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09章 綠葉成蔭  
   
第209章 綠葉成蔭

g,更新快,無彈窗,!

慧嬪如今成了慧貴人,四等降為五等,生下九皇女後沒被打入冷宮,仍住在壽康宮侍奉三位太妃,深居簡出吃齋念佛,過著為女祈福為己贖過的寡淡日子.

看似逆來順受,卻能在隨太妃們往萬壽宮走動時,隔三差五見著皇上一面兩面.

除卻有子妃嬪,慧貴人面見聖顏的次數竟是最多的.

李菲雪是有心人,又常得陳太後召見,偶爾在萬壽宮遇見慧貴人,心里都不得不感歎.

那年乍暖還寒的春夜,慧貴人產後血崩的消息傳入耳中,她還以為慧貴人躲過一時躲不過一世,終究難逃前世下場.

最後卻有驚無險,不僅保住孩子還保住了性命.

血崩或許不是人為,但太醫院全力救治慧貴人,奉的一定是皇命.

首飾鬧劇攀汙的不止一位皇子,皇上糊塗了事,任四皇子將罪責扣到所謂逆臣頭上,留下慧貴人又保慧貴人性命,究竟為什麼?

以她前世所知,皇上對慧貴人並無深情.

李菲雪一直想不明白,心念微轉間,九皇女已掙脫念淺安的魔爪,爬上七皇女的膝頭,嬌怯怯笑,"七姐姐,六嫂嫂親了我以後就不能欺負你了."

七皇女不領情,似乎很不滿九皇女比她得念淺安喜歡,"快點下去,胖得小豬一樣,重死了!熱死了!"

說得嫌棄,推人的動作其實溫柔.

九皇女心眼乾淨,雖嬌怯卻不懼怕,抱著七皇女咯咯笑.

李菲雪冷眼旁觀,心里越發感歎.

九皇女胖如小豬,那也是七皇女養的.

大概是慧貴人孕中沒少擔驚受怕,九皇女出生時十分瘦弱,皇上一封口諭降了慧貴人的位份,剝奪慧貴人親自養女的可能,將九皇女抱去萬壽宮.

陳太後有意照拂賢妃,賢妃接收九皇女後起先得意,後來許是常想起早夭的五皇子,許是受不了九皇女三天兩頭鬧病,性情反而越發喜怒無常,最終還是如前世一般,皇上發話將九皇女遷進椒房殿,養在姜貴妃膝下.

理由很充分,姜貴妃膝下有女,正適合教養皇女.

陳太後無話可說,賢妃撂開手只求清靜.

面對姜貴妃,九皇女本能敬畏,而面對七皇女,九皇女同樣本能依賴.

說來也怪,七皇女胡養亂養,竟將九皇女從瘦弱小貓仔養成圓潤小豬仔,已經鮮少鬧病.

也許前世緣重,今生才得以延續.

至少說明七皇女確實心地不壞.

李菲雪微微笑起來,上前接過九皇女,邊哄邊道:"我陪九皇女去園子里消消食可好?安妹妹和七皇女也好自在說話."

她得七皇女三年關照,多少了解七皇女的真實脾性,妥妥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主兒.

果然此話正中七皇女下懷,聞言不理戀戀不舍的九皇女,立即打發走李菲雪和九皇女,轉頭就抱怨,"我和你都認識多少年了?你今兒才正經見著九妹吧?我還當你只會氣人,原來也會稀罕人."

念淺安湊近七皇女,動動鼻子依舊很皮,"你吃的哪門子飛醋?真酸!"

"我才沒吃醋!"七皇女甘拜下風,紅了臉拽念淺安,"我只是不服氣你叫我小野貓,見著胖墩似的九妹怎麼不叫小野豬?"

小野豬再小也和軟萌不沾邊啊!

念淺安哈哈笑,"九妹妹多福態多可愛,倒是和我家林妹妹有點像."

除了小透明,什麼時候又多了個林妹妹?

爭不過念秋然比不過九皇女,難道還要屈居林妹妹之下?

七皇女跑偏三秒,立即警醒:不對,她干嘛要和別人爭,搞得她好像真的在吃醋在爭念淺安的寵似的!

心里惱恨自己沒出息,手上再接再厲使勁拽,"好,你說的都有道理.現在我請你陪我消食,你肯不肯賞臉?"

念淺安摸著肚子表示不肯,"我沒補成覺,也沒吃早膳,沒食可消."

"我有食可消總行了吧!"七皇女使出吃奶的勁兒,"你想吃什麼喝什麼,我的人都有.路上隨便你吃,只要你跟我去一個地方."

念淺安定睛看憋紅臉的七皇女,確定七皇女不是羞不是惱,而是憋著口氣等著發泄,而發泄對象另有人在.

她心頭微動人也終于動了,出門一看又笑了,"小野貓什麼時候換跟班了?"

六皇子院外一溜高大而整齊的身影,不是原來的狗腿,全是新換的侍衛.

"不是跟班,而是我收服的綠葉們!"七皇女小聲得意,見小豆青小豆花慌忙追來,眼神一頓轉而瞪落後的遠山,近水,"我帶六嫂嫂逛禦花園消食,這麼多侍衛跟著出不了事兒,你們別跟著!"

有事相求的時候就肯喊六嫂嫂了.

念淺安眯眼笑,示意四大丫鬟聽七皇女的,抬腳和七皇女並肩出皇子所,瞥眼看向身後,"綠葉成蔭,成果感人.恭喜小野貓功成名就,三年勾搭功夫沒白磨練."

"不過是些木頭似的宮中侍衛罷了,算什麼功成名就."七皇女不再得意,語氣有些頹喪,"該上鉤的人不上鉤,反而被別人勾走了魂!"

念淺安存著看好戲的刁壞心思,偏不問七皇女此話何意,爪子揮來招去忙得很,邊要吃要喝,邊轉著眼珠,看向七皇女第一個收服的那位綠葉侍衛,"這位綠葉辛苦了.你家主子添了不少小綠葉,你這大綠葉可得加把勁兒,努力保住頭號綠葉的地位是一,還得罩著小綠葉們."

她化身知心大姐姐,話外有話.

綠葉侍衛卻不敢輕慢六皇子妃,嘴角雖抽得厲害,話答得倒不含糊,"七皇女乃金枝玉葉,標下自當盡忠盡職."

只說七皇女是金枝玉葉,不說七皇女是貴妃之女.

對七皇女盡忠盡職,是因為皇上,而不是因為姜貴妃.

這位綠葉侍衛是個明白人.

可信,可靠.

念淺安眉梢微挑,嘴皮子愛懟七皇女,心里其實已將七皇女劃入護犢子的范圍.

她出言試探綠葉侍衛,可惜在七皇女聽來全是廢話,不耐煩地攥住念淺安的手腕,"吃飽喝足了就跟我來,你們都退下."

綠葉侍衛當真盡忠盡職,二話不說收起吃喝,打唿哨散開小綠葉們,或掛樹上或藏樹下,自己則守在原地不動.

念淺安肚皮半飽,看一眼見怪不怪的綠葉侍衛,再看一眼突然鬼祟的七皇女,默然跟上穿過紅漆宮門,飄了片刻後豁然開朗.

眼前不是禦花園,而是禦書閣.

此行果然不是來消食的.

念淺安嘿然一笑,被七皇女拉扯著藏到假山後,目光穿透繁茂枝椏,"小野貓,你這是帶我來捉奸玩兒?"

假山外花樹下,鬧中取靜的八角亭中擺著紙墨筆硯,一男一女仿佛與世隔絕,正一個執筆作畫,一個掩袖磨墨.

女的,是身著女官服飾的于海棠.

男的,是傳說正忙于修書的劉青卓.

念淺安嘖嘖驚歎,七皇女沉悶的聲線卻停了好半晌才低低響起,"捉奸有什麼好玩兒的?我是讓你來親眼瞧瞧,于海棠這朵小白花有多厚顏無恥!"

只要劉青卓沒定親,沒娶于海棠,就算不上捉奸.

即便她早有察覺,即便她看得出劉青卓的溫潤笑容發自內心.

多年思慕,三年努力,她自認已經做到最好,年初新年朝賀時,一向對椒房殿不熱絡的方氏再見她時,至少不再刻意疏遠她.

她以為她快成功了,她怎麼可能失敗?

"是你說的,我想下嫁劉家,就不能急功近利."七皇女唇線緊抿,一個字一個字往外蹦,"現在你再教教我,劉公子受小白花迷惑,我又該怎麼辦?"

念淺安眼中閃過同情,話語卻猶如冰水,澆七皇女滿頭滿臉,"劉青卓哪是受迷惑,根本甘之如飴.好好兒的禦書閣不用來干正事兒,卻用來紅袖添香.我說劉青卓神經病都是輕的,這人惡心起來簡直不分場合."

高大上的禦書閣用來搞奸情,劉青卓好意思自稱飽讀聖賢書?

而于海棠,也不是什麼好鳥.

"都是沽名釣譽之輩,難怪能湊成對."念淺安先不恥後不屑,"不是我看低你,于海棠即便離開椒房殿也仍在宮中,仍在你眼皮底下.你曉得討好我舅母,怎麼不曉得防著于海棠?"

劉青卓身在翰林院,常出入禦書閣貌似很合理.

但眼下情景,顯然不是于海棠一日兩日能成就的.

念淺安眯眯眼,轉頭看七皇女,"我早就說過,你喜歡誰不好偏喜歡個神經病.現在被狗男女辣過眼睛了,正好趁機做個了斷,死心吧."

七皇女被冰水潑得臉白手涼,思慕之心仍在垂死跳動.

她不肯死心.

若是肯輕易死心,就不會特意拉來念淺安.

得了消息就著急忙慌地跑去皇子所,顧不上今天才是念淺安新婚次日.

她想聽的不是這些.

仿佛只要念淺安肯說一句好話,她就可以說服自己不用死心.

她黯淡的目光直直盯著八角亭,吐字艱難,"于海棠是狗女,劉公子不是狗男.念淺安,你告訴我,我說的是對的."

對個蛋.

都眼見為實了,七皇女還要自欺欺人.

念淺安一臉看小可憐的表情,開口仍如利箭,"瞧見桌上擺著的那個荷包沒有?我見過劉青卓隨身佩戴."

青竹荷包繡工精致,念秋然出嫁那天,她曾在劉青卓身上見過.

攔路瘋狗腰間系著半舊荷包,顯見時常摩挲把玩,由不得她不印象深刻.

"如今看來,應該是于海棠送的了."念淺安繼續放利箭,"半舊不新,肯定不是剛送的.這會兒擺上桌面做圖樣,劉青卓這是親手畫花樣沒跑了.一個荷包不夠,還要另討針線,狗男女之名也沒跑了."

那樣大一張紙,畫的肯定不是小件花樣,除卻衣物還能是什麼?

而貼身針線,哪是隨便讓人做的.

七皇女只是癡兒,不是傻兒,被利箭狂戳的心化作死灰,隨即燃起熊熊怒火,"于海棠!這次我不弄死她我就不姓楚!"

思慕落空,只恨女方不怪男方,這愛情觀實在不可取.

念淺安翻著白眼按住七皇女,不急著懟人,只噓聲道:"稍安勿躁.這會兒出去,你以什麼名義捉奸?"

邊說邊見劉青卓收起紙筆離開,于海棠則改了腳下方向,又噓了一聲道:"跟上去瞧瞧."

上篇:第208章 皇女駕到     下篇:第210章 一陣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