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12章 不講章法  
   
第212章 不講章法

g,更新快,無彈窗,!

念淺安眉開眼笑,楚延卿牽著她往回走,話中帶笑,"總不能真等到孩子落地再封爵建府,那就不是四嫂母憑子貴,而是四哥父憑子貴了.做老子的反而要沾兒女的光,姜貴妃不會樂意.就像你說的,即便父皇愛好雙喜臨門,凡事也要做到前頭不是?"

他捏捏念淺安的爪子,話鋒一轉,"不過,陳寶很替我抱不平.說我才修完保定行宮,又要修郡王府,勞心勞力至少半載.內務府是父皇的奴才,我這代理只能算半個主子.陳寶不敢埋怨父皇,送走劉總管掉轉頭,足足罵了劉總管半個時辰.陳寶都知道心疼我,你倒好,只顧自己高興了?"

念淺安高興不減,一副不解風情的口吻,"半個主子好過全權交給內務府.省得他們偷工減料,新府邸正好隨著心意來,快讓陳寶省省,趕緊盯著好東西劃拉進新府邸是正經.面子和辛苦算什麼東西,實惠最重要."

她爪子亂動,撓完楚延卿的掌心穿來鑽去十指交扣,以實際行動表示心疼.

楚延卿看著交握他手的白皙小爪子,低垂的眉眼似乎很滿意,"我媳婦兒說得好有道理."

親夫真好哄!

念淺安表示那當然,翹起傲嬌小下巴跨進正院廳堂,早已就位的四大丫鬟立即動起來,看座分茶稟報道:"陳總管,大嬤嬤已經點好人,等著殿下和皇妃召見."

楚延卿不急不緩抿茶盞,"……怎麼是白水?"

他怎麼不知道他這麼窮了,正院連泡茶的茶葉都沒有?

念淺安也不急不緩抿茶盞,"……小吳太醫說的多喝熱水."

嘴里沒滋味的楚延卿:"……哦."

還以為成親以後,他就不會再在念淺安這里喝到奇怪的東西了.

似乎在念淺安看來,他隨她吃什麼喝什麼都理所當然,只能算同甘共苦,不能算誰遷就誰.

他和她之間,無論什麼事仿佛都不值得大驚小怪.

換成陳寶,指定又要為他不平替他委屈.

楚延卿無聲勾唇,喝干茶盞拈著汗巾給念淺安擦臉,"那就聽吳正宣的,多喝熱水少亂跑."

他不想天氣熱成狗,只想小吳太醫說得對,消個食出一臉汗,確實不是好現象.

擦汗的動作仔細而溫柔,聲音也跟著柔和下來,"讓他們進來吧."

李菲雪當先進屋,見狀不由抿嘴笑,落在後頭的十然瞳仁微縮,只看一眼就慌忙低下頭.

"姨娘請."小豆青引著李菲雪走向跪墊,"姨娘請敬茶."

念淺安自然不會讓李菲雪真跪,臉清爽了笑容更清爽,不等李菲雪彎膝蓋就一爪子扶住,"菲雪姐姐不必多禮."

做戲做全套,茶還是要喝的,呡一口意思意思了事.

李菲雪嘴邊笑意不變,道聲謝斜坐繡墩,正式引薦四大宮女,"這幾位皇妃早上見過了,平常負責服侍殿下的起居飲食,十然百然管起居,千然萬然管飲食,另外十然還管著外院書房."

此時她尊稱皇妃不喊安妹妹,四大宮女不覺有異,忙行大禮認新主.

念淺安多看了十然一眼.

長相平平氣質平平,身材倒是略誇張,胸很豐胯很寬,一看就很符合教引宮女的標准.

內務府果然人才濟濟,難為大嬤嬤能挑出十然來.

念淺安默默看一眼大嬤嬤,示意遠山近水一人打賞倆兒,指著小豆青小豆花道:"以後你們就聽小豆青和小豆花分派.她倆總管內院,遠山近水一個管起居一個管飲食,你們先跟著打下手,將來或升或降全憑表現."

她自覺很有新官上任的派頭,並且很有新任主母的派頭,該擼的原職直接擼,將服侍楚延卿的差事全部並入她名下.

她是皇妃,小豆青小豆花出身萬壽宮,四大宮女深知哪個都沒得爭,忙接過打賞,唯有十然抬眼看上首,見楚延卿閑坐無話,只得低下視線帶頭謝賞.

心下不無苦澀.

李菲雪有繡墩坐,她卻連磕頭敬茶的資格都沒有.

十然深深低頭,默然退到一旁.

大嬤嬤則心下莫名.

原當皇妃看她那一眼,是要問她十然的事,結果不僅沒問,連十然管著外院書房的事也沒多提半句.

外院書房難道不比殿下的起居飲食重要?

皇妃到底是真傻啊,還是缺心眼啊?

大嬤嬤暗暗皺眉,面上恭謹紋絲不動,"這四位皇妃還沒見過,都是新來的管事嬤嬤."

皇子大婚,內務府照例撥了四個嬤嬤八個太監,陳寶緊隨大嬤嬤其後,拎出八個新面孔.

念淺安只管打賞,不管記人,"嬤嬤歸大嬤嬤,公公歸陳內監,我就不越俎代庖瞎管了.陳內監要是忙不過來,就讓陳喜給你搭把手."

新官上任三把火,她卻不打算把火燒到陳寶和大嬤嬤頭上.

這二位和別人不同,乃楚延卿的親信老人,她不想亂用,也就不打算亂管,小豆青小豆花不好管新嬤嬤新太監,這二位人盡其用正合適.

陳喜老早心里有數,聞言立即跳出來,"還請陳總管多多提點小的."

他重回宮中,已非當年花鳥房的無名小太監,不怕辛苦,就怕沒事讓他辛苦.

陳寶心里暗罵養畜牲的龜孫子,跟他擺什麼大太監的款兒,面上笑呵呵,"喜公公如今是皇妃院里的管事太監,哪里用得著我提點吶?"

假客氣完老腰一躬,"還請皇妃示下,余下宮女太監是叫進屋里磕頭,還是叫去偏廳勞動皇妃移步一見?"

念淺安表示都免了,甩手掌櫃甩得很干脆,"小豆青,陳喜,你們跟著陳內監去認認臉."

說著似想起什麼,轉頭問大嬤嬤,"給四嫂的認親禮可送過去了?"

大嬤嬤不錯規矩地先福禮再答話,"稟皇妃,奴婢親自送過去的……"

念淺安點頭端茶,"辛苦嬤嬤.那就勞煩嬤嬤在一旁多提點小豆青她們了."

大嬤嬤心下更莫名.

這就沒了?

不問問四皇子妃好不好,肚里孩子好不好,認親禮好不好?

好歹來句改日得空必去探望的客氣話啊!

她真情實感地皺眉了,才動了動嘴皮就聽楚延卿忽然開口,"大李氏留下.其他人都散了吧."

大嬤嬤立即松開眉頭閉上嘴,抬腳就告退.

遠山近水退得毫無心理壓力,小豆花則慢了一步,微笑看四大宮女,"幾位妹妹也隨我來吧,我正好教教你們皇妃這里的規矩,這第一條,就是皇妃沒發話,誰也不必留下服侍."

眼見知木知土退得毫不猶豫,被叫慣姐姐的四大宮女如今淪落成妹妹,有話也不敢在這會兒說,心里各有思量,面上則吶吶應好.

大嬤嬤看在眼里,若有所思地去尋陳寶吃茶說話,"依我看,咱們這位皇妃不是精怪,而是又傻又缺心眼.遠山近水瞧著和皇妃一個路數.倒是小豆青,小豆花,到底是陳姑姑調理出來的人兒,勉強能做皇妃的左膀右臂,否則殿下這後院,恐怕立不起規矩."

這樣的話,也就她敢說.

陳寶可不敢接,偏廳忙亂自有他徒弟代勞,這會兒翹腳斟茶推給大嬤嬤,心里聽得樂呵,面上很嚴肅,"只要殿下喜歡,沒規矩也成有規矩了."

大嬤嬤沒反駁.

她是女人,比陳寶更清楚男人的寵愛代表什麼.

何況對皇妃來說,殿下的寵愛不是第一重要,只要有殿下的尊重,就足以在內院說一不二.

"皇妃想管就管,不想管就不管,殿下竟半句異議都沒有."大嬤嬤半愁半歎,"多少年了,我就沒見過殿下在內院逗留這樣久.大李氏抬進門後接手庶務,你可曾見過殿下像陪皇妃這樣,親自幫著坐鎮?這會兒還單獨留下大李氏.妻妻妾妾,也不知能不能真和睦."

陳寶知道內情,林松也是為數不多的知情人之一,大嬤嬤卻不知李菲雪只是假寵妾.

不能暴隱情,只得含糊道:"殿下抬舉大李氏,皇妃自然能和大李氏和睦相處."

大嬤嬤瞥眼看陳寶,暗道個老油滑子難得肯說人好話,心思沒放在陳寶的話上,依舊停留在念淺安的行事上,"皇上選妃皇子納妾,我也算閱人無數了.唯獨沒見過大李氏這樣的寵妾,皇妃這樣的正妃."

她忠心多年規矩了多年,此刻歎息即有憂心也有不屑,"皇妃說話做事,實在莫名其妙,也太不講究章法了."

陳寶聽得更樂呵了,心想這才哪兒到哪兒啊,大嬤嬤還沒見過皇妃更不著調的樣子吶!

他巴不得有人跟他共患難,續茶續得賊殷勤,"可不正是老姐姐這話兒?我管不著內院,皇妃院里的人兒啊事兒啊,還得請老姐姐多多費心咯."

大嬤嬤緩緩點頭,喝著茶自顧思量.

揮退閑雜人等的正院廳堂里,除了念淺安楚延卿和李菲雪,又多了個翻窗進屋的林松.

念淺安一臉"暗衛都好愛爬牆翻窗哦"的淡定表情,笑微微招呼林松,"好久不見."

李菲雪也很淡定,"林侍衛."

三年前楚延卿能出現在她的閨閣內室,這會兒再來個從天而降的林松,真心不算什麼事兒.

沒嚇著人反而有點受寵若驚的林松:"……"

皇妃是奇女子他很知道,沒想到大李氏也是奇女子.

為什麼女主子們比男主子膽子還大?

暗衛頭兒做到他這份上還有沒有奔頭了!

林松一邊生無可戀,一邊抖落背上大包裹,板著臉看楚延卿,"殿下要屬下搜羅的東西都在這里了."

看起來超重的包裹散開來,全是顏色厚薄不同的賬冊.

念淺安曾是魏明安,不用細看就心眼通透,"奈香閣下家,魏府產業的暗賬?"

楚延卿笑而不語,林松乖覺接話道:"正是和魏府相關的暗賬.屬下等用了三年時間,才抄撰了七八成准."

他不驚訝念淺安一猜就中.

李菲雪也不驚訝,只當楚延卿預先和念淺安通過氣,略一沉默後雙眼漸漸亮起來,"殿下想要我做什麼?"

"挖下魏府一塊肉."楚延卿垂眼看滿桌賬冊,"用馳古閣的力量,讓你的陪房李掌櫃出面,具體怎麼做林松會告訴你.你有什麼想法,也可以和林松商量."

李菲雪猛地站起來,抬腳就往外走,半句廢話也無,"我定不負殿下所托!"

正重新系包裹的林松:"……"

大李氏不愧是奇女子,干起壞事來這麼積極?

上篇:第211章 多喝熱水     下篇:第213章 心無靈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