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11章 多喝熱水  
   
第211章 多喝熱水

g,更新快,無彈窗,!

綠葉侍衛聽念淺安叫破小吳太醫的身份,這才主動開口道:"標下不知六皇子妃認識此人,若有冒犯之處,還請六皇子妃海涵.此人突然來此,徑直要往里頭闖,標下已經說明七皇女,六皇子妃在內’賞景’,不便人打擾,此人仍不肯聽勸,標下只得命人出手攔下."

此處宮門雖通往禦書閣,但對接的並非正經側門,連後門都算不上,只做無等小太監運送垃圾所用,平時幾乎無人出入.

小吳太醫會出現在這里,確實古怪.

而聽話聽音,心思通透如綠葉侍衛,就算不知七皇女對劉青卓有著別樣心思,恐怕也自己琢磨出了幾分異樣.

否則不會放風放得那樣淡定,攔人理由說得這樣巧妙.

念淺安饒有興致看一眼綠葉侍衛,轉頭沖七皇女挑眉問,"你今天不是第一次來吧?什麼時候發現那兩個人有鬼的?"

七皇女抿抿嘴,"半年多前."

何止不是第一次,她也曾假借禦書閣灑掃下人之手,給劉青卓送過東西,躲在假山後偷看劉青卓收下她精心准備的吃喝,也曾暗暗歡喜,哪想樂極生悲,親眼看著劉青卓如何被于海棠日漸迷惑.

她總想找出劉青卓不得已的理由,總也不想承認她喜歡的人如此不堪,下定決心走出今天這一步,塵埃其實早已落定.

念淺安忍不住咂舌,"這麼能忍?佩服佩服."

這種誇贊,七皇女一點都得意不起來,未免再被氣得跳腳,只得沖小吳太醫發作郁悶,提供音量喝問,"你一個太醫去禦書閣做什麼?正門側門不走,偏偏要走這里?"

她也覺得小吳太醫出現得古怪,抬手揮退小綠葉們.

團團包圍的綠葉散去,重獲自由的小吳太醫不驚不慌,抖抖袍擺抻抻馬蹄袖,抱手道:"臣下也是來賞景的."

禦書閣人煙稀少,有景有書,是宮中難得的文雅清靜處.

新近發現的小路小門,一不用應付閑雜人等,二直通假山八角亭,正適合賞風景吃茶點.

他的藥童忙出聲佐證,"小的早說了,我們大人剛得了六皇子妃賞的好茶點,只想尋個地方趁熱食用,侍衛大人不肯信,出手就要拿人.難道小的敢無故攀扯六皇子妃不成?"

收個賞這麼虔誠的嗎?

居然轉身就要尋地方吃光光?

念淺安再次摸不著頭腦,啟動本能實在不覺小吳太醫能有什麼鬼,咳一聲打圓場,"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不識自家人.誤會誤會."

"不敢當皇妃的自家人."小吳太醫謙虛歸謙虛,情商似乎堪憂,慢言慢語不打算停,"既然撞上了,臣下身為醫者,少不得提醒皇妃兩句.切莫仗著年紀輕不拿疲累當回事兒,至少歇過一天再出門走動.這樣熱的天,皇妃走得滿面油光,實在不是好現象."

說完念淺安,又說七皇女,"臣下觀七皇女額角鼓脹,眼眶發紅,怕是熱燥積存肝火旺盛,這幾天也該以靜處為上.賞景什麼時候不能賞,很不必跑來禦書閣,此處近鄰朱雀門,到底不比後宮陰涼."

望聞問切,他把後三樣全省了,斷定七皇女有病後,轉頭看向綠葉侍衛墨眉緊鎖,"兄台奉命行事,我不怪兄台.但兄台身為宮中侍衛,不該只聽話不知勸.禦書閣雖少有人走動,但出入的都是朝臣外男,豈能放任皇妃和七皇女只身亂逛?"

溫溫吞吞卻義正言辭的話,實在能氣死人.

自認辦差很力的綠葉侍衛:"……"

郁悶更甚的七皇女:"……這人能不能打?"

被說滿臉油光的念淺安:"……不能."

她要是把小吳太醫打了,吳老太醫會不會公報私仇,往安和公主的養生方里偷偷加黃連?

她哭笑不得,小吳太醫將二人對話聽得清楚,搖搖頭繼續溫吞,"皇妃和七皇女乃朱門貴女,該知冬病夏養,更該知怒傷肝肝傷腎的道理.還是那句話,是藥三分毒,開藥方不必要.臣下勸二位多靜心多靜處,多喝熱水."

小吳太醫果然很科學.

但多喝熱水這種直男金句,聽起來更氣人了!

念淺安默默擼袖子,七皇女一看也跟著擼袖子,小吳太醫的藥童卻習以為常,打開藥箱道:"六皇子妃,七皇女,請喝熱水."

和小吳太醫的隨身藥箱不同,藥童的藥箱裝的竟是三只小茶吊,底下居然還有保溫隔層.

有酒有茶,也有熱水.

這什麼奇葩裝備!

念淺安袖子擼到一半擼不下去了,果斷表示怕了,"小吳太醫,請滾."

藥童合上藥箱,情商似乎比主子高一點,很有危機意識地扶著小吳太醫滾了.

早無狗男女痕跡的八角亭夏風肆虐,夾雜著假山沁出的股股涼意,小吳太醫先就熱水配糕點,後換茶再換酒,茶點半空嘴里長歎,"禦膳房出品,果然美味."

藥童嘴角都不帶抽一下的,倒是眼神一瞟,低聲道:"小的淺見,六皇子妃活潑好動,不像有隱疾的樣子.老太爺卻鄭重其事,特特將六皇子妃的舊日脈案私下交給您,又不說為什麼,實在奇怪."

"醫者最忌心術不正.祖父心里只有醫術沒有算計,既然不說為什麼,那就是尚無確切定論,有何奇怪?"小吳太醫品著茶點,教訓人的話依舊溫吞,"祖父受公主府供奉,總不會害六皇子妃.我身在太醫院,本是職責所在,今後仔細侍奉六皇子妃就是了."

藥童不再多話.

念淺安卻很有話說,"你還跟著我干嘛?"

食也消了,奸也捉了,趁早回去干壞事啊!

七皇女卻不想單獨待著,亦步亦趨緊跟念淺安,理由很堂皇,"小吳太醫不是說了嗎,你我都要多喝熱水.我勉強多陪你一會兒,多喝點熱水."

行為其實不勉強,笑容是真的勉強.

小野貓一失戀,笑得比狗還難看.

念淺安一臉"少女你的理由好爛"的無語表情,"真是謝謝你哦."

她決定縱容失戀少女,楚延卿卻沒這麼體貼,喜紅身影屹立穿堂,將二人並綠葉們堵個正著,清冷視線不看念淺安只看七皇女,"七妹好規矩,新婚第二天就趕來給你六嫂請安了?以後不必講這些虛禮,你也是大人了,與其到處亂跑,不如多為自己打算."

聾子都聽得出來是反話.

這是嫌七皇女礙事,還指七皇女也已及笄,要麼找未出閣的小伙伴玩兒去,要麼趕緊給自己找個駙馬嫁了,總之少來找他媳婦兒.

七皇女面露羞惱,彈開的速度倒是很快.

她從小就怕楚延卿.

以前還能和"念淺安"邊互掐邊聯手"抵制"楚延卿,後來和念淺安做朋友,現在又做姑嫂,對楚延卿少了"抵制",卻莫名更怕他了.

當即顧不上喝熱水,喊上乖覺止步的大小綠葉們,一見李菲雪將九皇女送出來,立馬拉著九皇女溜了.

李菲雪看得好笑,扶著念淺安委婉道:"皇上寵七皇女,姜貴妃也不怎麼管七皇女,任由她領著那麼多侍衛在宮里走動,這些年也算宮中一景了.只是侍衛不比宮女太監,老這樣出入皇子所,到底不太像樣."

她站楚延卿,不贊同念淺安撇下新婚夫婿,光顧著和七皇女"鬼混".

在她心里,念淺安還是個小姑娘.

楚延卿聞言眉梢眼角都透出滿意來,當著院里下人的面,聲線十分柔和,"你給大嬤嬤幫把手,點好名冊去正院等著,我陪皇妃先認認地方."

這些都是李菲雪做慣的事,自然無有不應,只悄悄向念淺安飛了個好自為之的眼神.

念淺安表示收到,略心虛地跟上楚延卿,一背過人就去挽楚延卿的手臂,祭出滿臉甜笑,"不是讓我不用等你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不這麼快回來,怎麼知道你忙得很,覺不補了累也不喊了."楚延卿被念淺安帶壞,懟起人來有一句算一句,"我還當你和七妹只是虛以委蛇,原來是真的交好."

除了自家姐妹和李菲雪,念淺安似乎懶得很,越長大越不耐煩閨閣交際.

和七皇女的交情令他意外,和李菲雪的姐妹情也令他意外.

這些年李菲雪行事本分,他都看在眼里,自然看得出李菲雪對念淺安的關心和提點即純粹又到位,意外之余,也不得不感歎李菲雪的心性實在難得.

"大李氏可用.這幾年管家理事,連大嬤嬤都挑不出錯."楚延卿低頭看念淺安,似笑非笑道:"我聽陳寶聽陳喜說,你連綺芳館都懶得管,自己院里的事全都交給下人打理.如今嫁了我,要是不想管事的話,就交給大李氏代勞."

他笑笨兔子不僅笨還懶.

念淺安好險沒被陳寶陳喜繞暈,能者多勞的准則卻貫徹得很徹底,"那我就卻之不恭,安心當我的甩手掌櫃了."

楚延卿越發好笑,邊走邊接著道:"這是正院,不用我多介紹了吧?"

六皇子院不大,一座正院兩處跨院,品字形的大格局中間花園後頭練武場,二門外三間打通的穿堂,繞過影壁是外院,除了書房門房,另有待客的五間大廳.

算上下人房,還不如綺芳館大.

綺芳館還能辟出塊地兒做小型動物園呢!

念淺安雖來過但沒逛過,沒想到一逛就三秒逛到底,頓時嘴角抽抽:說好的嫁進皇室住豪宅呢!

她不小心泄露心聲,內心吐槽全都抽成了疑問句.

"公主府由內務府承建,父皇還另外掏了私庫貼補,自然豪闊."楚延卿被念淺安氣笑了,"誰告訴你的嫁進皇室就有豪宅住?皇子所院落多,幾朝幾代下來不知住過多少皇子,難免老舊逼仄.我是中宮所出,住的院落已經比其他兄弟好多了."

怪不得皇子們都巴望著出宮建府.

除了政治因素,嫌棄皇子所住得憋屈才是重點吧!

念淺安表示同情,很識趣地換了話題,"劉總管找你什麼事兒?"

"父皇給我定了差事."楚延卿氣笑變輕笑,"劉總管是來傳口諭的,父皇讓我代理內務府.我的皇妃委屈不了幾天,馬上就有豪宅住了."

念淺安立即反應過來,表示皇上真不經念叨,"父皇這是准備封爵,讓你和四哥出宮建府了?"

好事兒啊!

幸福來得好突然!

上篇:第210章 一陣惡心     下篇:第212章 不講章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