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15章 如此潔癖  
   
第215章 如此潔癖

g,更新快,無彈窗,!

"我的安安真聰明,一猜就中."念駙馬沒有王婆自覺,自賣自誇完女兒,完美避開首飾揉女兒的腦袋,"這事兒和孔夫人,你舅母都有關.方家上一輩三位嫡女,除了孔夫人,你舅母,還有一位仇夫人.從青卓那邊算,你該喊小表姨母.因為這層關系,你娘才打算讓你做人情."

念淺安歪腦袋,總覺得念駙馬像給小潑猴捉毛的老潑猴,不自覺嘟起嘴,"仇夫人是舅母的親妹妹,有事怎麼不去求外叔祖?"

"這事兒孔家和劉家都不便直接出面."念駙馬笑著收手,答的是女兒,看的卻是女婿,"殿下可知保定仇家?"

"曾出過推官的那個保定仇家?"楚延卿邊想邊道:"仇夫人若是那位前推官的夫人,我大概知道是什麼事兒了.那位前推官在保定知府官聲不錯,唯獨錯判過一樁忤逆案,至此家族落敗搬離祖籍,仇夫人這一房則散盡家財下人,帶著一雙兒女隨那位前推官流放極北之地."

忤逆案乃重案大案,保定又是北直隸重地,查出誤判難免牽連廣刑罰重.

他記得這事,不因仇夫人小方氏,而因那位前推官仇大人,實在是位難得的清官.

念淺安聽得咂舌,誇起親夫來也沒有王婆自覺,"樹恩不愧混過刑部,提起從前重案來如數家珍."

當著岳父的面,楚延卿被媳婦兒誇得略不自在,握嘴干咳一聲,"十年前的舊案了.仇夫人一家如今可好?"

念駙馬搖頭,沒有馬上回答,默默瞥楚延卿.

女婿待女兒好是應該的,女兒待女婿太好真叫人不是滋味.

女兒都沒誇過他,憑什麼誇女婿!

他覺得女婿的干咳聲忒刺耳,收回視線專注看女兒,"不算太好.仇夫人養大一雙兒女,仇大人卻已于三年前病重過世.當年掀出忤逆案為誤判,定仇大人首罪的那位保定知府乃魏相門生,正于三年前告老還鄉,一年前也死于病重.你娘問過我的意思,這個人情可做."

舊案是否有貓膩,只看最終受益者是誰.

仇大人辦好忤逆案,政績是知府的,仇大人誤判忤逆案,嚴格治下的政績還是知府的.

清官仇大人,敗于官場傾軋,被動做了別人的墊腳石.

而事發突然,當年大方氏還做不了孔家的主,方氏正隨劉乾扶柩返鄉為劉老太太守重孝,事後能做的無非是出人出錢,力保仇大人性命,派人護送,照顧流放北地的小方氏一家.

那位魏相門生,前任知府,連坐兩任六年時間,已足夠魏父往保定官場安插自己人.

兜兜轉轉,竟是魏父做的孽.

難怪剛入京的大方氏,剛入閣的劉家都不便出面.

念淺安不咂舌了,小心肝止不住顫,果斷決定替魏父贖罪,"娘想讓我求太後,讓孔夫人,舅母,仇夫人領我這個皇妃的情.爹放心,我回宮後就去萬壽宮,一定把這事兒辦好."

"時過境遷,當年涉事者不是老了就是死了,皆已不在官場.如今牽扯不大,這事兒並不難辦."念駙馬見女兒小臉肅然,有意緩和氣氛道:"我的安安果然聰明.這事兒正該求太後,正是要趕太後聖壽的趟兒.皇上為賀太後整壽,本就有意大赦天下,你此時求太後最合時宜."

說罷學某人干咳一聲,"我把話帶到了,回頭省得你娘再費口舌."

他一臉求誇獎的明示表情.

念淺安莫名其妙,但反應很快,"辛苦您了,我都記下了."

念駙馬立即笑如春風,語氣很溫柔,"快回宮吧,陰差陽錯這麼半天,你娘到底不好在宮里久留."

說完又瞥楚延卿,很有岳父矜持地停在院門外目送.

曲幕僚甩著老長的袖子,不知從哪里飄了出來,站定念駙馬身側低聲道:"沒想到劉公子常去禦書閣,竟是因為于女史.既然被七皇女撞見了,難保椒房殿不會利用此事做文章.六皇子提起此事,多半出于好意.依駙馬之見,是否要提醒劉大家一聲?"

一張口,說的和引薦完全無關.

"椒房殿不會知道禦書閣的事兒.七皇女……似乎很聽安安的話."念駙馬笑歎,笑意卻不達眼底,"曲老若是覺得該提醒,何必問我的意思?既然覺得不該,冷眼旁觀就是了.叔父非常人.成器的孫子才值得叔父在乎.不成器的孫子,做了棄子也不值得可惜."

一番話沒有半分溫潤,只有十分冷酷.

曲幕僚卻不以念駙馬的態度為杵,接口又是一個沒想到,"六皇子想做實事,掐准時機動魏相可謂果決.但不用陳總管不用林侍衛,甚至不用徐世子,將決斷都交給大李氏一個後宅女子,實在是……心胸不凡."

念駙馬眯眼笑,這一次笑意直達眼底,"如果不是聽六皇子親口說破,誰想得到大李氏竟是個假寵妾.六皇子跟我們透了底,曲老只管鋪排好人手,看大李氏如何做,幫著添柴澆油就是."

曲幕僚也笑,笑眼躊躇滿志.

他躬身隨念駙馬轉回書房,念桂然則帶著念桃然,念杏章急急趕出二門,成功被找回的念桃然圓潤地滾到馬車前,甜甜喊六姐姐,再乖乖喊六姐夫.

念杏章也圍著楚延卿轉,似乎對送出好多小動物的楚延卿很好奇,半點不覺得自己身為舅弟略失職,只管打聽花鳥房有什麼珍奇異獸.

念桂然趁勢和念淺安說悄悄話,"六妹妹別嫌母親說話諂媚,她這是覺得光有二姐姐設宴賞花不夠,還想討你的喜歡,好幫我多留意是否有合適的人家."

可惜有于老夫人在,姚氏根本沒機會和念淺安深說.

姚氏病急亂投醫,張口閉口都是女兒的親事,鬧得念桂然對明天姜家的賞花宴大失興趣,對自己的親事也大失憧憬,說起親娘也懶得避諱了.

催婚催生姐倆好,說的就是念桂然和念淺安.

念淺安表示同情並理解,真心願意幫襯,"等太後聖壽,我幫你求萬壽宮懿旨,到時候請你和林妹妹一塊兒進宮."

反正要做人情,干脆一次多做幾個.

所幸都不是什麼難事.

念桂然沒進過宮,聞言忙壓下意外之喜,晶亮著雙眼誠心道謝,"有六妹妹這句話,母親想必能安生幾天了."

說是這麼說,小姑娘家能進宮難免興奮,送走念淺安就拉上弟弟妹妹,急急回四房找姚氏.

駛離公主府的車架則不急不緩,楚延卿棄馬坐車,想不通念駙馬為什麼偷瞪他兩眼,再想念駙馬誇起女兒來直比王婆,不由好笑又好奇,"難道我錯怪我媳婦兒了?笨兔子其實不笨?你怎麼猜到事情只和劉夫人,孔夫人有關?"

吐槽安和公主閨蜜團虐純熟玩笑,念淺安講求的是事實,"陳內監請期被我娘追著打,是舅母親自勸的架.添妝那天來客眾多,是舅母幫著待的客.三叔母進宮鋪房,還是舅母幫忙打理的內外瑣事.舅母一向清高,什麼時候這麼’粘’我娘了?除了有事相求還能有啥?"

楚延卿認真點頭,"果然一遇上別人的事兒,笨兔子就變聰明了."

這人果然很故意,很沒完沒了!

念淺安奉上白眼,再奉上刁問,"我祖母讓我問問你,十然是怎麼回事兒?"

"別人可以誤會,唯獨你不可以.還是柳樹恩時我就說過,我沒碰過十然."楚延卿伸手掰念淺安的白眼,表情略凶語氣略沉,"我說的是真話.從十然做了教引宮女的第一晚起,我就沒碰過她.我嫌……髒."

他不拿太監當半殘看,自然也不會拿宮女當物件看.

不是嫌十然髒,而是嫌教引陋習髒.

他有自己的想法,到了年紀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憑什麼內務府一句話,大嬤嬤指了個人,他就要接受不喜歡的女人上他的床?

十然作為近身宮女他熟悉,作為教引宮女卻令他陌生.

陌生到心生嫌惡.

時至今日再提此事,楚延卿已無年少時的強烈抵觸,語氣轉而淡然,"我能和大李氏有名無實,自然有的是辦法讓十然空擔虛名.即便大嬤嬤收了’落紅’,內務府也將十然提檔記做教引宮女,她仍是清白之身."

落紅可以造假,就像李菲雪及笄後,大嬤嬤也從東跨院收走過紅帕.

外人當楚延卿言出必行,果然不納二妾,果然等到寵妾及笄才圓房,連大嬤嬤也是這麼以為的,但楚延卿,陳寶林松,甚至知木知土都知道不是這麼回事.

念淺安不問,是因為多少猜到了,但親耳聽楚延卿說,感受始終不同.

楚延卿有精神潔癖.

如此潔癖,深得她心.

"我知道你說的是真話."念淺安得了便宜還賣乖,甜笑有點壞,"不然洞房花燭夜,你也不會手忙腳亂成那樣."

一開始連地方都沒找對,鬼都不信楚延卿有經驗.

楚延卿險些被空氣嗆到,握拳抵唇桃花眼一挑,眸光霎時冶豔,"你這是在埋怨我?原來洞房那晚之後的兩次,還有昨晚……我媳婦兒覺得不夠滿意,看來今後我得再接再厲,勤學苦練了?"

小男票開不起玩笑,親夫卻太能開玩笑了!

這下輪到念淺安險些被口水嗆到,趕緊捶腰捶腿,哎喲道:"腰好酸腿好疼,我得多休息兩天,不然下次沒臉見小吳太醫了."

某人不遵醫囑,丟臉受累的可是她!

楚延卿捉住念淺安握拳的爪子悶聲笑,逼近的眸光越發燦亮,"我還當你不在意十然,連問都不會問.昨兒見人,你抹了她們原來的差事,怎麼不收回十然管外書房的權?"

念淺安反問,"你為什麼讓十然管外書房?"

"讓她管事,是給她的補償."楚延卿從不作賤下人,"已讓她空擔虛名,總要給她立足之地.我從不召她’侍寢’,時間久了難免招人非議甚至排擠.她管著我的外書房,別說其他人,就是百然三人同為大宮女,也不得不敬她服她."

"這不就結了?"念淺安無所謂,"教引宮女到了年紀照樣能放出宮嫁人.你想補償她,我抹她的權干什麼?到時候陪副嫁妝好聚好散,反正你不會碰她."

楚延卿笑聲更沉,握在手里的爪子引他低頭俯就,親著念淺安的手背抬起眼,"媳婦兒,你就這麼相信我?"

上篇:第214章 做個人情     下篇:第216章 一燈如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