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190章 你大爺的  
   
第190章 你大爺的

g,更新快,無彈窗,!

脂粉鋪子前店後院,店里客來客往的熱鬧和三年前不可同日而語,小院倒是清靜如舊,唯獨隔出的賬房偶爾傳來算盤噼啪聲.

當年就是在這賬房里,楚延卿被當場揭破"柳樹恩"的畫皮,撂下狠話蓋過章,遺落那條被安和公主視為"罪證"的汗巾.

緣不知何起,一步步走到今天,竟又再次踏上這片地界.

念淺安穿過楚延卿曾出入過的後門拐進小院正廳,舊地重游的好心情在見到王強時瞬間嚇沒了,"奶兄,你臉色這麼難看是天生嚴肅還是在表達沉痛?急著找我來是哪處生意虧本了?還是家里出了什麼事兒?王娘子身體可好?家里孩子們可好?"

王娘子三年抱兩,給王強生了一兒一女.

生意上出什麼事兒都好說,千萬別是小孩子哪里不好.

王強聞言沉重的表情險些龜裂,頗有些哭笑不得.

他也是偶然見過念淺安和念秋然相處的樣子,才恍悟念淺安對心里認定的自己人,有個愛嘮叨的小毛病.

說好聽些是無微不至,說難聽些就是話嘮.

但這股啰嗦勁兒,反而令人窩心.

念頭閃過,王強沉重中隱含的愧疚越發兜不住,搖著頭先一一否定,又深深低下頭,"若只是私事,小的不敢勞動姑娘.事關馳古閣,小的不得不請姑娘移步鋪子方便見人說話."

話音一落,王娘子臉色煞白地轉出隔間,直挺挺跪到正廳地上,磕著地磚灑落滿頭冷汗,"求見姑娘的是我,是我給姑娘捅了簍子,求姑娘開恩,要怪就怪我,別怪夫君……"

念媽媽萬沒想到和兒媳有關,見狀有些愣,"這是怎麼說的?先把話說清楚!"

"是,是我娘家大哥."王娘子一向懂事又和氣,此時卻方寸大亂,"我娘家大哥想謀些財路,求到我跟前,我一時心軟又想著夫君已經脫手馳古閣的事兒,想來干系不大,就將夫君早前轉讓出去的花草生意告訴了大哥,憑他自去活動路子,這些年都好好兒的,本來沒事兒,本來沒事兒的……"

王強見她唬得顛三倒四,到底不忍心,硬著頭皮接話道:"娘也知道,大舅兄喝高了就愛胡吣.他白得了條財路,不能明著顯擺,暗地里常找京郊農戶吃酒吹水.那農戶正是他搭上的花草商,前兒醉酒沒管住嘴,叫那農戶曉得了早年轉讓花草的源頭是我……"

王強是念淺安的奶兄,有心人想查哪能查不到念淺安頭上?

怪不得王強提出要見念淺安時含糊其辭,不敢和念媽媽直言緣由.

這是心疼媳婦兒,想給媳婦兒留點體面.

念媽媽不愣了,也不理兒媳,只管打兒子,破口大罵道:"你可真有本事,自家婆娘都管不住!你媳婦兒背地里干的好事兒你不知道,你那大舅兄是什麼貨色你能不知道!他抖起來你就該上心!等到出了事兒再來認錯頂個屁用!

當初姑娘是怎麼交待你們的?!和馳古閣相干的事兒一星半點都不能透出去!原先鋪子田莊里放你外家人,那是姑娘大度心善,願意提拔你們夫妻兩!你們倒好!竟連馳古閣的事兒也敢倏忽也敢拿來做人情!不知輕重的蠢貨!"

王娘子聽得臉色漲紅,又羞又愧又急,忙撲到王強身上,"娘!娘要打要罵就沖我來,不關夫君的事兒!"

念媽媽即惱恨又失望,干脆連兒媳一起揍.

她有多信任兒子,王強就有多信任王娘子.

同樣沒料到一時不察,竟會因王娘子的娘家人捅出這樣的簍子.

此時不敢也不能護著王娘子,只繼續認錯,"小的知道錯了!一發現此事,就緊著將小的大舅兄送出京,打的是出外進貨的名號,暫且不算打眼.小的其余外家人該如何處置,還請姑娘示下."

"依你大舅兄的狗德行,能跟那農戶說漏嘴,只怕你外家早就全知道了!"念媽媽越說越氣,老拳頭落在王娘子身上,"你單送走一個有屁用!就該把你外家全都打發得遠遠的!"

王強無話可說,王娘子又痛又悔,強忍著不敢哭出聲.

驚呆的遠山近水回神對看,到底和王強打小的好交情,雖氣惱也有不忍,不好再圍觀念媽媽怒揍兒子兒媳,雙雙飄到屋外掩上門放風.

願意對自己人好,但不願意瞎當聖母的念淺安聽夠了也看夠了,這才抬抬手,"媽媽先歇口氣,留點力氣待會兒再揍.天大的事兒,王娘子大可進府求見,既然費心費力地請我來,想必還有其他人也想見我?"

她自然生氣,但理智在線.

念媽媽也跟著冷靜下來,收手老眼一瞥,果然就見一中年老漢又尷尬又敬畏地應聲走出隔間,局促地行禮道:"小民見過念六姑娘."

自稱小民,又是副莊稼漢形容,不用問,必是當事的那位農戶了.

農戶事先得過提點,不等念淺安開口就憨聲憨氣道:"小民家里生計好轉,多虧有花草生意支應.原來不知道,現在知道是受念六姑娘惠澤,才能得王兄弟看得上,小民全家再沒有不感激不感恩的.

哦,不是,小民知道是念六姑娘和王兄弟的恩惠,沒告訴家里人,一個字兒都沒告訴.小民無以為報,更沒有恩將仇報的道理.一定將知道的事兒帶進棺材里去.小民來,是想斗膽提醒念六姑娘一聲.

自那天聽了王娘子大哥的醉話後,小民這一留心,就發現不對了.這些年總有些外來人在京郊附近或落戶或閑逛,小民原當是哪里來的閑漢外地人,後來前後一串,那些人來來去去打探花草生意的事兒,仿佛很關心馳古閣的供貨往來……"

當年王強化整為零,分散轉讓出去的花草,一多半都落在農戶村里.

農戶暗中聯絡鄰里,越咂摸越不放心,這才有此一行,忙將收集來的細節報上,接著道:"小民沒什麼見識,鬧不清那些人是什麼來曆.只能提醒念六姑娘一句,讓姑娘見笑了."

他顯然不適應這麼文縐縐地說話,說罷抓耳撓腮地松了口氣,掉轉頭倒去勸念媽媽,"這位嬸子也別氣了,俺家孩子也常干蠢事,都是無心的犯不著動手.趁早發現不對,王娘子也算是找補回來了哩!"

念媽媽啼笑皆非,臉色轉好,語氣卻硬,"為防萬一,老伯一家只怕也不好繼續留在京里了."

農戶半懂不懂,依舊憨厚道:"俺有手有腳,去哪里這花草生意都做得.隨念六姑娘和嬸子安排都使得."

講真,王強轉讓花草時挑人的眼光真不錯.

念淺安頓覺沒那麼生氣了,招來遠山近水親自送農戶,保守道:"老伯回去該干啥干啥,真有必要,我再讓我奶兄去找您."

農戶本就感恩戴德,聞言越發受寵如驚,敬著讓著遠山近水退了出去.

念淺安轉眼看王強夫妻,心里歎氣,面上冷漠,"奶兄外家那里不必追究了,有一個算一個,全都送出京.王娘子管著的生意,交出來給念媽媽.奶兄手里的生意也放下,先想辦法探探那些人的底.以後怎麼著以後再說."

她賞罰分明,念媽媽不求情不心疼,只擔憂道:"聽那農戶的描述,那些人哪像莊稼人?若是練家子,多半就不是尋常商戶派來的."

不是尋常對家,會是奈香閣,或者說是魏家嗎?

念淺安沒接話,起身揮揮爪子,"媽媽可以繼續揍人了."

她不允許自己人記吃不記打,念媽媽立即擼起袖子,一副要打到兒子兒媳魂飛魄散的架勢.

遠山,近水兩臉肉痛地再次掩上門,上車後忍不住說好話,"那農戶話糙理不糙,王娘子也算錯有錯著,不然誰能想到有人在暗中盯梢馳古閣的事兒?姑娘從來不打罵下人的,玩笑歸玩笑,何必臨走還讓念媽媽又親自動手呢?"

念淺安一臉"是可忍豬隊友不可忍"的悲壯表情,哼哼道:"王娘子是無心之失,也是真心悔過.我明白,念媽媽自然也明白.眼下揍得狠了,往後轉圜的余地才大.玩笑?念媽媽巴不得我不是玩笑呢."

什麼叫打是疼罵是愛?

念媽媽毫不留情的言行就是最好的詮釋.

她生氣歸生氣,念媽媽的情分還是要顧的.

想來經過這一次,王強夫妻會更深刻地體會到替人辦差,就該公私分明的含義了.

念淺安無意一竿子打死自己人,哼哼完吩咐道:"打發人去送信,說我有事兒找陳內監,請他出宮一見."

林松的暗衛小分隊不在,陳寶先回京應該帶著人手.

她決定請陳寶幫忙.

馬車改道駛向內城,遠離熱鬧的市坊後,耳邊只剩踢踏馬蹄聲.

先往宮里送信的護衛頭兒離隊後,跟車的婆子護衛行路安靜.

這份安靜卻漸漸變了味兒.

時有吆喝的車夫並婆子,護衛的腳步聲響仿佛突然憑空消失,單調馬蹄踢踏突兀而瘆人,途徑朱門坊往皇宮行進的用時也不對味,念淺安不用掐指一算,就猛地睜開閉目養神的眼,"來人?來人!"

她徒然爆喝,遠山近水先是嚇得一抖,隨即後知後覺地臉色大變,一人推窗,一人推門,遠山先變了聲調,"這不是往宮里去的路!"

推不開車門的近水忙擠到車窗前,恨不得扭斷腦袋好看清車轅,"誰在趕車?!"

放眼看去,只瞧得見車夫暈闕著被扔在車後,再遠只能勉強瞧見零零落落散在各處,同樣不省人事早已化作黑點的婆子,護衛.

不知駛向哪里的馬車在偏僻小巷中飛快穿梭.

誰都沒想到有人敢劫公主府的馬車.

到底發現得晚了.

念淺安本來就生著氣,這下更氣了,一爪子扒開又驚又慌的遠山近水,一邊拿矮幾砸車門,一邊跟著抬腳飛踢,不用倆不干實事的二貨幫忙,生生將精美牢固的車門踹到洞開,顧不上腳疼,操起矮幾照著車夫後腦勺果斷又是一甩手.

假車夫輕巧避開接住,邊趕車還能邊回頭笑,"念六姑娘好身手!"

此人一身平常百姓裝扮,語氣表情都很老實.

念淺安瞬間回想起三懷山遭遇過的假農夫獵戶.

當即怒向膽邊生,"你大爺的!知道我是念六姑娘還笑得出來?!"

劫持公主之女,要命不要命?

光天化日,又見劫匪.

有完沒完啊混蛋!

上篇:第189章 初見成效     下篇:第191章 舊地重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