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46章 咚咚咚咚  
   
第246章 咚咚咚咚

g,更新快,無彈窗,!

錢家雖是老牌武將,但早已不算上流世家.

最有出息的錢至章丟光臉面,也丟掉了前程.

錢太太不後悔.

她不打算讓錢至章好過,但沒打算讓自己不好過.

前半生就當白活一場.

都說于老夫人潑辣不講理,都說六皇子妃和七皇女嬌驕如魔星,卻是這三人狠狠打罵了錢至章和于海棠.

後半生她也要這樣活.

錢太太轉念間目光乍現清明,之前能說出不退不讓的話,現在就能剔掉瘡口重振精神,笑容沒有絲毫勉強,"屆時我一定備好厚禮,正式拜謝諸位今天的善心善舉."

她深深蹲禮,扶著錢夫人並不逗留,頂著滿殿或同情或探究的目光,大步離席.

比起下場狼狽的錢至章于海棠,錢太太婆媳的背影並無落荒而逃.

安和公主收回目光,挑眉再看方氏,"錢夫人幫理不幫親,錢太太心性剛強.堂嫂很該學二人所長,不該一味溺愛青卓.我隱約記得,錢太太娘家是京郊士紳,生意做得頗大,能干的娘家侄女不少."

錢至章竟嫌棄錢太太的嫁妝不值錢,當真是個笑話.

不值錢能換來那一箱珍玩古籍?

錢至章當眾說出這種蠢話,她才想起這一茬.

"堂嫂既然邀請錢家,不如再多下幾張帖子."安和公主接著道:"請錢太太帶幾位娘家侄女出席,若是真能干懂事,倒可以給青卓相看相看.省得劉家祖傳的定親玉佩一直沒個著落."

她本就不喜方氏,戳人專戳痛腳.

提什麼不好偏提玉佩.

曾私自退婚的念淺安忍笑端茶.

知曉隱情的李菲雪和徐氏默默端茶.

其余人各自不解:劉青卓再如何,也不至于配個士紳之女.安和公主就算想抬舉錢家,也沒必要這樣刁難方氏啊?

方氏有苦難言,小方氏察言觀色,忙出聲接話,"不知錢太太娘家做的是什麼生意?"

她初來乍到,做幺妹的反而兩次三番維護做姐姐的.

安和公主對她觀感不錯,很給面子地戳痛方氏就罷,想了想道:"似乎是綢緞行行首."

"這麼厲害?"仇蝶飛雙眼一亮,"哥哥在北地時賣布賣得可老道了,正打算回京後繼續做布匹生意呢!"

方氏總算有話可說,不贊同地打斷道:"既然回來了,你們兄妹都該把書本撿起來,君玉更該安心謀科舉才是正理."

仇蝶飛沒什麼反應,小方氏卻暗暗皺眉,錯眼見安和公主嘴角勾起譏笑,頓覺勢頭不對,忙一手牽起一個,揭過話題道:"也不知四皇子妃怎麼樣了,我們過去看看."

她催著方氏帶著仇蝶飛,往暖閣找大方氏去了.

裴氏抱起撐不住精神的徐之珠,抱歉道:"改天再找機會好好兒吃茶說話."

左右劉家辦賞菊宴還能再見.

安和公主也站起身,沖上首努努嘴,"這會兒陪在皇後身邊的,都是為人實誠家風樸素的幾位夫人,你們姐兒倆跟我過去拜會一二."

念桂然忙抻衣襟理妝發,念桃然則跟著徐氏學,一左一右去扶于老夫人.

"七皇女寬坐."于老夫人才不跟安和公主並肩走,落後一步對七皇女點點頭,又摸摸念淺安的頭,"今兒就是讓桂然,桃然露臉來的,安安別過去了,省得搶你五姐八妹的風頭."

她老人家真的很愛拉一踩一.

念淺安趕緊揮揮爪子表示好噠.

本來挺虐的閨蜜團莫名壯大,轉眼散去大半.

念淺安爪子一拐,轉頭趕七皇女,"別寬坐了,還不去看看你親四嫂."

"看顧四嫂的人多得是,何況母妃已經去了."七皇女沒什麼興致,顧左右而言他不肯走,"那是承恩公夫人吧?我剛才就發現了,她干嘛老偷偷看你?"

念淺安循聲望去,拖長聲音哦道:"心里有鬼唄!"

于老夫人能陪陳太後入席,是因為輩分高.

承恩公夫人能陪陳太後入席,只因為娘家人身份.

可惜不是嫡親的,承恩公只是陳太後庶弟.

這會兒連陳太後身邊座位都擠不進去.

剛進交泰殿時,承恩公夫人看向她的眼神,大概除了尷尬還有點不忿?

巴巴送女兒出京,沒做成六皇子妾,反而嫁去了保定,難怪尷尬難怪不忿.

至于這會兒,承恩公夫人打量她的眼神,似乎除了挑剔還有點後怕?

挑剔她當眾失態揍人?後怕女兒不用在她手下討生活?

怪不得陳太後和楚延卿都看不上承恩公府,承恩公夫人真心戲多.

念淺安撇撇嘴.

老天似也撇了撇嘴,撇下一道閃電砸亮天際,隨即咚一聲秋雷悶響.

滿殿人都嚇了一跳,七皇女唬得直拍心口,"有鬼!你說得對,承恩公夫人肯定心里有鬼!老天都打響雷了!"

念淺安不禁失笑,對上李菲雪看過來的視線,各有默契的目光一觸即分.

哪是響雷.

而是真正的戲肉上台了.

李菲雪望著殿外斜風急雨:不過大戲不在眼前也不在宮里,而在朝堂.

念淺安側耳傾聽,心口隨著漸次清晰的"響雷"一下一下重跳.

咚咚咚,咚咚咚.

回音綿長,節奏規律.

不像秋雷,倒像鼓聲.

內皇城這樣大,哪里的鼓聲傳得這樣遠這樣清楚?

咚咚咚,咚咚咚.

登聞鼓?

登聞鼓!

本就嚇了一跳的眾人想到這個可能,越發忍不住心驚肉跳,走動停止人聲停歇,刹那靜謐的大殿反襯得入耳重鼓一聲又一聲,應和著沙沙作響的秋雨,愈重愈清晰.

出了什麼事?!

有人掌不住問出聲,卻見陳媽媽鐵青著臉入內,不顧雨濕肩發直奔魏家女眷坐席,停在陳氏跟前蹲身行禮,直起身迎上形色各異的種種注視,不藏不掖,不壓低聲音,半氣惱半冷笑道:"稟夫人,外頭剛傳進來的新鮮消息,竟有白身商戶冒雨闖闕門,撾登聞鼓狀告老爺欺行霸市,草菅人命!"

撾登聞鼓,非軍國大務,大貪大惡,奇冤異慘外不容兒戲.

以為敲響登聞鼓就能直達禦前,就能告倒老爺了?

天真.

無知.

真不愧白身商戶的低賤出身,真真是不知者無畏!

以前又不是沒人參過告過老爺,結果如何?

老爺依舊是魏相,老爺依舊是皇上的魏卿.

陳媽媽不驚不慌,很有奸臣家奴的傲氣和硬氣.

魏大少奶奶和魏二少奶奶卻即驚且懼,面面相覷雙雙白了臉,慌忙去扶陳氏.

"家仆無狀,還請娘娘寬恕."陳氏同樣不驚不慌,面向陳太後站定,平靜蹲身道惱,"事關外子,容臣婦就此告退."

她心知自己不得陳太後喜歡,並不以陳太後娘家侄女的身份自居,即不親近承恩公夫人,也沒有急于和陳太後修好的意思,很有奸臣夫人的孤拐和冷傲.

陳太後早見慣不怪,神色淡漠地嗯了一聲,又沖底下眾人擺擺手,這才帶出笑來,"趁著雨勢不大,今兒就都散了吧."

貴婦們巴不得這一聲,或中立或對立的人家繞著魏家女眷走,親魏相一派的人家則緊隨魏家女眷其後,交頭接耳間已無起先的心驚肉跳.

大多數人和陳媽媽一般想法,擊鼓鳴冤又如何,自找晦氣也不挑個好日子,竟撞上太後壽宴,除卻勇氣可嘉外實在不知所謂.

陳太後卻不覺晦氣,反而饒有興致,"平民狀告魏相,倒算有膽色."

"膽色不膽色另說,您可得出面過問一二."周皇後同樣興致高昂,挽著陳太後的手臂出主意,"至少別讓那狀告魏相的平民挨重刑滾釘板,命要是沒了還談什麼膽色?回頭兒臣也交待周姑姑一聲,務必想辦法關照關照."

于老夫人樂見奸臣倒黴,跟著架秧子起哄,"今兒所有人的壽禮加起來,都比不上有人狀告魏相這一樣兒.娘娘福澤深厚,可得澤被那原告才是."

陳太後搖頭失笑,佯裝不耐道:"行了,倒一句遞一句地慫恿起我來.趕緊走,都別賴著聒噪人."

周皇後捂嘴笑,服侍陳太後回萬壽宮.

安和公主一臉嚴肅地交待女兒,"你自個兒在宮里,有什麼事兒多找太後皇後商量,別管外頭誰鬧騰,只管做好你的六皇子妃,知不知道?"

念淺安一臉乖巧地點頭,"娘放心,我知道了."

心里其實直發虛.

不是誰鬧騰,而是誰們鬧騰.

擊鼓鳴冤的原告可不止一個.

等事情全面爆發後,安和公主會不會氣得沖進皇子所揍她?

念淺安捧著一顆怕挨揍的心送走安和公主等人,立刻牽住李菲雪溫暖的手求治愈,"希望我爹能哄得住我娘.不然我就慘了."

李菲雪心領神會,好笑之余感歎更甚.

前世因痛失愛女而化身地獄羅刹的念駙馬,並不是個平庸無為的駙馬爺.

而安和公主,也不是個只看得見內宅三分地的尋常婦人.

她舒展開五指,包住念淺安的爪子,輕柔聲線暗藏篤定,"安妹妹放心,公主面冷心熱,見事再明白不過."

無論她們做了什麼,安和公主都不會真的生念淺安的氣,或許根本用不著念駙馬哄.

"你們在說什麼?"七皇女擠開李菲雪,鑽進念淺安傘下,來回打量二人,"我怎麼聽不懂?"

"聽不懂就別問."念淺安又開始趕七皇女,"魏相一向支持四哥,現在被人告了,你還不回椒房殿找貴妃和四哥打探去?"

"有什麼好打探的.我現在不想見四哥."七皇女耷拉下腦袋,無精打采道:"八弟說得對,做皇子有無爵位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有沒有身為皇子的擔當.我以為……我還以為四哥對小白花念念不忘,至少會為小白花求求情,而不是急于撇清."

如念淺安所說,四哥表現得堪稱孬種.

"我當然希望四哥撇清.但是……"七皇女但是不下去,不知人心複雜,少女心尤其複雜,"你說得對,我眼瞎耳聾.四哥反應不慢,但我就是覺得失望覺得難過.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念淺安頓覺好憂愁.

怪不得七皇女一直興致缺缺,原來失戀少女報完仇,又開始自怨自艾了.

"男人還是有好東西的."念淺安干巴巴開口,試圖安慰七皇女,"男女之事確實複雜了點難了點,不過老話不是有曰,世上無難事嘛."

七皇女表示懷疑,"真的?"

念淺安表示肯定,"真的.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放棄."

上篇:第245章 何必當初     下篇:第247章 寓教于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