的私房話都知道了,可見和念秋然的新婚小日子過得不錯.

能無話不說,能有商有量,還怕處不出感情嗎?

念淺安不由抿嘴笑,心甘情願地改口,"四姐夫,你的好意我收到啦.謝謝你."

楚克現挑眉笑看她轉身離去,望著漸行漸遠的熟悉背影,輕聲喃喃道:"不用謝……"

說著自失般搖頭一笑,神色間清亮的爽朗絲毫不改,指了個園子下人道:"去知會郡公妃一聲,我在二門上等她一起回府."

他和念秋然趕在日落前出了念家門,念媽媽則趕著宵禁進了綺芳館,摒退遠山近水等下人,神神秘秘道:"姑娘實話告訴奴婢,您起初建立馳古閣,打的就是和奈香閣打擂台,斷魏家胭脂水粉財路的算盤,是也不是?"

三年前這麼說,念淺安可能會心虛,三年後聽此一問,念淺安只剩下無語.

念媽媽好遲鈍.

不停推陳出新的馳古閣已然是業內巨頭,而用完她以前攢的獨家配方後,奈香閣已然顯露頹勢,加上她這位原東家暗搓搓拆台截胡,如今京中說起胭脂水粉哪家強,早沒奈香閣什麼事兒了.

這還只是明面上的成效,暗地里那些依附奈香閣的產業鏈,三年間不知關張了多少.

大浪淘沙,干貨不足就只能被碾壓.

其中既有她知根知底方便使壞的優勢,也有魏父先有奸臣之名,後又站隊四皇子的影響.

朝中局勢關聯著內宅,也關聯著生意.

魏家當然不至于就此敗光產業,單魏母和魏家嫂嫂們的嫁妝,就足夠保魏家吃穿用度奢華不減,更枉論魏父和魏家哥哥們的名下鋪子,田莊.

但她以前親手做起來的生意鏈,已經被她親手斬斷了.

魏家產業斷了一只超壯的臂膀,財力受損,傳聞魏父明里暗里沒少收受賄絡,斂財斂得相當不手軟.

奸臣不壞到透頂,不奸到引起天怨民恨,怎麼扳得倒?

當年的汪保,汪家鎮就是最好的例子.

念淺安虐並快樂著,小心肝早已練就得六親不認,甚至笑得很謙虛,"是.媽媽說得不錯.初見成效而已,不值得媽媽特意進府誇我."

念媽媽不神秘了,老臉頓時驕傲,"怎麼不值得?誰能像姑娘似的,不動聲色地就讓魏相那個大奸臣吃了個悶虧,還找不著正主兒算賬?值得得很,我們六姑娘就是能干聰慧!這樣為民除害的好本事,再厲害沒有了!"

臉皮突然厚不下去的念淺安:"……"

原先預想的先驚嚇氣惱,後害怕苦勸呢?

念媽媽不僅遲鈍,還缺心眼!

她身邊的心腹下人們二得都好感人!

念淺安感動完畢,也謙虛不下去了,揉了揉厚臉皮干笑道:"總而言之,馳古閣就是媽媽說的這麼回事兒.樹恩早早接過手,就是不想牽扯上我或公主府.媽媽只當不知道吧."

念媽媽恍然大悟,這才露出點擔憂來,"那位新提拔進馳古閣的李掌櫃,是六皇子安排的吧?這樣的手筆,豈不是方便對家順藤摸瓜,遲早不得查到六皇子身上?"

李掌櫃是李菲雪的陪房之一.

從念淺安借調的掌櫃,賬房那里出師後,將李菲雪的嫁妝打理得漸入正規,又在暗地里給楚延卿辦過幾件差事,曆練出能入楚延卿眼的心性和手段後,才被挑出來放進馳古閣做大掌櫃.

李掌櫃能干,李菲雪也不差.

這些年留守皇子所,不僅將六皇子院打點得清清楚楚,還將楚延卿名下私產管理得有聲有色,宮里宮外再提起李菲雪,除了寵愛不減外,更多了一句持家有道的評語.

外人一心瞧熱鬧,等著看正妃進門後,李菲雪這位即得寵又管家的貴妾該如何自處.

念淺安會在意這些浮云才怪,心知肚明楚延卿這是先讓李菲雪練手,時機合適後就會將馳古閣交給李菲雪打理.

暗中使的壞,不會永遠藏在暗中.

是時候明火執仗地捅到明面上了.

念淺安捧著堅強的小心肝笑道:"樹恩如果怕人查,就不會提拔李掌櫃了.媽媽放心,馳古閣該怎麼行事,樹恩心里有數."

"那就好.左右和奸臣作對,挨罵的總不會是六皇子."念媽媽心眼超大,有了底後就撂開手不管,這才道出另一個來意,"奴婢會揀著這個節骨眼進府找姑娘,其實是受奴婢小子所托,想請姑娘抽空去一趟脂粉鋪子."

念家兩府都在為念淺安的婚事忙活,如果不是拖不得的大事兒,王強不會特意請念媽媽出面.

念媽媽卻一知半解,說不出個所以然.

念淺安不再追問,留念媽媽歇過一晚,次日用過早膳就去纏安和公主.

"出什麼門?"安和公主頭也不抬,"再有三天就出嫁了,你給我乖乖待在綺芳館待嫁,少出門亂逛."

"怎麼不能出門?"准點報到的于老夫人卻抬起頭來,誓要將和公主兒媳對著干進行到底,"安安想逛就去逛,你也知道安安做姑娘的日子沒剩幾天了?還當人人都像你呢,做人兒媳照樣隨心所欲,任性妄為?"

受盡嘲諷的安和公主瞬間柔弱加委屈,轉頭看著念駙馬強笑道:"母親開了口,我哪有反對的份兒?"

于老夫人甩過去一本圖冊,打斷安和公主的嬌弱狀,"這子孫桶雕的花太單薄,哪兒是我們安安該用的?趕緊讓人重做!"

夾在中間的念駙馬笑容溫潤,"公主選的這個就挺好,母親看中哪個,讓人另外多打一個就是了."

和完稀泥果斷跑路,拖著忍笑的女兒飄出榮華院.

念淺安揮別念駙馬順利出門,一路回想令念駙馬頭禿的婆媳互掐,一路笑著直奔市坊.

上篇:第188章 情有獨鍾     下篇:第190章 你大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