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30章 不是傻缺  
   
第230章 不是傻缺

g,更新快,無彈窗,!

扯皮半天,不渴有鬼.

這下不用任何人吩咐,四皇子院的下人急忙奉上好茶.

念淺安灌下半盞,舒泰得眯起眼.

"都是我太過情急辦岔了事兒,倒委屈了小六媳婦."姜貴妃面露羞愧,福禮面向周皇後,"姐姐勿怪.實在是事關小四媳婦,事關小四媳婦肚里的孩子,妹妹為人長輩,哪能不驚不亂呢……"

周皇後依舊冷淡,姜貴妃淚中帶笑,又變得熱情而恭謹.

念淺安暗自嘖嘖,毫無長輩說話晚輩別插嘴的自覺,"還請娘娘示下,我這會兒可方便入內探望四嫂?"

她就是以探望之名被請來的,姜貴妃白造聲勢反噬己身,必須補刀舊話重提啊!

姜貴妃心頭梗塞,姜姑姑忠心護主,斜身上前抬高下巴,"六皇子妃自便.皇上命奴婢審問那小宮女,娘娘可沒閑工夫多留."

皇上還是偏向椒房殿的,她與有榮焉話帶譏刺.

卻聽陳姑姑笑著開口,說了到場後的第二句話,"說起探望,老奴今兒也是代太後前往坤甯宮探望皇後的.沒想到去的湊巧來的也湊巧,竟遇上這般鬧心的事兒.老奴少不得代太後傳句話--"

說著神色一肅,笑容盡斂,"貴妃姜氏聽命,太後口諭,雖事出有因情有可原,但貴妃姜氏身為一宮主位後妃高位,行事過焦過躁有失皇室體面,現命貴妃姜氏閉門思過抄寫靜心經三百遍,以謹自身聊以懲戒."

莫說姜姑姑趕緊縮下巴彎膝蓋,就連姜貴妃也不得不跪地叩首,恭領陳太後口諭.

膝蓋跪得生疼,心尖也恨得發疼.

說好的湊巧呢,分明早有准備!

而顯然沒被刺著的念淺安眼珠一轉,沖小豆花豎大拇指.

陳姑姑的出現當然不是湊巧,而是她讓小豆花提前知會的.

不枉她做足准備預留時日,宮斗雖來得突然,但結果比她預想的要好,至少沒糟糕到要借萬壽宮保命,只用上了陳太後的懲戒口諭.

皇上偏心,陳太後才不會偏心椒房殿.

皇上不罰,那就直接請陳太後出面罰!

念淺安嘿嘿嘿地收回大拇指,繼續啜茶盞.

姜貴妃扶著姜姑姑離去的背影即肅殺又急切,一直垂頭沉默的七皇女抬腳跟上.

安靜一瞬的穿堂複又人動聲起,什麼話該傳,什麼話不能說,自有人負責敲打.

陳姑姑拉著念淺安又笑起來,"得虧皇妃靈醒,早早讓太後做了兩手准備.否則老奴哪來的口諭當場宣讀呢?"

念淺安表示陳太後英明陳姑姑給力,順便求周皇後表揚,"陳姑姑都誇我了,母後可別再叫我小烏龜了!"

跟皇上稱兒臣,跟周皇後卻你來我去.

親疏明顯.

周皇後笑得明豔而憐愛,說的話卻沒憐沒愛,"你哪是小烏龜,分明是扮豬吃老虎.吃的是虎毒不食子的母老虎姜氏.今兒就罷了,明兒記得來坤甯宮請安,和我好好說清楚首尾,當個消遣聽倒是不錯."

人前冷淡,人後嘴毒的周皇後扶著周姑姑,帶著陳姑姑飄走.

念淺安摸摸鼻子,默默飄出穿堂.

她這邊折身探望四皇子妃,姜姑姑那邊一回椒房殿就砰砰磕頭,"求娘娘恕罪,請娘娘責罰."

不是她的錯,也得是她的錯.

誰想得到天降機會,原以為能狠狠咬下六皇子夫妻一塊肉,結果不僅著了小宮女的道,還栽在了六皇子妃手里.

她錯只錯在沒多規勸姜貴妃兩句,等查清楚問明白了再拿人.

是她們太急切了.

任人看任人聽的三堂會審,沒審著六皇子妃,丟盡臉面的反而是她們.

等陳太後的口諭一傳開,椒房殿也要蒙上一層灰.

她豈敢不領錯不請罪?

姜姑姑急于表白,姜貴妃卻沒耐心聽,揮袖打斷砸落一地碎瓷片,"查!給本宮仔細地查!不撬開小宮女的嘴你也別來見本宮了!"

她現在最惱最恨的不是別人,是設局之人背後操手!

姜姑姑哪敢再有二話,爬起身一臉陰云地狼狽而去.

"好孩子,幸虧你及時請來你父皇."姜貴妃收起怒容,哪里還會嫌皇上來的不是時候,摟著七皇女欣慰道:"要是沒有你父皇替我做主兒,那頭指不定要怎麼趁機磋磨我們娘兒倆呢."

她意指坤甯宮,心里想的卻是公主府.

本想著拉攏不了公主府,不如拿下念淺安借以拿捏安和公主,如今情勢驟變,至少她的女兒剛才兩頭不沾,還能繼續和念淺安交好.

"去看看你四嫂."姜貴妃計較完利害,能伸更能屈,"見著你六嫂,記得多說兩句好話,代我給你六嫂服個軟也罷."

七皇女默然片刻,點點頭出了椒房殿,重回四皇子院時,正見念淺安和小豆青出來,身邊已不見小豆花十然等人.

"四皇子妃早就睡下了."小豆青提醒道:"皇妃隔著簾子看了一眼就出來了,七皇女若要探望,恐怕要等等."

七皇女搖搖頭,掉轉步伐跟著念淺安.

"我現在又累又渴,沒心情哄你."念淺安瞥眼看異常沉默的七皇女,"有屁快放."

小豆青立即裝聾,拽上一直被留在四皇子妃堂屋的小吳太醫快走幾步,趕到前頭帶路.

"我心里難受."七皇女聞言不惱不跳腳,垂著頭悶悶道:"聽說你和母妃鬧起來,比捉小白花和劉青卓的奸還難受."

"不管你請來父皇是為了誰,我都謝你."念淺安吐槽歸吐槽,不能否認皇上很好用,打起精神開解七皇女,"今天的事兒,至少我和貴妃都是受害者.我還沒咋地,你難受個啥.再說了,這世上就是有種奇葩關系,你和鄰居挺好的,兩家狗見面就打架,那能怎麼著?難得糊塗唄."

七皇女抬起頭懵圈片刻,終于跳腳了,"念淺安!你就不能真心安慰我一次嗎!"

誰是鄰居誰是狗,氣死她了!

"不能."念淺安最愛氣死七皇女了,"而且,你不是被安慰到了嗎?"

小野貓不沉默了,炸毛炸得多歡.

七皇女漲紅臉即羞且愧,扭捏半晌小聲道:"你不是累了渴了嗎?我請你吃禦膳房,任你點."

念淺安難得不占便宜,抬頭看天色,"真相明了,椒房殿肯定派人知會四哥了,你六哥應該也快回來了."

楚延卿簡直是勸退利器,七皇女頓時不粘念淺安了,走得那叫一個飛快.

念淺安哈哈笑,先一步打點午膳的小豆花卻拉著臉,"明明是皇妃算准先機早做准備,最後倒叫十然出盡風頭,扳回半局.百然,知土和貓兒的事兒,我們竟都沒察覺.這十然,不是大善就是大奸."

"是奸是忠,用得著你操心!"小豆青嗔怪一句,徹底服了念淺安,"皇妃料敵先機,十然如何自有皇妃決斷.管她是真想偷偷養貓,還是假意捉錯了貓兒.總之今兒這一遭,她有功無過."

遠山近水站小豆青,念淺安哪邊都不站,只想站五髒廟,吃得腮幫鼓鼓才問,"大豬蹄子呢?"

小豆花嘴角一抽,"已經送去禦書房了."

禦書房內,昭德帝正說起念淺安,"安安的脾氣像孝靜長公主,怪道老話都說隔代親.宮里難得像今天這麼熱鬧.不怪小六得了五天婚假還跟朕擺臭臉,娶了這麼個媳婦兒,只怕巴不得天天膩在一起."

聽聽,私下還叫安安,多少縱容多少親近.

劉文圳只管出耳朵聽,心道後宮妃嬪哪天不熱鬧,只看皇上喜歡哪種熱鬧罷了.

"倒叫朕想起當年皇後剛嫁給朕時……"昭德帝的話音忽而消彌,停頓片刻語氣轉而低沉,"阿圳,你說朕是不是給小六挑對了媳婦兒?給小四挑的媳婦兒也沒錯?"

劉文圳深知,皇上並不需要他回答.

阿圳,他還只是皇上大伴時,皇上才愛這樣叫他,沒想到今日此刻竟又聽到了.

他心頭酸軟,深躬著腰笑,"奴才別的不知道,只知道六殿下自定下婚事後,氣質沉穩多了,笑臉也多了."

昭德帝哦了一聲,聞言似才醒過神來,眼底浮起興趣正待細問,就聽小黃門在外稟道:"皇上,六皇子妃孝敬的好菜到了."

劉文圳忙親手端進來,試菜的時候咀嚼的嘴角抽得厲害.

"怎麼想起給朕送醬豬蹄?"昭德帝龍嘴也一抽,勉強吃一口就擺擺手,"太膩了."

大熱天吃啥重口味醬豬蹄喲!

皇上從來就不喜歡豬蹄這等不入流的菜式!

早年陳太後倒是賞過一回,皇上秉承孝心也就嘗了一小口而已.

六皇子妃的臉面還能比陳太後大不成?

劉文圳壓下抽搐的嘴角,他就知道皇上只會意思意思了事,一聽這話就擺擺老手,立即有小黃門撤下大豬蹄子.

"瞧劉總管的意思,不必避諱六皇子妃那邊."小黃門機靈得很,招呼同伴道:"哥哥們拿去分了吃吧,傳進六皇子妃耳里也好給六皇子妃提個醒兒,下次要是再想獻好,可得揀著皇上喜歡的來."

不是說六皇子妃今天威風得很嗎?

敢跟皇上送吃食,怎麼就不曉得打聽清楚送對東西?

私下里有人傳言六皇子妃是個傻大膽,這麼一看,還真是!

傻大膽念淺安頓時打了個響亮噴嚏,癢著鼻子哼哼道:"哪個傻缺又在背後說我壞話?"

正嘀咕,就見小豆花一臉拍錯龍屁的遺憾,飄上前喪氣道:"皇妃送的大豬蹄子,全叫底下人分吃了.奴婢剛打聽來的准信,皇上嫌膩味,就用了一口."

這下可好,皇上這一嫌棄,禦膳房以後肯定不會再進大豬蹄子了.

念淺安一臉嚴肅地點頭,"知道了,下去吧."

心里慢悠悠地長長一聲哦.

原來不是傻缺.

而是傻龍.

傻龍的嫡崽子回來時,瞧見的就是念淺安用完飯喝完湯,十分珍惜當下地追加了一盤醬豬蹄,正歪在次間貴妃塌上翹著小腿,啃大豬蹄子啃得非常歡快.

楚延卿止住通傳停在門外,一手挑著門簾,一手脫下皇子冠帽,真是不知該好氣還是該好笑.

他乍聽消息,按捺著心焦緊趕慢趕,念淺安倒沒事兒人似的逍遙得很!

念頭閃過,長歎已出口.

念淺安豎起耳朵放下二郎腿,一爪子豬蹄,一爪子招呼,"樹恩!你回來了!"

嘴角泛油光的笑臉突然一黑,被帶著汗味兒的皇子冠帽,瞬間扣了個嚴實.

上篇:第229章 一箭三雕     下篇:第231章 皇妃無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