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36章 還有一雕  
   
第236章 還有一雕

g,更新快,無彈窗,!

成效喜人,必須再接再厲.

念淺安一臉受寵若驚的感動表情,邊磨蹭邊寬慰道:"雨勢小了,母後或小憩或賞雨,可供消遣的事兒一抓一大把.做人最要緊是開開心心.某些人某些事不值得煩惱."

誰人誰事,再明白不過.

周姑姑聽得窩心,覷一眼眉梢微挑的周皇後,故作駭笑模樣,"老話說勸和不勸離.太後偶爾想起來,尚且還會勸娘娘兩句.怎麼輪到六皇子妃這里,倒慫恿起娘娘不必在意聖寵來了?"

仆隨其主,周姑姑也很敢說.

念淺安就更沒有不敢說的了,"姑姑是母後身邊老人,想來比我體會更深.爭寵這事兒吧,得對人不對事."

爭大豬蹄子的寵?

沒得把中年仙女膩成人間油物!

周皇後只厭煩皇上不妒恨姜貴妃,這愛情觀相當超前十分可取.

念淺安感動變崇拜,周姑姑老眼放光,殷勤送客親自打傘,直到遠山近水簇擁著念淺安走遠,才折身返回,笑歎道:"怪道都說女兒貼心,六皇子妃這個兒媳也不枉多讓.娘娘有福了.不過,皇上對六皇子妃,實在太寬容了些……"

換作以前,除了她和劉文圳,皇上和皇後"說話",哪容多余之人在場?

周姑姑笑意微斂,歎息更低,"六皇子妃表親變兒媳,皇上因此另眼相待也是有的.只是四皇子妃出身清貴,皇上向來看重四皇子妃衍聖公嫡女的身份,自打四皇子妃有喜以來,乾清宮的賞賜就沒斷過.

如果沒有比較也就罷了.一對比今兒皇上對六皇子妃的態度,真要說皇上有多偏疼四皇子妃,卻也有限.物件是死的,乾清宮賞出去的玩意兒海了去了.又有幾人能像六皇子妃這樣,得皇上贊賞得皇上寬縱?"

夫妻一體,沒有喜愛兒媳婦反倒厭棄兒子的道理.

皇上私下展露的態度實在是……

聖意難測.

周姑姑心口重重一跳.

表面冷落嫡子,和心里惦記嫡子,其中差別大過天.

周姑姑額角沁冷汗,周皇後卻置若罔聞,唯獨望著雨幕的眼底不無波動.

偏殿安靜得呼吸可聞,尚郡王府的正院,也是一片寂靜.

宗人府並慎刑司乍然登門要人,尚郡王妃又驚又嚇,不等小李氏掙紮著被帶走,就急怒攻心當場暈死.

太醫前腳走,正院後腳靜若無人.

尚郡王妃吳氏的奶娘親自熬藥,陰著臉經過噤若寒蟬的下人,"守好門,別讓任何人擾了郡王妃清靜."

這話針對的是府里另一位皇子妾,下人哪敢這時候觸黴頭,忙連聲應是.

奶娘微露滿意,小心捧著湯藥,一進內室就隨手倒掉,滿意變得意,"郡王妃算得一步不錯.果然扯上椒房殿,事情了結得就快.等待小李氏的不是活罪就是死路.宗人府這一出面,動靜小不了.恐怕不要半個時辰,宮里就無人不知小李氏是個黑心爛腸的毒婦了."

說著得意更甚,"六皇子妃能看破您這一箭三雕的布局,還不算蠢到底.不過再威風,也是您施舍的.六皇子妃身邊人會來事兒,倒省了我們的工夫.姜貴妃的手段才叫厲害,一出手就請動宗人府,這是鐵了心要讓小李氏不得好死了."

小李氏仗著進門早,沒少作妖生事,見識少眼皮子淺的賤蹄子,底子都被挖空了還不自知.

奶娘得意之色轉而陰狠,"小李氏吃了三年加料的飯菜,早就損了神智.成日里焦躁易怒,一受刺激就說瘋話,誰肯聽她喊冤,誰會信她清白."

小李氏無辜,小宮女也無辜,可惜哪個都注定要做棄子.

至于那位老嬤嬤……

"宮里首尾都收拾乾淨了?"高臥榻上的吳氏哪有半點急怒病容,梳著婦人頭,通身仍透著少女嬌憨,"我不擔心小李氏那頭,只擔心宮里要是漏了什麼馬腳……"

"咱們宛平吳氏世代擔著領侍衛內大臣,想抹乾淨首尾,不過是抬抬手的事兒."奶娘滿臉傲然地接口道:"那嬤嬤甘願送死,為的是給宮外家人留條富貴路,豈敢留下首尾橫生枝節?"

老嬤嬤的小兒子大孫子,早被她送出京"享福"去了.

奶娘邊說邊笑起來,"再者說,郡王爺愛您敬您,事事以您為先,別說不會替小李氏出頭,只怕還要心疼您’病’這一場呢."

"可算除掉小李氏這個礙眼的東西了."吳氏生得嬌憨,語氣也嬌憨,"我不要郡王爺心疼,我就是替郡王爺不值.小李氏拉攏不了李家就算了,還成天想著調三窩四,真是又沒用又討嫌!李家不認小李氏,想必不會追究.李夫人和李二公子,李三公子真該感激我!"

李長茂偏心庶長子,徐氏母子肯定心存不滿.

嫡庶哪有不對立的,她除掉小李氏,徐氏指不定拍手稱快.

"十然沒上當,大李氏也沒入局,現在想想倒是好事兒."吳氏惋惜道:"就是少看了一場好戲,沒能挑唆得六弟的內宅亂起來.六弟妹雖沒因此焦頭爛額,但私下里不定怎麼生氣糟心呢!"

她自憐錦衣夜行,轉眼又笑魘如花,"我就是看不得六弟妹得意.要是父親母親知道我還跟孩子似的胡鬧,會不會數落我嫁了人還長不大呀?"

她是宛平吳氏這一輩的獨女,又是尚郡王妃,宮里想效忠她的吳家人可不少.

她想瞞誰,就能瞞得住誰.

哪里是真的怕被父母知道?

一箭四雕,借刀殺人,輕描淡寫得仿佛只是開了個玩笑.

嬌憨神態像搶贏了糖果的天真孩童,"六弟妹痛陳一箭三雕的話,聽得我都要笑死了.她要是曉得不止三雕,還有一雕,會不會羞惱得無地自容呀?"

不過是投了個好胎,公主之女又能比她高貴多少,憑什麼嫁中宮嫡出,憑什麼勾得楚延卿連臉面都不顧,一口一個我媳婦兒淨膩歪人!

尚郡王都沒對她那般情意外露,念淺安憑什麼越過她!

奶娘立即心疼地摟住吳氏,哄孩子似的附和道:"那些個露在外頭的恩愛,都是繡花枕頭表面好看.哪能跟郡王爺對您的真心珍重比?丑人多作怪,咱不和那些跳梁小丑計較."

吳氏嗯嗯點頭,喜笑顏開的嬌顏忽然低落,"要是能一直做姑娘一直長不大就好了.既然不能,老天怎麼就不開開眼,讓我早日為郡王爺開枝散葉呢?"

毅郡王妃,珥郡王妃不去說,只說四皇子妃進門在後,孩子都快生了.

又一個越過她的.

那個沒用的小宮女,還有那只沒用的畜牲,怎麼就沒把四皇子妃的胎給嚇掉!

吳氏又低落又不甘.

奶娘無奈歎氣.

孩子是老天給的,偏偏郡王爺屋里無人傳出過好消息.

"您還是聽老奴一句勸."奶娘不得不開口,"都三年多了,郡王爺膝下連個庶女都沒有.終歸好說不好聽.如今小李氏已除,那些個皇子妾和通房的避子湯,也該停了."

吳氏不做聲,半晌才委屈道:"再等等.等我這個月的小日子過了再說."

有希望總比沒盼頭好.

奶娘哪里舍得再說,內室人聲剛歇,外間就響起下人戰戰兢兢的通傳,"稟郡王妃,李家大公子在門房求見,倒不是來問李姨娘的事兒,是來代李姨娘向郡王妃賠禮告罪的."

李長茂偏心的那個庶長子?

和小李氏都不是一個姨娘生的,巴巴地跑來告什麼罪?

吳氏滿面委屈轉瞬被無邪笑容代替,"庶出就是討厭.李家嫡嫡庶庶,看來不是一條心呀?"

"庶長子到底比嫡長子矮一頭.李大公子倒會借風使舵,這是踩著小李氏給自己找新靠山呢."奶娘一頭應聲一頭嗤笑,"左右郡王爺不在府里,哪能勞動您屈尊去見外男.老奴去瞧瞧,李大公子若是真識趣,老奴替郡王爺賞他兩句好話也無妨."

一時去而複返,拔高的聲線透著焦急,面向吳氏的老臉卻滿是笑,"郡王妃,不好了!郡王爺得知李姨娘被帶走,徑直從衙門去了宮里,這會兒,這會兒竟跪在椒房殿宮門外!"

尚郡王越丟臉,就會越厭棄小李氏,就會越愧對無辜嚇病的郡王妃.

奶娘滿臉得逞的笑.

吳氏亦是一臉嬌笑,嘴里哎呀驚呼,隨即低聲催促,"媽媽快些,把准備好的辣椒水兒和脂粉拿出來."

嬌顏很快裝點得蒼白脆弱,赤紅帶淚的眼眶又透出委屈來,"好疼呀!以後再不用辣椒水兒了,我甯願叫媽媽掐兩下也好過受這個苦.傷了眼睛可怎麼辦!"

奶娘最聽不得她抱怨,又是心疼又是安撫,忙哄勸道:"老奴早備好了上等藥膏,絕傷不了您的眼睛.您且委屈這一會兒,進了宮少不得還要陪郡王爺淋場雨.驅寒的姜湯藥方,老奴也早備好了."

吳氏嘟嘟嘴,勉強展顏,"還是媽媽最疼我了."

奶娘摟著吳氏一疊聲哎喲笑.

滿院驚慌的下人,看到的卻是吳氏支撐病體,分明驚懼偏要強撐精神,緊緊抓著奶娘的手一步一腳印,紅著眼挺直脊背,堅強而不失擔當地破開砸起白霧的雨簾.

聽說,尚郡王妃不辯解不哭鬧,陪在尚郡王身後直跪到了風停雨歇.

聽說,尚郡王妃是被抬出宮的,全身濕透的尚郡王白著唇腳步虛浮,是在四皇子院借的干爽衣褲,直等到點燈時分,才由四皇子攙扶著敲開六皇子院的門,兄弟三人一道用的晚膳.

這一用,就用了宮門落鑰時分,尚郡王才堪堪離開皇子所.

楚延卿不出意料的一身酒氣.

他低頭含住念淺安遞過來的醒酒石,腮幫一時鼓一時扁,笑聲含糊道:"這兩天淨喝敬酒了."

四皇子也沒少喝,至于罰酒,自然全被尚郡王包圓了.

而罪魁禍首小李氏,沒有被三兄弟提起過.

聽說,小李氏沒進宗人府就嚇瘋了.

聽說,小李氏被直接送去了皇家寺廟.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當年小李氏設法搭上尚郡王擺脫青蓮庵,現在卻見棄于尚郡王被關進皇家寺廟.

皇家寺廟哪是青蓮庵能夠比肩的,進的去出不來.

青燈古佛已經是最輕的處置.

人心不足蛇吞象.

可見一報最終要還一報.

念淺安唏噓三秒,擰起眉毛,快被楚延卿從未展現過的醉態給愁死了.

上篇:第235章 村口小李     下篇:第237章 紅燭高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