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38章 那我等你  
   
第238章 那我等你

g,更新快,無彈窗,!

"也就是剛入夜時的事兒.等天亮京里恐怕就都知道了."林松細細說道:"姜姑姑親自送的人,指明其中一個是要頂替小李氏做皇子妾的.尚郡王醉得不省人事,糊里糊塗就答應了.兩頂粉驕前腳跟尚郡王出宮,我後腳進的宮,正好瞧了個正著."

李菲雪垂下眼,臉上笑容如最精致的面具,"聽說尚郡王酒量淺,酒醒後大概要後悔了."

不用聽說,她知道尚郡王酒量深淺,更知道尚郡王只會後悔不會反悔.

也容不得反悔,理虧的是尚郡王府,椒房殿就是明擺著安插人又如何?

尚郡王不能如何,尚郡王妃恐怕要氣死了.

沒了小李氏,又來了個姜姓貴妾.

病上加氣,尚郡王妃這病有得養了.

李菲雪嘴角高翹,察覺林松似帶審視的目光,才抬眼問,"殿下可知道?"

"我跟陳總管說了."林松避開李菲雪的直視,點頭道:"陳總管自會稟報殿下.想來殿下和皇妃都知道了."

說著抓起點心往嘴里塞,忍著喉嚨火辣含混著聲音又道:"小李氏自食惡果,說到底沒害成皇妃,也沒傷著四皇子妃性命.你要是想關照一二,我可以幫你傳遞些錢物."

皇家寺廟嚴進嚴出,卻也不是不能通融的.

李菲雪聞言不無錯愕,微愣過後無聲笑起來.

沒想到林松是這樣的暗衛.

竟純善到以為她會顧念親情血緣?

她顧念誰,都不會顧念小李氏.

前世蠢得爭不過她,今生照舊蠢得爭不過命.

她不信小李氏是背後賊首.

這般一箭數雕的精致手段,小李氏想不出做不到.

如果沒扯出小李氏,她還不會懷疑尚郡王妃.

但她不打算告訴念淺安.

念淺安行事直來直往,單因她無憑無據的懷疑,對上虛偽陰險的尚郡王妃反而不美.

她會站在前頭,替念淺安擋風遮雨.

李菲雪笑達眼底,真心實意道:"多謝林侍衛好意.不過送錢物就不必了,我想送個人進去見一見小李氏."

人前動手的小宮女,人後操手的老嬤嬤,已經被丟去亂葬崗.

以尚郡王妃的心性,死的不會只有明面上這兩個.

死無對證可以抹掉首尾,但抹不掉一具具尸體.

小李氏那里,或許能有線索.

她想讓李娘子去見小李氏,她的陪房可用也可信.

林松一聽是馳古閣李掌櫃的婆娘,答應得很干脆,"這事兒說難不難,就是需要些時日安排."

李菲雪不急,收拾好茶點藥丸遞給林松,"那我等你."

林松一手接東西,一手撓頭應好,"那,那你等我消息."

言行略不自在,心頭卻莫名松口氣.

剛才有那麼一瞬間,竟覺得大李氏的笑容猶如假面,完美得幾近瘆人,果然是他眼花了.

原以為大李氏只對皇妃溫溫柔柔,原來大李氏私下對他也這樣溫柔.

除了正事,他從沒和大李氏如此閑聊過.

她說她等他,明明沒有別的意思,為什麼聽起來這麼順耳?

還順心.

林松捧著心翻牆,神思正亂飄,乍聽一聲咳嗽,頓時嚇得摔下高牆.

回過神但趴著地的林松:"……"

第二次失足了,他的職業生涯難道已經走到了盡頭?

又咳嗽一聲的陳寶也:"……"

暗衛頭子做成這樣,殿下的人身安危好堪憂!

"陳總管?"飛速爬起來的林松愣了,"你這是……巡夜?"

"偶爾也要親自走走不是?省得底下那幫龜孫子偷懶."陳寶先嗯咯後關切,"你可別跟那幫龜孫子不學好,功夫不進反退吶."

林松說瞎話不打草稿,"我恐高."

陳寶心道放屁,暗衛成天飛來遁去恐個鳥高!

心里臭罵,面上揶揄,"又是禮盒又是匣子還神情恍惚,你這是打哪兒兜搭去了?"

林松聽話聽音一臉震驚,"你都知道了?殿下都告訴你了?"

陳寶心道他知道個鳥,詐起人來毫無破綻,"雜家是什麼人?殿下有事兒還能瞞雜家?"

林松聞言一臉精彩,暗衛頭子瞬間變受氣小媳婦,"皇妃胡鬧,殿下竟也跟著胡鬧.大李氏還頂著皇子妾的名兒,別說我沒想法,就算有想法也不敢肖想大李氏.你既知道了,倒是幫我勸勸殿下."

陳寶才是聽話聽音的高手,聞言差點真咳成狗.

殿下只說讓他估摸著時辰,蹲守東跨院後牆等林松出來.

敢情是這麼回事兒!

皇妃居然想撮合林松和大李氏!

瘋的肯定是皇妃,絕對不是殿下.

不過殿下的意思他明白了.

陳寶痛定思痛,哀怨地看一眼林松:暗衛頭子這麼好詐,殿下的人身安危更堪憂了.

然而神色不變,揶揄更濃,"雜家可做不了殿下和皇妃的主兒.你不願意就找殿下明說,畏首畏腳忒小家子氣!真叫雜家看不上!別是口是心非,心里其實願意,就怕成不了事回頭丟光臉面吶?"

林松和陳寶可不是哥倆好,一聽就惱了,"誰說我成不了事!你給我等著瞧!"

陳寶心里直樂,面上挑剔,"那雜家可就等著瞧好咯."

一樣的話從陳寶嘴里說出來的,不順耳反刺耳.

林松又是一瞬恍惚,腦中閃過李菲雪起身送他時的話和笑.

燈下看美人,原來真的很美.

他神思再次亂飄,腳尖一點全然忘了陳寶的存在,自顧自飛進夜色.

陳寶袖手望天,喃喃道成了,"愣頭青傻小子.這麼淺顯的激將法都能上鉤."

可見他沒說錯,林松根本口是心非,已然意動還不自知.

啥時候意動的,殿下多半還不知道.

殿下想推林松一把,他推成了.

這事兒吧,還真只能他來辦.

陳寶搖頭笑,搓起得意的步伐:他果然是殿下的第一心腹,第一總管,瞧他領悟得多到位,事情辦得多漂亮.

一路哼著小曲兒,還順便捉了兩撥偷懶耍滑的巡夜小太監.

他踹完龜孫子睡得賊香,楚延卿也是一夜好眠,睜開眼身體卻動不了,低頭一看就笑了:笨兔子變八爪魚,抱著他纏得緊緊的.

"媳婦兒?"楚延卿先親親,再搖一搖,"醒醒,別抱得這麼緊,都熱出汗了."

念淺安含糊應一聲,勉強掀起眼皮,"你說話不算話.你自己定的規矩,你自己都不遵守."

酒醒後的楚延卿反應很快:昨晚不是那啥的日子,結果他把念淺安那啥了好幾次,確實是他不對.

他果斷認錯,可惜不夠誠心,"就當提前了好不好?昨晚我喝醉了,根本不記得自己做過什麼,原諒我這一次?"

呵.

裝失憶這種爛招都想得出來.

是誰說酒後亂那啥在生理上不成立的?

楚延卿亂得相當成立,用實際行動表明什麼叫事實勝于雄辯.

好險沒把她玩死.

幸好她秒睡前用盡力氣化身八爪魚,不然楚延卿這會兒指定又早起開溜了.

念淺安越想越清醒,撩著眼皮瞪楚延卿,"你再像昨晚似的撒撒嬌,撒得我滿意了,我就原諒你."

有仇報仇,沒仇麼,那就撩一下親夫.

然而沒撩著,楚延卿繼續裝失憶,死不承認他跟媳婦兒撒過嬌,"我怎麼不記得有這種事兒?別想拿話誆我.沒睡醒就繼續睡,少說胡話."

真要動手,念淺安怎麼纏得住他.

楚延卿輕而易舉擺脫念淺安,自顧下床穿衣,耳朵根卻肉眼可見地紅了.

念淺安不停瞟他耳朵,埋在亂七八糟的枕被中不停笑.

楚延卿被笑得臉都紅了,背對大床不肯回頭,左顧右盼間瞧見堆滿矮塌的紙筆,總算找到話茬打斷念淺安的笑聲,"你要寫要畫,隨便去那間屋子都行,怎麼偏愛往睡覺的地方搬東西?"

枕頭下壓著話本,妝台上擺著盆栽,現在空出不用人值夜的矮塌,又用來當書桌,筆洗筆山戳得滿地都是.

一起過日子才知道,念淺安起居這麼不講究.

楚延卿不臉紅了,滿是無奈地翻了翻矮塌上散亂的圖紙,失笑道:"你這哪兒是修改,不如叫內務府重新畫一份更省事兒."

他看的是新府邸的圖紙,已然被念淺安塗改得面目全非.

"等我全改完了,再叫內務府重新畫一份."念淺安毫無辣手摧圖的自覺,蹭下床挨到楚延卿身邊,動手往下翻,"你瞧瞧這個,我琢磨了好幾天了.我想辦善堂,你覺得行不行?"

在其位謀其政,既然做了皇子妃,就該擔起皇子妃的責任和義務.

她准備蘇一把大的.

楚延卿卻不以為意,一瞧見上頭十分眼熟的計劃書三個大字就笑了,攬著念淺安低頭親她的發頂,"想辦就辦.要用錢找大李氏,要用人找大嬤嬤.哪里不湊手就找陳寶.我回頭交待陳寶一聲,我媳婦兒要做善事哪有不行的."

語氣倒是很寵溺,然而態度貌似不太重視?

念淺安有點氣餒.

楚延卿笑著親她微嘟的嘴,親完又數落上了,"既然是正事,就別帶進臥室里,搬去東廂房好不好?這樣要見人要說事也方便."

他覺得念淺安過日子太不講究美感,念淺安卻覺得這樣過日子才有生活氣息,一邊將楚延卿往外推,一邊表示不聽不聽親夫念經.

楚延卿朗聲大笑,忽然止步回頭,彎身附耳貼著念淺安小聲道:"我媳婦兒最疼我了.好好收拾收拾臥室,就當是疼我好不好?"

撒,撒嬌了!

又臨走放大招!

念淺安頓覺耳朵好癢好燙,捧著不堪一擊的少女心亦步亦趨地送楚延卿出門,一臉智障般的傻笑:親夫念經什麼的,那必須聽啊!

被緊急找來收拾臥室的四大丫鬟邊動手邊:"……"

殿下是不是又想出新花樣"欺負"皇妃了,為什麼皇妃笑得這麼一臉蠢相啊呸,這麼一臉甜蜜?

她們也不敢問,她們也不敢說.

反正皇妃肯收拾臥室是好事兒.

尤其是小豆青,小豆花,宮里長宮里教,眼見念淺安螞蟻搬窩似的把臥室整得不倫不類,早就不能忍了,領著遠山,近水收拾起來賊賣力,小半個時辰就將臥室複原得齊整又雅致.

念淺安默默抱起紙筆,挪去東廂房推開窗戶,就瞧見李菲雪在前,知木知土在後,正跨進正院.

她眼睛一亮,爪子一揮,"菲雪姐姐!"

她想問八卦不能問,李菲雪照常問寒問暖.

知木正要退下,知土卻上前一步,"奴婢做了幾樣針線,皇妃瞧瞧可堪用?"

上篇:第237章 紅燭高照     下篇:第239章 表哥表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