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07章 這麼直接  
   
第207章 這麼直接

g,更新快,無彈窗,!

仍有些昏暗的床帳中,響起楚延卿低沉的聲音,帶著點初醒的暗啞,帶著點強忍的笑意,"什麼東西?你睜眼瞧瞧,是不是你昨天用過的紅蓋頭?"

如果他手中又皺又糙,針腳不平的紅布能算紅蓋頭的話.

念淺安循聲扭頭,睜眼一看立時被自己的針線徹底丑醒了,腦袋雖鈍說話卻皮,"不是紅蓋頭,還能是紅抹布不成?你昨天又不是沒見過."

難為自家人不嫌棄,賓客也沒被她的女紅丑哭,喜娘更是視若無睹,照樣歡歡喜喜地一路送嫁.

世上還是好人多!

真?縫縫補補又三年的念淺安眯眼笑,五分感慨五分感動.

"真是你親手繡的?就為了所謂的好寓意?"楚延卿似滿意似好奇,一手挑起床帳,一手對光展開皺巴巴的紅蓋頭,湊近念淺安虛心求教,"為什麼不繡龍鳳,反倒繡了對水鴨子?"

笑不下去的念淺安:"……那是鴛鴦."

古今直男一般黑,什麼氣死人的爛眼神!

如果她新婚次日謀殺皇子親夫,會不會上進奏院小報頭條?

念淺安正認真考慮要不要怒揍親夫,就見楚延卿嘴角一翹,攥著紅蓋頭笑得胸腔大震語不成調,"原來是鴛鴦?好,繡得真好.我媳婦兒的針線,當真有前朝寫意派大家的風范."

這人絕對是故意的!

幼稚死了!

念淺安一臉冷漠,下瞥的目光停在楚延卿躬身側臥的某處,回懟得毫不嘴軟,"小兄弟好精神,怪不得笑得怎麼開心."

楚延卿笑聲一頓,順著念淺安的視線往身下看,無師自通領會小兄弟指的是什麼,殘存笑意的俊臉又氣又無奈,"我算是明白了,你就是嘴巴厲害!"

真被他小兄弟欺負時,就只會嘟著嘴裝可憐喊完疼又喊累.

念淺安才不承認,裹著喜被往里退,伸爪子搶紅蓋頭,"該起床了,你別亂來!把蓋頭還我,反正你也看不上!"

"不亂來.誰說我看不上?"楚延卿背手藏起紅蓋頭,撈回念淺安道一句別鬧出汗來,又低聲笑道:"我媳婦兒繡的紅蓋頭,自然要好好收著,將來留給閨女用."

念淺安邊蹬喜被邊好笑,"才剛那啥呢,你倒想得遠!"

原來那啥是這麼個意思?

剛平息的小兄弟好險沒再次抬頭,楚延卿摟著嘴很皮的媳婦兒悶聲大笑,笑語卻低,"多多那啥,不就不遠了?"

等在外間的小豆青,小豆花聽著動靜相視而笑,和遠山,近水交換著歡喜而安心的小眼神.

陳寶和管事大嬤嬤也交換著老眼神:殿下這般開懷大笑,當真奇了!

里間楚延卿笑夠了,本待抱念淺安下床,眉頭卻皺起來,"怎麼這麼多紅點?"

微敞的中衣領口,露出星星點點的紅痕,昨晚在明亮的浴室那啥時,明明沒有的.

再次犯愁的念淺安:"……"

吻痕這種東西該怎麼解釋?

她默默飛了一個哀怨眼神,楚延卿成功體會其中深意,暗歎親吻一道果然博大精深,訝然之余不無得意,"以後我輕些,再不會弄疼你了."

說罷扯開自己的領口看,笑得略邪魅,"你可以重些,我不怕疼."

持續無語的念淺安:"……謝謝你哦."

不愧是素了二十年的親夫,一朝開葷,從此純情是路人.

她一臉沉痛,楚延卿越發笑意朗朗,彎身親她的發頂,"我讓人進來收拾了,嗯?"

仔細看才驚覺,碩大喜床戰況實在慘烈.

念淺安不忍直視地點頭,楚延卿推開隔扇,褲腿才露出個邊兒,陳寶立即拍拍巴掌,小豆青四人魚貫而入,另有四位宮女湧向楚延卿,低眉順目福禮,先問候念淺安,"奴婢十然,百然,千然,萬然,請皇妃安."

念淺安呃了一聲:原來百然千然不是浮云,不僅真實存在還多了個萬然.

管事嬤嬤江郎才盡了嗎,取的什麼名字!

真好記!

念淺安笑眯眯轉頭,看向管事大嬤嬤,"大嬤嬤貴姓?"

收好喜帕的管事大嬤嬤似乎抽了下嘴角,"奴婢賤姓大."

敢情不是職位大小,而是真實姓大!

禮賢下士未遂的念淺安:"……幸會幸會."

幸會完不覺尷尬,心知這會兒不是正經認主的時候,只示意小豆青分荷包.

十然四人接賞謝恩,這才專心服侍楚延卿洗漱穿衣,大嬤嬤袖起荷包退到外間,指著腦袋和陳寶嘀咕,"我怎麼瞧著皇妃這里有點……"

傻字不必說出口,陳寶已然一臉找到知音的悲壯,"老姐姐擎等著瞧吧,咱們這位皇妃……精怪處多著吶."

偏殿下肯娶肯縱容,他們做奴才的還能怎麼著?

大嬤嬤皺眉搖頭,瞥一眼里間不再多說,捧著裝喜帕的匣子送去坤甯宮.

周姑姑接過送去該存放的地方,穿戴好大禮服的念淺安則攜手楚延卿,往皇室祖廟行廟見禮.

此時說是天明,實則半黑.

繁複過場走完天色才剛大亮,念淺安忍不住扶小腰,深刻體會到以前看過聽過的形容其實不誇張:新嫁娘吃不好睡不足,起得比雞早,還得硬扛大半晚體力活兒,那啥之後能不跟被車碾過似的又酸又軟麼!

她一副走路艱難的樣子,落在滿殿女眷眼中,立即多了重曖昧的打量.

高坐上首的陳太後又是歡喜又是擔憂,忙招呼道:"快,快把墊子擺上!"

昭德帝侍母至孝,直接將本該分撥的認親宴擺在了萬壽宮.

陳姑姑親手擺好又軟又厚的錦墊,緊跟念淺安左右,低聲指點著敬茶儀式.

陳太後喜笑顏開,周皇後勉力幾句套話回的賞賜相當重,昭德帝賞過玉如意,當下又賞一對如意玉佩,話說得很有不偏不倚的慈父范兒,"小四媳婦兒臨盆在即,眼看著小四屋里就要添丁了,小六媳婦兒可得加把勁兒,早日為小六開枝散葉."

四皇子妃孔氏月份已重,未免沖撞昨天沒出席喜宴,今天也沒來認親.

昭德帝點完愛子和嫡子的名,和陳太後閑話幾句後就離了座,扶著劉文圳飄去上朝.

余下男眷只剩毅郡王,珥郡王,尚郡王,並四皇子,八皇子,十皇子和十一皇子.

大伯小叔子們好打發,念淺安暗搓搓留心十皇子,十一皇子,見倆小豆丁起太早沒精神,不由收起好奇打量,送上金錁子,軟語逗了幾句.

等男眷告退後,念淺安轉頭一看,頓覺腰更酸眼更花:四妃九嬪倒是不用跪,三位皇嫂也算臉熟,但加上皇子妾,宗室有頭臉的長輩平輩,認人簡直認到頭禿!

好在有先來一步的李菲雪幫著引薦,身為漁陽郡公妃的念秋然也赫然在列.

唯有七皇女心不甘情不願,不想喊念淺安六嫂,指使被奶嬤嬤抱著的九皇女,"九妹妹,快喊嫂嫂."

念淺安不理七皇女的臭臉,邊笑應九皇女,邊左手小姐姐右手小透明,總算在頭禿中完成了認親重任.

不用周皇後開口,陳太後就搶先道:"新婚三日無大小,我和皇後這兒不用安安伺候,昨兒那樣折騰小人家哪有不累的,趁著小六卸了差事難得松快,趕緊回去補一覺.休息好了再來陪我和皇後說話才是正理."

和昭德帝不同,陳太後偏心起來明目張膽.

一邊命陳姑姑擺膳堵眾人的嘴,一邊示意大嬤嬤多留一會兒,她老人家准備細問愛孫小兩口處得如何,又單點李菲雪,念秋然陪在身旁,"安安可以休息,你們倆是安安的好姐妹,就代安安伺候我這老婆子一回."

抬舉李菲雪和念秋然,就是抬舉念淺安.

李菲雪和念秋然心領神會,不管一屋子女人心思如何,只管笑微微地恭順應是.

楚延卿耐著性子坐到這會兒,立即牽住念淺安往外走,"謝皇祖母恩典,回頭我再帶我媳婦兒來看您."

我媳婦兒四個字落地,一屋子女人頓時安靜了.

毅郡王妃,珥郡王妃,尚郡王妃兩兩對看,心下各有滋味,眼中神色卻有志一同:兄弟中最冷臉冷心的六皇子,竟當眾叫得出這種膩歪稱呼.看來傳聞不假,這是真把六皇子妃放在心上了.

陳太後也是這麼想的,越發笑得見眉不見眼,"小六這孩子!娶了正妃就是大人了,疼媳婦兒歸疼媳婦兒,哪能這樣恨不得掛在嘴邊昭告天下似的!"

誰還聽不出這是假數落真寵溺?

不用周皇後帶頭捧場,滿屋短暫的安靜過後立時一片歡聲笑語.

念淺安不知萬壽宮的熱鬧,知道了也不在乎當眾虐狗,一回皇子所直奔正院,鑽進里間踢掉鞋子就往床上倒,"你媳婦兒要奉太後命補覺了,你要是不睡就先用早膳,我醒來再吃."

楚延卿嗯了一聲,揮退小豆青等人,光聽話不行動,跨上大床長腿一盤,撈起念淺安抱上膝頭,二話不說大手下探,鑽進長裙里動手解紅綢中褲.

趕緊拉住褲頭的念淺安目瞪口呆:這,這麼直接的嗎?

難道她的豐富理論不可靠,錯估楚延卿的饑餓程度了?

她一臉累上加懵,楚延卿則一臉笑,低頭以鼻點鼻,蹭著念淺安嚇出薄汗的小鼻頭,笑得略壞,"發什麼傻?說了不亂來就不會亂來.乖乖松手,我幫你塗點藥."

他摸出藥瓶立證自己的話,邊哄念淺安邊解釋,"內務府有不少好藥.我特意交待陳寶弄來的.這膏藥對症,你塗了能舒服些."

念淺安默了片刻,干笑著松開爪子.

比起楚延卿這位土生土長的皇子,她仿佛是個土鱉.

而比起敬事房這種驚悚存在,楚延卿有什麼隱秘事,不找大嬤嬤只找大太監,貌似已經夠內斂了?

不過可一不可再,她的底線真心不能再拉低了.

"樹恩."念淺安不介意楚延卿親自動手,但介意陳寶知道得太多,"以後這種事你先跟我商量,只跟我商量好不好?"

楚延卿沒有深想,只當念淺安害羞,親親她紅紅的臉笑道:"好.我差點忘了,我媳婦兒只是嘴巴厲害,一遇上這種事就怕羞了."

有完沒完,親夫好煩!

念淺安嘖了一聲,忍著身下怪異感,岔開話題好分神,"樹恩,你和四皇子怎麼還是光頭皇子?前後腳及冠沒封爵,怎麼四皇子都快有嫡子了,你都大婚了,父皇那兒還沒半點動靜?"

楚延卿動作一頓,好看的俊臉瞬間黑了.

上篇:第206章 蜜汁燉兔     下篇:第208章 皇女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