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27章 快刀亂麻  
   
第227章 快刀亂麻

g,更新快,無彈窗,!

"娘娘要問罪,第一個該問的怎麼也不是我."念淺安自問自答,挺直腰板爪子一揮,"隨侍四嫂的嬤嬤宮女,有沒有伺候不周之罪?護衛四嫂的陪嫁丫鬟,有沒有失察之罪?打翻食盒的小宮女,有沒有失手冒犯之罪?娘娘遷怒的范圍如果再廣些,叮囑四嫂按時走動的太醫,是不是也要擔上慫恿之罪?"

被她首先指向的嬤嬤,宮女早嚇得臉白心肝顫,偏不能哭不能喊汙貴人的眼睛耳朵,只能死咬嘴唇齜裂眼角無聲請罪求饒.

砰砰磕頭聲沉悶得駭人,不停甩落的汗珠代替驚怕的淚水.

唯有四皇子妃的丫鬟深深泥首,從始至終不曾失態.

饒是護主及時,這幾個丫鬟依舊只能算功過相抵,卻不求饒不慌怕.

山東孔家名不虛傳,大方氏端嚴而不失大氣,出身衍聖公府的四皇子妃主仆亦然.

念淺安收回爪子收回視線,對上小豆青投過來的目光:單看幾個丫鬟的神色反應,四皇子妃賊喊捉賊的可能性極低,而椒房殿的嫌疑也從五分降到了三分.

沒人留意,小豆青的緊張小豆花的無措已如潮水般褪盡,又恢複了先前的淡然鎮定.

"娘娘不緊著處置首要處置的人,特特請我來張口就問罪,想來四嫂如姜姑姑所說情況尚好."念淺安袖起爪子,給人消化的空白,不給人接話的空隙,"這陣仗,還真有點慎刑司的形兒.娘娘想做一言堂,我就跟娘娘好好聊聊動機,手段,目標.

我和四嫂往日無仇近日無怨,何來害她的動機?四皇子院即有四哥的人,也有四嫂的人,更有娘娘的人,我何來手段安插人手?除非娘娘肯承認,這三派人馬全都人傻錢少好收買,不是賣主蠢貨就是背主惡奴.

再來說目標,險些出事兒的是孩子,嚴重些可能母子都出事兒,我能因此得著什麼好兒?等著被順藤摸瓜捉現行,敗壞名聲甚至丟掉剛當上六皇子妃的尊榮?注定有害無利的結果,換成娘娘干不干這種蠢事兒?反正我不干."

嬤嬤宮女早忘了磕頭,更忘了不得直視貴人的規矩,看著念淺安合不上嘴回不過神.

真?聽呆的姜貴妃:"……"

等一下,跟她女兒一樣單蠢,不對,跟她女兒一樣嬌縱的念淺安,什麼時候這麼伶牙俐齒了?

真?震驚的姜姑姑也:"……"

等一下,明明該她們興師問罪,怎麼六皇子妃胡攪蠻纏幾句話就掉轉了主次?

"怎麼沒有動機?怎麼沒有手段?"姜姑姑出聲質問,不自覺順著念淺安的話茬道:"出嫁前,六皇子妃待四皇子妃態度冷淡,出嫁後,連近在隔壁的四皇子院都沒踏足過,更是不曾關切過四皇子妃一句看望過四皇子妃一回.

再說那殺千刀沖撞了四皇子妃的小宮女,奴婢已經問清楚了,那小宮女不久前就打翻過一次四皇子妃點名要用的清蒸鰣魚,剛扣過月錢受了罰,轉頭就能再次不經心再次打翻魚片粥?一次是鰣魚兩次還是鰣魚,天底下沒有這麼巧的事兒!"

她逮著機會說個不停,上前狠狠推搡那小宮女一把,呸道:"吃里扒外的小賤蹄子!這般貨色,不知感念主子輕罰的恩典,轉頭叫惡人暗中收買的勾當,奴婢可見得多了!這院里上百號下人,主子再厲害再能干,也管束不到所有人!"

"姑姑這話還是不對."念淺安一邊反省大熱天不適合袖手裝深沉,一邊抽出爪子掏了掏耳朵,超嫌棄道:"出嫁前,四嫂已經是四嫂,我敬四嫂是嫂子,算哪門子冷淡?難道每每進宮見著四嫂就上前跪舔,才叫不冷淡?

出嫁後,四嫂月份重正是最辛苦的時候,我來探望她就得出面接待,折騰半天累的是四嫂,我得多白目才沒事兒瞎竄門?四皇子院沒人了還是椒房殿沒人了,用得著我吃飽撐得見天問候四嫂母子?"

一直泥首碰地的幾個丫鬟居然不自覺地點了點頭:六皇子妃有理有據合情合理,說得好有道理.

神色數變的姜貴妃終于說了第二句話,"念氏!本宮勸你慎言,少冷嘲熱諷地再三帶上椒房殿.如今人證物證俱在,由不得你狡辯!"

姜姑姑聞言老腰一挺,找回十足底氣,"正是娘娘這話,六皇子妃再舌燦蓮花,也抵不過人證物證.沖撞四皇子妃的是小黑,六皇子妃還想抵賴?!"

"謝天謝地謝姑姑,可算說到點子上了."念淺安傻了才和姜貴妃吵,只管盯著姜姑姑有來有往,"看來小黑就是物證了.還請姑姑廢話少說,別藏著小黑當殺手锏了,趁早請出來吧?"

她一直皮一直爽,姜姑姑的陰沉臉徹底黑如鍋底,喊人的聲音近乎暴躁.

有小太監戰戰兢兢拎來小黑,黑灰間色虎斑紋,齜牙咧嘴的小黑正炸毛撕咬小太監,比姜姑姑還暴躁.

念淺安眼皮都懶得夾一下,即冷漠又不屑,"姑姑別鬧,隨便抓只長得像的貓兒充當物證這麼兒戲?這不是小黑."

不等姜姑姑張口,姜貴妃已沉下臉,"念氏,本宮勸你別睜眼說瞎話.這畜牲叫人當場捉住,看守的是本宮帶來的人,更有本宮派人問來的口供,禦膳房多的是人能證明,聞著鰣魚腥就往上撲的除了這畜牲,除了你養的小黑還能有假?!"

"鰣魚精貴,人都愛吃何況是貓兒."念淺安五分不屑變十分,"小黑好這口兒,又不代表只有小黑好這口兒.寵物是用來寵的,我負責寵,陳喜負責養.娘娘不是要問陳喜話?話趕話說到這里,總可以開始問了吧?"

姜貴妃神色幾變心思也在不停轉,聞言深看念淺安一眼,無聲點了點頭.

姜姑姑抬手示意,粗使太監忙扯出臭汗巾,陳喜抬起頭喊冤,"我們皇妃沒有半句狡辯!這貓兒確實不是小黑!咱家小黑生來不足,尾巴比一窩生的黑灰虎紋貓短了一截,誰要不信只管問花鳥房只管問陳總管,但凡經過手的,要多少人證口供就有多少!"

一邊說一邊干嘔,恨不得跳起來將臭汗巾塞回粗使太監嘴里.

姜貴妃舉袖掩著口鼻,眼神微閃.

念淺安的眼神也閃呀閃:原以為小黑是高級品種短尾貓,長大才發現只是個小殘疾,沒想到有朝一日會用得上這一特征.

果然關愛殘疾貓士有好報.

她心里樂呵臉上也樂呵,概因圍觀下人再多,近水熟悉的腳步聲仍清晰可辨.

"皇妃,奴婢把人和貓兒都帶來了!"近水飄進穿堂,仿佛不知事態嚴重,蹦蹦跳跳咋咋呼呼,"奴婢請貴妃娘娘安.這位是花鳥房總管,這一窩是花鳥房僅有的黑灰虎紋貓兒."

假小黑喵喵叫不暴躁了,真小黑也喵喵叫,蹬腿跳出貓窩竄向主人,挨著念淺安的裙擺蹭來蹭去.

不等眾人驚呼躲避,念淺安已抱起小黑順毛,花鳥房總管太監的聲音同時響起,"老奴自進宮起就在花鳥房當差,宮里貴主兒認不得幾個,花鳥房進進出出的畜牲卻敢說盡數認得.沖撞四皇子妃的確實不是小黑.

早幾日小黑胃口不開,喜公公就將小黑送回花鳥房,方便看護調養.花鳥房統共四只黑灰虎紋貓兒,除了是公是母的區別外,外觀毛色如出一撤.昨兒不見了其中一只,老奴只當是喜公公把小黑接回去了,不曾細問不曾細看,實是老奴疏忽,憑白惹出一場誤會."

他跪下請罪,臉色雖白,卻沒有慌怕.

設局之人為的是害人,哪里會留意此貓非彼貓,小黑短了一截的尾巴單看不明顯,放在一窩生的兄弟姐妹間就有對比了.

更何況四只黑灰虎紋貓之中,只有小黑是公貓.

性別可造不了假.

姜姑姑查驗後一時啞然,不由自主看向姜貴妃.

主仆二人交換著驚怔眼色:事情至此,顯然另有蹊蹺,念淺安不僅有備而來,顯見還早有防備.

"物證是假的,相信娘娘不會再質疑這一點."念淺安繼續順貓毛,撓得小黑打起舒服的小呼嚕,"用真小黑是大破綻,用假小黑也是大把柄.事情又回到了原點.我在娘娘心中究竟有多蠢,才會在毫無動機無法得利的情況下,干出迫害四嫂的蠢事兒?"

她不在乎賢良名聲,清白名聲還是很在乎的.

從頭至尾,她的話都不是說給姜貴妃聽的,而是說給吃瓜下人聽的.

輿論擴散輿論影響,才是她肯乖乖被"請"來的目的.

快刀亂麻,連手狂斬.

有人想躲在背後用陰謀害她,她就把所有事情都掰開揉碎攤在太陽底下.

陽謀是最好的防范,最好的反擊.

念淺安垂眼看眯眼仰頭的小黑,目光卻飄向跪成一排的下人.

能說的都說了,她不信最關鍵的那位小宮女還能繼續安靜如雞.

她在等.

而小宮女沒有讓她等太久,瑟縮著一出事就先挨過打的瘦小身子,勉力抬起頭,學陳喜喊起冤來,"貴妃娘娘明鑒,姜姑姑明鑒,今兒的事兒不怪婢子!不能全怪婢子!婢子哪敢不感念四皇子妃只是輕罰婢子,婢子也沒叫人收買!分明是有人記恨婢子,瞅准婢子今兒領的是魚片粥,伺機陷害婢子啊!"

這番突兀話語,令剛剛響起低微議論聲的穿堂又成了一片死寂.

姜姑姑聞言不由暗惱,怎麼就被六皇子妃輕易牽著鼻子走了,這還有個可供指證的小宮女呢!

物證作廢,是該輪到人證出場了.

只不知,這位小宮女會不會指向她想的那個人.

念淺安抬起眼,隨手將小黑交給小豆青,似笑非笑看向被成功"提醒"的姜姑姑.

姜姑姑心口莫名一跳,竟無端端升起一股寒意和不安,本能想轉頭尋求姜貴妃的示意,老臉才一轉不等有所反應,就聽一聲通傳突然響起,"皇後娘娘駕到--"

沒有刻意驅散的圍觀下人慌忙讓開路,院里眾人霎時齊齊矮了一截.

紛亂請安聲中,周皇後當先走進穿堂,搭著周姑姑的手臂,身側還跟著陳姑姑.

會驚動坤甯宮不奇怪,沒想到這麼快連萬壽宮也驚動了.

姜貴妃神色又是一變,忙起身走下穿堂台階,早斂去惱怒猙獰的粉面瞬間恭順,"妹妹請姐姐安.姐姐怎麼來了?"

上篇:第226章 先發制人     下篇:第228章 峰回路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