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朱門貴女守則 第248章 坐以待斃  
   
第248章 坐以待斃

g,更新快,無彈窗,!

淨房水霧氤氳,楚延卿濕發披肩,水珠凝結發梢滴落胸膛,籠著水汽的身形暈出一層淡金光霧.

他只穿中褲盤腿坐矮塌,看著仍泡在浴池里的念淺安想歎氣,"哪有這樣用膳的?"

起居不講究,用膳也不老實.

念淺安笑眼彎彎,邊狗刨邊追飄來飄去的托盤,攬住托盤浮在水里,呡一口果酒看一眼楚延卿,大歎這樣用膳好有酒池肉林,秀色可餐的奢靡感,簡直蘇.

她自顧樂呵,劃向池邊舉起酒盅,"有人擊鼓鳴冤,父皇作何感想?"

楚延卿俯身就酒盅,呡著杯沿抬起桃花眼,"撾登聞鼓是大事,何況擊鼓的還是平民.父皇自然重視,散席前已集結三司提人會審.今兒又是皇祖母壽辰,陳姑姑代皇祖母往乾清宮問詢,父皇不願在今兒見血光,天下大赦,便也赦了原告免受重刑.

陳姑姑出了乾清宮,就和周姑姑一道轉去三司大牢,父皇睜只眼閉只眼沒管,想來陳姑姑,周姑姑已經見到李掌櫃了.李掌櫃不僅會做生意,還頗有血性.我沒看錯人,大李氏挑陪房的眼光很好."

朝臣們和貴婦們的反應差不多,都以為原告注定白白送死.

今夜過後,無論是朝臣貴婦還是平民百姓,都會知道原告不是來送死的,登聞鼓事件還和楚延卿有關.

奈香閣關張,魏家產業縮水,無數下家丟掉生計,想要投靠別家卻被拒之門外,罵他們是奸臣走狗,本就受盡盤剝現在又受盡冷眼,既然都是走投無路,不如豁出去求個公道.

擠垮奈香閣的馳古閣太打眼,賬本被偷貨源被截,兩廂對比,成為揭露魏家如何欺行霸市,如何壓榨人工的最佳證據.

將馳古閣拖下水,就是將楚延卿拖下水,有皇子頂在前面,勝算更大.

越來越多的下家糾結起來,破釜沉舟討要曾被剝削的工錢和人命.

李掌櫃想阻止,卻被夾裹進闕門,成為原告之一人證之一.

李掌櫃當然不是"迫于無奈",所有的人和事層層遞進,是林松的暗衛小隊伍在暗中引導,煽動.

人人都會以為,李掌櫃或許阻止未遂反受牽連,但楚延卿人在宮中消息最快,近水樓台不至于來不及阻止.

放任不管,就是有意針對.

楚延卿扳倒飛魚衛,現在又正面杠上魏相.

這個人人,包括安和公主在內.

"我娘從不和我說外頭的事兒.以前想我無憂無慮,現在盼我相夫教子,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足夠."念淺安趴在池邊唉聲歎氣,"等明天消息傳開,我娘回過味來鐵定氣個半死."

她才剛當眾承認馳古閣是楚延卿的產業,李掌櫃是李菲雪的陪房.

誰都不會認為李菲雪是主使,只會認定楚延卿借刀殺人,借事生非.

夫妻一體,楚延卿是主使,她就是幫凶.

安和公主不會惱楚延卿懟奸臣,但會惱她不愛惜己身.

女婿死活算個啥,女兒好歹最重要.

念淺安捧著臉犯愁,"我娘要是打進宮揍我,你可得幫我擋一擋."

楚延卿啞然失笑,沒想到她愁的是這個,一把將人撈出浴池又好氣又好笑,"你是我的皇妃,誰敢揍你?"

誰敢不給皇子面子?

安和公主敢.

念淺安對楚延卿的自信深表懷疑和同情.

楚延卿突然很想揍媳婦兒,但是不能,望進念淺安盈著水汽的眼中岔開話題,"之前你盯著十一弟看什麼?"

念淺安再次燃起綠慘慘的八卦之火,"比起父皇,十一弟更像二哥."

"你懷疑二哥是那個假侍衛?"楚延卿邊幫念淺安擦身子,邊漫不經心道:"今兒假宮女可沒出席交泰殿的壽宴."

十皇子,十一皇子的生母只是貴人,沒資格入座.

"不用看生母只用看生父.也不用看整體五官,只單獨看耳朵."念淺安並非逗七皇女開心,而是真這麼認為,"今天湊在一起看,我才發現二哥的耳朵和淑妃生得一模一樣,耳垂又厚又長,十一弟雖然還沒長開,但耳朵的形狀厚薄,實在像二哥."

皇子們再像皇上,也得分個像多像寡.

耳朵倒是個盲點.

楚延卿眼神微閃,"我讓人仔細查一查."

他在十皇子,十一皇子的生母身邊放了人,如今有了新發現,說不定就能有收獲.

念淺安見他並不驚訝,這才恍然大悟,"你早就懷疑是二哥?"

"大哥和大嫂青梅竹馬,當年說是父皇指婚,其實是大哥自己求的."楚延卿點頭道:"旁人笑大哥畏妻如虎,哪知大哥甘之如飴.當年大婚,千杯不醉的大哥竟被老泰山輕易灌倒,不過是甘願彩衣娛親罷了.我不認為大哥大嫂是假恩愛.聽你這麼一說,我就更懷疑是二哥了."

"菲雪姐姐說,二嫂性子綿軟,並不得二哥尊重寵愛."念淺安雙眼大亮,"還說每逢大選小選,淑妃沒少替二哥留牌子,送進珥郡王府的都是難得的美人.大哥大嫂如果不是假恩愛,那二哥就是真的色中餓鬼了."

凡事總有萬一,何況人心隔肚皮,總要找出鐵證才能下定論.

楚延卿頷首不語,對上念淺安眼中綠光氣笑不得,低頭咬她的耳朵,"說起這種事兒就來勁兒,嗯?十一弟的耳朵像二哥,你的耳朵像公主還是駙馬?"

說著擦身子的手不老實,嘴也開始不老實,"讓我仔細瞧瞧?公主盼你相夫教子,你盡快有子可教,公主哪里還舍得揍你……"

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念淺安才想到這里,就被楚延卿睡服了.

次日腰酸背痛地醒來,迷迷糊糊間仿佛聽見陳寶的聲音,念淺安揉著眼問,"怎麼了?"

"陳寶求見.說是劉總管來了."楚延卿起身穿衣,語氣並不意外,"父皇傳我去禦書房."

李掌櫃和一眾原告都關在三司大牢,皇上不急著問原告找被告,倒先召見楚延卿這個馳古閣東家.

念淺安揉出個大白眼,拽著楚延卿的衣擺哼哼,"父皇愛裝糊塗,你就跟父皇裝傻."

"又胡說了."楚延卿板起臉,彎身親念淺安的動作卻溫柔,"父皇不糊塗,我也不傻.這才剛開始,被告的又不是我,你放心,我不會讓自己吃虧."

親完把念淺安塞回被窩,念淺安哪里還睡得著,跟著起床邊等消息邊給自己找事做,翻出新府邸圖紙繼續塗改.

沒等多久禦書房就傳來消息,楚延卿前腳退出禦書房,後腳就去了內務府.

衙照上差照當,雖然楚延卿的冷臉很臭,皇上的龍臉也很臭,父子倆似乎聊得不太愉快.

但楚延卿沒被罵沒被罰,已經算是好消息.

第一場秋雨過後天氣晴好,念淺安放下心丟開新府邸圖紙,又翻出善堂計劃書修修改改.

她沒閑著,陳喜也很忙.

這天遛完大黃小黑,順腿就遛進正院做起耳報神,"三司衙門這些天熱鬧得不得了!皇妃是沒瞧見,那幫原告九成都是婦孺,全是死了男人溫飽無繼的女人和孩子,不知多少可憐!魏家這黑心錢賺的,真正是踩著白骨沾滿人血.

要不是牽扯上馳古閣,李掌櫃給一起關了,那幫原告在牢里恐怕連碗乾淨白水都喝不上!兩宮管事大姑姑沒少打發人關照吃喝,就這三司衙門還敷衍著不肯上心呢!如今可好!京城,江南兩地學子上書討伐魏相,三司衙門的老大人可坐不住咯!"

窩在東廂房消遣的念淺安,李菲雪本還聽得隨意,聽到最後不禁微愣,對視一眼奇道:"怎麼還扯上了兩地學子?"

這可不在她們的計劃之中.

"可不是?誰能料得到呢!"陳喜忙細細解說,"京城還只是尋常學子,江南那頭卻是太學生,上百數千人往布政司衙門口靜坐,壓都壓不住!布政使的奏折還在半路上呢,京城那些學子聽著風聲不得呼應呼應?緊跟著就聯名上書了.

這不快中秋了嗎,據說是個返鄉過節的學子將登聞鼓之事帶去江南,才起頭上書就一呼百應!響應的還是江南太學生,單這份能耐,哪能是一般二般的讀書人?說來也算皇妃的姻親,那返鄉學子竟是皇後的娘家子侄!

這倒罷了,偏江南周氏的族長是劉大家門生,這般放任族中子侄行事,明眼人誰還看不出江南周氏的態度啊?劉大家一向和魏相不對付,兩地學子上書,劉大家自然要保京城學子,這一鬧牽扯進兩位閣老,三司衙門的老大人們可真是……"

陳喜噗嗤一笑,"可真是愁得美胡須都快揪光了,恨不得把自個兒關進牢里得了!"

他重拾舊業,拿新聞當說書,喜笑哀怒走完一套,又壓低聲音裝神秘,"諸位可聽聽,耳熟不耳熟?這手法這手段,倒叫人想起飛魚衛那一遭事兒.三年前咱們殿下親手扳倒飛魚衛,三年後魏相惹來滿頭官司,不定又要被咱們殿下給拉下馬呢!"

裝完神秘複又愁眉苦臉,"殿下身正不怕影子斜,可歎李掌櫃力有不逮,偏被夾裹進牢里.殿下前些天剛被皇上召見過,兩地學子上書的事兒一出,又被皇上請去禦書房了."

遠山近水見慣不怪,小豆青小豆花被他逗得直笑,又有意寬念淺安的心,忙假意數落陳喜,"陳總管辦事老道人精著呢,有他隨侍殿下,用得著你在這兒瞎擔心!"

陳喜撓完頭撓大黃小黑,只差搖尾巴吐舌頭,"小的這不是怕皇妃,姨娘擔心嘛."

李菲雪不擔心,心下恍然:學子鬧事,多半是念駙馬的手筆了.

念淺安也不擔心,心下卻悵然:當年汪家鎮一事,原以為是楚延卿聯合江南周氏做的,現在看來未必.

念府馬下江南辦過差,念駙馬和劉乾翁婿感情極好.

那些上書的京城學子,有多少是公主府養的文人清客?

汪保因汪家鎮事發被逼上死路,她卻只打算將魏父逼上絕路.

她不想魏父繼續做奸臣,但想魏父下台後能繼續活著.

她無法觸及朝堂,魏父身在其中,難道一點風聲都沒聽到?

怎麼可能?

念淺安心念電轉,忽然生出一股難以言喻的不安,脫口而出的語氣有些驚怔,"魏相呢?事情一件接著一件,學子上書可是大事,魏相難道毫無動作,甘願坐以待斃?"

怎麼可能!

上篇:第247章 寓教于樂     下篇:第249章 守在宮里