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42章 有氣出氣  
   
第242章 有氣出氣

g,更新快,無彈窗,!

做什麼主?

出去上個官房而已,怎麼回來就告起了狀?

錢夫人嚇掉眉毛,慌手慌腳扯不動錢太太,只得跟著磕頭,"皇上恕罪!娘娘恕罪!臣婦這兒媳是個虎的,一高興喝多了竟說起瘋言瘋語來!"

為啥高興為啥喝多,當然是因為陳太後過壽.

她忙著遮掩,錢太太卻不領情,搶地額頭很快青腫,迸出血珠駭得錢夫人啞了聲,再張口亦是聲音嘶啞,"妾身沒醉更沒瘋!外子被個賤人弄得三迷五道,休沐不著家孩子也不多看一眼,再這樣下去妾身才要真瘋了!"

哪個賤人?

張口就求陳太後和皇上做主,難道和宮女或女官有關?

總不至于是哪位妃嬪.

貴婦們眼神亂碰,強掩興奮:皇子們封爵賜婚,儲君遲遲不定,這些年入宮領宴當真平靜得詭異.三年了.沒想到今天竟有大熱鬧瞧!

姜貴妃亦暗暗興奮,鬧陳太後的壽宴,就是打皇上的臉.

不管底下是什麼人有什麼事,惹壽星孝子不快,就難逃責罰.

喜慶整壽有了汙點.

陳太後愛罰人,那就當場罰個夠.

她心里譏笑,面上慈悲,"母後賞罰分明,皇上乃明君,若真有委屈自會替你做主.有話好好說,很不必高聲喧嘩."

昭德帝神色不動,沒有駁姜貴妃的話,陳姑姑瞥一眼姜貴妃,垂下眼解說給陳太後聽,"底下這位,瞧著是領禦書閣侍衛隊長錢侍衛的結發妻子."

這樣的小人物,宮里貴主哪會認得.

姜貴妃一愣,姜姑姑也後知後覺地一愣,錢太太卻嗤笑出聲,猛然抬起磕青帶血的臉,聲音不再尖銳,卻冷得擲地有聲,"貴妃娘娘既然允妾身訴委屈,妾身敢問娘娘,于海棠背地里做盡勾三搭四的齷蹉事體,娘娘可知道!于賤人勾得外子家都不顧了,娘娘可知道!"

錢夫人驚得跌坐在地,嘴皮打顫找不著舌頭,貴婦們則驚得不自覺屏住呼吸.

誰都知道,于海棠和姜貴妃沾親帶故,先做伴讀後做女史.

椒房殿收留有才有德的孤女,姜貴妃打開賢良淑德的美名,于海棠功不可沒.

現在,于海棠卻被錢太太一口一個罵賤人.

同為正妻同為主母,沒人會嘲笑錢太太,偏偏牽扯上姜貴妃.

貴婦們興奮變不恥,紛紛低頭各自端茶.

交泰殿安靜得不像在辦壽宴.

姜貴妃興奮變驚怒,抬袖指向錢太太,掃落的酒盅被姜姑姑穩穩接在手中,未出口的話被姜姑姑厲聲截斷,"放肆!你也說是背地里的勾當,娘娘豈會知道!別說娘娘不知道,只說于女史早就離了椒房殿,做了什麼好事用不著椒房殿攬功,真做了惡事也輪不著誰來質問椒房殿!"

"姑姑教訓得是."錢太太竟不反駁,狀似瘋狂又似冷靜,敢瞪姜貴妃,卻不敢直視陳太後和聖顏,轉向錢夫人神色再變,"娘又知不知道,您的好兒子心里只有于賤人?自家俸祿要上交公中,就威逼利誘哄我的陪房幫著偷嫁妝,就為給于賤人送吃送喝送珍玩古籍?

他倒是捧賤人臭腳捧得歡喜了,動的卻是您親孫子親孫女將來的嫁資聘禮啊!您的好兒子將我蒙在鼓里三年!整整三年啊!如果不是我的奶娘忠心,如果不是奶娘提醒我,您的好兒子是不是要把這個家搬空,把孩子們的家底都掏空,全給那賤人享用才滿意!"

聲音不高,卻字字泣血,無聲滾淚即絕望又決絕.

喊的是娘而不是母親,婆媳關系是真的親若母女.

錢夫人先驚後怒,聽罷更是羞愧得掌不住,摟住錢太太放聲大哭.

這般年紀這般悲慟,有和錢夫人交好的貴婦再看不下去,離座上前低聲勸慰.

狎妾養外室或許可以忍,挪用正室嫡出的嫁妝不能忍!

更有那不怕得罪椒房殿的貴婦憤懣抬眼,直直望向姜貴妃:錢太太臉面都不要,能說得出口這些話,可見並非臆測誹謗.于海棠所謂有才有德竟如是,姜貴妃所謂賢良淑德又是如何?

本想看笑話,卻成了被看的笑話.

姜貴妃強忍著羞惱,保養得當的長指甲掐進姜姑姑的手臂,姜姑姑強忍著疼痛,立時尖聲喝道:"來人!去請于女史和錢侍衛!椒房殿少不得避嫌,在座卻有太後娘娘在上!有皇上在上!總會還錢太太一個公道!"

事情至此,既然不能善了,那就當場撕扯清楚!

姜姑姑的呵斥聲落下,領命請人的小太監走動聲響起.

殿內仍回響著錢太太婆媳壓抑而悲愴的哭聲.

誰還有心追究什麼殿前失不失儀.

念淺安奸笑中透露著複雜,"錢太太這番行事,都是你讓人提點的?"

"不是.錢太太是真情流露."七皇女搖頭,冷笑中並無複雜,只有加倍冷意,"我只讓人提點過錢太太的奶娘,還讓人在錢太太上官房的路上議論了幾句話.就算姜姑姑不開口,小白花和錢侍衛也會按時到場."

念淺安複雜褪去神色一沉,眼角瞥見道身影晃過殿門.

七皇女的小綠葉們她認不清,領頭的大綠葉卻臉熟得很.

閃身而過的大綠葉仿佛是個信號,幾乎轉眼間,于海棠和錢至章前後腳被請入殿內.

小太監在交泰殿當差,路上多的話半句沒有,只陳述方才事實,將人帶到後就躬身退到殿外.

于海棠臉色雪白,滿臉不可置信地行大禮,規矩一絲不錯氣度一絲不差,倒是她的大丫鬟又不平又羞惱,磕頭後跪地不起,揚聲陳情,"稟太後娘娘,稟皇上,錢侍衛確實送過不少吃用玩意,但都被奴婢攔下了,從不曾到過于女史手里."

于海棠即驚且怔,皺眉問大丫鬟,"我怎麼不知道此事?"

"錢侍衛敬重姑娘人品,見姑娘在禦書閣當差清苦,每常當值總會給奴婢三兩包裹."大丫鬟懊惱道:"除了吃用,還有些古玩.奴婢瞧著實在貴重,哪敢隨便處置?錢侍衛好意看顧,奴婢即感激又擔心,怕牽扯上私相授受,就擅作主張沒有秉明姑娘,瞞下東西一直偷偷收在奴婢屋里."

說罷砰砰磕頭,"都是奴婢想兩頭不傷情面,都是奴婢私自做主,都是奴婢的錯!"

于海棠先恍然後苦笑,搖著頭哀聲道:"確實是你的錯.到頭來卻害了我,也害了錢侍衛."

她踉蹌幾步,複又深深跪倒,"海棠治下不嚴,請太後娘娘責罰,請皇上明鑒!"

"不關于女史主仆的事兒.都是標下行事不夠妥當!"錢至章上前一步,跪在于海棠身邊重重頓首,"于女史冰清高潔,標下對于女史從不敢有齷蹉心思.只想力所能及地幫助于女史,好讓于女史的日子不至于太過拮據清苦."

說著目光掠過于海棠,眼底閃過一絲失望,"標下也是剛知道,原來那些東西于女史不曾收過.標下內子實在婦人之見,憑白汙蔑于女史,也憑白汙了諸位的耳朵,標下在此替內子向各位道聲惱."

他義正言辭,失望的是自己一腔心意付諸東流,根本不曾打動過心中白月光.

錢夫人見狀哭聲嘎然而止,顫聲質問,"拮據?清苦?你說于海棠過得拮據清苦?你這話將收留于海棠的椒房殿置于何地!你這話將總管女官的四司六局又置于何地!"

到底是誥命夫人,開口直擊關節.

錢至章卻面露不耐,不敢忤逆錢夫人,轉頭看向錢太太惱怒道:"東西既然都在,你討回來就是了.你那些嫁妝本也不值多少,如今換了古玩孤本再倒次手,得的銀錢還能多盤兩間鋪子.于女史君子之腹,你自家小人之心有失婦德就罷了,家丑不可外揚的道理難道還要我教你!"

錢太太早忘了哭,愣愣看著錢至章,忽然似癲似狂地大笑起來.

錢夫人唬得一手攬住錢太太,一手打向錢至章,"我把你個不孝忤逆,為父不慈,枉為人夫的混賬東西!叫個賤人迷了心竅,倒有嘴說你媳婦!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不知廉恥的孽畜!"

她真疼兒媳婦,更疼親孫子親孫女.

此時破口大罵出手就打,恨不得當場打死錢至章一了百了.

錢至章不能躲,于海棠被大丫鬟護著退到一邊,低垂的眼中滿是事不關己的冷漠.

念淺安的眼中也滿是冷漠,卻不打算事不關己,"小野貓,錢至章惡不惡心?"

主意是她出的,事情是七皇女辦的.

她以為錢至章只是于海棠的腦殘粉,沒想到錢至章根本就是個惡心透頂的渣男.

錢夫人沒養好兒子,卻給兒子取了個好名字.

錢至章,錢智障.

人如其名.

"有氣出氣,機會難得."念淺安挽起袖子,語氣比臉色更陰沉,"你想趁亂下黑手揍小白花的話,就跟我一起下場."

聽說,原身和七皇女並稱混世小魔星.

聽說,她懟得單懷莎離京遠嫁後名聲依舊不咋地.

那就讓名聲更壞一點,那就不負魔星威名.

念淺安握起爪子,不等七皇女回應,不給人喝止場中打罵的空檔,沖向錢至章,揮起老拳照著面門就砸.

智障渣男!

去死啊!

她氣得要死,跳起來就打,沒帶指套力氣太弱不可惜,可喜的是氣著的不單她一個,反應過來的七皇女緊隨其後,早就看不過眼的貴婦有那本性彪悍的,也跟著明勸暗幫,護著錢夫人拉扯錢至章,倒將于海棠主仆帶進挨打范圍.

七皇女即興奮又惡心,下起黑手來毫不手軟.

混亂中乍聽一聲脆響,斜側方飛出一盞茶杯砸碎地面.

念淺安錯眼就見賢妃猛然起身,這一砸沒砸中錢至章,氣得手都抖了.

這宮里要論誰最瘋狂,非賢妃莫屬.

而宮外要論誰最敢干,非于老夫人莫屬.

于老夫人以和年齡不符的速度沖出坐席,手腳靈活得不像個老人,擠開念淺安擋在前頭,老手一揚就是一大耳刮子,"我的寶貝孫女打你你還敢躲?!我跟你拼了!"

出手快狠准,本就被打懵的錢至章臉歪身子歪,帶倒于海棠撲做一團.

亂斗暫歇,滿殿俱靜.

念淺安望著于老夫人突然出現的背影,笑了.

于老夫人略顯佝僂的脊背,原來這樣高大.

得祖母如此,必須愛了.

她扯扯于老夫人的衣擺,又戳戳七皇女的腰,然後暗搓搓用力,狠狠擰了一把.

上篇:第241章 瞅你咋地     下篇:第243章 這是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